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天下熙熙(第二更)
    官員的權力從何而來?



    乃是天子所授,替天子牧萬民。



    那官員的權力大小呢?



    幾品幾品官都只是明的規則,如何新入官場,按照這路數來,會跌大跟頭的。真正規矩是,你與天子有幾步近,就有多大的權力。近一步就有多一分權力。



    換到現代官場來說,內閣大學士說白了不過天子文秘而已,但能臨駕百官之上。至于太監只是天子身旁管家,仆人,司機,生活秘書,但勢大時連內閣都看其臉色。



    故而官場上外官不如京官,京官不如翰林官。翰林官中能面圣和不能面圣的官員,自也是不同。



    黃鳳翔一升日講官,翰林院內都是來道賀,京官里的同年,同鄉也是活動起來,爭著約見黃鳳翔,連掌院陳思育也是賣黃鳳翔三分面子,因為陳思育不是日講官。



    經筵講官,日講官都只是職位,翰林院里侍讀,侍講學士,侍讀,侍講,甚至修撰,編修擔當都可以,可見官員級別高低,不是最重要的條件。



    最重要的條件是,要充任經筵講官,日講官,必須要經內閣題請。所以黃鳳翔任日講官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先至內閣至謝。



    黃鳳翔與林延潮同是修撰,又都是同鄉,黃鳳翔為日講官后,要進文華殿為天子講讀,除了三六九朝參日不講,其余皆講,且冬夏不綴,以后自己要看到黃鳳翔的機會就少多了,所以林延潮在檢討廳里,難免生出一種孤伶伶的感覺。



    特別是對方可以入直,成為帝師,而自己只能修史,這心里的落差不是一般大。



    下面就是林延潮正式坐衙的日子了。



    十數日后,林延潮又是第一個來到檢討廳里,檢討廳的當該吏都習以為常了,以往也有翰林開始如此勤勉。但日子過了一段,就沒有這股勁了,堅持下來的不多。所以他們都在私下打賭林延潮可以堅持多久。



    不過當該吏還是殷勤地捧上簿子和筆,林延潮熟練在上面畫卯。然后坐回公案上。



    林延潮一坐下,黃燦給他抹公案,邊擦邊討好地道:“大老爺,要喝什么茶?咱們茶房今日有燉茶,煎茶。”



    “燉茶吧。不要太濃的就好。”



    “好咧,還要什么點心?”



    “暫不用了。”



    說完黃燦就離開了。



    林延潮坐在桌案上,陽光透過窗格子,照在堂上,這初升的旭日又熱又刺眼,手撫在公案上也能察覺到一絲微燙。



    進入翰林院有一段日子,一切都在漸漸熟悉之中。新入官,就重新開始,狀元,三元及第已是過去。老是把過去提起來的人,現在一般都比較無能。



    林延潮作為官場新丁,就盡可能低調,多學多看少做,降低別人對自己的期望閥值,然后等待一個合適機會。



    為了重修大明會典了,林延潮這十幾日都把孫繼皋等修的初稿讀了一遍了,而且為了熟悉歷朝歷代典制,還讀了一大堆典籍。現在乘著無人他拿起一本洪武年著的《諸司職掌》在公案上先看了起來,不久黃燦端了茶來了。



    讀了十幾頁。孫繼皋與曾朝節方才到了。



    林延潮朝二人見禮,但見孫繼皋一副春風滿面的樣子,看來是遇到了什么好事。



    不久林延潮就聽曾朝節笑著對孫繼皋道:“以德兄,此去內書堂教習真可喜可賀啊!”



    孫繼皋笑了笑道:“有什么可高興的。終不如黃修撰,先我一步侍直御前才是。”



    “黃修撰在檢討廳熬了十二年,這才熬出頭來,你比他年輕,侍直是遲早的事。至于入內書堂教習,也未必比侍直御前差多少。”



    孫繼皋暢快地笑著。點了點頭道:“但如所愿吧。”



    林延潮心想經筵講官,日講官,要從史官中選拔不容易,但教習內書堂就不一樣,都是從史館里選拔四名翰林入內書堂教書。這是文臣與宦官結好的路線,對于翰林們而言,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原來這孫繼皋巴不得從重修大明會典的事中抽身,就是為了教習內書堂。



    原來如此,林延潮有點明白,陳思育為何會將重修大明會典這么重要的事,交給身為新人的蕭良有來辦了。



    下面眾翰林陸陸續續都來了,但不是要去內書堂教習,就是要準備充經筵展書官,都是去當該吏那畫個卯就匆匆離了,真正在史館里不過十人。



    至于蕭良有一到衙門后,就茶也顧不得喝,一坐下查閱史冊,這個樣子如同打了雞血般。事實上這幾日檢討廳最勤奮就是蕭良有,看來修成大明會典連升兩級之事,一直激勵著他。



    不過林延潮卻是也承認,蕭良有能力是放在那邊,能在殿試會試都考取第二名的榜眼豈是了得,無論總理編撰什么資料,他都是摸出個道道來,蕭良有甚至在查閱會典初稿時,還被他找一出錯漏來。



    陳思育對蕭良有是夸獎不已。



    過了片刻內堂的當該吏來了,一入門就道:“今日值東房管誥赦的劉編修突是病了,誰能替輪值劉編修?”



    話音一落,在場五六名翰林一并起身齊道:“吾愿往!”



    史官中唯獨林延潮,蕭良有,張懋修三人不動。蕭良有是看了一眼就繼續埋頭寫稿,顯然不感興趣,林延潮則是放下書看著,張懋修卻是微微一笑。



    內閣下屬兩房,分別是制敕、誥敕兩房,房內官吏都稱得上內閣屬僚。誥赦房用講讀以下五名翰林,每日輪值,寫完誥赦后,要交內閣閱讀。



    入誥赦房輪值,就能進文淵閣,與閣臣打交道,難怪這些史官都放下頭上的事,爭著要去。最后當該吏點了一人,其余沒去都露出郁悶之色,私下埋怨道:“怎么又是他。”



    “每回都與我們搶。”



    稍后當該吏又內入問,誰愿往冊封王府,應者寥寥。



    林延潮恍然明白,為何翰林爭去充日講官,教習內書堂,輪值誥敕房。充日講官可以近顏天子,教習內書堂可與宦官結為師生,輪值誥敕房,有機會獲得內閣青睞。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天子高高在上,宦官,內閣在次,距離權力越近,權勢也就越大啊。翰林們整日想著就是如何在皇帝,內閣,宦官那建立交情,就算沒有交情,也是力度混個臉熟,因為這都是翰林們將來入閣的進身之階。(未完待續。)



    PS:    晚上還有一更,求一下月票,今天雙倍月票啊。xh:.218.204.13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刺激现场靠什么赚钱 星球部落赚钱是真的 媒介盒子代理赚钱吗 广州包出租车出来怎么赚钱 网上买私彩能赚钱吗 曲靖的赚钱政策 梦幻西游杀天罡地煞赚钱吗 零投资推广什么最赚钱 梦幻西游赚钱之吸附石 目前苏州做网招赚钱吗 买卖房子不赚钱 众发娱乐镇得螚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