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七十五章 府臺巡視
    林延潮提筆將居士贈自己的四句詩寫下,然后鄭重地夾在自己的經籍中,準備拿來裝逼,不,拿來作座右銘來用。



    見居士捏須望著窗外飛雪,林延潮放棄了過問他身份的打算,既是對方沒有主動提,自己也沒打算問,不說破就說破,既然如此,讓對方繼續沉浸在這種扮豬吃老虎的樂趣之中吧。



    “先生,學生告辭了!”



    “嗯,可以。記得好好勤學。”



    當下林延潮回到書院后,就繼續勤奮用功。



    寒冬歲末時候,終于下了數場雪,這一次雪下的有幾分大,再也不是看得見摸不到的白毛雪,而是實實在在。書屋外的樹木都是染得白了。



    古人一貫都是單褲,是沒有秋褲的,遇到這種天氣也是凍得澀澀發抖,于是眾弟子們請書院,在講堂里燒火盆取暖。



    書院馬上同意了,在每日書屋里,打掃夫就會搬著一堆木炭到書屋一旁堆著。



    然后外舍弟子們,將木炭拾了放進火盆,弟子們在書屋讀書時,講堂四角都是擺放火盆取暖,如此一下眾弟子們才避免了凍成狗的結局。



    到了季課前十日,書院的講會也是都停了,讓弟子們回到書屋專心讀書,前幾日忙于講會的弟子們發覺,二梅書屋里讀書的氣氛比以前竟是更濃了。



    三個月來的臥薪嘗膽,每天堅持不懈的苦讀,就是為了季課。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



    “夏六月,邢遷于陳儀。遷者何?其意也……”



    二梅書屋里,眾弟子朗朗讀書聲,也是比原來高亢了好幾分,每個人誦經的表情,都是那么專注。



    這么多人,都在一起努力,大家也不免生了競爭之心,林延潮雖說天賦很高,但看了別人這么拼命,也擔心別人超越過去,何況他的名次還落后于余子游。



    科舉就是這樣,孫山之位和名落孫山,看起來只是差了一位,但卻是一個天堂一個地下。



    千軍萬馬過獨木橋,這沒有誰讓誰的,自己學業每精深一分,就有無數人被自己甩在身后,同樣自己每止步一刻,也有無數人趕在自己前頭。



    林延潮看向余子游,心想最后季課誰高誰低先不想,但在季課之前,我讀書一定要比你更勤奮。林延潮與余子游嘴上,說是不爭朝夕,心底卻想怎么把他打趴下才好。



    林延潮努力讀書之余,心底也不由吐槽,這的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就是去拉屎,心底都會有負罪感啊!



    現在號舍里有了小圈子,葉向高從來都是獨來獨往,余子游和林璧清兩人一起讀書,



    而朱向文,黃碧友,于輕舟,林延潮都是經常出入在一起,自林延潮引他們入社后,他們眼下都是將林延潮當作大神來拜。



    小胖子朱向文,也時常抱怨一些,我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比不上葉向高,余子游,林延潮,我不如干脆死心的話,但每次這么說,還是苦著臉在那讀書。



    黃碧友也時常開玩笑地與林延潮說,誰說延潮兄,你勝了我兩次,但我不一定認為我季課會輸給你哦,我們的賭約依舊有效。



    至于于輕舟,大家都知道他,馬上要離開書院了,大家問他,你都要走了季課考得再好也是沒有用了。



    于輕舟也是笑著說,我也知道我就算季課考了第一也沒用,但我只是想在離開書院前,與大家一并讀書,算是留下一點紀念吧。”



    聽了這話,眾人心底都是有些小感動。



    就這樣十日的功夫,很快就過去了。



    臘月中旬季課開始了,季課之后,眾人就要回家過年了,所以說這也相當于期末考了。



    季課當天,眾弟子們拿著書袋走到二梅書屋時,各個都是神色凝重,誰也沒心情講話,也有幾個人故作大聲的講話,來掩飾心底的緊張。



    眾人都是提前進入書屋,坐在各自的桌位上。



    林延潮一旁當初為難他馬姓的士子,垂著頭道:“還有一刻鐘,就要開始了,真難熬啊!”



