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四十九章 神童
    待林延潮走后,林燎揉了揉眉間,想起還要和山長說收錄學生的事。



    當下披上衣服,撐起傘,走到書院的西院一屋,屋上門匾上寫著‘借廬齋’三大字,



    走入借廬齋,隱門之后還懸著一匾書著‘經魁’二字,右首旁落嘉靖辛丑年福州知府鄔紳為,左首嘉靖辛卯科鄉試第五林垠立。鄉試第一名稱解元,第二名稱亞元,第三名至第五名稱經魁。這五人也稱為五經魁。第六名稱亞魁,至于其余中舉的舉人,都可稱得上是文魁。



    在一縣一鄉里,家里拿塊舉人文魁的匾額已是稀罕物,至于經魁的匾額就更是稀罕了。



    這一塊經魁牌匾,是福州知府鄔紳,給嘉靖十年鄉試第五名的林垠立的。而牌匾上的林垠即是濂江書院山長,已是致仕十幾年了。每次看到這牌匾,林燎就會無比羨慕。



    經魁牌匾下,還寫兩行對聯,山川寄跡原非我,天地為廬亦借人。這對聯想必就是借廬齋的來歷了。



    而濂江書院的山長林垠,穿著一身絲絹儒生道袍,正伏在書案上揮豪。



    山長林垠見了林燎示意對方稍待,林燎也是不敢驚動,屏息靜氣站在一旁。



    山長林垠寫完之后,林燎遞上浸濕的毛巾,看著書院山長方才揮毫之作,仔細品道:“布衣暖,菜根香,詩書滋味長,此詩讀來不僅雋永,還深得市井情趣!”



    林垠凈了凈手,取下胡夾,撫著額下銀須笑了笑道:“萬物莫不有理,道理都是在這淺顯生活之中,我們才應格物致知。”



    “山長說得極是。”



    林垠擺了擺手笑著道:“又不是師生應對,不必拘束,這次弟子如何,有沒有可以栽培的?”



    林燎當下畢恭畢敬地道:“山長,書院這一次收錄了三個弟子。”



    山長林垠看了笑著道:“慢著,讓我猜猜,看你神色,顯然是有十分得意的弟子吧。”



    林燎笑了笑道:“山長明鑒,果真一點都瞞不過你,山長可記得葉桂山?”



    山長林垠想了一會道:“我記得,桂山是他的號吧,他不是你府學的同窗嗎?隆慶元年天子登基,開恩科,他拔恩貢入國子監,眼下該是國子監肄業,在京準備會試吧。”



    林燎笑著道:“是啊,山長的記性真好,慶隆五年時,他龍門點額之時,還寫信向我借盤纏,說還要再等三年,不中進士,絕不還鄉。”



    山長林垠捻須道:“桂山此人,真是執著。”



    林垠,林燎一人是以舉人出仕,一人是以貢監,但卻都不是進士之身。這葉桂山執著舉業,也真是令二人佩服。



    林燎道:“學生,也是這么說的,但還是借給了他十兩銀子,不知是否如此,良時兄看得起在下,將他的長子托付給我,委我教導。”



    山長林垠笑著道:“你何必妄自菲薄,而你是嘉靖年間的歲貢,在府學就學時,位次可是比他高啊。你來教他兒子,足夠了!”



    林燎嘆道:“話是這么說,但他這兒子,實是不能讓他小看,你看這是他八歲時的對子!”



    山長林垠雙眼一瞇,他年紀大了,故而將紙拿得近一點,另一手叩著桌子合韻念道:“日長似歲閑方覺,夜永如年臥不知。”



    讀完后,林垠閉上眼睛,繼續輕輕擊節道:“此詩清新脫俗,文意雋永,真是他八歲所作?”



    “是啊,山長。”



    山長林垠收斂起笑容,正色問道:“此子治經如何?”



    “這正是學生要說的地方,先生你看就是。”



    山長林垠看了幾篇對方寫的文章,詫異地問道:“此子年若干?”



    “十四歲。”



    “受業何人?”



    “無他師,師其家里大人罷了。”



    “難得,難得。”



    “此子乃神童,弟子怕教導不了,是否將他拔入內舍,山長你親自指點?”



    山長林垠沉默了一會,惋惜地道:“不行,書院的規矩不能破,再說少年得志不是好事,要先壓一壓,三個月后季考,他若是能位列前茅,升入內舍,我自會教導他。”



    接著林垠又粗略看另外兩人的文章。一人不置可否,待翻到另一人時,不由停頓下來,詫異道:“這林延潮于經學上的根基這么差,怎有資格入學?”



