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八百九十九章 無恥之尤
    三十萬兩銀子!

    在場眾大臣們都知道當今天子,是如何的性子。

    貪財好貨嘛。

    之前向朝廷獻銀二十萬兩,以鹽而素封的徽州鹽商吳守禮,天子給他吳家賜了兩個光祿寺的實缺。

    這倒是還好。

    后來的吳守禮孫子吳養晦控告他祖父家財百萬,透漏朝廷鹽稅二十萬,他愿將這二十萬兩銀子歸還朝廷。

    結果在內閣的力保,上奏查無此事,還要追究吳養晦誣告和欺君的責任。

    但是天子知道后,卻下旨不予追究。

     這樣的事不是一件兩件,等于天子為了從民間攬財,可以鼓勵百姓誣告。

     如此不要臉的天子,大臣們也是表示我們領教了。

    然后馬玉居然打著天子的名義在河南攬錢,最后連一兩銀子都不給天子。這邊壞了的天子的名聲,那邊謀的是一己私利,天子能不震怒嗎?更令人憎恨的就是馬玉身后之人。

    大臣們都懷疑馬玉身后的人,不是潞王,就是武清伯,甚至太后,反正無論是誰都差不多。

    而潞王也是不說話,這個時候他只要不說話,誰也沒辦法說這三十萬兩銀子在他身上,先扛過再說。

    這時候戶部給事中李響出班道:“陛下,馬玉雖有罪,但馬玉之罪,只能由陛下來審!林延潮殺之,是為僭越朝綱。”

    “另外河南之地本就不太平,就算沒有馬玉,也是三年一大災。眾官員聯名上書反對,頗有將罪責都嫁禍給馬玉的嫌疑,另外更似給林延潮開脫。臣懷疑此事背后可能有人主謀,很有可能是林延潮先殺馬玉,然后挑動河南百姓上萬言書,為自己脫罪!”

    李響之言,自成道理,有數名官員也是點點稱許。

    這時翰林張位出班道:“李事中,不要胡亂猜測,什么先殺馬玉再挑動河南百姓上萬言書,你看清楚,這是河南八府一州百姓聯名上書。林延潮不過是區區一名同知,哪里有本事號召河南五百二十萬百姓上萬民書,為自己作保!”

    說到這里張位道:“陛下,自朝廷開國以來,幾回有此萬民書之事。而民意如同海潮,以區區一己之力如何能驅之?”

    “臣從這萬民書里看到了是斑斑的血淚啊!若不是老百姓都活不下去,他們會上奏章,以萬民書諫陛下嗎?”

    “自古以來,民意能左右天下大勢,得民心者王天下。自古圣君治萬世者,莫不以民意為重,民情易申,而不易堵啊!”

    就在大殿靜默時,一名官員出班道:“臣禮部侍郎沈鯉有事啟奏!”

    天子點點頭道:“沈卿家,請講!”

    沈鯉正色道:“陛下,自古以來,圣人治國,以民為本,人以食為命。若禾黍不登,則兆庶非國家所有。臣為河南官員,雖在京里,但與家鄉官員一并聞河南之事后,上奏章斗膽進諫!”

    “正如奏章與萬民書里所言,河南現在已是民不聊生,百姓吃不上飯,以草根樹皮度日,這一切都因馬玉之所為而起,此行徑早已人神共憤。但馬玉已是身死,為何我等還要上奏章言事呢?”

    “只因民怨難平。百姓上萬民書,是為了陳情,百姓相信,天子遠在京師,對馬玉之事不曾聽聞,或者是中間有小人阻隔的緣故。故而他們上萬民書,是希望疏通言路,讓心底想說的話,上抵天聽。河南的老百姓始終相信,在朗朗乾坤之下,陛下聞之民情,必然還他們一個天日昭昭!臣在此替家鄉父老懇求陛下明正法紀,告慰一省百姓!臣請陛下垂憐!”

    說完沈鯉跪下,頭重重地叩在了地磚上。

    沈鯉是天子在東宮的時的老師,見沈鯉如此天子道:“沈先生,請起,朕有主張。”

    沈鯉起身后。

    天子看向群臣,反而是平靜道:“李事中說有人以裹挾民意,要挾朝廷,朕卻不這么想。朕不知你們看此萬民書時是如何想,但朕睹此萬民書時,唯有驚怒交加。朕不敢相信,在我大明疆土,離京城不過千里的河南,居然出了這樣的大事。朕被蒙在鼓里,直到萬民書遞至朕的案頭時,朕才曉得。”

    李響聞言默不作聲退下去。

    天子繼續道:“朕拿到奏章時膽戰心驚,沈先生請朕主持公道,但人死不能復生,死去的百姓,朕如何給他們一個公道?爾等身為大臣,食朝廷俸祿,當初為何不向朕稟告此事?馬玉為非作歹時,言官在作什么?河南民不聊生,生靈涂炭,馬玉借著朕的名義橫征暴斂,官員甘作走狗,驅百姓如羔羊!朕的言官是怎么了,都眼瞎了嗎,視若不見?”

    “馬玉如此胡作非為,你們不去彈劾,不去揭發,反而將奏章都彈劾在歸德府同知林延潮的頭上?小小一個歸德府幾百畝淤田,你們看見了?為什么整個河南生靈涂炭,你們卻不知道?”

     說完天子指著御案上的一堆奏章,對眾官員道:“你們看看!你們給朕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這都是你們這幾日彈劾林延潮的奏章,每日少則二三,多則五六,這二十多封都是你們彈劾的!朕現在都還給你們看個清楚!”

    殿上的科道言官并沒有都來,有的級別不夠,有的此刻不在京中。

    所以張宏將天子御案上的奏章一一分至這十幾個彈劾過林延潮的言官身上時,這數人一個個面紅耳赤。

    其中就有今日在妓院里,聯合蕭良有想要彈劾林延潮的言官。

    作為一名言官,彈劾奏章被退回來是一件很羞恥的事情,在自己仕途上絕對是一個黑點。

    但是現在他們手上捧著這奏章,在河南百姓的萬民書下,一切都變得那么蒼白無力。

    天子道:“你們將自己寫的奏章好好看看,重新拿出來再讀一遍,朕替你們惡心!馬玉在河南肆掠,河南官員皆默,唯獨知府付知遠,林延潮敢站出來為百姓說話!馬玉打傷付知遠,欲以淤田之案陷害林延潮。你們不主持公道,反而助紂為虐,彈劾這樣為民請命的官員!”

    “你們倒好揪著淤田案不放?你們真有這么嫉惡如仇嗎?朕告訴你們,這是陷害!這是黨爭!這是欺君!你們幾個人,無恥之尤!”
3分赛车计划精准 2017145期七星彩规律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宁夏11选5任三必中规矩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论文 魔力怀旧做血瓶赚钱吗 浙江飞鱼彩票不输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卖相框赚钱吗 腾讯分分彩一期计划 内蒙古11选5走势图表 微信聊天造假赚钱 快乐飞艇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