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六百二十五章 林學
    作內官都是深譜逢迎拍馬屁之道,林延潮是天子欽點的狀元公,又是寵信的近臣,張鯨當然撿皇帝愛聽的說。

    張鯨挨了天子龍足一腿,順勢一倒,猶如王八翻身,順勢一滾,又重新趴在地上。

    張鯨這滑稽的樣子,惹得小皇帝大笑罵道:“林卿家是如何與士子們說道的,你這狗才速速給朕說來,不準少了一字。”

    張鯨道:“是,當時上千士子堵住宮門,官兵們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內臣嚇得是雙腿直哆嗦啊,倒是林中允當時與張少師說,去了就沒打算回來,是沒有半點懼色啊!”

    小皇帝點點頭道:“林卿家一介書生居然有這等勇氣,難能可貴啊。”

    “那也是陛下慧眼識人。”

    接著張鯨就與小皇帝講林延潮如何勸服士子的。

    “陛下,什么采銅于山啊,什么唐雎說秦王啊,什么明月映萬川啊,那些讀書人,聽了狀元公的話,是又感動又落淚的。內臣肚子里墨水少,但也是能琢磨出狀元公說得都是實實在在的道理,不是什么迂闊的話。”

    小皇帝聽后卻是沉默,張鯨心道,壞了,莫非是林三元言語里有什么犯忌的地方,惹得陛下不快了。

    卻見小皇帝卻道:“好一句\'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啊!”

    小皇帝想起,林延潮自陳表里一字一句。

    經筵之言,實臣之志,言可食,同季布毀諾,志可奪,不如于匹夫。

    臣聞言必可行也然后言之,行必可言也然后行之。茍利社稷,生死以之,此臣之言,臣之行也,愿跡此生平,無愧此語……

    念到這幾句,再想起林延潮在宮門前所為,小皇帝不由想到,林延潮真純臣,沒有一字虛言,正如他宮門所言思君報國,是句句身體力行。

    “天下興亡,匹夫有責,若我大明每個讀書人,每個百姓都能有此心,如此天下太平,盛世可期,朕也可及堯舜!”

    小皇帝目光躍過紫禁城的重重宮闕,仿佛看見心目中的盛世景象,那是歷代圣賢所稱頌的三代治世!

    此刻殿外太監道:“陛下,張少師回宮來了。”

    小皇帝被打斷了思緒,道了一句宣,重新坐在龍椅上,方才憧憬盡去,恢復了平日的樣子。

    張居正入殿后向天子稟告宮外局勢。

    張居正沒說幾句。

    申時行,周子義等大臣都來到殿上。

    周子義一入殿就道:“陛下,臣身為國子監祭酒,才具不備,以至有宮門叩闕之事,一切責任都在于臣,臣不勝其職,罪責難逃,請陛下罷臣之職,著有司追究。”

    眾官員都是暗嘆,周子義果真如之前所言,將學生鬧事的責任,都攬在自己身上。

    小皇帝也知周子義的為人,為難地道:“此事周祭酒雖有責任,但你是三朝重臣,朕還需周卿來輔佐。”

    小皇帝雖挽留,但周子義其意甚堅。小皇帝無奈道:“此事擱后再議。”

    哪知周子義還沒完又道:“陛下,臣還有本彈劾刑部侍郎劉一儒!”

    刑部侍郎劉一儒一動也不動,心底卻把洪鳴起罵慘了,此事全因洪鳴起而起,但他居然因此背了黑鍋。

    劉一儒跪下哭道:“陛下,此事臣有罪,洪主事請了堂諭,說清查私自講學之書生,臣一時不察也就答允他了,之后事情種種,臣一概不知……臣請陛下治臣失察之罪。”

    劉一儒這么說,就是拋棄洪鳴起了。

    小皇帝冷聲道:“你之罪責稍后再問,刑部主事洪鳴起何在?”

    眾官一陣默然。

    片刻后太監道:“稟陛下,刑部主事洪鳴起,詹事府左中允林延潮,在殿外懇請面君!”

    這洪鳴起,林延潮竟是一起來了?

    “宣!”

    上了年紀的洪鳴起顫顫巍巍地走入殿內,眾人都是看待死人一般的看著洪鳴起,然后又看向洪鳴起身后的林延潮。

    但見穿著斗牛服的林延潮,舉步邁入殿中。

    經歷了今日宮門叩闕之事,就算是曾省吾,劉一儒,對林延潮也懷有敬意。

    不說他的膽識,就說他在宮門外所講的經學。

    林延潮之學看似出自永嘉之學,卻又自承一脈,按照當世人說法,可冠稱‘林學’二字。

    就如同陸九淵啟心學門徑,王陽明發揚光大,故而王陽明之學,既稱心學,也可稱為王學。

    而林延潮所講,承于陳亮葉適,又與陳葉之學相較有獨到之處,可稱得上開宗立派,完全可稱為‘林學’。

    就這一點而言,在經學的地位上,林延潮雖遠不及朱熹,王陽明,但已是超過了當今名儒羅汝芳,周子義,沈鯉等人,達到比肩理學大家湛若水,氣學大家羅欽順的地步。

    眼下稱林延潮為經學大家,絲毫不為過。

    此刻殿下眾人看去,洪鳴起白發蒼蒼,猶如風燭殘年,而林延潮則是風華正茂,意氣風發。

    對比這一幕,恰似舊學已死,新學當立!

    殿上眾人目光都躍過洪鳴起,看在林延潮身上。

    “臣林延潮(洪鳴起)參見陛下!”

    “洪鳴起你可知罪?”天子震怒。

    洪鳴起叩頭后,梗著脖子道:“陛下,臣無罪!今日林中允在宮門外的表現,更確認了臣之前所言,士子叩闕為人煽動之事。”

    “陛下,諸位同僚,若不是林中允自排自演了這出好戲,那些士子們怎么會如此配合,他們又怎么會被此賊三言兩句的勸退,背后斷然有人主導這一切。永嘉之學惑亂人心,對抗官學,林中允為了其說,不惜逼迫士子叩闕,脅迫朝廷,再排了這一出戲給大家看。此人實是包藏禍心,乃國之巨賊。不說其他,就憑他在宮門前,私自立說之事,就可請加少正卯之誅!”

    少正卯與孔子同在魯國,二人學說不同,被孔子說為是煽動人心之言。所以孔子上臺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少正卯殺掉。而洪鳴起居然請皇帝殺林延潮,以禁他的學說。

    啪!

    御案震動,小皇帝拍案而起道:“朕看要加少正卯之誅的人,是你洪鳴起!”

    “陛下?臣無辜……”洪鳴起身子顫抖。

    “金殿武士何在,剝下此賊的官袍,烏紗帽!”(未完待續。)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甘肃11选5网购 一定牛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pk10为什么一押大就输 股票配资来选保利配资优2 私家车生意拉客赚钱不 福利彩票官方手机版 如何给网赌假充钱 有没有唱歌就能赚钱的软件 什么软件能看电视赚钱 七星彩走势图软件 青朋棋牌游戏下载 种莫玉能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