    林燎急忙道:“山長,是這樣的,你聽我解釋,這個學生……”



    聽了半響,林垠神色才緩下道:“原來如此,我知道了,本次院試案首林誠義,你知道嗎?”



    “如何沒聽過。我林家已是快十年沒出一個案首了,眼下兩位尚書相公對林誠義,很是看重啊。聽說前幾日,老尚書相公與知府老爺酬對時,夸林誠義乃吾家之千里駒,這句話除了小尚書相公外,他可是從沒夸過族里其他任何子弟啊。”



    “是啊,這林延潮聽說就是林誠義的門生,當初若非他一席話,督學也不會賞識林誠義,不僅讓他赴院試,還取了他為案首。”



    “還有這等事?他一孩童能說動督學也就罷了,更難得是這一份報答師恩之心,真羨慕林誠義有這樣一位好弟子。”林燎不由嘆道。



    “眼下此人不是也在你的門下,需用心關照一二,這也不辜負了老尚書相公的囑托。”



    林燎當下道:“是,山長,我一定從嚴要求此子,將之栽培成才。”



    林延潮跟著齋夫來到濂江書院的書閣。



    書院,古意中院者,垣也,書院就是用墻圈圍起的藏書之處。古人求知不易,一書難求,故而名士都是好書,建一藏書樓,有志于學的人來借閱,漸漸而形成了書院。



    如濂江書院這樣有千年積淀的書院,藏書之多自不用多說。



    書閣乃是一小樓,里面有繕寫,刻書各一人,管書二人。繕寫就是抄錄,修改書籍,刻書專司印刷刊印,管書則是日常管理圖書,相當于圖書管理員。



    那邊早有兩個擰著大包小包行李的學童,等候在那。



    兩名學童見了齋夫與林延潮一并行禮,林延潮也是還了一禮。



    齋夫對藏書閣里的管書道:“這也是書院里新收錄的學生,你點一下。”



    接著齋夫又對林延潮三人道:“你們領過書后,就回去將行李搬到學院寢舍來,。”



    “是。”



    說完齋夫即揚長而去。



    林延潮等著分書,另兩名學童在屋檐下避雨。



    這時一名學童走上來向林延潮自我介紹,笑著道:“這位兄臺,在下陳文才,認識一下。”



    這學童滿臉堆笑,身上帶著幾分市儈之氣。林延潮見了也是拱手道:“原來是陳兄,在下洪塘林延潮,幸會!”



    說完朝另一人瞅了一眼,但見對方透著一股高冷的氣息。



    陳文才介紹道:“這位是葉兄,我們三人,正好是一起入書院的,也算是‘同年’了,要相互照應才是。”聽到這三人都是會意一笑。



    “你們還要不要領書?”管書沒好氣地道。



    “是。”三人連忙走到藏書樓下。



    “各領四書章句一套,不可損壞污涂,學末歸還書院,書院的號牌一面,憑此也自由出入書院,草席一張,另外每月可領竹紙一刀,墨一錠,來書閣借書數目不限,但一次最多三本,若無疑,在這里簽領吧。”



    林延潮聽書院還有紙張和墨錠的福利也就罷了,這無限借書對于看書成癡的他來說才是真正的福利,以后不是想看多少,就能看多少。



    當下三人冒著小雨,各自帶著行李,由齋夫領他們至安排好的號舍。



    書院的號舍是人數不定,因為睡得是大通鋪,幾個人,十幾個人也是睡成一排,可多可少,自我增減。



    這里早已是住得五個人,見林延潮三人,幾位同窗也是一并上來。



    陳文才先是主動通報了姓名,道:“在下陳文才,家住省城湯門,父親城門邊開了間澡堂子,各位若是有意洗湯,小弟隨時可以做東啊!”



    讀書人對商賈子弟,是有幾分看不起的,但陳文才這么一說,眾人都是哈哈一笑,對此人很有好感紛紛道:“以后到省城考試時,一定要叨嘮陳兄了!”



    不愧是商人子弟,十分圓滑。林延潮笑著與眾人道:“洪塘林延潮,見過諸君,真是幸會。”



    看林延潮打扮,即知是寒門出身的子弟,但卻勝在氣度穩重,眾人不敢輕慢都是一并還禮道:“幸會。”



    最后輪到葉姓士子,他只是淡淡點點頭算打過招呼,然后吐出五個字:“在下葉向高。”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上班炒股 青海11选5一定牛 免费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 重庆幸运农场吧 棋牌手游下载安装 分分彩计划 河北11选5四个双号一个单号的组合 月嫂培训机构怎么赚钱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的号码是多少 卖水赚钱的方法 四川金7乐走势图手机板 在郑州四个月做什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