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四百零八章 求辦事
    此刻廣和樓里定軍山已是開場。

    戲臺左右掛著兩燈球,照著四面通亮,戲臺一側寫著‘出將’二字的門上,演員一一登臺。

    二樓三樓的達官顯貴們,居高臨下看著戲臺子上。

    三樓雅間里,林延潮與幾名同僚一邊說笑,一邊看戲也是十分有趣。

    這邊門一開,劉虞夔滿臉紅光,領著其他幾位翰林院同僚如蕭良有,張懋修一干也是到了,今日為了慶賀劉虞夔,林延潮入直內閣,翰林院檢討廳里的官員,除了實在身有要事拋不開的,來了十之七八。

    不過輪值內閣余孟麟,王應選,鄧以贊的三人沒到。

    這幾人一見林延潮就是笑著打趣道:“宗海,你今日辦得好大的事啊!”

    “是啊,戶部衙門里都傳開了,一介書生竟對著千名鬧事的武夫毫無懼色,真是佩服。”

    “天子賜你麒麟服,這可是咱們檢討廳的頭一份了,而幾位講官也是侍直多年,講書效成,天子方才賜一件麒麟服,哪里比得上你。”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對天子賜林延潮麒麟服都是羨慕不已,林延潮心底也是高興,不過卻道:“謝過幾位好意了,不過咱們若再閑聊下去,這酒席可吃不成了。”

    劉虞夔哈哈一笑道:“不錯,咱們邊吃邊聊。”

    眾翰林們轟然叫好,于是眾人列席坐下。這席位是每人一席,面戲臺而坐,如此也是為了方便看戲。

    劉虞夔當下點菜,眾人見他一口氣點了幾十道菜。

    眾人都是道:“太奢,太奢了。要讓直卿和宗海破費了。”

    劉虞夔笑著道:“咱們同僚雅聚,若是只上尋常菜色,豈合我等身份。”

    在翰林院時,林延潮就知劉虞夔此人凡事好講排場,所以也就隨著他去。劉虞夔一一吩咐,掌柜點頭哈腰應了,又問劉虞夔要什么酒。

    劉虞夔笑著道:“就要你們廣和樓自家陳釀。”

    劉虞夔笑著與諸位翰林們道:“諸位,這廣和樓自釀的黃米酒,比上宮里的內法酒,今日大家要不醉不歸啊!”

    林延潮知道明朝官面上賣的酒很差,所以民間的商家,官員士大夫經常自家釀酒。

    掌柜走后,豐盛的菜肴由侍女一盤盤端上,桌上盛陳海陸,都是珍世佳肴。

    眾人見了不由道:“直卿,今日這酒席最少值三十兩吧!”

    劉虞夔笑著道:“三十兩哪里夠,不過諸位莫為我與宗海的錢財心疼,知我今日為何選在廣和樓雅聚嗎?”

    眾人都是搖頭道:“這倒是不知。”

    劉虞夔笑著道:“這廣和樓的東家無為州知州陳志文,正謀求任臨清同知,眼下正往京里說得上話的衙門,滿地撒錢呢,你說今日我們來此吃飯,他會收我等的錢嗎?”

    眾人聽了恍然心道,劉虞夔是打這個主意啊,咱們今日來是宰肥羊了。

    黃鳳翔道:“原來如此,臨清同知可是肥缺,署理臨清鈔關,陳志文的心可真不小啊!”

    林延潮道:“鳴周兄所言極是,臨清鈔關乃天下八大鈔關之首,稅銀交納還多于崇文門鈔關,每年過手的銀子如江河一般。”

    劉虞夔笑道:“正是,這陳志文為官一任,就經手這么多銀子,而我等困坐衙門,無處施展,此來不替他花些錢,豈非虧待了自己嗎?”

    說著眾人都是大笑。

    這時蕭良有道:“直卿兄說笑歸說笑,只是我聽聞陳志文要臨清鈔關的署理權卻不易。”

    “凡三品以下選官,由吏部裁定,而陳志文臨清同知的行文馬上就要批下來,蕭兄這么說是否聽到什么風聲?”

    蕭良有點點頭道:“正是,戶部已看中了鈔關,有意將榷稅之權收歸中央,故而請朝廷不用地方官府沾手鈔關,準備從本衙門里差官,由一名戶部主事署理鈔關。眼下吏部和戶部為此正在打官司。”

    一名翰林笑著道:“諸位,官場升遷其中詳細說個三天三夜也是說不完,這陳志文既已來京活動,一會必來這里敬酒,諸位到時不用說話,平常待之就可。他見我們神色冷淡,稍后必會補一份厚禮。”

    這人說完,廳里眾人不由哈哈大笑,然后一并笑罵:“這豈非成了白吃白拿?”

    “這又有何不可啊!”

    有幾名為官清廉的翰林聽不過去,只是他們也知這是官場風氣。

    不久一名中年男子走了進來,此人雖貌不起眼,但走路時昂首挺胸,與一旁低頭彎腰的掌柜形成了鮮明對比。

    不用猜此人就是無為州知州陳志文了。

    陳志文一進屋子就道:“諸位大夫能來捧在下的場子,真是受寵若驚啊!”

    知州是正五品,雖是外官也抵得上京官正六品,比在場翰林的官位都高。但翰林官是何等清貴的存在,連起身都不用,坐著答禮就可以了,而且這還是看在陳志文是甲科進士出身的份上。

    陳志文說了幾句場面話,當下挨個與列席的翰林們一一敬酒。

    果真不少翰林都是神色冷淡。陳志文也是脾氣好,絲毫不動氣。

    林延潮心知這臨清鈔關署理的官司,最后還是要內閣裁定的,對于翰林而言雖說不能影響結果,但怎么說翰林院也是內閣屬衙嘛,就算不交好,那肯定也不能得罪了。

    不過對于林延潮這樣值文淵閣,能參預樞務的官員來說,這頓飯就不那么好吃的。

    林延潮以為陳志文是要奔張懋修而去的,畢竟他爹才擁有最高權力。但最后對方到了自己面前停下,一臉熱情地道:“狀元郎,陳某真是久仰大名,沒料到在此相遇,真是三生有幸。”

    這完全是下官拜見上官的說辭嘛。

    臉皮薄的完全受不了,不過戲臺下面鑼鼓聲響起,十分喧鬧,二人只能湊近說話,旁人也是聽不見。

    林延潮道:“陳州牧實在言重,小弟擔當不起啊!”

    “擔得起,狀元郎十九歲三元及第不說,甫入官場就值文淵閣,今日還得天子賜麒麟服,這等年少有為實是讓陳某望塵莫及,陳某先干為敬。”

    說完陳志文拿起酒一杯飲盡。(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梦幻5开老区怎么赚钱 驾校是怎么赚钱的 女人比男人更会赚钱 板绘和手绘哪个更赚钱 搬砖dnf哪里最赚钱20158月 迅雷赚钱宝才几kb 趣头条看咨询赚钱 qq游戏天龙八部能赚钱吗 投资赚钱术 微帮靠什么赚钱 校狐怎么赚钱 生产水果网套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