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九百八十八章 上殿
    這位御史這么說。

    在座的官員都是默聲,因為現在言官勢力很大,大家都不愿表面得罪。

    但仍有一名官員忍不住起身,一旁同僚拉了他一下,對方這才坐下。

    這同僚在他耳旁低聲道:“與一頭亂咬人的狗,有什么好相爭的,平白還要被他惦記。再說這一次朝覲考察,就是吏部與御史主導,現在千萬不是得罪這般言官的時候。”

    于是官員強忍著氣,重新又坐回了席上。

    這御史見無人敢駁他,捏須笑了笑。

    這時候但見魏允貞起身道:“宗海兄!”

    不少官員沒見過林延潮都是朝魏允貞相望地方看去。

    但見一名官員滿額是汗,左顧右盼地找著席位,十分慌忙。

    御史失笑道:“這就是林三元么?”

    眾人心想,此人就是林延潮,那么真是叫人失望。

    哪知這名官員走到近前,魏允貞沒有理會,而是向他身后一名從殿下拾階而來的年輕官員道:“宗海兄,這里,你我今日同席。”

    這名官員見了魏允貞當下笑著道:“原來是懋忠兄,還有道甫兄。小弟與兩位仁兄同席,實在是幸甚。”

    魏允貞都是笑道:“哪里是我等之幸。”

    眾人方知認錯了人,仔細看去此官員年紀輕輕,但神采飛揚,一副年輕得志之狀,哪里想得到他已是在京中被天子晾了三個多月。

    而這名御史有些不自然,他沒料到魏允貞與林延潮關系如此好。

    至于李三才與林延潮有些芥蒂,見了林延潮主動打招呼也是笑著道:“宗海來的正好,方才大家都在談論你呢。”

    魏允貞斜了李三才一眼,說這個作什么?這不是挑撥嗎?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坐下后,目光掃過眾人,先是行禮著:“在下林延潮見過列位大人。”

    眾人都是起身還禮,唯獨這名御史和沐睿不動。

    林延潮看向沐睿和這名御史,心底有數道:“不知道方才諸位談論在下什么?”

    一名官員笑著道:“當然是林大人在歸德之政績,這一次吏部考核第一,我等不甚敬佩。”

    “是啊,剛入京就拜讀了林大人大作,教書育人就算不能功在當代,也可利在千秋啊!”

    林延潮點點頭,

    這時那御史哼了一聲,向林延潮拱手道:“某久仰林三元大名,今日有幸相見,但有一疑慮在胸不吐不快。”

    林延潮道:“請說。”

    對方道:“當年林大人初任歸德令時向天子上疏三年大治,可謂言動公卿,天下文武百官都為林大人豪言壯語所一醒。”

    林延潮聞言微微笑了笑。

    然而對方繼續道:“于是下官心底仰慕,遍數林大人這幾年在歸德政績,先是幾百頃淤田不知去向,繼而刻石立碑為中官歌功頌德,后黃河大水臨來棄民而逃,竟于天子馳驛之寵而不知恩,于一路招搖過市沖撞沐府世子,最后這等政績被吏部舉為州府第一。”

    “這是在令某十分不解,不知背后是否有高人在后妙手安排。眼下林大人肯定知道所由,懇請相答,好一釋某不解之愚。”

    此刻日頭正在空中,但四周官員如身處寒冰之中。

    隔壁桌席位上,不乏耳長的官員,都是豎起耳朵來。

    至于同席官員里,也無人敢勸解打圓場,生怕林延潮與這名御史的劍拔弩張之際而誤傷了自己。

    眾人但見林延潮面上絲毫也沒有怒色,反而聞言失笑道:“這位莫非是當初朝堂參狗的鄧察官嗎?”

    這名御史仰頭笑著道:“區區薄名竟能入林三元之耳,真是鄧某之榮幸。別人譏鄧某為參狗御史,但其實鄧不獨參狗,人也是參的。”

    沒錯,此人就是鄧煉,當初一條狗跑到朝堂上,鄧煉上本彈劾此狗,于是以'參狗御史'名聞天下。

    這一次鄧煉上疏彈劾林延潮,二人又排在一席上,難道真不怕他們當場打起來嗎?

