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兩百五十一章 家事
    文林社社集之后,林延潮當下閉門謝客,在家讀書。



    而那些來請教林延潮學問的讀書人,也知林延潮會在文林社出入,故而對于林延潮平日謝絕見客也是可以理解。



    如此林延潮一舉兩得,既是給自己空出了清閑,又是替文林社擴大的名聲。



    所以林延潮又恢復了,當初安樂在家,手不釋卷的快活日子。



    這數月,林延潮忙著文林社之事,家里也是發生幾件事。



    首先是三叔三嬸在東門大街那傾銀鋪,二月時候就開張了。



    在自己老丈人程員外的幫忙下,三叔在開張之前,就去各處拜了山頭了,打下關系之后,傾銀鋪就順利開張了。



    開張后,生意還算不錯,出乎三叔的意料。



    本來以為據六月還有一段時間,在一條鞭法以前,六月是收夏稅,在閩地過去是折以絲絹抵稅的,而眼下改繳白銀。至于十月的秋糧,那更遠著。故而想過去百姓用銅錢換銀的時候還沒到。



    但意外是,生意仍是不錯,原來除了夏稅秋糧之外,老百姓還要不定時交納丁稅(大明朝還沒實行攤丁入畝),雜役(即親自出力的力差,給錢替差的銀差),里甲三辦(包括朝廷向地方征收部分土貢),一條鞭法實行后,力差也可用銀來抵,不用再身體力行地服役了。



    傾銀鋪上門的百姓都是交納以上各稅的,此外就是去年夏稅秋糧欠稅的,官府上門催科了,老百姓趕緊來用銅錢換銀子的。



    白銀兌錢比例一兩對九百錢,童叟無欺,若是遇到洪塘鄉的自家親戚,三叔還會再偷偷給個人情價,按照林高著老爺子的話,這是照顧鄉親,人不可忘本。



    另外傾銀鋪還提供大錠銀換小錠銀。小錠銀換大錠銀的業務,所以即便不是在六月,十月的繳稅旺季,生意也是不錯。



    開店這幾日。三叔和三嬸都在鋪子張羅著,偶爾才回家一趟,上一次林延潮正巧見到三叔時,但見他頭戴瓜皮帽,身上也插起了煙袋。一身錦衣,好一番富貴氣派樣子。



    看來三叔錢還沒賺到多少,但經營這么一個大行當,世面卻見得廣了,整個人氣質也是不一樣了,把在衙門里身為經承的大伯,都給比了下去。



    看得大娘是一個勁的發酸,也是,原本大伯大娘在家里是長房的,地位最顯赫的。但混了幾年,林延潮一飛沖天成了解元,也就算了,連一貫看不起的三叔居然也越來越混出個人樣來了。



    于是大娘將希望寄托在林延壽身上。林延壽上一次縣試落榜,家里人將他再度送入了書院寄學,讀得如何就不知了。



    但在大伯大娘的口中,每一句話還是夸著并信任著自己的兒子的。



    林家氣象日新,林高著也是高興,他也已是調任倉大使,在周知縣離職下。總算是將差事辦下來。



    倉大使沒有大事,倉里平日有斗級,副使,攢典。修倉夫,庫子看著就好,林高著每日去一趟就可以了,他老人家就整日喝茶,看戲,抽煙就好了。



    至于林延潮中舉后。也陸陸續續有破落戶來投靠,想要寄籍于林家名下為奴,要詭寄田地的也有。



    眾所周知,窮秀才富舉人。



    秀才可以窮得一文不明,但舉人后就與苦難日子說再見了,那是因為舉人可以免稅免役。



    舉人突然中舉后,一夜之間名下土地多個上百畝都是很正常的事,這都是別人將田地寄在你的名下,以此避稅的。



    詭寄田地這對林延潮一家當然是好事,但對于整個國家和民族卻是一場災難。大明后期稅賦艱難,國家拿不出錢,去打遼東的后金,不得不三次對民間加稅,最后導致自耕農破產,李自成率領流民滅亡了大明。



    之所以如此,根源就在于很多田地,以詭寄的形勢被士大夫和皇親權貴吞沒了,導致朝廷無稅可收。



    林延潮與家人商議后,告誡他們不許詭寄田地。這倒不是林延潮高風亮節,也不是要與潛規則開戰,原因是眼下正值嚴打,風聲太緊。



    張居正上臺后,一直在積極進行在全國清丈土地,嚴查這等官紳詭寄的行徑。



    故而無論后世對張居正改革如何詬病,但僅這一項無人可以指責,在歷史上,張居正執政期間,全國共丈出歷年詭寄、隱漏及開墾未報的土地達一百四十七萬余頃。



    一百四十七萬余頃是什么概念,洪武二十六年,天下土田不過八百五十萬。以后歷次丈量,只有少,沒有多!



    這等雷厲風行的手段,既空前也是絕后,大明除張居正外再無第二位首輔,敢如此向既得利益者開戰。因為這是要被全天下士大夫,戳脊梁骨罵的。



    作增量容易,作存量難。說句通俗的做蛋糕容易,分蛋糕難。除了改朝換代,膽敢在體制內改變分蛋糕規則者,絕難有好下場,前有商鞅,后有張居正。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十個字,張居正可稱得上踐行者。



    所以林延潮中舉后,告誡家人不可答允別人詭寄土地,至少在幾年內不可,被查出來雖是沒事,但卻影響自己經營的聲譽,若是萬一會試前被查出,甚至影響自己的功名。



    故而小不忍則亂大謀,林延潮眼下小有身家,也不是缺這點錢的人,于是再三告誡家里不可答允別人詭寄田地。



    但是寄籍為奴的,林延潮倒是不反對。



    家里也需人手,林淺淺身為解元夫人,林延潮也不能讓她整日忙于灶臺上了。



    何況大伯早有這個心思,買了一戶人家,女的平日粗使婆子,煮茶燒飯,打掃屋子。



    男丁則是牽車喂馬,開門迎客,他們家的男童,則給了給林延潮,林延壽使喚作書童。



    這一家三口人就住下前院南間的廂房,展明屋子的對面。家里人口一多,林高著正與鄰居商議一個好價錢,將隔壁的宅子買下來。



    在寫著解元第的小巷子里,林府的人口漸漸也是多了起來,愈發有了大家族的氣象。(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大庆冠通棋牌手机版下载 正规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3 开心棋牌正版下载 数值分布图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 贵州十一选五推荐 非洲贸易什么最赚钱 pk10每天赢一点就收 彩票大赢家走势图 广西11选5现在走势图 怎么看大乐透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