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四十七章 面試
    林延潮身上雖穿著淺淺剛給他做的長衫,但一看布料,就不甚名貴。齋夫難免有些衣冠取人的看法。



    “你要入書院附讀?”齋夫上下打量林延潮。



    林延潮道:“正是。”



    對方又問道:“你姓林,那么是濂浦林氏子弟?”



    “不是。”



    “不是?那可你府上有人在朝中做官?”



    林延潮點點頭道:“算是吧。”



    齋夫臉色露出釋然的神色道:“原來是官宦之后,失敬,失敬,敢問一聲官居何職,不是冒昧打探,但我總要記錄一下,還報給山長講郎知曉。”



    林延潮善解人意地道:“當然,我爺爺是本地河泊所大使。”



    齋夫神色一僵道:“河泊所大使那是幾品?”



    “雜職,不入流。”



    齋夫聽了不由失笑問道:“唯一只能是你家財豐厚了?不過看來不像的樣子。”



    “爺爺沒成為河泊所大使前,家里勉強只在溫飽。”林延潮如實答道。



    齋夫點點頭,當下拿著林延潮薦信仔細地看起了第三遍。



    林延潮開口道:“敢問我還能入書院讀書嗎?”



    當下齋夫道:“河泊所大使不算什么,你也差不多算是寒門子弟,按道理來說,書院是不會收錄寒門子弟的,但除非你學業實在太過優異,或是有族里宗老,給你寫的薦書。”



    林延潮看向對方手里拿著的薦書問道:“可我的薦書可以嗎?”



    齋夫道:“我也就詫異了,你身為寒門子弟,居然有資格讓老尚書相公,親自給你寫薦書,這實在是搞不懂啊!”



    老尚書相公???



    林延潮來之前,仔細打探過濂浦林氏的底細。濂浦林氏出了四位尚書,除了兩位已是過世外,還有兩位都是健在。



    一位是前南京禮部尚書林庭機,現在已是致仕在家,另一位則是現南京工部尚書林燫。林燫眼下身在南京,自不可能是他,寫信來推薦自己。



    所以只能是在家休養的林庭機了。林庭機歷任南京國子監祭酒,太常卿,南京工部尚書,最后官至南京禮部尚書,后因為兒子林燫升任北京禮部右侍郎,兼翰林院學士后,為了避嫌,提前致仕。



    林延潮也是搞不清楚,但想來只也能嘆服林誠義太強大了。他說是向族里宗老要求自己入濂江書院讀書,但是沒想到竟然是向林庭機請求的,這大腿未免也太粗了點吧。



    正待林延潮沾沾自喜時,這齋夫將信紙攤到桌面道:“不過老尚書相公,只是在信里說,給你一個進書院面試的機會,卻沒有說要錄取你。”



    “什么意思?”



    齋夫嘿嘿笑了兩聲道:“也就是說,雖然你錯過了報名時間,但看在老尚書相公的面上,我就替你報上了,但是三日后錄用考試,能不能過,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本事。要不然外人還以為我們這濂江書院,是隨便什么人,都能進來讀的。”



    最后還是要考試,不過也好,至少林誠義讓自己至少有了一個參加考試的機會。



    當下齋夫拿著了筆墨給林延潮道:“將你姓名,籍貫,年庚,幾歲發蒙,幾歲讀經學,蒙學讀過什么書,又治過什么經,都寫下來,另外三日后,再拿一篇你最得意的文章,對了,里面必須附一篇策問給講郎看,什么不懂什么是策問,我等會再與你說。寫完后,我帶你去吃飯,再給你在村里找個房間先住下。”



    林延潮一邊寫一邊問道:“敢問三日后講郎會考我些什么?”



    “你管那么多,我們濂江書院收取學員,也自有一套章程。總之你有才華,都不用擔心就是,沒有才華,趁早走人,也別浪費功夫。”



    林延潮不由腹誹幾句。



    寫完之后,齋夫看了一遍道:“好了,我先帶你去用飯。”



    這齋夫領著林延潮穿過學堂,來到后寢的食堂,對一個膳夫問道:“中午還剩些什么嗎?”



    那膳夫道:“還有些牡蠣粉干。”



    “先將就一下吧。”說完齋夫走出門去了。



    見林延潮沒說什么,膳夫當下從鍋底里舀了一大碗牡蠣粉干給林延潮,然后就出去忙了。



    雖是剩飯,而且粉干也干了,沒有湯底了,但林延潮早已是饑腸轆轆,拿起筷子就往嘴里扒去,一吃下雖有點冷,但是味道還是很不錯。里面芹菜的味道恰到好處,牡蠣也很新鮮,但是如果有一點老干媽就更幸福了。



    噓噓幾下,就是半碗粉干進去。



    “吃慢點,粉干壞胃!”



