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兩百六十一章 故人重逢
    在圓滑世故為成功學的今日,林延潮深感那個時代道之不行。



    穿越到這個時代后,他中了舉人,在這紫醉金迷之世里,沉迷久了,愈發熱衷于權力錢財,愈加沉淪下去。



    而今林延潮從這些孩童的求知認真的臉上,仿佛看到自己讀書時的初衷。



    窗外的雨漸漸已是停了,天空放晴。



    朗朗讀書聲回蕩在社學,令路過的村民們不由駐足旁聽。



    一篇千字文講完。



    林延潮忽問道:“你們來社學讀書是為了什么?”



    下面儒童嘻嘻哈哈的,一人搶先道:“我說,我說!”



    林延潮點點頭道:“你先來!”



    對方站起身來嘻嘻笑了一陣道:“我又忘了。”



    眾儒童哈哈一陣大笑,林延潮溫言道:“你先坐下,想好了再說。”



    這時另一名儒童道:“我讀書是為了識字,將來好如我爹一樣,替人家算賬!”



    林延潮點點頭指著另一人問道:“你呢?”



    這儒童猶豫了下道:“我不知干嘛要讀書?但爹娘叫我來讀書,我就來了。”



    眾儒童又是一陣嘻笑。



    一人大聲道:“我努力讀書,是為了將來娶我們家隔壁的阿花!”



    眾儒童們頓時一并刮臉嘲笑道:“羞,羞!”



    那說要娶阿花的儒童,頓時紅著臉低下頭。



    林延潮也是莞爾一笑。



    “那大哥哥,你讀書是為何啊?”



    林延潮忽然想起這個問題,自己剛入書院時林垠問過自己,自己用孟子的話,答說窮則獨善其身,達者兼濟天下。



    而今林延潮看著儒童們,笑了笑道:“大概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吧!”



    儒童不解問道:“這句話出自哪里?”



    林延潮道:“出自大學章句。以后你們會讀到的。”



    “大哥哥,你能再給我們讀一遍千字文嗎?你聲音很好聽啊!”



    林延潮點點頭,于是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念!‘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



    念至一半,林延潮卻見門外人影一閃。



    林延潮當下大步走出門外道:“歸賀兄!”



    對方被叫住回頭,勉強拱了拱手道:“原來是你來了!”



    林延潮道:“先生不在,我在教他們千字文。你也是來替先生來的嗎?”



    張歸賀點點頭道:“先生近來時常病,下不了床,卻惦記著學生。我雖連童生不是,且在家讀書準備明年縣試,但偶然來代一代課還行的,不過既是你來了,就用不著我了。”



    林延潮道:“那倒是我越俎代庖了,不過在下好歹也是這社學弟子,先生有病,弟子服其勞也是應當的。對了先生,病得如何?”



    張歸賀道:“都是老病了,先生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張總甲想要換一名先生,但社學里的學生們卻舍不得他走,他也不愿意走。”



    林延潮聽了詫異,沒料到說話尖酸的老夫子,竟然這么受學生愛戴,這畫風不對啊。林延潮道:“既是如此,我就放心了。”



    林延潮與張歸賀一并望向明倫堂里。那些儒童們,然后聊起來來。談及過去事,張歸賀忽道:“五年前,我們二人就在堂上同窗共學。我覺得院里龍眼樹是那么高那么大,待后來雖不覺得了,卻現在念起以前來。”



    林延潮聽了這話不由感觸甚深。



    “先生?你怎么來了?”



    張歸賀站起身來,林延潮亦是見老夫子走進社學大門。



    明倫堂里的儒童們,一見老夫子都是涌了出來,一并擁在他的身邊道:“先生。你來了!”



    “先生,你病好了嗎?”



    老夫子比數年前所見更蒼老了幾分,但見他對儒童們倒是十分和藹地道:“還好,在家不放心,看看你們,我不在時候,你們有沒有用功?”



    儒童們一并道:“我們有用功!這位大哥哥還教我們千字文呢?”



    但見儒童們一并指向了自己,林延潮雙手環起捧前,走進三步,向老夫子行了弟子禮:“弟子林延潮,拜見先生!”



    老夫子面上錯愕一抹而過道:“你今時今日的地位,還朝我一個童生行弟子禮做什么?當不起,當不起。”



    沒錯啊,還是這么酸!林延潮卻正色道:“先生,一日為師,終身為師。”



    老夫子搖了搖頭道:“我哪里算你什么老師了,以后休要提起,我不會認的!”



    林延潮恍然不覺地道:“聽聞先生病了,弟子甚為擔心。”



    老夫子聽了咳了兩聲道:“老毛病了,沒什么大事,我在家數日,本擔心這些弟子拉下功課,聽聞你來教他們千字文,也算是有心了吧。”



    林延潮道:“本來是歸賀兄教的,弟子不過早來一步。”



    一旁儒童拉住老夫子問道:“先生,這位大哥哥是誰啊?”



    老夫子看了林延潮一眼,很不情愿地解釋道:“他今科的解元郎,當初也是這社學的弟子。”



    眾儒童們聽了都驚呆了:“原來是舉人老爺!還是解元郎。”



    林延潮道:“還是繼續叫大哥哥好了,舉人也沒什么了不起的。”



    雖林延潮這么說,不過眾儒童們還是投來一片崇拜的眼光。



    “大哥哥,你當初真的也是我們一般,在這社學求學,然后考中的解元的嗎?”



    林延潮點點頭道:“嗯,是啊,我也是你們先生的弟子呢,算得上你們前輩。”



    眾儒童都是雀躍。



    “別人都說我們社學又舊又破,能出一個秀才已經是頂天了,沒想到出了一位舉人。”



    “哪里,還是先生厲害,先生教出了舉人,自己不是更厲害嗎?”



    老夫子臉紅了起來,又咳了幾聲。



    林延潮笑著道:“是啊,所以你們要好好讀書。”



    “沒錯,好好讀書,將來中舉人,當解元!”



    林延潮笑著溫言道:“能當解元固然是好,但讀書不是讓人和別人成為一樣。你們要記得當初為何去讀書,在我看來,想算賬識字就去算賬識字,想娶阿花就娶阿花,就算為了爹娘讀書也沒什么,將來不要忘了孝敬爹娘就好了。”



    說到這里林延潮頓了頓道:“如你們的先生,雖沒有中舉人,他讀書為了教授弟子,將來必有桃李滿天下一日,在我看來,這比讀書做官更值得敬重啊!”(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眼镜片厂赚钱吗 怎么利用聊天室赚钱 企鹅fm做电台赚钱吗 看新闻赚钱的app一元提现 东亚云商品怎么赚钱 赚钱宝亮红灯 武侠小说多少赚钱 相框装饰画赚钱吗 KTV女人赚钱 跑长途黑车的赚钱技巧 阿里巴靠什么赚钱 手机就能赚钱的兼职招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