    而就在這時,有兩名官員有意無意地往林延潮,鄧煉這看來。

    一名官員笑著道:“這一招真是高,江兄竟能想出將鄧煉,沐睿,李三才,魏允貞與林三元排在一桌。”

    另一名官員道:“我是光祿寺少卿,安排官員席位又有何難?”

    對方笑著道:“江兄真殺人不見血。這一番他要么被鄧煉羞辱的顏面掃地,要么就是拍案對罵,此乃御前失儀。以現在天子對林三元的猜忌,必然讓他不可翻身。”

    說著二人都是笑了起來。

    林延潮不動聲色,在鄧煉這一番話時,他眼角已是看到一名負責殿前糾儀的御史看向自己這里,若自己與同為御史鄧煉爭吵,對方肯定不會幫著自己。

    這天子賜宴,安排席位是禮部與光祿寺的事,而自己這一桌不倫不類,勛戚,御史,外官都坐在一起,哪里有這樣安排的。

    正常是外官一桌,御史一桌。

    林延潮從中嗅出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但是鄧煉這番話,可謂是罵人再揭短!

    想到這里林延潮忽然大笑。

    眾人見林延潮大笑,不知何故。一名官員問道:“林大人為何大笑?”

    林延潮道:“慚愧慚愧,小弟方才聽鄧察官一言想到一個笑話,故而忍俊不禁。”

    眾人聽了都是一笑:“林大人的笑話,定是好笑的,不如說來大家同樂。”

    林延潮點點頭道:“也好,在下獻丑了,某日侍郎、尚書、御史三個大臣走在路上,看見一只犬從三人面前跑過。”

    眾人聽了都是一樂,這是官場笑話,當官之人當然最喜歡聽如此了。

    “尚書與侍郎不和,御史有意巴結尚書,于是御史藉此機會指著那犬問侍郎:“是狼是狗?”

    聽到這里眾官員一愕,隨即恍然這不是當著對方面罵'侍郎是狗'嗎?眾人都想聽侍郎如何應對。

    但見林延潮繼續道:“侍郎胸有城府,面對御史挑釁,喜怒不形于色地道:'是狗。'”

    “這時尚書卻不饒人奚落道:'侍郎何以是狗?'”

    侍郎聽了終于忍不住,故作沉吟然后答道:“看尾毛,下垂是狼,上梳是狗。”

    '尚書是狗'在場眾官員聽林延潮的話都是大笑,連沐睿也不由莞爾。

    當然大家都以為林延潮借尚書是狗這句話來替自己解嘲,這個反應也是不錯,足以給自己解圍。

    哪知林延潮卻看向鄧煉繼續道:“侍郎看一旁阿諛尚書的御史,繼續道'當然也可以從食性看,狼是吃肉,而狗呢?則是遇肉吃肉、遇屎吃屎!'”

    御史吃屎,眾人憋了一半,都是不敢笑,一并偷看鄧煉的臉色。

    但見鄧煉整張臉都是黑了,而林延潮卻好整以暇地喝了一口桌上的果茶。

    眾官員這時候手捧肚子,想笑而不能笑,都是強忍。

    眾人都是心道,好個林三元,人家與你一本正經講道理,你卻一句御史吃屎,當眾打臉!

    “林延潮!你敢罵人?”

    鄧煉牙都咬碎了。

    林延潮連忙解釋道:“鄧兄不要誤會,是遇屎吃屎,不是御史吃屎。鄧兄,在下乃閩人,身處山野偏僻之地,官話說不清楚,若有得罪萬萬海涵啊!”

    噗嗤!

    隔壁席位上一官員忍不住將口里的茶水噴了一桌都是。

    旁席的一名官員看不慣鄧煉,也是幫腔道:“沒錯,是狗,遇屎吃屎,而參狗御史,哪里能御史吃屎呢?”