    齋夫不是什么時候又回來好心勸道,林延潮笑了笑,當下放慢了速度撿起芹菜吃,還是有點美中不足遺憾問:“你們這都沒有番椒嗎?”



    番椒也就是辣椒,這個時候應是傳入中國了吧。



    林延潮這么問,齋夫,膳夫一并搖了搖頭道:“聽都沒聽過。”



    林延潮一碗吃完,將碗一舉道:“再來一碗。”



    一旁膳夫也搖了搖頭道:“我倒是從未見過你這樣的學童。”



    林延潮嘿嘿笑了兩聲,終于吃得飽腹肚圓,吃干抹盡后才罷了手。



    等了許久的齋夫,在一旁看了也是沒好氣地道:“走吧!”



    三日后,林延潮再度來到濂江書院。



    天正下著蒙蒙細雨,昨夜秋雨襲來,打下不少枯葉在地上。



    閣樓前的水池上掛著一層青苔,在書院的臺階上,幾名仆役正在打掃,林延潮拾階而上。



    這里到處透著一種古樸的味道,書院是唐朝時建的,南宋時朱熹來福州講學,在書院傳道,開創閩學。



    南宋滅亡后,張世杰、陸秀夫護著宋帝在福州登岸,以此為行宮,書院見證了南宋的落日余暉。



    元滅之后,國朝鼎立,濂江書院隨著林家的輝煌,出了八個進士,四個尚書。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君子篤于親,則民興于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偷。”



    但見三日前空曠的小樓里,已是坐滿的學生。



    郎朗讀書聲傳來,穿越千年,無數士子曾在此頭懸梁,錐刺股。



    林延潮駐足在外,不由心底有了幾分敬意。



    走到昨日的耳房,那日接待自己的齋夫,正在那看見林延潮后道:“等你有一段時候了,跟我來吧!”



    “是。”



    林延潮當下跟著齋夫從小樓旁繞過對林延潮,對著小樓道:“這是文昌閣,當年朱子講學的地方。”



    然后他又指著一廂房道:“這是右廂,當年朱子所住的地方。講郎正在里面考校學生,你先在廂房等候一陣。”



    說著齋夫走進了廂房,林延潮左右看了下,但見文昌閣前平臺上,類似筆洗的石臼,一旁石欄正面刻著文光射斗四個大字。



    此地的一景一物,都是滿滿帶著書院,悠遠傳承的氣息。



    無人聞之時,韋編三絕,讀書進取,國家危難之時,投筆從戎報國,都說書生誤國,逢國難之時,如文天祥之輩的讀書人,何嘗不曾為國奔走,死于社稷。



    由宋,明以來,就是士大夫與天子共天下,國家以科舉量才取士,如王守仁,張居正般胸懷天下之志的雄儒,正是我輩讀書人。



    撐著傘,下著小雨,耳旁回響著陣陣讀書聲,林延潮不由道:“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



    這一聲激得一旁經過的幾名學生不由駐足。



    林延潮暗道失言,竟是將東林黨黨魁顧憲成的名言給竊取了。



    林延潮立即轉過身去,裝著什么事也沒發生過般,打量起四周來。



    正好這時右廂的門打開了,抽咽聲從里面傳來,但見一名和自己年紀差不多的男童,走了出來。



    一旁一名四十多歲穿著圓領襕儒生對一名穿著綢衫的中年男子道:“令郎根底還算扎實,但還需再打磨一下,回去讀書,待明年開春了再來試試。”



    那男童聽了哭得更是傷心,一旁穿著綢衫男子道:“還是多謝先生指點了。”



    說完中年男子將男童領走,這時一旁齋夫指著林延潮道:“林先生,這是從洪塘鄉來的學生。”



    林延潮心知此人就是書院講郎林燎,貢監出身,但見他穿著玉色布絹的衣裳,寬袖皂緣,頭上皂條軟巾垂帶。這是標準的生員衫,舉人監生也經常穿。



    這個時代,一介秀才都可能有后世國學大師的水準。



    林延潮向林燎行了一禮道:“林延潮見過講郎。”



    講郎林燎點點頭,對林延潮道:“進來吧!”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广西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中学生怎么可以赚钱买手机 极速十一选五微信计划 dnf满级附魔师赚钱吗 极速11选5哪里查开奖 多乐彩票开奖结果 零点棋牌怎么不能玩了 河南官方网 456棋牌游戏手机版 极速快3有什么技巧 水电站太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