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日講官(第一更)
    面對孫繼皋的質疑,蕭良有笑著道:“孫修撰,在下書香門第出身,遍閱經史子集,其他不敢夸口,但對于稽古之事,本朝典章制度略有所長,孫修撰若是不信,可以試問在下。”



    孫繼皋作禮道:“非吾不信,只是大明會典乃一代之典,我等心血所在,吾需確信所托得人,方可交給蕭編修,請蕭編修不要見怪。”



    蕭良有道:“孫修撰一片為公,在下佩服來不及,哪敢見怪。”



    孫繼皋點點頭,當下問了蕭良有幾個典章制度的問題,但見堂上蕭良有侃侃而談,不僅對答如流,還知一答十。



    聽得眾翰林紛紛點頭,孫繼皋問完也是露出無比佩服的神色,當下認輸道:“孫某服了,實不敢相信以蕭兄之才,僅屈居榜眼。”



    聽孫繼皋這么說,幾位翰林也是看了一眼狀元林延潮。



    林延潮卻笑了笑,面上當然沒有將孫繼皋這番話放在心上,只是心底奇怪,孫繼皋問的問題,并不難嘛,這種程度蕭良有不可能答不出來的。



    陳思育見孫繼皋對蕭良有佩服,十分欣然當下對二人道:“兩位就事論事,此風可嘉,需知君子當和而不同,故而本學士在院內還是提倡君子之爭的。”



    孫繼皋道:“學士真慧眼識人,提拔了蕭編修這樣大才才是。”



    孫繼皋的馬屁,令陳思育很滿意當下道:“既是如此,我就讓蕭編修為總修撰,總司重修大明會典之事,史館之內,凡手中無事都需協助蕭編修一二。”



    眾翰林一并稱是。



    陳思育興致很高又道:“會典之事乃總裁親視,諸位不可怠慢,書成之日,凡參與修纂之人,不等考滿,也可升遷一級。”



    對于眾翰林而言。還是升遷一級來得關鍵。



    眾人也是向蕭良有道:“以后都要仰仗蕭編修了。”



    蕭良有謙虛地道:“蕭某,要多向幾位前輩請教才是。”



    接著陳思育又點了幾名檢討,以及林延潮和張懋修,對他們道:“你們眼下手中無事。當全力修會典才是,每人每日進度,我會親自督之,爾等若是有怠慢之處,休怪本學士翻臉。”



    聽著陳思育這等惡劣的口氣。眾人心底都是有些不舒坦。



    而眼下蕭良有接過了總司重修大明會典之事,可謂是躊躇滿志。重修大明會典一旦修成可連升兩級。



    他頓時感到窗外的陽光也是一下子就明媚起來,大好的前程在前面等著他,在同僚的祝賀中,他看了林延潮和張懋修一眼心道,這一番入翰林院,我可是贏你們了。



    陳思育走后,眾人都是是一并來黃鳳翔桌前恭賀。



    黃鳳翔笑著道:“我等都是為天子辦差,又不是加官進爵何喜之有啊!”



    眾翰林笑著道:“黃修撰充為日講官,入直御前。比加官進爵還要高興十倍。”



    “黃修撰口風真是好嚴啊,竟是一點風聲也是不露。”



    “天子近側,得圣眷在身,平步青云指日可待,我等可是羨慕不已。”



    眾人走后,林延潮也是來找黃鳳翔笑著道:“恭喜鳳鳴兄了。”



    黃鳳翔臉上也是有喜色道:“若非元忠兄乞恩歸省,愚兄也不知多久,才能侍直。”



    林延潮知黃鳳翔口中元忠兄,乃是陳于陛,因與張居正不和故請辭日講官。事實上別人為何羨慕翰林。就是因為翰林能近天顏,而充日講官,實際上就是帝王師啊!



    而最后入閣的大佬,首輔們。差不多都有日講官的經歷。



    林延潮不免對黃鳳翔有幾分羨慕,對方身為隆慶二年的榜眼,進翰林院授編修之職,熬了十二年終于成為日講官了。



    林延潮道:“鳳鳴兄此去青云直上,恐怕以后與小弟很難相見了。”



    黃鳳翔連忙道:“宗海,三元及第。已是簡在帝心,殿上對答,更是四海揚名,充日講官之事,對你而言指日可待,無需著急。只是天子年少,難免會有一時興起之慮,但宗海放心,愚兄入直大內,若有機會必會向天子提及你。”



    林延潮聽了有些哭笑不得,咱這角色,怎么這么像甄嬛傳里的后宮嬪妃吶。



    “多謝鳳鳴兄了。”



    黃鳳翔話鋒一轉:“不過宗海,眼下你方才任,切不可好高騖遠,重修大明會典,才是你當務之急,需知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一步一個臺階,方才是老成持重之法。”



    林延潮點了點頭,翰林院體系就是這樣見習(庶吉士)-史官(檢討編修修撰)-講官(侍讀侍講)-學士(侍讀學士,侍講學士,掌院學士)。



    身為修撰林延潮是有成為日講官資格,但畢竟是初來乍到,短期不會讓人提為日講官的。所以林延潮要想跨出從史官至講官一步,需先做好眼下手邊之事(重修大明會典)才行。



    這時但見孫繼皋就拿著文冊給蕭良有交接道:“這是朝廷頒降之書,歷朝實錄,各衙門的行事見例,造表文冊和檔案資料。”



    蕭良有交接過來道:“以后還請孫修撰多指點啊!”



    孫繼皋笑著道:“蕭編修年輕有為,學貫經史,我自愧不如,指點二字千萬不敢當啊!”



    蕭良有道:“孫修撰哪里話,切莫吝嗇賜教才是!”



    孫繼皋笑了笑不置可否。



    林延潮看著蕭良有,總覺這一刻有些怪怪的,卻聽黃鳳翔對自己低聲道:“這蕭榜眼確實才華出眾,且勇于任事,但初入衙門就如此高調,非是上策啊!”



    午后林延潮三人在衙門穿堂上設宴,邀請同僚們聯席。



    林延潮經這半日,對翰林院風氣都有所了解,翰林們都中了進士,就入翰林院做官,從沒有到州部外任過,沾染上官場風氣,故而官衙風氣尚好。里面文人間的勾心斗角不知有沒有,但表面上十分和睦。



    宴席上,劉虞夔是蕭良有會試時的房師,而編修黃洪憲,在會試前,張居正有請他教過張敬修張懋修課業,也算得二人老師。



    張懋修,蕭良有自是在宴上答謝兩位老師,頓時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未完待續。)



    PS:    今天三更,補之前欠更,嗯,看在言而有信份上,求一下月票好嘛?xh:.218.204.13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重庆时时彩组六走势图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塞车pk10计划软件 金7乐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 全民彩票官网 时时彩规律口诀 竹子哪方面可以赚钱吗 江西多乐彩预测 腾讯时时彩官方网站 湖南麻将将怎么打胡 熊猫tv签约主播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