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五百二十一章 處置(兩更合一更)
    說到遙授。

    大伯,大娘,謝總甲三人聽了是老大的一臉不滿意的樣子。

    至于三叔聽了卻是有幾分意動,甚至還有幾分喜出望外,雙手搓著試探道:“延潮竟還有這事啊,只要給了錢,朝廷還給你官做?“

    林延潮點點頭。

    三叔喜道:“這個敢情好啊,這一百石不貴啊,咱出去辦事,見官得跪,這多沒面子啊。”

    大娘聽了皺眉道:“哪里不貴,貴大了,一百石連個官職都撈不到,就一個虛名。“

    林淺淺笑著道:“莫非大娘你覺得不合適?“

    大娘干笑兩聲。

    三叔道:“話不是這么說,咱們弄這官銜在身上,遇官就可以與之平起平坐了,談起生意來,別人也要敬我三分,甚至稱我一聲老爺啊!哈哈哈。”

    三叔聽了是憧憬起來。

    林延潮笑著道:“三叔說得是,你與衙門打交道確也是便利些,也不會欺你乃商賈。”

    “那行啊,延潮你給我弄一個。”

    那邊三娘也是意動,但又不好開口,林淺淺與三娘交好,當下道:“三嬸,你有什么話與延潮說好了。”

    三娘聽了點點頭,有些不好意思啟齒道:“聽說我們婦道人家也有封號,聽說是什么儒人?”

    林延潮笑著道:“三嬸,是孺人。”

    三娘不好意思地笑著道:“對,就是這個,我書讀得少不知道。延潮,不如你也給弄個,當我也當個誥命夫人?”

    林延潮點點頭道:“這都不難,只要三叔有了官身,眼下朝廷缺銀子,故而開例捐監,若是真錢給得足,三叔去國子監讀個幾年書,將來實授一個官職,也是不難。”

    三叔聽了連忙擺手道:“當官還是算了,我是什么料子,能看著店鋪數錢就好了。”

    林延潮點點頭,與身邊的陳濟川使了個眼色,道:“你去衙門那關照一下,盡速辦下來。”

    陳濟川隨即會意,恭恭敬敬地道:“是,老爺。”

    說完陳濟川就退出門去,然后看了一眼大廳,快步離去。

    三叔,三娘見林延潮應承都是喜出望外,一副高興不已的樣子。

    至于大娘則是在心底暗唾,沒半點出息,一個遙授的官職,也讓你高興成這樣。這誰不知道這遙授官職,是朝廷拿來忽悠老百姓手里的錢呢,不給事干,就沒有油水撈,甚至連俸祿都不給,無職無權誰會拿你當回事。

    這吏員說不起不好聽,但也是有職有權,強了不知多少。

    盡管大娘狠狠地在心底鄙視了三叔,三娘短視淺見,但見二人高興成這樣,心底總是不快,見不得別人好。

    大娘陪著笑臉,有帶著討好對林延潮道:“延潮,我的好侄兒,你看你隨便動動嘴,就替三叔謀了這么好的事,真是有大出息了。你大伯你也幫一幫,咱就不要虛的,你給實的就好。”

    林延潮沒說話。

    謝總甲笑著道:“是啊,是啊,還是實得好?你看就如同螃蟹般,虛的螃蟹個頭大,但肉不實,煮湯都不好吃,但實的螃蟹小,隨便下鍋咱們這么一煮,沾醋沾醬,怎樣吃來都好吃。鄉下人話說得粗鄙,讓狀元公見笑了。”

    林延潮端起茶呷了一口,笑著道:“這么說要實授?”

    大伯,大娘,謝總甲頓時都是大喜,一并點頭。

    林延潮笑著道:“也好,不過大伯需先辭去吏員之職,然后去金陵南監侯缺,再準備銀子捐例,待五至六年,應是能補官,只是若是要任知縣,怕是要外放至遼東,大同這等邊地了。”

    這買賣虧本啊!

