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六百六十五章 急變
    張府之中。

    一隊錦衣衛持刀側立,還有幾名文書房的太監面無表情地候在一旁。

    在錦衣衛,太監對面則是張居正的書房,附近站著十幾個張府下人。

    書房里,張居正正坐在案后票擬奏章,幾個兒子則坐在一旁閑聊。

    張懋修冷笑道:“爹才沒上朝幾日功夫,就有條忠犬急著跳出來了。”

    張嗣修道:“你口中的忠犬可是圣上眼前的紅人,陛下的心腹,這話需慎言。”

    “圣人的紅人又如何,陛下的心腹又如何,大不了清君側就是。”

    張居正聞言筆尖一頓,隨即又繼續寫了下去。

    一旁張敬修喝道:“住口,這等大逆不道的話也是你說的?”

    張嗣修也是旁道:“兄長所言極是,天子圣齡日長,當然也有自己的想法,你要慎言才是。”

    張懋修惱怒道:“什么圣齡日長,我看未必是陛下的想法,而是此人想要借此機會邀寵。”

    張居正將筆一擱,幾個兒子連忙不說話。張敬修畢恭畢敬地上前,將張居正寫好的票簽貼在奏章上。

    張敬修見張居正的票簽上寫著十幾個字,二策皆良法,可并行,著禮部上條陳。

    張敬修不由驚喜笑著道:“還是爹高明,既不折了陛下的面子,也不使我等委屈,此兩全之法也。”

    張嗣修,張懋修聽懂了張居正的意思都是笑。

    張居正呷了口茶,緩緩地道:“廷議議歸議,決吾自決之,有何相干,你們有什么好動氣的。”

    “是,兒子膚淺了。”張懋修賠罪道。

    “拿去宮中批紅。”張居正吩咐后,忽捂住心口。

    張嗣修拿著貼好票擬后的奏章走出書房交給文書房太監。

    文書房太監恭敬地取過笑著道:“謝過張二公子了。”

    張嗣修笑著道:“哪里,有勞公公跑這一趟才是。”

    說完張嗣修讓游七給對方送上一封銀票。張嗣修正要送對方出門時,忽聽書房里兩個弟弟驚叫。

    而此刻林延潮正在宮里陪著小皇帝說話。

    給天子直起居,本就是日講官份內之事。

    但直起居只有四人,日講官有六人,本來一時輪不到林延潮遞補。

    這一次何洛文出掌禮部左侍郎,陳思育聽聞身子又一貫不太好,早有辭起居官的意思。加上這一次林延潮給小皇帝立了這么大的功勞,故而一下子從遞補為直起居之事。

    直起居,就是在外朝時記錄皇帝言行,如此每日跟在皇帝身旁,天子也可就國事,親自向起居官顧問。

    這是十分顯赫的職位啊。換了以往這是內閣大學士干的活,但內閣現在幾乎已是開署建衙,早沒有時時刻刻在天子身邊顧問的機會。

    所以天子對外朝的事,只能顧問起居官,日講官了,這無疑才是天子真正的小內閣。

    不過眼下小皇帝還未正式親政,沒有什么權力,說是小內閣,其實也就是翰林進身之階。

    在外臣看來,林延潮直起居,是與一個天子跟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同時也是一個極高的榮譽。

    但在林延潮看來遠遠不止如此。小皇帝遲早是要親政的,若是天子真正掌權之時,那么日講官,起居官,就是真正的天子的大秘,御前顧問。到時候就算六部尚書見了自己,也需賣自己幾分面子。

    “陛下之信任,講臣不知如何報答才是。”

    小皇帝笑著道:“君國大事,以后朕要多靠你來幫忙,以后你就是朕的張良,陳平。”

    林延潮道:“講臣謝過陛下信任。”

    正在林延潮與天子說話時,忽秉筆太監張宏入內。

    林延潮隨便一睹,但見那張宏臉上雖是勉強保持鎮定,但仍有幾分驚慌之色。林延潮不由奇怪,張宏也是宮里的老人了,什么事讓他到這個樣子。

    但見張宏至天子身旁耳語了幾句。

    小皇帝聞言忽面無血色,側頭不可置信地看了張宏一眼。但見張宏確定似地向天子點了點頭。

    林延潮見這一幕,早就知機起身道:“陛下,講臣先行告退。”

    見林延潮要走,小皇帝稍稍猶豫了一下,伸手示意林延潮留下。

    林延潮這又重新坐下。

    這時張宏又與天子耳語了幾句,然后小皇帝方緩緩點頭。

    然后小皇帝道:“朕剛說過,拿林卿家當張良,陳平的,眼下正有事讓你參詳。”

    小皇帝定了定神,重新斟酌了一番,然后屏退其他太監,東閣里只余下張宏,張鯨與林延潮三人。

    林延潮心道,眼下自己在小皇帝心中,已是與張宏,張鯨一般的親信了。

    小皇帝道:“幾位都是朕信得過的心腹,方才傳來消息,張先生病倒了。”

    林延潮心底有些準備,但乍然聞之消息,臉上也不由抹過一絲驚駭之色。

    他驚駭一是張居正病倒,二是自己這一次作為顧問大臣,為天子參贊樞機,居然是這樣的大事。

    張鯨在旁道:“張先生不一直都在病中,怎么突然就病倒呢?”

    張鯨的反應很快,絲毫也沒有因張居正病倒,而影響情緒。

    張宏言道:“是方才去張府請票擬的文書房太監回稟的。之前張勞先生雖是有恙,但這一次據說是病得不輕,連幾位張公子都是哭了。”

    小皇帝臉色蒼白道:“若張先生真病倒了,這該如何是好?”

    說完小皇帝手足無措地垂下淚來。

    張鯨即道:“萬歲爺保重龍體,張先生雖是病倒,但眼下已不比萬歲爺剛剛登基之時,眼下萬歲爺正可將朝權收回,乾坤獨斷。”

    張宏,林延潮都是斜瞧,林延潮不由心道,張鯨話說得真太露骨。

    小皇帝一巴掌扇在了張鯨臉上,淚水未試又驚又怒地罵道:“你這狗才,你是不是說朕盼著張先生早點去?你這狗才私下仗著朕的名頭,在外招攬閑人,你以為朕都不知道嗎?”

    林延潮坐在一旁,他見小皇帝聽張鯨進諫時,臉上先有喜色,但隨即大怒。

    至于張鯨挨了天子一巴掌后,則是連連叩頭道:“陛下,饒命,內臣是有私心,但對陛下唯有忠心,心底這一切都是為了陛下您打算啊。”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漂流瓶包群的商家是怎么赚钱的 利用零散空余时间赚钱的方法 拍完了戏怎样赚钱 京东 内购价 赚钱 美团业务经理怎么赚钱 苏州哪个地方送外卖赚钱 学音乐的靠什么赚钱 答题赚钱十金平台 激战2野外赚钱 包道加盟赚钱吗 现在什么微能赚钱 新加坡有什么赚钱的路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