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五百五十三章 宮里貴人
    同桌的眾翰林們都是停箸,看著何洛文怒氣沖沖的離去。

    方才幾位聊天的翰林,也是不知發生了什么自顧道:“莫非我說錯了什么話,惹得何前輩不快嗎?”

    “宗海!”王家屏向林延潮示意道。

    林延潮立即會意道:“我這就去追上何前輩。”說完他立即擱筷,然后快步追了上去。

    何洛文走得極快,林延潮幾乎是在皇極門前,這才追上對方。

    此刻皇極門前,正有京官陸續向皇極門當值的文書房太監處上呈題本,見何洛文怒氣沖沖直往皇極門而來,都是不明所以,滿臉衙役。

    林延潮在何洛文身后道:“何前輩,請留步。”

    何洛文停下腳步轉過身問道:“林中允有什么事嗎?”

    林延潮走至何洛文身前問:“敢問一句,何前輩此去作什么?”

    何洛文哼了一聲,動手除下腰間所懸玉帶正色道:“泱泱大國,禮法何在?何以教化萬民?我要將此帶懸于皇極門前,奉還給天子!”

    林延潮也知何洛文為何這么生氣?

    此事可以理解為要么天子存心在耍何洛文,要么是天子臨時反悔。無論哪一個何洛文都不能接受。

    林延潮和稀泥道:“何前輩,天意難測,我看此事莫非不會另有玄機吧,不如暫且再等上幾日。何前輩不可因一時動怒,辜負了天子的恩典啊。”

    何洛文怒道:“我豈是為自己動怒,而是為了免使宗廟蒙羞,如果再等上幾日,若是皇……”

    說到這里何洛文往左右看了一眼,但見皇極門左近人來人往,于是壓低了聲音道:“若一旦誕之,那么天家的顏面何在?祖宗家法何在?。”

    是啊,尋常百姓家,婢女生子前,也要先納為妾室的,否則其子就與奴婢無二了。

    而王氏宮女離臨盆不遠了,但是皇帝還沒給個信。如此王氏宮女沒有名分的話,按禮法宗法而言,所誕之子,不是皇子,而只能算是普通宮女之子。這事若傳揚出去,讓滿朝視禮法為性命的儒臣知道,后果不堪設想。

    難怪何洛文這樣暴走,對于他這樣的儒臣而言,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這樣的事了。

    林延潮見何洛文如此,心底也沒太著急。身為穿越者,他天生對儒學的辯禮辯名的那一套,一貫是不敢興趣了。再說小皇帝自己已是進言過了,若是他不聽,沒有必要再說第二遍,若是強行再說下去,恐怕就要自辱了。

    眼下他來勸何洛文,也不過盡了一個同僚的職責而已,于是就很沒營養地勸道:“何前輩,不要著急,萬事好商量嘛。”

    何洛文聽了道:“也好,看在林中允的面上,我就罷了此念頭了。”

    林延潮正詫異自己面子還是挺大的時候,何洛文下一句就跟著道:“林中允,若是天子再拖延下去,你可愿與我一并至通政司上奏,向天子呈報此事。”

    林延潮為難道:“這。。。”

    “哼!”何洛文話不說第二句,拂袖離去。

    看著何洛文離去,林延潮此刻也只能在心底長嘆,這都是什么破事。

    早朝之后,就不需日講,林延潮回到值房后,就在案上寫明****講的講章。

    寫完之后,林延潮拿著講章出了值廬,直接右拐經會極門來到文淵閣,將講章呈給張四維看定。林延潮見張四維時,見他卻有幾分憂容。

    張四維看過講章后忽然道:“宗海,那一****在文華殿上進講,所說的魏征將奏章私給諸遂良過目,卻不在這講章之內!”

    林延潮答道:“回中堂的話,當時天子相詢,下官急切故而臨時答之。中堂可以為不妥?”

    張四維笑著道:“無妨,無妨,本閣部也不是拘泥于此,相反那日進講卻令上上下下耳目一新,事后天子也略有轉意,說來也有你一份功勞。只是咱們做事,需有頭有尾才是,不可半途而廢,令全功盡棄啊!”

    林延潮聽張四維這話,知他意思所指。

    林延潮垂頭道:“中堂,下官實已是盡力了。”

    張四維聽了笑著道:“宗海,何必這么早就言已是盡力,你還是勉為其難再試一試。”

    張四維都這么說了,林延潮還有什么辦法。

    “是,中堂,下官再想個辦法。”林延潮只能揣著講章離開文淵閣。

    林延潮返回了值廬之中,心想如何應對張四維那邊,拿出一個對策來。

    林延潮這才在值廬坐了沒有多久,就聽門外值吏道:“林中允,門外有位乾清宮公公名叫高淮的來找。”

    林延潮聽說高淮來了,不由訝異,高淮是太監,屬于內廷,而他林延潮雖是侍直,但怎么說還屬于外臣,大庭廣眾下還是要避避嫌嫌比較好。

    不過都人來了,林延潮也沒有不見的道理。

    于是林延潮走出值廬外,笑著道:“高兄,你怎么來了?”

    高淮連忙行禮道:“狀元公,小的是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次奉命而來,是因宮里有一位貴人,有要事與狀元公相商,故而命我而來。”

    林延潮聽高淮所說的貴人,第一個想起的就是小皇帝,他不是就王姓宮女再找自己商量吧。不過林延潮轉念一想,天子要見自己實不必這么麻煩,派人傳召就好了。

    何況天子怎么會知道自己與高淮的關系呢?所以林延潮立即就想到了另一個人。

    不過無論是誰,高淮的面子,林延潮還是必須要賣的,當即就道:“好啊。”

    高淮大喜道:“多謝狀元公,小的給你引路。”

    林延潮隨著高淮由東華門出了紫禁城,然后折向往北。這里屬于皇城,大多是二十四監衙門所在。

    林延潮隨高淮來至一處屋舍,高淮停下道:“貴人就在里面,狀元公請進,小的就在外頭等候。”

    林延潮點點頭,當下推門而入。

    這屋舍有三間這樣,兩邊擺著桌椅,堂上掛著一畫,這畫畫得是‘岳母刺字’。而在畫下站著一名錦衣太監。

    這太監正背負雙手抬頭看畫,聽了有人進屋,也沒有轉過頭來。

    而林延潮則是向這太監的背影,恭恭敬敬地行禮道:“下官見過內相!”(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跑滴滴快车赚钱吗深圳 淘宝客qq群可以赚钱吗 阅读资讯怎么赚钱 干干干什么赚钱最 推广赚钱是不是真的 哪国银行业最赚钱 农村菜鸟驿站怎么赚钱吗 网上现在卖什么最赚钱吗 股票指标赚钱吗 柯南租服务器赚钱吗 抑郁症对赚钱不感兴趣是正常吗 春节赚钱小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