    這時一人都咚咚地跑出去,一旁人有人竊笑道:“何兄這已是起早起來,第三次出恭了。”



    片刻后林燎走進講堂,眾人以為他正要考試,不由詫異。哪里知林燎開口道:“一會府臺大人要來巡視,你們都安靜坐著,葉向高,余子游,林延潮你們三人出來。”



    這一次季課是由府衙出題,眾人本以為季課之后,知府才會與他們講話,沒有料到,還未開課知府就先來巡視了。



    葉向高,余子游,林延潮三人走出講堂,林燎對三人道:“知府大人一會問話,你們三人謹言慎行就好了。”



    林延潮知道自己是被挑出來作接待了。



    不一會兒,林延潮就聽到院子外的腳步聲和說話聲,潮張望去但見一名四十歲左右男子,邁著官步負手而行,想必就是本府知府了,而左右都是官吏簇擁在左右。林垠,林燎二人在一邊作陪。



    林延潮穿越后,見到的古人,還是以瘦子居多,體胖的人很少。朱向文雖說常常說是小胖子,但也是相對而言,林延潮上一世坐辦公室久了,腰肥體闊的時候,也沒人說他多胖。



    但這一行來的人,卻有好幾個體型偏胖的,看來都是養尊處優之輩。



    而尤以據首的知府,更是比別人胖了一圈,他抬起頭先看門匾,又指著書屋前的梅花,笑著道:“二梅書屋,倒是很應景的名字。”



    林垠笑著道:“這兩株梅花,老朽告老還鄉時,已是有了,后辟出院子建了書屋,就做主取景而名,倒是讓府臺大人見笑了。”



    “哪里話,山長在朝堂以中正仁義為官,居江湖之遠又以師道教化百姓,真是令本府羨慕啊!”知府笑著這么說。



    一旁眾人都是呵呵地陪笑。



    下面一行人到了講堂前。



    葉向高,余子游,林延潮三人垂下頭,林燎在一旁道:“這三名弟子,都是外舍里頗為出眾的。”



    林燎先指了葉向高道:“這位桂山先生的孫子,叫葉向高。”



    又指著余子游道:“這位一貫是外舍中名列前茅的弟子,叫余子游。”



    葉向高,余子游當下作揖向知府行禮。



    知府老爺聽了,笑瞇瞇地道:“二人一看就是書香子弟。”



    “這弟子來外舍不久,但后來居上,叫林延潮。”



    知府老爺聽了笑著道:“莫不是‘燕可伐與’那位?”



    知府這話說得雖輕,但外舍眾弟子們都是豎長了耳朵,心想燕可伐與,這是什么典故,莫非知府也認識林延潮不成。



    而林延潮則是感嘆,自己這一次果真名聲傳出去啊。



    林燎笑了笑當下道:“府臺大人慧眼如炬,正是。”



    知府又重新看了林延潮一眼問道:“你近來為學如何?”



    這句話問得很籠統,林延潮道:“每日三省吾身,欲窮其知而未達。”



    林延潮大意是每日三省,努力追求學問,但是還沒有做到。



    “善。”知府瞇了瞇眼睛只說了一字,然后知府沒再與林延潮多說什么而是對眾人道:“爾等有如此優秀的師長,需刻苦向學,不要辜負了他們這番栽培之意。”



    “是,我等謹記知府大人的教誨。”眾弟子們一并說道。



    說罷知府才踱步而去,林延潮三人,當下將知府送出了外舍院子。



    回到書屋后,眾弟子們驚奇于林延潮與知府的對答,這可是知府大人啊,不僅是閩中十縣的父母官,還是學子們府試的主考官,能在他面前留下好印象,對將來多有幫助。



    而余子游則是額頭上冒汗,他這一次與林延潮可是勝負在此一搏,但是身為這次季課主考官的知府老爺,不知為何竟看好林延潮,這莫非早就意屬于他了嗎?



    余子游想到這里,不禁覺得壓力更大。



    過了一陣齋夫就捧著卷子走了進來,隨后林燎。



    “齋夫也來監考!”



    “看來這一次真是嚴苛啊!”



    “那是,這是季課。”



    眾弟子們低聲說話,但見林燎目光往下一掃,眾人立即閉上嘴巴。



    “開始考試!”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网文赚钱还是纸质出版赚钱 注册app 赚钱平台 制作网站为什么能赚钱 2018成都跑滴滴快车赚钱吗 销售那一块最赚钱 延吉旅店赚钱吗 看了小说赚钱的软件 2017最可能赚钱的股票 微信提现要手续费 这是为了赚钱 有哪些手机视频可以赚钱的app软件下载 天涯明月刀怎么起步赚钱 dnf2018年套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