    頓時一桌的人都是笑倒。

    一名官員低聲道:參狗御史,御史吃屎,還各包含了一段典故,真乃千古絕句。”

    “好文采,好文采,真不愧是林三元啊。”

    “來來,大家為此絕句浮一大白!”

    竟然真有一桌官員,以茶代酒,舉杯相碰。

    而方才欲借鄧煉與林延潮沖突的兩位官員,見此一幕都是目瞪口呆。

    他們沒料到林延潮能如此既不扯破臉面,又拐著彎的將鄧煉罵的這輩子抬不起頭。

    一向以作風耿直,不畏權勢自詡的鄧煉,知道從自己'參狗御史'背后還要再加一句'御史吃屎'背負一生。

    這林延潮實在太卑鄙了。

    但鄧煉好歹是飽讀詩書,沉住氣來正色道:“林大人你罵鄧某吃屎無妨,鄧某隨你辱之,但是非公道,自有曲直,鄧某寧可烏紗帽不要,也要劾倒你這貪污民財,獻媚中官,棄民不顧,阿諛上意,橫行無忌的佞臣!”

    鄧煉這一番話,眾官員就覺得你有些過了。

    林延潮雖是指桑罵槐,但面上好歹是客客氣氣的。你鄧煉惱羞成怒,就失去官員的風度。

    當然鄧煉這一番大聲陳詞,令更多人看向了這里。

    自然有為何林延潮與我們同席之論,他不是早被賜馳驛進京,而授官了嗎?

    當然有人解釋了一番,眾人都是恍然。

    席位上不少也是有河南,山東沿河的官員。

    這一次大水退去,這些人不免以小過即為大功,言語中不免有大水之際,我坐鎮府里,沒有畏懼離鏡,倒是林三元……哎,實在沒有料到這樣的話。

    如此種種言語,在眾人口邊相傳。

    不少人都是朝林延潮的席位看來。

    在座位被鄧煉斥責,林延潮卻沒有反唇相譏而是保持著風度道:“鄧兄,若對林某有什么不滿,但請上奏天子,林某是留是去,自有圣裁。但今日乃是百官朝覲,陛下賜宴,你因為對林某不滿,而在此喧嘩,這是人臣之儀嗎?”

    此言一出,眾官員不有心道,說的好啊,簡直漂亮,林延潮這一番話義正嚴辭,且在情在理,反觀鄧煉這一番表現,經林延潮這么一說,倒似惱羞成怒后當場撒潑。

    在席旁官員對林延潮無不佩服。

    連李三才也是心驚道,林延潮果真厲害,看來以后我若無把握,不可再得罪此人,否則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李三才主動道:“好了,林兄,鄧兄,大家都少說一句吧。”

    席上的眾官員都是起身相勸。

    林延潮笑著道:“方才在下有什么得罪之處,向諸位賠罪了,鄧兄也請見諒,小弟以茶代酒自罰一杯。”

    眾官員看林延潮此舉不由佩服,林三元真是有氣度啊。

    反觀鄧煉,哎。

    之前安排此事的兩名官員則道:“真是失了計較,林三元竟有著一手。”

    另一名官員道:“難怪恩相有言,不要輕易得罪林三元,申時行有此子相助,實在是……”

    這時候靜鞭一響,原來天子座駕來到建極殿,所有聲音方止。

    這時候已至快要到了午時,陽光照在殿上殿下。

    方才林延潮與鄧煉爭執,糾儀御史立即以失儀之罪,將林延潮與鄧煉一并彈劾。

    建極殿里。

    天子沉著臉,得知御史稟告后問道:“他們二人說了什么?”

    御史將事情原原本本稟告給天子。聽到侍郎是狗,御史吃屎后,天子還笑了笑。

    對于鄧煉抨擊林延潮侵吞淤田,以及在大水之際棄民而逃,意圖巴結天子,最后還暗指申時行與吏部給林延潮走后門,考績為天下第一。

    這些話都入了天子之耳,任誰都知道錯在鄧煉。

    然后天子對張鯨冷笑道:“這沐睿如此,你之前還保他?”

