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五百一十一章 鐘鳴鼎食
    “已是備好!“林延潮道。

    勞堪笑著道:“既是如此,我就在堂內宣旨,賀老弟你晉帝王師。“

    聽到帝王師三個字,林延潮心底一顫心道,果真如自己所料,自己晉日講官了。

    這張居正怎么肯?

    今年河北山西山東風調雨順,絲毫沒有旱情之兆,自己這打賭分明已是輸了,那張居正為何還肯放我一馬?

    莫非是張居正用加官晉爵來羞辱我?若真是如此,那我還真是求之不得呢。

    念頭在腦中一轉,林延潮見勞堪的殷勤也是了然了。

    對方身為封疆大吏,一省上憲,就算自己是狀元,也無需如此買自己的賬。何況自己還得罪了他的大靠山張居正。

    但身為日講官就不一樣了。

    日講官乃是天子近臣,隨時可以面圣,目睹天顏,似勞堪這樣遠在地方的封疆大吏最怕就是林延潮這等人。

    就如同三人成虎的故事,大臣遠在地方,最怕有人在天子面前給自己上眼藥。正所謂朝中無人莫做官,外官為何每年都用大把銀子,以炭敬冰敬別敬的名義巴結京官,道理也在其中。

    外官遠離中樞,最怕猜疑,如勞堪這樣的巡撫,手下肯定不干凈,林延潮若真的有意,在天子面前不經意的幾句話,就能令勞堪前途盡毀。

    這就是日講官有職無品,但卻令勞堪如此忌憚的緣故。

    想清楚了原因,林延潮想起入城時冷淡的對待,而勞堪此刻前倨后恭,林延潮給勞堪臉色都是輕的。

    不過林延潮輕描淡寫地道:“下官不過僥幸而已,哪里如制臺治理一方,德政名聞京師,我身在閣中,也多次聽相爺夸贊你呢。“

    林延潮話里的意思,勞巡撫,你放心,我回京師不說你的壞話就是了。

    勞堪當然聽得出林延潮話中的弦外之音,不由喜出望外地道:“狀元公真是謬贊了,還是里面請,宣旨后,咱們再好好親近親近。“

    林延潮點點頭。

    正要入門,當下外周遠遠聽的車馬聲。片刻后,一頂藍呢轎子到了。

    巡撫衙門的親兵稟告道:“啟稟制臺,福州知府李應蘭到了。“

    不久一名穿著緋袍官員下了轎子來至府前,向勞堪參見道:“下官見過制臺。“

    勞堪滿臉不悅地道:“何時不來,非這時而來?“

    李應蘭心底委屈心道,我還不是順著你意思的辦嗎?

    李應蘭低下頭道:“是,下官疏忽了。“

    勞堪哼了一聲,林延潮向李應蘭行禮道:“林延潮見過父母官。“

    李應蘭連忙道:“不敢當,狀元郎三元及第,揚我鄉名,興我一府文教,是本府該先向狀元公行禮才是。之前本府因公務纏身,未及迎接狀元公,還請不要見怪。“

    林延潮笑著道:“父母官親自出迎,這如何使得?知府能來敝府,已是蓬蓽生輝了。“

    李應蘭見林延潮絲毫沒有見怪之意,頓時大喜道:“狀元公,衣錦還鄉,本府這當然是要到府上叨嘮了。“

    勞堪滿臉不快地道:“好了,好了,你就不必弄這些虛禮了,本院要宣旨,你也一并進來吧。“

    李應蘭稱是一聲。

    李應蘭退至一邊,就聽的又是車馬來至坊內。

    林延潮心道,好嘛,這要不來一起不來,要來一起,咱們省城的官員可真夠一致的。

    “制臺,是福建左布政使舒大人的車馬。“

    勞堪哦地一聲,布政使畢竟是一省名義上最高長官,他不好再言語上諷刺他什么。

    但見車駕到了坊前停下。

    勞堪來得匆忙,沒有大張旗鼓,但左布政使舒應龍則不同,親兵手持棍棒開道,隨從鳴鑼,鄉坊里的百姓都是爭相出來看熱鬧。

    隨著舒應龍而來的,還有提學道督學王希元,左右參政,以及一色蕃司官吏,這排場不輸給當年林延潮三元及第時,勞堪上門宣旨時。

    舒應龍走了幾步,見勞堪與林延潮一并下臺階相迎,于是笑著道:“這不是撫臺大人嗎?今日你不是說身體不適,不能來府上見狀元公嗎?怎么突然又來了?“

    見舒應龍拆臺,勞堪始終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一個巡撫,一個布政使,權力相互肘制,很少能處得來的。

    勞堪道:“本官昨日不過偶感風寒而已,何況接了圣旨,人也是精神抖擻,什么病自也是好了。“

    舒應龍點點頭道:“原來如此。“

    林延潮上前道:“下官見過舒方伯。“

    舒應龍上前拉著林延潮手,十分親厚道:“聽聞狀元公還鄉,本司不請自來,冒昧作了惡客,還請狀元公不要見怪啊!“

    說著眾人都是笑起,林延潮心底有些感動,這舒應龍是真正來看自己的,并非如勞堪那般見了圣旨后才來的。

    這舒應龍也不是外人,他也是嘉靖四十一年的進士,平日與自己老師林烴最善。這一次他是明知可能得罪張居正,還是上門來看自己的。

    林延潮連忙道:“方伯哪里的話,你這樣的貴客,我是想請也請不到。“

    舒應龍笑了笑道:“好,若不見外,我就稱你一聲賢侄,我與你引薦,這位是本省大宗師。“

    林延潮當下向王希元行禮。

    王希元老成持重,一派博學鴻儒的樣子道:“狀元公,年紀輕輕三元及第并非僥幸,你的文作,本官都讀過了,于書經一道上狀元公可謂通經二字,本官佩服之至,他日還要向你請教才是。“

    林延潮行禮道:“大宗師言重了,請教二字不敢當之,還是相互切磋。“

    王希元捏須點點頭。

    林延潮這邊剛剛見禮完畢,這邊車馬又至。

    “是按察使,巡按御史到了。“

    “還有兵備道,屯鹽道。“

    “都轉運使徐大人也到了。“

    省城里說得上名字的衙門幾乎都是來了。

    舒應龍笑著道:“狀元公,你家的鍋夠不夠大啊?若是不夠大,怕是管不了這么多人的飯啊!“

    舒應龍說著臺階下幾十名官員都是陪著笑起。

    舒應龍這么說,顯然是要與勞堪打擂臺了。

    勞堪亦是在旁邊笑著反擊道,方伯此言差矣,狀元公乃鳴鐘鼎食之家,既是用大鼎,怎么還用鍋呢。

    說完,勞堪這一邊的官員也是附和地笑起。(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去他妈的加班开个玩笑赚钱要紧 中国足球队怎么赚钱 用力赚钱的说说 游戏网测赚钱吗 小九wifi怎么赚钱 跑腿公司能否赚钱 ico私募赚钱 迅雷赚钱宝缓存6 推广直播类软件赚钱 一点赚钱脚本 做现货黄金如果才能才赚钱 电脑小说赚钱的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