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四百零三章 圍門
    聽申時行這么問,林延潮心底自是也有一套方案,但再說下去就有賣弄嫌疑。

    于是林延潮道:“學生這點淺見豈敢妄言,方才的話,恩師不要見笑才是。“

    申時行笑著道:“何來見笑,你的分析鞭辟入里才是。“

    正說話之間,轎子已是抬至了長安左門。長安左門乃官員退朝后還衙走的路徑,門外就是幾大衙門的官署。

    此刻但見宮門緊閉,宮中禁軍如臨大敵地駐守在地,待見閣老轎子,當下一并跪在道旁。

    身為申時行的管家申九喝道:“沒見閣老要出城嗎?怎么還不開門?“

    禁軍將領聽了當下道:“外面傳說宮外京營作亂,為了防止亂兵進入宮門,驚擾圣駕,故而我等提前封閉宮門,還請閣老恕罪。“

    申九喝道:“混賬,閣老正要出宮去平定兵亂,速速開城門。“

    禁軍將領聽了道:“沒有御馬監太監之命或者符火牌,卑職萬死不敢開門。“

    皇宮里的禁衛,是由騰驤四衛以及四衛營,勇士營組成,一并聽由御馬監掌印太監指揮。

    申九道:“大膽,竟敢攔閣老的轎子,若是外面亂兵真是造亂,你以為一道宮門就能擋住亂兵?“

    禁軍將領道:“那此非我等之責也,若是閣老真要出門,要么馮公公,御馬監太監在此,要么見調兵的符火牌。“

    申九怒道:“你真朽木不可雕也。”

    申九肝都氣炸了,申時行是不可能自**份,親自與一名禁軍將領爭執的。

    眾人也是焦急不已,這連門都出不去,何談平亂。這時宮門外又傳來幾聲喧嘩,不知是亂兵還是驚亂的百姓,禁軍將領見此更是不敢開門。

    申九道:“好膽,你給我等著,我就讓馮公公來摘你的腦袋。”

    申九正要走,這時林延潮上前一步道:“申管家,且容我說兩句。”

    申九怒氣沖沖道:“林修撰,不要求他。”

    “無妨,我說幾句就是了。”林延潮笑了笑。

    禁軍將領看向林延潮問道:“大人是?”

    林延潮道:“翰林院修撰,直文淵閣林延潮。”

    “原來是狀元郎,不過卑職還是那句話要么馮公公,御馬監太監在此,要么見調兵的符火牌,否則不可開門。”

    林延潮笑著道:“本官不是來勸你開門的,只是為你擔憂罷了。我問你若是轎子里是首輔大人要你開宮門,你開是不開?”

    禁軍將領道:“若是首輔大人,連馮公公和掌印太監都要聽他的吩咐,卑職自是要開門。”

    林延潮道:“正是如此,眼下申翁雖是三輔,數年后總有任首輔一日,那時馮公公和御馬監太監,也需聽他吩咐,但是兄臺你就不妙了。”

    在一旁申九本是要走,但聽林延潮這三兩句話,震驚訝然的神情一抹而過,站定腳步看向林延潮,露出佩服之色。

    而禁軍將領聽了一拍腦袋,懊惱道:“非狀元公幾句話,卑職險些犯下大錯。”

    然后禁軍將領轉過身來喝道:“速速開宮門,啰嗦什么,快開,慢一步,老子踢你們屁股。”

    一旁禁軍士卒連門起開宮門。這禁軍將領跪在申時行轎前連聲道:“閣老恕罪,閣老恕罪。”

    申九正要大罵,申時行倒是道:“罷了,你也是奉命行事,何罪之有,平定兵亂事大,速速起轎吧。”

    轎夫將轎子一起,當下轎子從長安左門出了宮門,宮門外就是長安街,后左邊是宗人府,右邊是兵部。

    轎子一路向南過了吏部大門口,就是戶部了,但見戶部外人頭竄動,黑壓壓一片人圍在這里。眾人當下遠遠下轎,不敢靠近,生怕被亂兵瞧見。

    這時大明的戶部衙門前大門被擂得山響。

    穿著各色衣裳,好似街頭登徒浪子的京營官兵在那破口大罵:“戶部的貪官,敢貪墨老子的餉銀,開門,不然老子殺進去!”

    “開門,開門,不然老子給你來個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老子為朝廷立過功!老子為天子流過血!我要面圣!我要面圣!他娘的,再不出來老子殺進去了!”

    此外還有數人抱著靈牌跪在戶部衙門前嚎哭:“我爺爺,我叔公,我伯父都為國家捐軀,一門三口都沒在土木堡,我趙家一門忠烈,太祖爺,成祖爺,你睜開眼瞧瞧,你的子孫是怎么對咱們趙家的。”

    聽到這里,林延潮不由想問一句,兄臺您高壽?土木堡之變已過整整一百三十多年,就算你今年五十多,你爺爺上陣時也要八十高齡了。

    申時行掀開轎簾問道:“事態如何?”

    林延潮道:“依學生之見,京營的官兵這番圍攻戶部衙門,若是再不制止,恐怕就要沖進衙門了。”

    申時行道:“豈有此理,戶部乃朝廷府庫重地,他們難道還敢硬闖嗎?”

    話音剛落,就是聽得錘門之聲響起,外面京營的幾十名官兵,正在拆修附近民房,作成撞錘要捶門而入了。

    見了這一幕申九不由失色道:“閣老不好了,他們是要破門而入了。我們不可站得太近,免得被亂兵裹挾。”

    申時行道:“你們不必理會這里,先去看看附近還有沒有其他人,五城兵馬司,錦衣衛人馬到了沒有?”

    于是申九與幾名仆人出去尋了一陣,尋來一名五成兵馬司的副指揮,以及一名戶部的主事。

    副指揮帶著一部分五城兵馬司兵馬其實早已來到,只是看京營圍攻戶部衙門人多勢眾,又沒有主事的人,所以就與不i啊躲在一旁,蹲在街道兩旁的溝渠里觀望。

    副指揮,戶部主事一見申時行就道:“參見過閣老。”

    申時行道:“事態緊急,就不必多禮了,本閣部問你,眼下亂兵鬧事,若讓你拿住幾個帶頭鬧事敢嗎?”

    副指揮連忙跪下道:“回閣老,卑職只有百余號人,而包圍戶部衙門的京營官兵足足有上千人,實在不敢啊。”

    申時行道:“本閣部沒有問罪你的意思。若是你將京營鬧事的幾個頭目請到這來,本閣部與他們說幾句話,保證不傷他們如何?”

    這副指揮聽了面有難色,但還是道:“卑職這去一試。”

    (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加拿大快乐8开奖记录 双色球定蓝球方式 pk10牛牛公式图解 重庆百变王牌电脑走势 各省福彩中心地址 巴西对玻利维亚分析 重庆百变王牌奖金 极速十一选五推荐号 3d单双组合选号 22选5中奖规则 彩票软件2012年最新版 双色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