    張鯨連忙道:“陛下,臣惶恐。”

    “以后再與你算賬,現在宣旨吧!”

    張鯨在心底把沐睿大罵了一百遍,然后吩咐中官宣旨。

    “陛下有旨!”

    內監在殿外宣布圣旨。

    眾臣在席位上聽著。

    “古者帝王治天下,必廣聰明以防壅蔽。今布政使司官,即古方伯之職。各府知府,即古刺史之職。各縣知縣,即古明府之職。”

    “所似承流宣化,撫安吾民者也。然得人則治,否則瘝官曠職,病吾民多矣。朕今令之來朝,使識朝廷治體,以警其玩愒之心。且以詢察言行,考其治績,以觀其能否。茍治效有成.即為賢材。天下何憂不治。”

    下面各省布政司代表眾官員答之:“皇上憂民之切,任官之重,此堯舜詢事考言之道。”?

    這都是三年一度的朝覲考察的流程,并沒有什么特殊的。

    然后圣旨又言:“詔稱職者,升,平常者,復其職,不稱職者,降,貪污者付法司,罪之,閩茸者,免為民。現朕交吏部考功清吏司與都察院合察,三日后昭告百官萬民。”

    說到這里,鄧煉看了林延潮一眼,在他心底林延潮自是貪污之人。他認為自己所舉沒錯。

    這一番話后,聽的開宴一聲,眾官員方才入座。

    眾官員們開始動了筷子,鄧煉青著臉坐在席上不說話,筷子都懶得舉。

    而林延潮倒是還好,神色自如的吃菜,就算不聽二人方才對話,從胃口上也知道誰勝誰負了。

    這方開宴,即聽殿上道:“宣許州通判魏允貞覲見!”

    眾官員一臉羨慕地看向魏允貞。

    這一次朝覲考察,自是有賞有罰。如方才圣旨里講,詔稱職者,升,平常者,復其職,不稱職者,降。

    處罰不會在這時候說,否則也太掃人面子,也不符合這賜宴的氣氛。但賞賜卻可以當殿進行,如此對官員而言是一個褒獎,也是向眾官員表明朝廷,是有功立賞的。

    但見與林延潮同席的魏允貞站起身來,他這一次吏部考核第二名,僅次于林延潮,這一次宣他,自是入殿召對。

    天子照例問幾句,走個過場,然后當殿授官。

    眾官員都是羨慕滴看著他,魏允貞也是滿臉喜色。

    “先恭喜魏兄了!”

    李三才倒是第一個起身祝賀,其余官員也是抱拳拱手,林延潮也是表示了祝賀,連同桌始終黑著的臉的鄧煉,沐睿也是開口祝賀。

    魏允貞笑了笑,當下入殿,片刻后殿上宣旨道:“陛下有旨,升任原許州通判魏允貞為右通政,賜殿上座!”

    殿下百官陡然爆發出熱烈的議論。

    魏允貞原官是正七品御史,被貶為州通判也是正七品,而右通政是正四品京職。

    雖說御史考滿,外官為從三品參政起,但能任四品京卿是很高起點了。

    魏允貞乃萬歷五年進士,現在官拜四品京卿,即便是在座御史們也是十分羨慕。

    “宣東昌府推官李三才入殿。”

    李三才長身而起,難掩喜色。

    左右官員都是道賀,唯獨林延潮沒有。

    李三才見此一愕,隨即冷哼一聲心想,你連翰林院都回不去,而我將鵬程萬里,今日之后你我云泥有別,我又何必將你放在眼底。

    然后李三才入殿,片刻后殿上道:“陛下有旨,升任原東昌府推官李三才任山東承宣布政司按察司按察僉事。”

    眾官員們聞言反應倒是一般。

    李三貶官為正七品推官,現在任按察司僉事正五品,連升四級也是恩遇了。

    但林延潮心想,李三才被貶前是戶部郎中正五品,但現在按察司僉事也是正五品。外官不能與京官相提并論,更何況他還是萬歷二年的進士,比魏允貞還要高一科,這其中是什么緣故。

    而且在旨意里,天子沒有賜李三才殿上入座。

    所以林延潮看見李三才回到席位上,眾官員一并上前恭喜祝賀,但林延潮也看出對方雖是笑著應答,但神色間還是露出些許失望來。

    “宣歸德府府經歷黃越上殿!”

