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六百六十一章 陛下圣諭
    見林延潮要表‘淺見’,潘晟笑著與一旁張四維道:“那正好,林中允言不輕,既是深思熟慮過后,必有高人一等之見識。”

    張四維微微笑著道:“水濂兄,這么說不怕夸壞了后生么?”

    潘晟,張四維同時笑起。

    林延潮見潘晟和顏悅色,心底一動。

    這潘晟是什么人?潘晟官聲一貫很好,官至禮部尚書仍貴而不驕,同時他還寫得一手好字,書法被徐渭推為‘東南獨步’,這是史書上所載的。

    但從史書不會記載的角度來看,潘晟不僅是張居正重要盟友,而且他在內書堂教習時,馮保還是他門生。在張居正和馮保間,潘晟可以說是二者聯絡的紐帶。

    張居正為輔時,潘晟平素也是尸位素餐的尚書,不持什么政見,這一次突提出‘振興文教’,多半是出自張居正授意。

    林延潮心知張居正已是執政末期了,清丈田畝,一條鞭法已是在全國貫徹,官員士紳罵聲一片,那么現通過‘擴招生員’之策來收攏下人心,減少反對的壓力。若沒有意外,那么擴招生員之議,多半會在這一次廷議中通過。

    至于全國興辦義學,不過是障目為之,廷議上若只拋一個‘擴招生員’的議題出來,那還叫什么廷議?從禮部幾名官員議論間,林延潮已是將潘晟提出‘振興文教’廷議的目的弄清楚了。

    林延潮連忙道:“稟閣老,宗伯,下官一會所言不妥之處,還請兩位指正才是。”

    潘晟呵呵地笑著道:“但說無妨,廷議上就是各抒己見,本部堂就洗耳恭聽了。”

    潘晟,張四維這么說,下面官員卻是另一等想法。

    廷議上本就是外朝官的一畝三分地,林延潮身為內朝官來此大闕詞,就是過界了。幾名官員在旁聽了,都動了林延潮若一言不合,就當場反駁讓他下不了臺階。

    林延潮道:“子曰,先進于禮樂,野人也。后進于禮樂,君子也。如用之,則吾從先進。”

    林延潮第一句話拋出孔子的觀點,四平八穩。場下急于反對之人,也無從反對起,否則就是反對至圣先師了。

    孔子這句話是,先學習于禮樂后為官的,是平民百姓,先當官后學習禮樂的,是官二代。如果我要用官員,則用先學習于禮樂后為官的平民。此話說明孔子提倡平民學習禮樂,再入仕為官。

    林延潮頓了頓道:“至圣先師倡學優則登仕,然而學習禮樂,唯有求仕一途嗎?”

    這句話還是沒毛病,幾名準備雞蛋挑骨頭的官員再行忍耐。

    “興辦義學,人人誦之孔孟之言,乃為學以仁德,開啟民智。”

    下邊的官員聽了紛紛心道,原來林中允是支持‘興辦義學’,果真是書生之見,想當然爾。不過也有官員,為‘學以仁德,開啟民智’八字仔細而思,學以仁德是不錯,但開啟民智卻是有毛病了。

    韓非子稱言,禹利天下,子產存鄭,皆以受謗,夫民智之不足用亦明矣。意思是禹,子產這兩位有大功于天下的人,在位時都受到民間議論的誹謗,可見所謂的民智就是一個笑話,聽不聽都是一樣的。

    一抓到林延潮言語里的漏洞。

    一名禮部主事冷笑一聲,出班袖袍一抖道:“林中允,此言誅心!”

    誅心二字打斷了林延潮的話。廷議上一般是讓人將話講完,再行辯駁的,對方乍然打斷林延潮的話,這不合規矩。

    身為廷議主持的潘晟眉頭挑了挑,沒有出聲制止。

    場下禮部官員竊竊私語道:“林三元身為內朝官,對我禮部之事指手畫腳。堂部大人有‘腹內行船’之量也就罷了,但我們這些部僚,卻不能忍,我等一人一句話,即是一記記巴掌,足可把林三元的臉打腫了。”

    這名官員見潘晟沒有說話,得意地繼續道:“開啟民智,實誅心之言。道德經言,絕圣棄智,民利百倍。啟民之智,于義學教化何益?”

    另一名官員道:“不錯,至圣先師曾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林中允難道不聞此語嗎,如此何談飽讀詩書呢?”

    還有幾名禮部官員你一言,我一語說了起來,竟是上前群起攻之。

    潘晟,張四維閉口不言,繼續作壁上觀。

    幾名禮部官員唇槍舌劍下,林延潮反而笑了笑,輕咳一聲:“諸位稍安勿躁,昨日在武英殿面圣之時,本官也曾與以此議上奏,陛下曾如此面諭……”

    說到這里,林延潮故意將話頭截下。

    下面方才指林延潮鼻子攻訐的官員,仿佛突然被人掐住喉嚨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潘晟,張四維對視了一眼,一攏朝袍從椅上起身,對林延潮一揖道:“臣恭聆圣訓!”

    眾官員也是一并肅容,向好整以暇坐在太師椅上的林延潮躬身道:“臣等恭聆圣訓!”

    眾官員齊躬身,林延潮靜靜地坐了片刻,這才笑了一聲道:“諸位大可不必如此,這里又不是武英殿。宗伯,中堂請坐!”

    盡管林延潮這么說,眾官員聞言仍是不敢直起身子,說一句話。

    潘晟也沒料到林延潮還有這一詔,但他身為禮部尚書朝林延潮作揖,也不太好看。于是他笑著道:“林中允在武英殿有君前奏對之遇,那正好讓我與諸位大臣們一并同聆圣訓。”

    說完潘晟借勢坐下,張四維次之,眾官員齊松了口氣,直起身子。

    于是林延潮從椅上起身,從容來至階下,放眼四顧方才幾名指著自己攻訐的禮部官員,此刻都是熄火。林延潮心道我就知爾等不服在此BB,但既這里不是經筵,我也就懶得與你們再廢話了。

    林延潮目光收回,沒有立即開口,反而是轉過身面北,朝著乾清宮所在的方向。

    林延潮先鄭重其事地長長一揖,潘晟,張四維也不得不再度從椅上起身,同向乾清宮一揖。

    在場官員見此,一并跟著朝乾清宮一揖。

    行完禮后,林延潮這才轉過身來,對著在場眾官員朗聲道:“陛下圣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星彩网官方网站 双色球开奖时间 湖北十一选五如何定胆码 申城棋牌最新版下载 综英美 我一心赚钱 一只股票分析全面分析举例 20万没资源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任选5计划 青海11选5视频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给力 双色球在线模拟现场摇奖 快乐飞艇网上快彩骗局揭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