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一千零七章 軒然大波
    殿內眾官員意見一致。

    林延潮自也是隨著大流,在程朱理學的浸養下,讀書人對于禮制的遵守,可謂刻在心底。

    比如論語上,子貢欲去告朔之餼羊,子曰:賜也,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子貢要去掉告朔禮時,祭禮上的那頭羊,孔子說,子貢啊,你愛惜那頭羊,但我看重的是卻是禮。

    林延潮心想,天子這一刻絕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宰相會如此堅持的反對。

    就如同張居正要奪情時,他沒有想到滿朝官員的反對,甚至連自己的門生都反對。

    儒學的制度就是周禮!

     孔子當年售其學,認為要達到‘仁’,那么就要恢復至周禮。孔子一生都致力于恢復周禮。

    所以為什么,子貢要廢棄祭禮上的那頭羊時,孔子表示那不是一頭羊,那是禮!

    但是很不巧,法家在這一點上與儒學南轅北轍。

    法家明確告訴你,一代有一代的制度。

    連林延潮講事功學道統時,也將子貢例子拿出來說,并稱贊子貢的做法,合乎吾學!

    呂祖謙,葉適,陳亮這些南宋事功學先驅都強調‘變法’二字的關鍵,儒學的根本在于‘仁’,在‘仁’的基礎上,制度上可以有所變通,以順應時世,達到經世致用的目的。

    理學則反對這一點,什么叫有所變通,今天你偷錢,明天你就會殺人,后天你就敢屠城。

    這分寸如何界定?你這么做完全就是邪魔外道。

    所以為什么要爭,鄭妃封貴妃之事。

    今天天子將鄭妃封皇貴妃,明天就會將皇三子封王,后天就會立皇三子為太子。

    那么天子會不會僅僅希望將鄭妃封作皇貴妃?

    不好說。

    一個朝代有一個朝代的制度,所謂理學,事功學都是一個思維模式。

    在這個思維模式下,遇到任何問題理所當然,就能得到一個大家比較公認的結論,避免爭議的存在。

    譬如天子這個做法,就違反了周禮的核心‘嫡長制’,所有人約定俗成的存在。

    天子道:“列位臣工要說的,朕已知曉,今日這些事先到這里。容朕再思量思量。今日內閣誰當值?”

    王錫爵出班道:“是臣。”

    天子道:“王先生留下。”

    在乾清宮的事起了一個開端,但余波遠遠沒有結束。

    出宮后,眾講臣都圍繞在申時行周圍。

    于慎行直接言道:“元輔,立儲之事,圣意如何,臣等無可揣測。但國本系于元良,主器莫若長子,立皇元子為儲君,乃順應人心之舉,亦合乎太祖立嫡立長的家訓。”

    申時行聞言沒有說話。

    一旁右庶子趙用賢道:“元輔,自萬歷十年,元子誕生昭告天下,五年有余,中外臣民屬心已久。然而宮里傳聞天子寵德妃,疏遠恭妃已久,這一次德妃誕皇三子,母憑子貴添為皇貴妃,尊位居于恭妃之上,這非禮也,下官請元輔為天下爭之,否則下官與眾臣當自行交章上疏。”

    趙用賢話里的意思很顯然,你申時行不疏勸立國本,百官就要自己說了。

    次輔許國斥道:“趙庶子,方才在殿內元輔是如何說的,你沒有聽見嗎?國本之事輪不到爾小臣議論!”

    趙用賢冷笑道:“當年張江陵奪情時,許閣老當時身在哪里?是不是小臣也不能議論?”

    “你!大膽!來人,將趙用賢叉出去!”

    “慢著!”申時行開口發話了。

     申時行看向趙用賢責道:“趙庶子,你口口聲聲禮也,眼下連官員的上下尊卑都不顧了嗎?”

    趙用賢聞言詞窮,面對申時行還是出言向許國道歉。

    許國哼了一聲別過臉去。

    場面陷入尷尬。

    今日王家屏替天子代祭先師孔子缺席。

     下面還有徐顯卿,張位,陳于陛等五六名講官,其他都不說話。

    這時申時行向林延潮問道:“林學士以為如何?”

     

    眾人目光都看向林延潮,他會如何說?

    但見林延潮徐徐道:“啟稟元輔,下官以為元良之事,涉及國本,宰相自有主張。宰相未言之前,其他大臣實不該妄議。更不可代奏向天子建言,否則此舉有謀幸進之功的嫌疑!”

    林延潮說完,趙用賢頓時臉紅了,他方才口口聲聲說,申時行若不上奏章,那么他趙用賢就要自己上奏章,請天子立國本。

    林延潮這句話直接點出來,首輔還沒說話,你自己上奏章商議國儲,是要博一個擁立之功嗎?

    趙用賢臉都被打腫了。

    趙用賢冷笑數聲,沒有說話。申時行看了林延潮一眼,大感欣慰,面上卻道:“趙庶子方才的話并無此意,倒是你這話一出,沒有人敢向本輔建言了。本輔如何知道諸公的意見?”