    林延潮聽了這話,頓時訝然,黃越什么時候來京朝覲了?

    還被列入上殿召見的名單了?

    不僅林延潮驚訝,眾官員也是驚訝,天子什么時候會召見一名八品官。

    眾人都猜測不透,天子在想什么。

    林延潮坐在殿邊上,看著一名官員從臺階上一級一級的走向殿前。

    這官員果真是黃越,一臉的忐忑不安,動作還十分緊張,好幾次還邁錯了步,要不是踩在了官袍上,就是腳踢在臺階上。

    臺階旁宴席上的眾官員不由都是大笑,一旁道:“這位大人,小心點,看著點臺階。”

    “哈哈,這人是誰,天子怎么會見他?”

    “沒聽說他是哪個科的進士,莫非是嘉靖年間的?”

    “不會是舉人出身吧。”

    “不可能,天子豈會召見非甲科出身的官員。”

    片刻之后,殿上宣旨道。

    “陛下有旨,升任歸德府經歷黃越為工部都水經歷司主事。”

    府經歷不過正八品,工部主事是正六品京職,不僅僅從連升四級來看,而是器重。

    林延潮看著黃越從殿上走出,但見邊走邊是流涕。

    雖說工部主事官位不算太高,但是卻是實權。

    最重要他是秀才出身,而六部主事,是二甲進士也要在六部觀政三年后,才授予的美官。

    臺階左右官員已是不敢嘲笑了他,開始有人向他作揖問好。

    但黃越還沒有適應,只是不知所措的拱手回應。

    潘季馴當年只是許他一個工部小吏,而今天他成為正六品主事。

    林延潮在后遠遠看著,只是默聲祝賀。

    “這是你應得的。”

    “陛下有旨,升任河南承宣布政司右布政使付知遠為河南承宣布政司左布政使。”

    林延潮在殿下聽了此言,也是欣然。

    河南左布政使龔大器向朝廷請求致仕,右布政使付知遠本來剛剛升任布政使,論資歷是補不上的。

    但這一次升任,顯然是有功奏聞天子了。

    從右布政使至左布政使,官銜沒有變化,看起來像是平遷,但卻是從二把手到一把手,權力不知大了多少。

    “宣歸德府同知暫署府事何潤遙上殿。”

    “陛下有旨,升任歸德府同知署府事何潤遙為歸德府知府,賜殿上座。”

    又是歸德府的眾官員們議論紛紛。

    何通判也升官了。

    林延潮聽聞自己昔日同僚,一個個升官了,心底也是為他們高興,相比之下,自己官職卻是遲遲未下,或許當初在殿上自己不與天子說實話,今日自己早就大拜了吧。

    林延潮心底有那么一些后悔,但轉念又覺得還好了心底安慰自己:“這就是功成不必在我吧。”

    “宣浙江道道御史鄧煉上殿。”

    啊?

    眾人看向了鄧煉。

    這不對,朝覲考察是外官的事,御史身為考察官員,卻不在考察之列。

    天子怎么會召他上殿呢?

    眾人不知道是不是要道賀之際,林延潮卻起身向鄧煉誠懇地道:“鄧兄,恭喜,恭喜啊!”

    聽了林延潮的話,鄧煉反而板起臉來,哼地一聲拂袖而去。

    片刻后。

    “陛下有旨,處浙江道御史鄧煉奪俸一年!”

    話音剛落。

    殿上又道:“宣前歸德府知府林延潮上殿!”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七星彩走势图规律 kⅰng丰禾棋牌官网 2010年南京彩票大奖 快乐彩江苏11选5 像素风我的世界的手游赚钱 体彩大乐透走势图渐 股票分析软件推荐 天津体彩网泳坛夺金 865棋牌app下载 3”D三天计划 云南11选5高频彩票开奖 双色球投注技巧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