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一千一百二十章 水至清則無魚
    皇城的乾清宮弘德殿里。

    天子正看著一小盆子的金魚,這金魚并非名貴之物,盛放金魚的也不過是普通的瓷盆。

    但天子卻看得十分認真,他一面看著游魚,一面聽著陳矩的稟告。

    半響之后,他捧著肚子坐在了御炕上,抓起了一柄玉如意放在掌中把玩:“其政悶悶,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就如這魚……”

     陳矩察言觀色立即將盛著金魚的玉盆端來放在天子身邊的御案上。天子點了點頭道:“就如這魚,水至清則無魚,治國御下也是一般。”

    陳矩在旁躬身道:“皇上圣明,是以老子云,太上,不知有之。”

    天子點點頭道:“宮中諸位內臣,還是你最懂朕心思,當年我祖父世宗皇帝,不是不知嚴嵩貪污,但為何忍了他二十年。又比如朕不是不知張鯨奢侈,但為何又用他,這一次若不是文官們迫得太緊,朕又何需抄他的家呢?”

    “正是太上,不知有之的道理,嚴嵩,張鯨都是祖父世宗皇帝和朕辦事,是他們當了罵名。”

     陳矩躬身道:“皇上圣明,其實太上,不知有之,但太上,無所不知,故無為而為之。”

    天子點點頭道:“論及御下之道,駕馭百官,朕是不如世宗皇帝多了。文武百官都不知道朕為何要用張鯨,明知他貪墨無數,卻非要用他護著他,這雒于仁直接罵朕,說百官都以為張鯨拿金銀獻給朕,其實說的對,張鯨確實是獻給朕了。”

    “朕要修壽宮,朕要修御花園,后宮那么多嬪妃,皇家要體面,而遼東,西北,西南都在打戰。這錢問戶部拿,他們給嗎?”

    陳矩道:“若真是陛下開口,戶部也不敢不給。”

    天子冷笑道:“戶部確實不敢不給,但戶部怎么給呢?朝廷要開征一百萬兩銀子,就要攤派到老百姓的頭上,到時縣里胥吏要分一筆,然后縣里的縣令,縣丞又要分一筆,繳至府庫,知府又要分一筆,繳至藩庫,省里布政司按察司,巡撫巡按人人再分一筆,最后押到了戶部,戶部上下還要再分一筆。”

    “朝廷若開征一百萬兩銀,就要有四百萬兩到了那些貪官污吏的手里。朕在位之初,大臣們言漕弊,說江南出米三百石,朝廷止收六十石之用也,其余糧米呢?都到運河上的魚肚子里了?故而朕寧可用張鯨,張鯨貪又如何?至少他貪了一半銀子,但還有一半落到朕的手里。”

    聽著天子數落,當然若是林延潮在此,一定感嘆天子到現代可以去賣二手車了。一言概之,沒有中間商賺差價。

    天子感嘆:“此是朕之不肖。若是世宗皇帝在此,又何愁對付不了這些文臣。”

    陳矩道:“陛下,貪腐之事,古往今來就是禁之不絕,依內臣看就算圣明如太祖皇帝,以空印案與郭恒案殺了數萬官吏,仍是無濟于事。太祖皇帝當時感嘆,自稱才疏德薄,控御之道竭矣!故而陛下重用內監,也是為了百姓,這也是陛下愛民如子之心。”

    天子點點頭道:“也唯有你明白朕之苦心,相較之下,張鯨有術卻貪,張誠學而無術,他們都不如你。你要不是太監,必為宰相。”

    而陳矩聽了連忙道:“陛下之言,內臣如何敢當之,臣只知道盡心侍奉陛下。只是臣有一言不得不說,陛下重用內臣,文臣們必會不滿,恐怕朝堂會有怨言,畢竟文臣掌握了公論,書生們又哪里分得清是是非非,只會亂說一氣,以后怕是因此上諫的官員不會少。”

    天子冷笑道:“罵朕又如何?平日罵得還少嗎?朕不是傻子,古往今來,能亡天下的不是這些鼓舌文臣,不是滿口孔孟的書生,也不是投機取巧的商人,而是那些目不識丁的平民百姓。”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百姓安,則天下安,古往今來的教訓還不夠嗎?朕寧可背負罵名,也不會拿百姓的血汗喂飽那些貪官污吏。至于文臣上諫,朕又有何懼?盡當鳥獸罷了。”

    天子口上雖這么說,額上一顆顆汗珠下落,胖碩的身軀一喘一喘,顯然是動了氣。

    “請陛下息怒。”陳矩連忙道。

    天子擺了擺手道:“你方才稟告張鯨抄家的事說到哪了?”

    “回稟陛下,說到張鯨羅織朝廷大臣罪證了。”

    天子點點頭問道:“張鯨干如此的事,朕抄了他家,也不算冤枉了。那么這箱子里的文書都給林延潮燒了?”

    陳矩道:“回稟陛下,確實如此。”

    天子想了想道:“這箱子里既是如此重要,又是林延潮燒的,是不是箱子里也有他不法的罪證?”

    陳矩從天子口里聽到了一絲寒氣。

    陳矩立即道:“回稟陛下,內臣查過了沒有林延潮的罪證。”

    “此話當真?”

