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權力所在
    張居正每日批改奏章,忙得連蹲坑的時間都沒有。所以內閣里大小事都是由張四維來管。張四維在言語中暗示林延潮知道內閣現在誰做主,也算說得在理。

    這意味著以后林延潮的直接分管領導,成了張四維。張四維此人城府很深,不茍言笑,林延潮在他手底下辦事,必須十分小心才對。

    于是張四維把林延潮叫來交代幾件特別要注意的事。

    林延潮當著張四維的面一一聽了,若是換到現在林延潮肯定是要拿著個小筆記本,將張四維交代的事大略記下來。這樣做更重要是表現對領導交代的一種恭敬。

    但到了明朝一切簡陋,肯定不能隨手拿著毛筆記在本子上了,何況誰都知林延潮既能過目不忘,定然也能過耳不忘。不過這也難不倒林延潮,他聽了張四維的吩咐后,當場將方才對方的交代大致簡短復述一遍。張四維見林延潮復述的話,每一句都說在點子上。

    張四維的目光中頓時對林延潮精干露出了一抹訝異。

    但張四維依舊沒有表示什么,淡淡說了一句:“去辦事吧。”

    然后舉起茶杯喝了口茶。

    林延潮告辭,回到自己的值房之內。

    要知道中書舍人有三類,有兩殿中書,兩房中書,中書科中書。

    兩殿中書就是侍奉文華殿,武英殿的,雖說經常能看見天子,大臣,但什么權力都沒有。

    中書科就是抄抄寫寫的,更沒權力。

    擔任這兩者官員,只能說十分清要,但與權力無緣。所以二者論及地位,完全不能與兩房中書相提并論。

    兩房中書沒有定額,但一般不超過三十人。兩房中書也是不同,一等充作內閣隨員的,這是最令人眼紅的,私下里大家就稱機要中書。

    二等就是各房掌事,分管的中書,就稱掌事中書,如之前于中書這等的。

    三等就是真正干活的,最低級的文秘,如果要隨便取個稱謂,就叫書辦中書。

    林延潮現在協理,等于分了部分東房掌事中書的權力。東房主要干什么呢?或者說他手中權力具體有什么呢?

    一是起草誥敕,實際上如平夷詔那等重要詔書,一般是由誥敕房里文章寫得好,富有文采的翰林官,中書舍人起草。

    二是勘核制敕,西房送來的制敕,敕書,也就是普通奏章,都要由東房翰林勘定。

    三是六部到閣手本審核勘定,書寫揭貼,以林延潮到閣辦事幾日的經驗,東房分到兵部,戶部的手本比較多,但也不一定,其他各部的手本,他也有處理過,只是比較少罷了。

    其余就是如替內閣代擬題本,找四夷館的人來翻譯外國文書等等。

    如果能掌管整個東房,那權力可就大了,不過協理二字,就差了一些,但也差不太多。

    林延潮坐在值房里,上衙時間一到,云板響起。

    不久張四維的機要中書來了。張四維的機要中書姓董,其性格與張四維都是不隨便與人套近乎那等,但是董中書表現更為傲慢,普通內閣屬員見面連招呼都不打那種,至于不得勢的堂部官也是隨便一揖了事。

    唯有董中書碰到三位閣老,那反應才不一樣,林延潮有次看見他在張居正面前,那臉笑得如花一樣。

    但見董中書入了林延潮值房內,拿著眼睛瞧著天花板,手中有三本手本道:“次輔讓你勘對后,擬一揭帖。”

    話才說完,就立即一扭屁股走了,仿佛一刻不愿在林延潮值房里久留才是。

    這樣的人,林延潮也是拿之當空氣,反正他對內閣里大部分人也都這個樣子。林延潮將三本手本拿過后,先看封皮。兩封是兵部到閣手書,一封是戶部到閣手書。

    林延潮想了下當下在桌上搖鈴,外周值守的內役走進值房問道:“林修撰有何吩咐?”

    林延潮拿了兩本兵部手本道:“這給劉編修,這給張修撰。”

    內役聽了當下允諾一聲,拿著手本出去。

    看官要問,為何林延潮自己不送去?按照誥敕房的規矩,兩房中書當值時是不能隨意竄門的。

    但事情久了,人也懶散了,眾人也不太遵守了。

    可于中書一出事后,張四維三令五申,大家又得重新按照規矩做了。

    而以前林延潮都是等著掌事中書,將從內閣送來的手本發給自己處理的。哪位翰林,哪位中書舍人,處理哪本手本,都是由掌事中書分配的。但眼下東房沒有掌事中書,林延潮等于得到了部分分配權。

    這權力乍看不起眼,但實際上套路很深。

    換句話說,林延潮只要愿意,可以得到經過東房,任一手本的勘對權,以及擬揭貼的權力。這與原來被動上門完全是兩等不同的待遇。

    若是林延潮有心,嗯?某位尚書,我看你不爽,好嘛,就不要怪我挑你奏章上的毛病了。

    這奏章上毛病都是在模棱兩可之間,屬于既可判,也不可判的那種。作為一名合格文職人員,都有一身雞蛋里挑骨頭的本事,若真心找你的碴,在我的地盤,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待不下去。

    如手本上哪里哪里不對,丟回衙門重寫,或者手本上寫的不對地方,一一列出,給閣老們看。有時候手本還是能正常通過,但惡心一下你總是可以的。

    所以這也就是為什么,顧憲成的老板戶部尚書張學顏一得知,林延潮協理東房,立即派顧憲成來送錢的原因。

    官場都是這么一級為難一級的。

    至于林延潮將戶部手本留下,倒不是存了惡心張學顏,顧憲成的意思,只是很‘厚道’的堅持了,拿了錢就要給人辦事的原則。

    林延潮看了戶部送來的奏章,原來是河道總督潘季馴請疏通清江浦河道撥款七萬兩,戶部尚書張學顏答曰,要錢沒有要命一條。

    于是林延潮給張學顏手本的揭帖,認認真真地寫了。寫完后林延潮到文淵閣,得知張居正不在閣內。林延潮只好拿出鑰匙,在閣吏監視下,將兵部手本放入內閣銅柜里鎖好,就算完事。(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用英语写如何赚钱 做直播游戏赚钱吗 跟规划赚钱 当今十大赚钱行业 北京目前干什么小生意赚钱 律师赚钱模式 代工什么赚钱吗 男人做什么工作赚钱最多 仅仿服装款式赚钱吗 努力赚钱保护媳妇 神回复 十金app赚钱是真的吗 卫辉出租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