    大娘一下就反應過來了,大伯問道:“這,這,延潮有沒有不候缺直接任官的辦法?“

    林延潮道:“這是沒有,除非是進士出身,否則就是舉監,舉人出身都要去吏部候缺,輪歷,又何況捐監呢?“

    謝總甲笑著道:“狀元郎,我也不知我聽得對不對?城北林家致仕的林臬臺,他家的叔父,由吏員直接提拔為浙江鹽運司庫大使,幾年以后回來,小老婆都討了五房,在城南更是置辦了上百畝地呢。也沒聽說,他棄官去國子監讀書的。“

    大伯,大娘二人聽了都是嘖嘖稱奇,滿臉羨慕。大伯笑著道:“我有聽說,眼下雖不比國初的時候,但吏員出身,也不是不能為官的。“

    大娘問道:“當家的,你說一個庫大使怎么比知縣老爺還風光呢?“

    大伯道:“你這不懂了吧,鹽道可是肥缺,在浙江鹽道里隨便一官,比窮鄉僻壤的知縣不知風光多少。“

    謝總甲笑著道:“當官當到他這樣子,也算才出頭罷了,也不是他好命,比他風光的大有人在。“

    說完謝總甲拿眼看了看林延潮,一副你可別蒙我,咱可是門兒清的模樣。

    大娘道:“延潮,有話說一筆寫不出兩個林字不是,你看能不能幫幫忙,幫你大伯去鹽道任個一官半職。“

    林延潮看向大娘道:“林臬臺的事我聽說了,他好像是有個叔父在浙江鹽道任官。不過你可知林臬臺最后如何,在湖廣任上貪贓枉法,賣官鬻爵,民間物議如沸,兩個月前被朝廷革職查問,你也要我學他的下場一樣?“

    大伯聽了啊地一聲道:“竟有此事。“

    謝總甲立即道:“這是哪里話的,我明明聽說林臬臺最后丟官,是得罪了奸相之故。百姓們都說林臬臺清廉如水,怎么可能是貪官,此乃是奸臣污蔑的,百姓們婦孺皆知。“

    林延潮無語,這年頭連貪官都能包裝成直臣。

    林淺淺氣道:“好一個清廉如水,若真清廉如水,他是怎么把他叔公弄到鹽道上呢?“

    謝總甲當下不屑地道:“那是人家林臬臺有辦法。“

    “那依著你意思,我家相公不能將大伯弄至鹽司庫,是他沒辦法,還是他不愿意辦呢?“林淺淺一句追著一句。

    謝總甲連連陪笑道:“哎呀,狀元夫人,你這嘴可真厲害,我可沒這個意思,都是幫親戚嘛。狀元公只要動動嘴,就勝過我們家用金山銀山往里面填啊!“

    林淺淺道:“且不說我們家相公能不能幫,就算能幫,你也是叫我家相公貪贓枉法,你這不是害我們家相公呢。“

    謝總甲不以為意道:“外頭當官不都這樣,又不是只有你這一家。“

    啪!

    林淺淺一拍桌子,杏目圓睜怒道:“你敢再說一遍嗎?唆使朝廷命官貪贓枉法,賣官鬻爵,這罪夠殺你的頭了。“

    頓時屋內鴉雀無聲,林淺淺斥得謝總甲無言以對。

    林延潮嘆道,老婆威武霸氣啊!

    謝總甲被一個后輩如此訓斥,面上有幾分掛不住,但又不敢頂嘴。大娘陪笑道:“淺淺,瞧你說的,一家人說說家常話罷了,怎么給你說得這么嚴重。算了,算了,今日就當我們沒說過這話,吏員也就吏員,我看蠻去。“

    說完大娘給謝總甲使了個眼色。

    謝總甲知今日出師不利,也是決定鳴金收兵,當下道:“我這個人直,有什么說什么,親家有什么得罪的地方,不要介意啊!我先走一步,有什么用著我的,盡管開口。“

    謝總甲站起身來,就準備開溜。

    “慢著!“一個聲音在謝總甲身后響起。

    謝總甲見林延潮發話,提心吊膽地問道:“狀元公有什么示下?“

    林延潮道:“謝總甲,那重修社學,重建堤壩的賬本,我想要當場過目一下。“

    這話說完,場上人都是色變。

    謝總甲干笑道:“狀元公,你這是說笑話吧!“

    林延潮臉一沉,大娘在一旁道:“賬本的事,爹都說不看了,延潮你就別計較了。“

    林高著在旁道:“家里的事,延潮都可以做主。“

    得了林高著的支持,林延潮點了點頭看向謝總甲。謝總甲連連眼色向大伯,大娘求救。

    大伯不敢理會,大娘對林延潮求道:“延潮,都是一家人,犯不著這樣吧。算看在大娘的面上,算了吧,如此計較不好看啊!“

    林延潮道:“大娘,一事歸一事,你請先寬坐,無論出了什么事,你都是我大娘就是。“

    大娘一聽心道,完了,林延潮今天是一點情面也不講了。

    謝總甲知大伯,大娘指望不上,當下也是一副很光棍的樣子道:賢侄實話與你說,沒有賬本呢,都在我腦子里呢。“

    若謝總甲這時候肯認錯,林延潮或許給他好看一些,但總有人擺不正自己的位置。

    林延潮也不啰嗦,點點頭道:“也好,那就請謝總甲暫坐一會。“

    眾人不知林延潮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大伯,大娘,謝總甲三人一副坐如針氈的樣子。

