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三百七十一章 有小人啊(第一更)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月票。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月票,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休假了一日,林延潮就又返回翰林院上班。



    天還未怎么亮,林延潮就早早從國子監的家里出門。



    天邊繁星微明,夜間下了一場不小的雨,馬車碾過路邊不時激起一湯積水。



    街道上無人,京師此刻還是一片寧靜,因為今天不是朝參日,大臣們難得可以睡個好覺。不過林延潮已是早早上衙,用白居易的話說,就是‘退衙歸逼夜,拜表出侵晨’。



    到了衙門后,黃燦迎了上來道:“大老爺,工部,戶部送來的行事參例已是送來,今日的邸報已從通政司抄錄,也并是一并放在案頭,請大老爺過目。”



    林延潮點點頭道:“好的,黃燦你去把翰院里所藏的歷朝誥敕詔令都拿來。”



    黃燦稱是一聲,于是下去了。



    林延潮先在公案上將邸報看了一遍。



    邸報相當于今日的人民日報,帝國的政壇大事,如地方政情,官員升遷辭恩,中樞大事,比如江北饑荒,朝廷用營田銀賑災。



    四川道試御史趙卿調為湖廣道試御史。



    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讀學士姚弘謨再引疾乞休,上許之。



    還有一條授林延潮為翰林院修撰,蕭良有張懋修為編修。



    這不同于以往林延潮在家鄉讀到的邸報抄錄,都是一年半年前的。要了解的渠道也只能從民間書商那,因為州府的塘馬不會將邸報送給自己這等小民。



    當然朝野上最關心的還是張居正的連續上的幾封歸政乞休疏,天子再三挽留,也不濟事,現在朝堂上亂作一團。



    林延潮心想,現在是萬歷八年,按照歷史上張居正還會干兩年?還是三年首輔,總之他是不記得了。所以這乞休是必定要石沉大海的。故而林延潮也不在意,這就是穿越者的自信。



    看完邸報,林延潮開始辦事,前日寫的五條條例。還沒有寫完,今日必須在堂上補完。



    不久眾翰林陸續到了,林延潮正寫之間,看到蕭良有來到自己案前。蕭良有道:“宗海,聽聞你前日五條條例。沒有寫完,可有什么難處嗎?”



    林延潮道:“以占兄,在下對典章功夫下得不夠,難免遲了些,今日就會趕完。”



    蕭良有笑著道:“宗海能寫出尚書古文注疏這等大作,看來專研經學一道,難怪典章生疏。不過也無需在意,若有不明之處,盡可來問我。”



    “那多謝以占兄了。”林延潮抱拳道。



    說完林延潮繼續埋頭讀書,不久黃燦捧了一堆小山般的卷宗來與林延潮案前道:“大老爺。暫只有找到武宗,穆宗兩朝的誥敕詔令。”



    林延潮擱卷一旁道:“暫時也可以了,先放在一邊吧,待我先忙完這里。”



    黃燦剛走,林延潮就看到來了一熟人,檢討何洛書。



    這半個月來,何洛書日子可不好過。他遭御史彈劾,朝廷給出處置意見乃是‘下部院議處’。林延潮入翰林院后,何洛書就一直在家停職待劾。



    最后何洛書處置意見已是出來了。奪俸一年,十年內在翰林院不得升遷。這個結果對何洛書而言。是相當的慘,沒有意外,何洛書這輩子在翰林院的仕途就算玩完了。



    何洛書進來后始終不看林延潮一眼。



    今日檢討廳里人比較齊,天子去謁陵。故而停了經筵,日講。



    檢討廳里二十余名翰林都在,如修撰有林延潮,黃鳳翔,孫繼皋等;編修有張懋修,徐顯卿。劉虞夔,蕭良有,劉元震,黃洪憲,曾朝節等;檢討有劉楚先,張應元,陸可教,楊起元,楊德政,馮琦,余繼登等。



    檢討廳里本不止二十余人的,還有幾人沒來,如修撰于慎行,已是辭官回家養病了。



    檢討莊履豐,因兄喪回家去了,他與林延潮,黃鳳翔都是閩籍官員,按照不成例的規矩,翰林院最多只能有四名同籍官員。所以莊履豐走后,林延潮的同鄉只有黃鳳翔一人。



    至于隆慶五年入翰林院的吳中行,趙用賢,在萬歷五年時上表彈劾座師張居正,結果被奪官歸里。



    眼下重修大明會典正人手不足時,但也不是人人都盡力。每個衙門都會有閑人,翰林院檢討廳也是如此。



    有幾名修撰,編修,既非經筵講官,日講官,也沒有教習內書堂,輪值內閣誥敕房,在那看得別人再忙,就是不做事。



    翰林院里,竟也有這等一張報紙,一壺茶的官員,也是令林延潮大開眼界了,如此就是苦了這幫新翰林。



    蕭良有身為大明會典的總纂官,自是忙不過來,前日眾翰林寫的條例,上呈給陳思育看過了,結果三分之二的條例,寫得不符合重修凡例,都被打回,責令重修。所以檢討廳里,眾修纂官們都是忙得額頭冒汗。寫文章的人都知道,撰搞并不難,修搞才是難的,特別是要修到上面的人滿意。



    這時候吏部衙門來人,送的是吏部衙門的行事凡例。



    林延潮出門交接簽署,再放入典籍房備案。之后林延潮肚子有些餓,衙署里的公廚已是吃得膩味了,于是他索性就出門到附近館子吃頓飯,犒勞一下自己的五臟廟。



    吃完飯后,林延潮回到檢討廳,就聽得廳里幾個人在那說話。



    “徐編修,劉編修是隆慶二年的進士,入翰苑有十幾年了,他們怎么可以仗著資歷老,把什么事都推給我們的?”



    林延潮不愿聽人背后私事,待要咳嗽一聲進門后,就聽何洛書熟悉的聲音傳來。



    “徐編修,劉編修也就罷了,但林修撰這才剛進翰林院幾天?你看大家都修了七八條條例交給光學士,但這林修撰,修了兩日也沒有將五條條例修完,如此也罷了,這不思彌補,昨日還向光學士因私事告假一日,這也就罷了。你們看看今日坐衙,還借故出去到現在也沒回來,此乃怠慢公事!”



    說到這里何洛書還不停下對一旁蕭良有道:“蕭編修,這林修撰完全是看不起你這總修纂,在背后拖你后腿啊!”



    聽了何洛書在別人背后編排自己,林延潮頓時心頭怒起。



    【感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這次起-點515粉絲節的作家榮耀堂和作品總選舉,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絲節還有些紅包禮包的,領一領,把訂閱繼續下去!】(未完待續。)xh.13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她赚钱了 有没有类似叮咚的赚钱平台 1万起步资金怎么快速赚钱 商场开化妆品店赚钱嘛 是不是开一点点很赚钱 qq华夏什么职业赚钱 越狱赚钱 加盟十足赚钱吗 带女人赚钱 北京赚钱不多但轻松 超火的斗地主赚钱 狼人杀平台如何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