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兩百一十七章 好風光
    賀南儒這么說,等于確認了林延潮解元郎的身份。



    原來林家這位少年郎,真的是新科解元!若不是在官兵彈壓下,眾報錄人就要出聲賀喜了。



    連本是將信將疑的街坊鄰居也是心道,這登瀛坊巷不僅出了一位舉人了,還是解元。



    “賀兄臺高中福建鄉試丙子科解元,京報連登黃甲!”賀南儒不再拿林延潮當十五歲的少年來看,而是身份對等的官員。



    林延潮也未受寵若驚,只是淡淡地道:“謝父母官吉言!”



    賀南儒道:“兄臺年紀輕輕,得中解元,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林延潮道:“慚愧,不過僥幸得諸位考官賞識罷了,實是擔當不起。”



    眾人聽賀知縣與林延潮兄弟相稱,心道乖乖啊,這不到弱冠的少年竟與一方知縣平起平坐的存在了。



    正是十年寒窗無人識,一朝成名天下知!



    賀南儒道:“在下身為鄉試監臨官,奉總裁大人之命,登門授衣,請新科解元更衣,赴貢院受禮。至于諸位也免禮平身吧!”



    賀南儒說完,其余眾人才起身。



    當下外面的鑼鼓,再度響成一片。



    鑼鼓吹打間,衙役們用竹杠挑起沉甸甸的一掛鞭炮走到了巷口。孩童們見都是連忙捂住耳朵,跑到一邊。



    隨即乒乒乓乓的聲音響起,巷內充滿了喜慶的氣氛。



    此刻匾額上的紅衣也是被揭起,但見‘解元’兩個金字光芒四射,直晃得人睜不開眼。



    三嬸不可置信地對三叔道:“相公,這真是中了?”



    三叔笑著道:“那可不是,咱們家出了個老爺了。”



    “太好了。”



    三嬸說了一句,再度是暈了過去,眾人再度七手八腳地攙扶住,大伯干笑道:“見老父母見笑了。”



    方才對百姓板著臉的賀南儒,見林延潮的家人,也是露出笑容捏須道:“這也是應當,大喜之下嘛。”



    這時林延潮已是更衣完畢,頭戴烏紗,身上嶄新的冠服,正是好一個少年得志的解元郎。



    賀南儒笑著拱手道:“解元郎真是俊俏的郎君,你這一去貢院,沿路不知道多少姑娘要犯相思了,從此以后媒人要踏破門檻了!”



    賀南儒這么說,一旁眾人也是附和著大笑,紛紛贊起林延潮相貌俊朗來。



    林延潮笑著道:“只是人靠衣裝罷了。”回頭看去但見匾額已是高高懸在門楣上。



    右起小字上寫著福建鄉試丙子科,中間兩個碩大金字解元,左下為福建布政使萬思謙授。



    賀南儒笑著道:“既是匾額已懸,冠服已著,眼下還請解元郎跨馬至貢院受禮。”



    林延潮道:“應當的。”



    林延潮舉步走到前院正要跨過門檻,突停下來,回過頭看去,但見林高著,大伯,大娘,三叔,三嬸,林延壽,還有淺淺都是目送自己。



    林高著此刻老淚縱橫,無限欣慰地朝林延潮點了點頭。



    大伯亦笑呵呵地揮了揮手,示意林延潮快去貢院受禮。



    至于林淺淺則是捂住嘴,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見之一幕,林延潮不由覺得雙目眼淚止也止不住,當下回過身向前數步,撩開袍服朝林高著跪下,重重地叩了三個頭梗咽地道:“孫兒謝祖父,養育之恩!”



    林高著早就泣不成聲,還是大伯將林延潮扶起,也是目眶微紅道:“孩子,別說這話了。”



    大伯回過頭對林高著道:“爹,你也別哭了,讓人笑話。”



    林延潮垂淚道:“爺爺,這是喜極而泣!”



    林高著道:“還是潮囝懂我!”



    見了這一幕,一旁眾人也是忍不住摸了一把眼淚。



    賀南儒亦是眼眶微濕,大明最重一個孝字,故而十分重視官員的孝行。



    當下賀南儒上前對林高著道:“恭賀老大人教出這等賢良兒孫,朝廷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門,令孫在家盡孝,將來于國家社稷亦必然盡忠。”



    林高著道:“我這孫兒自幼父母去得早,家中又貧寒,我也沒教導什么,不過所幸孩兒今日出人頭地,將來不指望作一個大官,但盼能替百姓作一點事就好了。”



    聽了這話,賀南儒不有贊道:“自古貧賤出良才,本官必向朝廷稟此孝行。”



    孝行,也是地方文教,屬于地方官的政績。賀南儒這么做當然是一舉兩得。



    林延潮與大伯,三叔他們敘話,此刻林延壽也是向林延潮說了恭喜話。



    林延潮與家人告別走到巷口,但見清一色穿著紅襖的官兵,站成兩列攔住里外三層堆在道旁的百姓。



    而這才一眨眼,巷口連彩棚都扎起來了,彩棚下備了一匹頭戴紅花的大白馬。



    身后一家人與街坊們都是送到巷口來。



    爆竹就似不要錢般,是放了一掛,又一掛!滿地都是紅色的鞭炮屑。



    三叔拿出家里的所有的銅錢,開始散錢,無數賀喜聲響作一片。



    登瀛坊巷的坊甲也是努力擠過人群,來到林高著面前道:“恭喜老大人,賀喜老大人,自從你們家搬到咱們坊巷里那晚,我夜觀星象,就看那文曲星閃了一下,我就知你們一家要出貴人了,果不其然啊,哈哈!”



    林家眾人都是大笑,旁一尖酸的人道:“我看解元郎哪里有咱們總甲高明,他才是劉伯溫再世,都會看星象了。”



    坊甲聽了頓時惱羞成怒喝道:“哪個人說的,給我站出來。”



    說話之人,早不知哪去。



    眾人頓時又是一陣大笑。



    面對道旁相送的人,林延潮作了個團揖道:“多謝諸位鄉親,平日對延潮的照拂。”



    說完林延潮從踏馬石上馬,這馬自是溫良,否則不會騎馬,還未病愈的林延潮恐怕要摔下來。



    前方自有書吏為林延潮牽馬,兩隊官兵開道,左右是衙役鳴鑼開道,贊道高呼百姓退避。



    連父母官賀南儒都怕搶林延潮的風光,也是下轎步行。



    從坊口至南門大街,但見南門大街左右所有百姓都是出來了,抱著孩童指著穿著官服的林延潮道:“你看,這就是今年新科解元郎!”



    “竟是個俊俏的少年。”



    “將來你也要努力讀書,中解元!”



    “今科解元郎是咱們福州府的!”



    “解元郎真好風光吶!”



    林延潮騎在馬上拱手作禮,八月的陽光照在臉上,風兒不噪,馬蹄撥動徐徐而行,及目而來,都是向自己招手的同鄉百姓。
3分赛车计划精准 102 要赚钱了 二更 为什么别人都那么会赚钱啊 拍那个视频可以赚钱 点化石赚钱吗 徐州报亭赚钱不 天蝎男很会赚钱吗 微信公众号有打码赚钱 在什么直播软件最赚钱 梦幻哪个辅助技能赚钱多 堡垒之夜最赚钱 哪一种游戏最赚钱的软件是什么软件 网上哪个平台赚钱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