    過了大約一個時辰,這時陳濟川到了,向堂上好整以暇的林延潮道:“老爺,人都帶來了。“

    謝總甲心道,好啊,你方才支開陳濟川是去對付我來著。

    謝總甲心底有一絲害怕,但又想事情總抬不過一個理字,我到時候怎么也不認就是。

    林延潮道:“帶來了,就都請進來吧!“

    “是。“

    陳濟川走至堂外道:“都到堂下站好吧!“

    頓時堂下人人紛紛進來,幾十號人站得堂下滿滿得的,然后向堂上林高著,林延潮施禮。

    “侯官縣戶房典吏陳阿三,劉書展。。。。見過老爺子,見過狀元公。“

    “侯官縣戶房書辦。。。。見過老爺子,見過狀元公。“

    “侯官縣戶房書帖。。。見過老爺子,見過狀元公。“

    “永安里妙峰村老人謝仲,謝添弟。。。。。見過老爺子,見過狀元公。“

    “永安里甲長。。。見過老爺子,見過狀元公。“

    謝總甲聽到一個名字就嚇一跳,這些人都是經手過永安里戶役之事,與自己重建社學,重修堤壩有關之人。

    林延潮為了對賬,區區二三十兩銀子的出入,竟大動干戈將這么多人都叫來了。

    “侯官縣知縣,主薄到!“

    話音落下,林延潮起身來至堂下,但見侯官縣知縣盧大順走到堂上,滿臉笑容地道:“年兄,經年不見,真想煞我也。“

    林延潮笑著道:“哪里話,一點家事,怎么敢驚動父母官呢。“

    盧大順連忙道:“年兄的家事就是我的家事,就算再忙,我也是要趕來看看的,何況又發生在我的治下呢。“

    見盧大順一臉熱誠,林延潮笑著道:“那就讓請父母官上坐。“

    “這怎么敢當,“說完盧大順對下面的人訓道:“一會狀元公問話,你們老老實實的答著,若是敢有一句隱瞞之處,別怪我以后對你們不客氣。“

    知縣發話,眾人都是一并道:“我等不敢隱瞞。“

    謝總甲臉都灰了,他經手的賬目,瞞得過別人,但瞞不過永安里的老人,甲長。這一次林延潮來真的了。

    林延潮令這些人一一將重修社學,重建堤壩的開支說了,由衙門戶房的書吏拿著戶房里上報的冊子一一對比。

    最后查實一共有十六兩三錢的銀子不知去向。

    盡管謝總甲連忙補救道:“家里蓋房子,就借用了一下,馬上補上,我還能缺這點錢嗎?“

    不過這補救很徒勞。

    盧大順伸手一拍桌子。這是縣官的習慣性動作,只是他在衙門敲慣了驚堂木,眼下卻忘了這一茬,結果肉掌狠狠地劈在桌子上,疼得盧知縣臉上一抽。

    “刁民,還敢抵賴,朝廷讓爾為里長,管懾十甲,催征錢糧,執王之役,你身為里長竟敢貪墨銀兩,知法犯法罪當加一等。“

    謝總甲心道,我完了,我完了,這小子為了對付我,連知縣都請動了,這好狠的心,我還有什么話好說,這一次是無法抵賴了。

    謝總甲不知林延潮并沒有請知縣而來,盧知縣不請自來倒是真的。

    “小人知罪了。“謝總甲當下連連磕頭認罪。

    盧大順道:“眼下證據確鑿,年兄,你看是先抄家?還是先下獄呢?“

    大娘見此,跪在地上哭喊道:“縣太爺容情開恩阿!“

    林延潮見大娘,謝總甲如此狼狽,嘆了口氣道:“這都是我一家之事,我看父母官手下留情,革去他的總甲役職,以儆效尤就好了。“

    見林延潮如此處置,林家眾人都是點頭,至于大伯則是又羞又愧。(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预软件计算 辽宁11选5实时 2019年开什么服装店最赚钱 山西十一选五今天开奖 怎么从网上赚钱有没有骗局 黑龙江11选5追号 3d什么叫组三组六 江苏11选5定2胆 如何让公司赚钱 河北11选5平台出租 蓝球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