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五百六十八章 國書
    這朵顏部使節外看粗獷,但一雙細眼下目光卻轉得很快,頗有幾分狡黠。

    朵顏部使節對這名譯官,說了幾句話,這名譯官道:“陛下,朵顏部使者說,他們對大明恭敬,不遠千里而來,朝見天子,但這些人故意輕慢,寒了他們來朝之心。”

    譯官邊說,朵顏部使節邊在旁配合,不斷連連點頭,又嘰里咕嚕地說了幾句,一臉憤慨的樣子,最后雙手一攤,擺出滿臉委屈的神色來。

    朵顏部使者看似喊冤,但實際上頗有幾分得理不饒人的意思。

    小皇帝有幾分不快,向張居正問道:“元輔,你如何看?”

    穿著大紅蟒衣的張居正出班道:“陛下,不許泰寧,福余二衛來遼陽互市,是臣的主意。”

    “元輔這么做,必有道理。”

    張居正點點頭道:“回稟陛下,當年靖難時,成祖多得朵顏三衛之力,對于三衛,本朝一貫不曾薄之,故而允泰寧在遼陽放牧。但泰寧部不僅不恭順,還利用對我大明地勢的熟悉,為土蠻汗騎兵南下的向導,月前首領黑石炭率萬騎進犯遼陽,副將曹簠沒有預料,追至長安堡,我軍遭到敗績。故而臣才命禮部,在來表里勾去了泰寧部互市的名字。”

    林延潮聽了明白,原來之前在朝房里,方逢時與張居正商議的是這件事。

    小皇帝聽說遼陽戰敗立即追問:“這是何時的軍情?”

    張居正道:“就在剛才。”

    小皇帝恍然道:“泰寧衛乃是我朝臣屬,眼下背叛不說,還有什么臉面來求賞賜。”

    于是小皇帝對譯官道:“你告訴他,泰寧部犯境,故而取消了其入貢資格,朵顏部務需與泰寧部劃清界限。”

    譯官講完后,朵顏部使節后,面露怒色,反而側頭上前上下打量起張居正。

    朵顏部使節顯然不知張居正在大明朝中的地位,當下說了一大通的話,然后推了推命譯官讓他翻譯。

    林延潮這幾日經過馬譯官他們培訓,眼下也是粗通蒙語,這些話他聽懂了十之七八,此刻不由冷哼一聲。

    而使節身旁譯官則是臉色蒼白,著急著解釋著什么?但朵顏部使節卻昂起了頭,不作理會。

    小皇帝見了這么一幕道:“譯字官,他說什么?如實道來。”

    譯官神色有幾分驚慌,當下道:“陛下,朵顏部使臣說,蒙古大汗土蠻汗他們曾多次聯絡朵顏三衛,各部的塔布囊一并進兵南下,攻打遼東,錦州,再圖謀京師。但我朵顏部塔布囊一直念在乃我大明多年的臣屬,沒有答允,不僅如此,還勸三衛不要隨土蠻汗進兵。”

    “他們說,希望此事陛下能給他們一個交代,否則……否則他們將與土蠻汗聯兵南下。”

    譯官說完,滿殿嘩然。這簡直就是**裸的威脅了。

    但是比起失敗而言,最令大明君臣震怒的是,這是背叛,**裸的背叛。如同被心腹之人,在軟肋插了一刀。

    插完了一刀,這人還要聯合你最大的敵人來搶你錢。

    御座上的小皇帝是又驚又怒,滿殿大臣也是一并憤怒。

    聽這譯官說完,朵顏部使節見了天子臉色,不由有幾分得意,雙手叉腰露出了倨傲之色。

    小皇帝此刻憤而起身道:“爾等小邦,也敢如此猖狂!諸卿當如何置之。”

    一名大臣道:“陛下,請將朵顏來使拖出午門,重重杖之!再命薊遼邊軍伐之,可直搗黃龍。”

    此言一出,滿朝大臣都是紛紛點頭,幾名大臣都道:“番邦無禮,正當提大兵伐之。”

    主戰派在大明文臣中一貫很有市場,既可顯得他氣節,就算說錯了,也沒有人會指責。

    但處理戎務多年的大臣,以及張居正,張四維聽起來,都是皺起眉頭。開戰這樣的話,雖說起來很豪勇,也很提士氣,但大軍一起,勞錢糧無數,眼下大明的財力物力,要遠征朵顏部十分困難。就算出兵也不一定能夠獲勝,而且打蛇不死,朵顏部必定會報復,薊遼邊境恐****千里烽火,若是再來一次庚戌之變,誰擔當起這個責任。

    這個道理大臣們都是心底明白,但沒有一人在殿上說出來。

    因這朵顏部使者實在是欺人太甚了,讓主戰派說一說,當殿恐嚇一番,說不定能打下他囂張的氣焰。

    這名大臣說完,譯官連忙翻譯斥之。不過這譯官氣勢不足,方才幾名大臣的話,被他用蒙語翻譯下,變得軟軟的。

    不僅恐嚇的效果絲毫沒有,反而令朵顏使節聽了不以為然,連連冷笑幾聲,反而譏諷了幾句。

    譯官聽了不敢翻譯,小皇帝知道也不是好話,也懶得問了。

    這時大臣道:“陛下,年前泰寧衛塔布囊曾來朝貢,甚至恭順,這黑石炭部不過是泰寧衛一支,其作亂并非是泰寧衛皆叛。就算泰寧衛皆叛,也并非朵顏三衛皆叛。貿然興兵伐之,也恐傷了真正恭順我大明朝的番臣之心。”

    這名大臣乃是主和派,見恐嚇無用,想要找個臺階給天子下。

    小皇帝十分不滿意,人家朵顏部都上門來打臉了,若是不能當殿駁斥,那么大明顏面何在?

    于是小皇帝道:“元輔,以為當如何?”

    張居正道:“兩位大臣都言之有理,不過兩國交兵不辱來使,杖之也就算了,應重重斥之,打去起驕蠻之意,再書一國書給其部塔布囊告誡,若是其部執意與土蠻汗聯兵,也不失為先禮后兵之理。”

    小皇帝點點頭,重新于御座上坐定道:“值殿翰林何在?”

    這時殿上一直站在階下的林延潮,走至殿前向天子行禮后道:“臣在。”

    一時滿殿上所有的目光,都是看向了林延潮。

    小皇帝問道:“朵顏部使者無禮,朕命你擬一國書斥之。”

    聽了天子這話,張四維,王家屏等人都是替林延潮捏了一把汗。

    他們都知道這國書都是,翰林與四夷官官員事先擬好,一般都是優容,賞賜番使的。但天子于大殿之上,寫國書申斥番邦使者,這卻是頭一回事,從來沒有前例。

    更何況這國書,還要譯成蒙文。(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利用冰柜卖什么最赚钱 手游至尊传世能赚钱吗 加盟做超市赚钱吗 侠盗飞车4怎样赚钱快 星露谷物语 初期最快赚钱 2018年能赚钱的游戏排行榜 限价房赚钱 众乐1购怎么赚钱 赚钱的小说推荐 ico私募怎么赚钱 网络如何写稿赚钱 食之契约格系最赚钱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