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七十章 申時行的第六感(第二更)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申時行二十八歲登科,狀元及第,授予翰林修撰,后升左春坊左中允編修,當今天子登基后入直升翰林院侍講,遷左春坊左諭德,再升為詹事府少詹事,翰林院侍讀學士掌院事。



    之后以翰林院侍讀學士,掌院事,再遷禮部右侍郎,又遷吏部左侍郎,最后四十四歲時以吏部左侍郎入閣。申時行的履歷表可謂相當漂亮,遠遠超過普通翰林九年考滿一升遷的龜速。



    而眼下申時行與林延潮說,他進翰林院的體會與自己差不多,林延潮是有些搞不懂了。



    申時行緬懷著道:“狀元及第入翰林院時,老夫是有一番抱負的,但過了幾個月后,心底卻苦得要命啊,那等失落的感覺,整日為人驅役使喚,寫一些應酬文章或者替作青詞,老夫就想幾十年寒窗所學就為了作這些,抱負和壯志都被人踩到腳下去了。”



    最后申時行感慨萬千地為這一段經歷畫了個結尾:“至今想來仍是不堪回首呢。”



    林延潮恍然,申時行是用他當年的事來提醒和激勵自己。他當初也與自己一般,一下從高高在上的地方,落到地處,正如剛開始工作的名牌大學士,雄心萬丈,躊躇滿志,但到單位后發覺你的任務只是給領導端茶送水,這等打雜之事。



    這等落差,是不容易承受的。



    申時行當初的環境比林延潮現在還惡劣呢,但他是熬過來了。



    林延潮也不是第一次踏入仕途,雖上一世混得不得意,但這些職場心態都是經歷過了。



    林延潮心底雖有吐槽的念頭,但是也只是吐槽,同時他也不想表述自己很豁達,以示你比當初的申時行還高明?



    林延潮只是道:“翰林院里的同僚。也說修史亦是無益,此不過一抄書匠罷了。那恩師當年是如何熬過來呢?”



    申時行捏須道:“也沒什么,該發牢騷還是要發牢騷,只是發完牢騷。還是要寫啊,不寫關在屋里不給飯啊!”



    林延潮和布菜的丫鬟都是不由莞爾。



    申時行也是笑了笑,語重心長地道:“好好做事,切莫眼高手底,年少學經。翰苑學史,二者兼長,可謂經史貫通了,然后再研磨文章之道,經史文章,有了這三樣,你在翰林院就有立足之地。不是有句話講,翰林院文章,太醫院藥方,光祿寺荼湯。鑾儀衛轎扛,這可都是貨真價實的。”



    聽了申時行這么風趣的話,林延潮和丫鬟都不由笑起。



    林延潮也必須承認,申時行熬得一手好雞湯啊!



    然后說起文章,林延潮想起陳思育說讓自己學《賀雨表》,《代柳公綽謝表》的事。



    于是林延潮問道:“光學士讓弟子學韓公的《賀雨表》與柳公的《代柳公綽謝表》,其中不知有什么用意?”



    申時行點了點頭,露出有些意外的神情,捏須看著林延潮道:“看來陳內制對你頗為賞識。”



    林延潮聽了道:“光學士對弟子一貫要求甚嚴。”



    申時行道:“陳內制雖乍看難以親近,但卻是一個最愛才惜才的人。百官有所耳聞的。”



    陳思育是愛才惜才的人?林延潮聽了更是好奇,問道:“那光學士叫我學文章的用意何在呢?”



    申時行微微笑著道:“這是有典故的,當年太祖出身草莽,登基伊始。最恨在賣弄詞藻文采的大臣,故而不許大臣們用四六駢文行文。后太祖又命翰林學士尋天下名儒文章可為法者。于是詞臣們進《賀雨表》,《代柳公綽謝表》,太祖大悅,令翰林院,以及天下大臣以《賀雨表》。《代柳公綽謝表》為典范,后館閣為天子內制詔令,也多以《賀雨表》,《代柳公綽謝表》為范。”



    聽申時行這么說,林延潮一下子明白原來,陳思育是要自己學如何為天子草擬詔令啊。



    林延潮從中一下想出許多。



    以林延潮現在的翰林史官而論,除了修史,能入宮的機會,一個就是去內書堂教書,另一個就是去誥敕房,而一步跳為日講官是不可能的。



    內書堂教書的路線比較迂回。



    最好的,還是在誥敕房得到內閣大學士賞識。



    在明朝,替天子起草除了重要的文章,基本都是由內閣的誥敕房發出。誥敕房里有數名翰林輪制,專門為朝廷起草誥敕的。誥敕房是在內閣下設,所以可以經常出入文淵閣。



    隆萬之交,正是閣臣權勢如日中天之時,連天子也要退避一旁。



    文淵閣,文臣的巔峰,這里是天下權力的中心,是商輅,李東陽,徐階,高拱,張居正等名臣戰斗的地方。



    三位大學士張居正,張四維,申時行,自己已經有一票了,若是再有一人支持,進為日講官就板上釘釘了。要知道成為日講官,除了皇帝要點頭外,也要經內閣的題請。如果沒有內閣題請,就算小皇帝下旨讓自己入直為日講官,朝廷上下也是不認的。



    重修大明會典,輪值誥敕房,進日講官,這就是自己的奮斗目標所在。



    想到這里,林延潮頓時全身斗志滿滿啊!



    在申時行那用過飯后,林延潮當下告辭,滿心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回家。



    而申九將林延潮送出大門,然后回屋內向申時行復命。



    申時行邊改奏折,邊問申九道:“送狀元郎出門了嗎?”



    “回老爺,狀元郎已上了馬車。”



    “你今日與狀元郎聊了什么啊?”



    “聊了許多,都是閑聊,狀元郎說了很多,不過提及一些事的看法,總是含而不露,不著痕跡。相處起來,覺得他沒有什么的架子,談話也是令人如沐春風。”



    申時行聞言笑了笑道:“這樣啊!老夫明白了,你下去歇息吧!”



    “慢著!”



    申九走了幾步停下來問:“老爺還有什么事?”



    “這一次張相歸政之事,老夫想讓狀元郎出一出力,你覺得如何?”



    “老爺為何會有此意呢?”



    申時行停下筆來笑著道:“我總覺的他有些似年輕時的張相。”



    “老爺,你入仕時,張相已為官十幾年了!”



    申時行笑著道:“雖未見過,但也聽過,算了,此事老夫再想一想吧。”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



    PS:    寫晚了,抱歉,明天繼續兩更,真誠求月票
3分赛车计划精准 69游戏下载 博远棋牌唯一官方网站 湖南幸运赛车投注网站 002349股票分析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中信证券股票分析论文 快乐飞艇是正规官方开的 公司户头能不能给私人账户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绝招 丝芙兰是怎么赚钱的 北京赛车pk10下截 核电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