    陳矩深知天子性子多疑,連自己都不會深信。陳矩當即道:“確實如此,掘出箱子的時候,內臣就有所懷疑,于是讓駱思恭支開林延潮,待二人走后,內臣即將箱子里的文書看了一遍,卻又不少當朝大臣的,但卻沒有一樣是有關于林侍郎的。”

    天子點點頭,當即道:“這么說燒去箱子就是他一人的主意。”

    陳矩道:“內臣有問過是不是申先生授意的,但林侍郎卻矢口否認了。至于到底真相如何,內臣不敢妄自揣測。”

     陳矩當即遞上一個條子當即道:“不過箱子里大臣的名單,內臣記了下來,都在這條子上還請陛下過目。”

    天子微微猶豫,然后道:“即是燒了,還給朕看什么,算了。”

    陳矩稱是收了回來。

     天子露出疲色,然后看向玉盆里的金魚,從腰間拿出一個錦囊來,這錦囊是魚食。

    天子抓起魚食撒了一把,但見幾頭金魚爭相搶食似自言自語地道:“雖說水至清則無魚,但吃人手短,拿了朕錢,就要老老實實辦事,看爾等以后還聽不聽話。”

    說到這里天子看了陳矩一眼道:“宣駱思恭,林延潮二人進殿。”

    卻說陳矩與天子稟事時,林延潮與駱思恭二人正在暖閣里等候。

    能在乾清宮暖閣等候,也是大臣的殊榮。但此刻對于有的人而言,卻是格外的焦急,感覺度日如年一般。

    林延潮卻好整以暇坐著喝茶笑了笑道:“這乾清宮的碧螺春倒是許久沒喝過了,甚好。”

    一旁的火者垂頭道:“多謝林侍郎夸贊,這是小人份內的事。”

    林延潮笑著道:“能將份內的事,用心做好,也不是人人能辦到的事。”

    這火者聽到林延潮夸獎,當下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林延潮道:“對了,閣老們來時,你們上的是什么茶?”

     火者道:“自陛下免朝來,幾位老先生已是許久不來乾清宮了,所以小人不知。”

    林延潮點點頭當即取出一錠銀子放入小火者手里。

    這一錠最少有十兩,那小火者見此不由猶豫,林延潮笑道:“你不會才剛入宮吧?”

    “回稟林侍郎,確實如此。小人三年前才入得宮。”

    “才入宮就能到乾清宮侍奉不容易啊,收下吧,這是宮里的規矩,對了,你叫什么名字?”

    那小火者聞言這才收下當即道:“小人賤名王安,多謝林侍郎賞賜,小人再給你沏一壺茶來。”

    說完這名小火者退下,林延潮呷了一口茶,轉過頭但見駱思恭仍是一臉忐忑不安,魂不守舍的樣子。

    “如謙兄!”林延潮笑著道了一句。

    駱思恭聞言回過神來,然后道:“宗海兄,你看這陳公公怎么過了這么久還不回來,是不是?”

    林延潮笑著道:“如謙兄,不是之前都說好了嗎?咱們三人都在一條船上,放心,任誰見了這白花花的銀子也不會不動心的。”

    駱思恭點點頭道:“也是,誰會與錢過不去。”

    駱思恭話雖這么說,但神情還是很不安,案上的茶水是一口也沒動,不時長吁短嘆。

    就在這時,有太監入內道:“林大人,駱大人,皇上召你們二位覲見。”

    林延潮給駱思恭使了個眼色,但見他點點頭,強自鎮定下來。

    二人起身,林延潮笑著道:“有勞公公了。”

    “不敢當,兩位大人這邊請。”

    當即二人隨著這位太監來到了弘德殿。

    入殿后兩名太監給他們掀起垂簾,但見天子正坐在炕上賞玩著一盆金魚,至于陳矩則恭恭敬敬垂手立在一旁。

    林延潮看了天子,陳矩一眼,見二人神色木然,絲毫猜不透喜怒。

    “臣林延潮(駱思恭)叩見陛下。”

    天子的目光從金魚那收回道:“兩位愛卿平身。”

    林延潮聽天子的聲音還算是柔和,起身之后又看了陳矩一眼,但見陳矩給二人使了一個放心的眼色。

    林延潮見此微微i 案頭,在一旁的駱思恭臉上則是一寬。

    “朕與兩位卿家有話說,爾等退下。”

    當下外間侍奉的太監都是退出殿外,天子從炕上起身然后沉著聲道:“張鯨好大的膽子,竟貪墨了近一百七十萬兩銀子,虧朕還那么信任他,真是大膽至極!”

    天子板著一張臉,而屋里的氣氛也一下子緊張起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消防工程师能赚钱马 华儿街见闻里怎么赚钱 丝芙兰是怎么赚钱的 蓝网在线阅读能赚钱吗 赚钱养家是什么意思 窦立国用心去赚钱视频 研发计算机软件赚钱吗 模拟城市我是市长 好卖赚钱 做ipo很赚钱么 武汉市赚钱行业 微信赚钱不用手机号 旺财赚怎样赚钱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