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一百零一章 競爭激烈
    大半年林延潮在林烴指導下,詩文日進,不僅讀完了八大家文鈔,昭明文選,還讀了國語,史記,國策,漢書,楚辭。此外林延潮的本經尚書,林烴也是悉數傳授。有一名翰林院庶吉士指導,這是多少讀書人都求不來的事,而且林烴也只是指導林延潮一人而已。



    林烴教導林延潮五日一次,無論寒暑,還是刮風下雨,林延潮都依照他的吩咐每日必到,從不缺席。



    林烴作老師就是那淡泊的性子,從來不責林延潮一句,只是盡力教書。若是習課遇到雨天,林烴也會吩咐下人給林延潮備一姜茶。



    至于梨園那,這戲不過是林延潮幫謝肇淛挽救儒林戲的隨手之作,更多的只是一個影迷的懷念罷了。不過林延潮也是如約三日去一趟,坐下半個時辰,一面說戲,一面看謝肇淛將戲排得如何。



    初時只有謝肇淛一人接待,后來其父謝汝韶也來了,謝汝韶乃是舉人出身,先在錢塘任教諭,后以知縣致仕,與其子一般好文,好戲,好著書,好寫戲本。



    謝汝韶,謝肇淛對林延潮所寫名為《聶小倩》的戲本,都是喜歡如癡如醉。



    大半年來,父子推掉了一切,這邊依林延潮所述,寫了一篇五十三出的戲本,這邊依著戲本,以及林延潮所唱的曲,改編成適合戲曲所用,討論合適的唱腔。這邊戲班子一面演出,一面排戲,依著林延潮的建議,生旦兩角都用閩腔來唱。



    讀書,看戲的日子,一直到了七月,七月后,林烴其母去世,連其兄南京禮部尚書林燫也不得不丁優回家。



    事實上,林延潮在林烴下治學那么久,也知林家與張居正關系處得有多差了。



    林燫與張居正同是嘉靖二十六年的進士,算是同年,中進士后,二人又是一并成為庶吉士,為翰林時,二人一并受業徐階,履歷相當。



    徐階十分器重林燫,稱‘燫可撫世宰物’,有提攜他入閣之意。待徐階身居首輔時,林燫卻被中旨調至南京,徐階感嘆,誰謂天下事由我?我尚不能為國家留一林貞恒。



    待到張居正當權后,對林燫有所延攬,但林燫卻為之拒絕。雖觸怒了張居正,不過這一次林燫服母喪回家,無數官吏皆是而來。畢竟任過國子監祭酒,會試同考官,順天鄉試主考官,林燫的門生故吏可謂遍布天下。



    大雪剛過。



    林延潮在窗前磨墨,準備提筆寫文章,身旁是一個暖爐,烘得室內是熱乎乎的。



    林延潮趁著磨墨,調整自己的思路,待差不多了,再下筆寫了起來。



    唰唰地,筆走龍蛇,幾百字的文章頃刻而就,林延潮拿起卷子自己看了一遍,自言自語道:先生說讓我師法先秦三代,博采唐宋大家。這大半年來,我也自覺的文章大進,雖然文風還達不到獨樹一幟的大家境地,但也是略有小成。



    可惜先生服喪,我不能拿文章向他請教,否則也當問問,我考這一次縣試有幾成把握。



    林延潮自言自語了下,將卷子放在一旁,這幾個月來,他八股文就不知寫了多少篇,疊在一起有半人高了吧,至于練字的字帖,更是不計其數。



    林延潮看了筆筒里,十幾把寫禿了筆頭,不由搖了搖頭,自嘲道:“我如此用筆墨紙張,淺淺知道了恐怕又要心疼了。”



    不過字帖練得也是很有成效,眼下林延潮的書法,比起當初已是不可同日而語。這一些將來縣試時都會派上用場吧。



    “我穿越到此,準備了一年半,差不多就為了這場童試呢。”



    說到這里,林延潮推開窗戶,朝外望去,但見輕雪依舊在飄著。



    四方的屋舍,都籠罩在雪里。



    “嗯,放晴了,許久沒去釣魚了,乘著今日興致正好,就出門一趟。”



    說完林延潮,整理了幾本在看的書,擱入書袋,下了樓拿了大斗笠,蓑衣,又拿起魚竿,竹簍走到河邊去。



    雪仍是在下著,走到河邊,不少市井街坊,平日下棋的老叟見了林延潮,笑著道:“這么冷的天,還去釣魚?”