    林延潮立即‘虛心接受批評’。

    有了林延潮這一番話,其他的翰林也是會意過來,說了一番以申時行馬首是瞻的話。

    數日之后。

    申時行上表請求天子早立太子,其中舉了明宣宗在宣德三年立兩歲的英宗為太子。

    明憲宗在成化十一年立六歲的孝宗為太子。

    孝宗在弘治五年立還未周歲的武宗為太子。

    而皇元子已經五歲了,理當立為太子。

     申時行這奏章,可謂有理有據。早立太子,一直是明朝歷代皇帝的制度。

    申時行奏章一上,天子回復說,冊立皇太子乃是大典,皇元子年紀尚小,等個兩三年再舉行。

    然后申時行又奏章上,說天子認為冊立皇太子乃是慎重之舉,要等個二三年舉行,實在是高明之至,此非臣之愚見可及。但臣雖然愚鈍,仍有些話管不住嘴巴,要說不能自已。

    沒錯,皇子年幼,立太子后要出閣讀書,舉行朝賀典禮等等,是太早了。陛下此舉是愛惜皇元子的身體,但冊立太子,只要在宮里受冊,文華殿一受朝賀即可,至于講學等事可以等到兩三年后辦。所以眼下還是先冊立太子要緊。

    天子回復道,你申時行忠君愛國之心,朕已經知道了。可朕沒有改變主意,先冊立鄭妃為皇貴妃,其他的事以后再說。

    看著從六科廊傳抄來的第一手奏章,林延潮覺得可以了,申時行既表達了自己擁立皇元子的立場,雖說沒有冊立太子,但他可以收工了,對百官也是個交代了。

    但對于百官而言,卻是未必,申時行上了奏章后,百官們的議論已是開始。

    林延潮在廳內正遇到掌院學士張位。張位入內后笑著道:“聽聞內閣上請天子,擇會試考官人選,林學士可是知道。”

    林延潮笑著道:“略有所聞,會試考官為國取士,非才學卓著之士不可,下官以為光學士再合適不過了。”

    張位聞言笑著道:“吾……吾倒是志不在此,若是可以本官倒是打算推舉林學士。”

    林延潮訝道:“下官資歷淺薄,如何敢擔當此重責。”

    張位笑著道:“林學士資歷雖淺,但有圣意期許,未必不可。”

    林延潮聽張位之言,沒有表示。大家都是老官僚了,說話講個大概,點到即止。

    若是真的什么后話,過幾日慢慢說。

    于是林延潮與張位二人說說聊聊走出大門,這時就聽的檢修廳里,一群人叫好的聲音。

    張位,林延潮聞言走到檢修廳里,卻見幾名翰林圍著剛剛散館授于戶科給事中的姜應麟。

    “姜兄,此疏一上,何其勇也!”

    “明長幼之序,定于國本在此一疏。”

    “我等瞠乎其后,不能及也,只能睹公壯行。”

    張位,林延潮聽了當下覺得事有蹊蹺一并走到廳里。

    張位輕咳一聲,檢討廳里眾史官看見張位,林延潮都是拱手行禮。

    張位板著臉問道:“何事喧嘩?”

    一名翰林道:“姜兄要上疏請陛下早立國本!”

    林延潮聞言看去,但見姜應麟昂首挺胸,不勝自豪。

    張位厲色道:“國本之事,元輔已有主張,何必再言?”

    姜應麟道:“學士難道不知嗎?眼下外面議論紛紛,說皇三子誕生后,陛下與鄭妃到大高玄殿禱神盟誓,相約立皇三子為太子,并且將密誓御書封緘在玉匣內,由鄭貴妃保管。”

    “下官知道此系道聽途說,乃不實之言,但流言四起,難免人心不安。又兼元輔上疏,陛下卻沒有表態,作為臣下當替天下問之,以定人心。”

    張位道:“糊涂,既知道聽途說,即是有心之人散播謠言,唯恐天下不亂,你此舉唯有推波助瀾,不能澄清謠言。本學士命你收回上疏。”

    姜應麟道:“恕難從命,學生散館已授科道,科臣言事,此乃本分,就算是光學士,也不可阻攔科臣上疏。”

    張位氣的渾身發抖,一旁林延潮道:“姜給事,你知道你上疏之后果嗎?”

    姜應麟笑了笑,仰天道:“吾愿開先河,縱是刀山火海在前,又有如何?大不了一死以報君恩,再說吾未必會死,”

    聽了姜應麟的話,幾名翰林差一點拍手叫好。

    林延潮也知姜應麟當初在李植面前說過自己的壞話,想想也就不勸了。再說有人連死都不怕,自己勸了又有什么用呢?

    林延潮當下道:“姜給事好之為之。”

    姜應麟灑然大笑道:“多謝光學士,林學士好意!此事下官一人為之,與任何皆是無干。”

    廳里的眾翰林都是拱手道:“姜兄保重。”

    次日,戶科給事中姜應麟、吏部員外郎沈璟上書天子,請冊立太子。

    于是爭國本的事,終于成了軒然大波,席卷了朝野上下。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股票指数计算方式 双色球开奖号码 舟山飞鱼开奖结果 有关36棋牌手机版下载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极速十一选五遗漏规律 玩彩视怎样赚钱 双色球038历史同期易红 金沙棋牌真人 开直播怎样才能赚钱 山东群英会开奖号码 大富豪棋牌手机版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