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一百七十章 衣錦還鄉(二更)
    這邊通過寫尚書古文疏證來作學問,這邊林延潮也是用心于舉業上,二者兼顧。



    下午的時候,林延潮就這么一邊讀書一邊寫書過著。



    未時之后,林延潮常會出門一趟,沒事時逛逛河邊,有事時出去辦事。



    時常也去府學學宮前的書肆逛一逛,看看有沒有新到時文集,或是其他能用的書,或者去找住在府學學舍的翁正春聊聊讀書心得,要么會友什么的。



    期間還抽出時間去城外的建陽書坊一趟找秦掌柜一趟。



    秦掌柜對林延潮十分熱情,因為林延潮告訴他準備明年在他書坊刊書。



    秦掌柜是一口承應了,府試第一,院試第二的士子的時文集和詩文集,以往而言,還算在本府賣得不錯。特別是院試剛剛結束前提下,若是鄉試沒考中就有江郎才盡之感,放到第二年就不好賣了。



    不過林延潮若是中了舉人,那反而名聲大作,大作放在外府也是一樣暢銷。



    秦掌柜絲毫不知林延潮賣得并非是時文集和詩文集,反而一個勁地催促他盡量在明年鄉試前寫好。不過聽了秦掌柜的建議,林延潮也不會打算加快進度,他有自己的步驟,欲速則不達。



    無論下午出門多久,林延潮都會在戌時前趕回家們,然后晚間盡量不出門。



    在戌時前,將晚飯早早吃完,這一頓飯盡量吃得少,以及清淡,而且食素。通常吃一碗粟米粥,加一盤菜這樣。



    這也是現代人養身,節食的傳統,吃夜宵神馬的,最不健康了。但放在古代名儒,都是這樣身體力行的。



    晚飯后林延潮臨摹半個時辰字帖,然后這時候放松一下,看一些自己想看的書。若是白日出去忙事,沒有做完功課,就放在晚上來作。



    一日事,一日畢。堅決不拖至第二日。



    看完書和完成功課之后,林延潮盡量在亥時上床睡覺。早睡早起身體好。



    林延潮按照這套平日讀書,作學問,揣摩時文,到底有多少長進。一時也沒辦法看出來。



    不免也有氣悶的時候,林延潮就會拿起林烴當初贈給自己‘昨夜江邊春水生,艨艟巨艦一毛輕。向來枉費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那句詩,來責備自己讀書不可求效。



    不過如此閉門讀書一個月,林延潮倒是覺得如此靜不下心來的時候,越來越少了。



    儒家講靜能生慧,佛家講靜能開悟,道家講靜能正道,古人常道遇大事者需有靜氣。



    靜氣從哪里來,平日修身養性來。



    不過修身養性讀書是好,如此下去萬一成了‘無事袖手談心性,臨危一死報君王’的腐儒就不妙了。不過鄉試前,自已依著此法讀書作學問。還是很有效率的。若是不中舉人,你連‘臨危一死報君王’的資格都沒有。



    至于家里的事,也是十分平靜。



    爺爺和大伯回了老家一趟,住持了重修祠堂,并將自己的‘秀才匾額’做好和秀才老爹的那面一并掛在宗族祠堂上,至于洪山村第一座,估計也是侯官縣的第一座‘秀才牌坊’也在醞釀之中。



    宗族祠堂重修好的一日,林延潮也是回了老家了一趟。



    對于鄉土,宗族顧念很重的古人而言,重修宗族祠堂絕對是一件大事。



    這絲毫不比現代人。對爺爺,大伯而言,還是以鄉土自豪,而從來沒有因把家搬到市井里。就以城里人自居起來。



    這一天,家里雇了一艘烏蓬船,一家老小都穿戴整齊登了船,一齊返回家里,這也算是衣錦還鄉了。



    水程很快,不久烏蓬船即劃到了家鄉堤壩外的漁船碼頭上。



    這里停泊的都是疍民的連家船。



    但這一天船還沒到岸。連家船都搬走了,就見的碼頭上,村里的父老鄉親們,都是聚了一片在碼頭上。



    大伯頓時昂首挺胸站在船頭,對林延潮道:“他們都是來看你的,本村第二個秀才呢。”



    眾鄉親林延潮平日都是熟識的,在村里也沒少打招呼,但今日一見眾人都是拘謹起來。



    林延潮心想一來是自己年紀大,鄉親不好如過去見了面,就摸著腦袋一陣亂轉,二來就是自己秀才身份,在他們眼底已算得體面人了。



    林延潮還是依著規矩,向族長,村里老人行禮。



    之后就是祠堂重修的大祭了。



    祭祀時,林延潮才知道原來他這一支林氏,來路還是蠻顯赫的。



    在閩地有一句民諺‘陳林半天下,黃鄭排滿街’,說得是閩地以這四姓最多,而陳林兩姓更是占了閩中近一半。



    現在林姓最顯有數支,如出了林則徐的文峰林,現在還默默無名,明朝最有名的莫過于八進士五尚書的濂浦林氏,稱為東林。



    濂浦林之后就是水西林,而林延潮這一支就出自水西林。



    水西林與濂浦林,都是科舉強族,以往輝煌歷史就不提了,現在在世的就有三名進士,而且是祖孫三代。



    一位就是生于成化十六年,正德九年登進士第的林春澤,萬歷年天子登基,福建巡撫給水西林家送‘六朝大老坊’的牌坊,說的是你老人家,居然歷經六朝天子。而現在林春澤年近百歲,住在南嶼家里,算是實實在在的人瑞。



    林春澤以下,就是其子林應亮、其孫林如楚兩位進士,都是在朝做官。



    不過宗家如此顯赫,洪山村與之相比就寒磣多了,洪山村林氏從水西林一支分出好幾年了,本來就是庶出,科舉上一直不得力,好幾代沒一個舉人不說,連秀才也是十年前有了一個。



    數代之后這邊自覺和宗家相較實在太沒有臉面,實在也不好意思上門認親,兩邊也是漸漸走得淡了。只是在水西林宗族大祭時,會請洪山村這邊一兩人,修族譜的時候,派個人過來問問你們幾口人,也少不了寫上你這一支的名字。



    至于其他就沒有更親密的關系了。



    而眼下林延潮取了院試第二,總算是有‘我洪山林氏從此站起來’的感覺,故而這一次才大肆操辦,還知會了宗家那邊。



    PS:多謝大家投的月票和推薦票,今天想再求一下,后面有很給力的推薦,月票,推薦票可以讓本書成績更好一點,讓更多人來看本書。(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福彩开奖公告 新浪股票行情 近两年什么最赚钱 北京快乐8中奖概率 湖南福彩中奖后到哪领奖 12080七星彩走势图 宁夏11选5走势图直播 中国南车股票 网上彩票投注app 浙江排列五走势图 广西11选5走势直播 关于股票配资的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