    “是啊,徐叔,你咳嗽好了嗎?”



    “讓你記掛了,早好了。”



    “林公子,我們家書坊剛從連城那進了竹紙,掌柜說只要你四十五文一刀。”



    “知道了,明天再過去看。”



    林延潮走到河邊,找了一石階鋪了個棕墊坐下,然后朝水邊用餌料打底,然后魚竿一甩坐著釣魚。



    林延潮一面釣魚,一面拿起剛入手的萬歷元年各省鄉試的程墨看了起來。冬日的太陽照得人暖洋洋,城市里倒真比當初住下鄉下時要暖和一些。



    讀了一陣,日頭照到書上反了光,林延潮當下偏了偏魚竿,轉過頭再讀。



    “林兄,林兄,你可真是讓我好找啊,馬上要縣試了,你還在這里釣魚?”



    一連串腳步聲傳來,林延潮一側頭但見是陳行貴,身后還跟著數人。



    林延潮將魚竿收起來笑著道:“陳兄,不要取笑。”



    陳行貴笑著道:“你這打扮和老漁夫有什么差別?莫非不讀書,要釣魚為生?到時候賣給我幾尾來?”



    陳行貴話剛說完,一旁數人莞爾笑著道:“陳兄,這就是你要與我們介紹的朋友嗎?”



    “一介漁夫?”



    林延潮聽了笑了笑,這幾人言語中多是含著戲謔,卻不是惡意。林延潮有條不紊地收拾釣竿道:“子曰,知者樂水。姜太公,嚴子陵,柳宗元都是善釣的名士,爾等笑漁夫,不是笑姜太公嗎?”



    一席話后,眾人都是不敢再笑,眾人一并道:“不錯,不錯,說得有道理。”



    陳行貴當下轉過頭對一旁數人笑著道:“怎么樣,我說過我這位朋友值得一見吧。”眾人當下都是與林延潮通過姓名,原來都是與陳行貴一并參加這次閩縣縣試的學子。



    林延潮笑了笑道:“陳兄,你許久不來找我了,可是這大半年來閉門讀書,大有長進?”



    陳行貴有幾分自負道:“略有所得,林兄你呢?”



    林延潮看著對方臉都讀了青掉的樣子,想必也是下了苦功。林延潮點點頭道:“還好。”



    陳行貴道:“正好,縣試在即,我們幾位好友要聚一聚,哦,對了,黃碧友,朱向文也來省城了,現在住在湯門客棧,還托我打聽你的消息,這我不是來了。”



    林延潮聽說二人也來了,不由笑著道:“是嗎,咱們幾個同窗那是好久不見了,不知葉向高,于輕舟如何了?”



    陳行貴笑著道:“葉向高要在福清參加縣試,于輕舟則在浦城,若是他們與我們都過了府試,到時候大家才能碰頭呢。”



    林延潮嘆著道:“是啊,希望大家都能通過縣試,在府試上碰面呢。”



    陳行貴搖了搖頭道:“哪里有這般容易,我們閩縣,侯官縣,都是科舉強縣,哪個家里沒有讀書人的,縣試都有幾千人的,一百人才取一個。”



    “至于葉向高,于輕舟那邊會少一些,但也有三四十人取一個的。總之比我們當初外舍考內舍,要難個十倍。”



    這錄取比例都趕上后世公務員考試了,而且這僅僅童拭的第一關縣試,林延潮不由道:“這么難啊。”



    一旁的人道:“是啊,咱們閩中文風雖不如蘇杭,但咱們擅考啊,自古以來出的進士狀元人數,不輸給吉安,紹興等府。所以你要想在閩地出頭,一個字難。”



    眾人都是讀書人,加上又是要參加這一次縣試,彼此有意親近,就約了一并去吃酒。



    林延潮也想交游一下,當下陳行貴吩咐下人,將林延潮斗笠蓑衣釣竿魚簍送回家里,告之一聲,又吩咐人把黃碧友,朱向文請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6年级小学生玩游戏赚钱 流量用wifi区别赚钱 转发文章的那几个赚钱快 有人给了我一个二维码说带我赚钱 南宁外快赚钱 现在多少吨吊车赚钱 走路和赚钱的软件 有什么可以赚钱的APP或游戏 怎么培养赚钱的脑子 赚钱和多巴胺 个人商推app怎么赚钱 上海摄影棚租赁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