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五百一十四章 故人之事
    龔子楠原本個子不如林延潮高,但眼下已是高了林延潮半個頭,為人也成熟穩重了許多,早不是當年那少年不知愁的樣子。至于林泉負手在后,抬起頭看天,則依舊是那孤傲清高的少年郎。

    龔子楠見到林延潮,神情激動,雙臂的袖子也是微微顫抖,但仍是克制,撩起長衫向林延潮下拜道:“中允大人!”

    林延潮面露局促,將龔子楠扶起道:“使不得。”

    林延潮嘆道:“人事滄桑,我們今日只敘舊誼,還是如當年同窗是那般吧。”

    龔子楠推辭了一番,見林延潮堅決,也就是不再堅持。

    林延潮于龔子楠有救命之恩,他們又是濂江書院時的好朋友。龔子楠事林延潮以兄長之禮,二人可謂十分親厚。

    但后來林延潮與龔家因姻親之事失和。兩邊有了芥蒂,龔子楠主動少與林延潮有來往,漸漸二人也就疏遠了。

    今日重見,龔子楠又驚又喜,二人之前那些小不愉快,就早就丟到爪哇國去了。

    龔子楠感慨地道:“少年讀書時,我就知宗海兄長乃撫世之才,可是兄長今日成就,我還是遠遠料及不到。”

    林延潮笑著搖了搖頭。

    這邊林延潮與林泉見禮。

    林泉倒是不客氣,淡淡地笑著道:“既是狀元公與我等以昔日同窗身份見禮,那也請恕我孟浪了。”

    說完林泉環手行禮,完全是同窗相見的禮數。

    林延潮心道我與龔子楠可以敘舊誼,與你可沒有半點交情。所以林延潮懶得假以辭色,只是點點頭就算見過禮了。

    林泉見林延潮怠慢自己,不由臉色有幾分不愉。

    下面林延潮又與林家幾名子弟見禮。這些人林延潮是一個也不認識。但是這些子弟敬重林延潮狀元身份,一個個都是十分恭敬,一上來就行以大禮。

    林延潮因是受業于林烴,林垠二人門下,對其他林家子弟也是推恩移愛,除了林泉外,都是以同輩之禮相見。

    如此弄得林泉臉色更是難看。

    于是眾人進府,在一廳堂上入座。眾人才聊了幾句,不久有一名四十多歲的青衫男子從外走來。

    林延潮識得,此人是林世升,乃林燫之子,林世璧的堂兄弟。

    林延潮起身見禮,林世升亦是還禮。

    林世升滿臉都是笑容道:“去年捷報,說世璧與你一并及第,你還中了狀元,消息傳來,我等不知多為你高興,連家祖也是替你欣喜不已。”

    林延潮問道:“那我在此謝過了,敢問老尚書相公身子可好?可否容我拜見?”

    林世升聽了搖了搖頭,難過地道:“祖父,身子大不如前,去年家父過世后,更是悲慟過度,遂不能起床,早已是不能見客了。”

    林延潮知林庭機老年喪子,自是十分悲傷,本來還是看望的,但還是道:“當年老尚書相公于我有指點之恩,不敢有一日忘懷。”

    林延潮說完向展明點點頭,展明遞上了一包裹。

    林延潮拿在手中道:“上門拜見,本是要帶人參鹿茸給老尚書相公的,但想府上家大業大,尋常之物什么也是不缺。故而我在京師時去戒臺寺求高僧手書了一本《金剛經》,這一次特帶至府上,聊表心意。”

    林世升聽了露出驚喜交加的神色,打開林延潮遞來的包裹看了之后,含淚笑著道:“宗海,怎知家祖篤信釋佛,你真是有心了,你且稍坐,我這就拿給家祖。”

    說完林世升就急匆匆地離去了。

    林家子弟見林延潮如此有心,不由都是在心底贊林延潮仁厚。

    至于林泉則是連連冷笑心道,不就是中了狀元嗎?來我們家顯擺什么。你就算當了正二品的尚書,也不過有資格與我林家說得上話罷了。

    林延潮與龔子楠道:“子楠,你今日怎么這么巧在林府?”

    龔子楠笑道:“我馬上就要去金陵了,就到府上看看有什么可稍帶給世璧世叔的,正在內堂說話,沒料到你就來了。”

    “去金陵?”林延潮訝然。

    龔子楠笑著道:“我馬上要去南監了,那邊有璧世叔照拂的,故而想在金陵砥礪學問,將來在應天府赴鄉試也是一樣。”

    林延潮記得林世璧與龔家是有姻親的,眼下林世璧中了進士,自是風風光光,龔家上下也是有面子。

    說起姻親,林延潮不由想起,龔子楠的姐姐來。

    龔子楠似知林延潮想到什么言道:“對了,宗海,家姐已是嫁人了。”

    林延潮訝然問道:“什么?”

    龔子楠道:“是啊,去年的事,我姐夫說來也不是外人,與宗海你也是相熟呢。”

    林延潮心底不知怎么地有些失落,但還是問道:“哦,是誰呢?”

    龔子楠笑著道:“是陳一愚。”

    林延潮聞言大出乎意料,不由拍腿道:“竟然是他,實沒有想到。”

    “是啊,當初我與他在文林社切磋學問時,也沒料到他竟會成為我姐夫。”龔子楠笑著點了點頭。

    林延潮不由感慨,嘆著道:“陳兄為人敦厚,托付終身不會有錯,至于陳家也是詩書傳家,狀元門第,與你們龔家稱得上是門當戶對,這真乃事天作之合。”

    龔子楠笑著道:“多謝宗海這一番美言了,確實,陳兄對家姐極好,成親后可謂舉案齊眉,今年家姐為陳家誕下一男丁,母子平安,陳家上下不知有多高興了。”

    林延潮點點頭,又是感慨了一番,老友陳一愚能得良配,他也是高興,至于心底的失落,也是每個男人多少都有的。

    龔子楠看著林延潮,卻是記得,姐姐出嫁時,他曾在她的繡樓看到一疊壓著得整整齊齊紙張。紙張上都是林延潮寫得文章,他姐姐一字一筆親自摘寫的。

    至于去年林延潮三元及第的消息傳至家里后,他親眼看到姐姐臉上那驚喜交加的神情。

    林延潮當下道:“我與你乃至交,一愚兄也是真是,如此喜事,也不寫信告訴我一聲,到時我給你們補上一份厚禮。”

    龔子楠聽了為難道:“家母恐怕不會收的。”

    林延潮聞言,不由苦笑道:“事情都過多久了,你家大人對我成見還是那么深。”(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永利棋牌安卓版 湖北11选5遗漏万能7码 ol圈怎么赚钱吗 湖北11选5软件安装 福彩3d中奖规则 悠扬棋牌游戏官网网址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开小公司不赚钱该怎么交税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有没有帮人解题赚钱的软件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任五果走势图 2016手机赚钱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