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六百八十一章 有一根刺
    在建極殿,小皇帝正召見張四維,申時行兩位閣臣,秘密商議張居正辭相之事。

    而林延潮與王家屏二人就先在建極殿東暖閣里休憩。

    忙碌了一日,林延潮,王家屏都未吃飯,張鯨立即吩咐,將供內監膳食之人給二人送來一桌。

    王家屏見桌上飯食雖是豐盛,但事情掛在心底,也沒什么胃口,吃了點糍巴就停箸不食了。

    但是林延潮辦了一日差事,卻很是餓了,就著白煮豬肉,吃包兒飯是有津有味。

    宮廷膳食有‘冬不白煮,夏不熝’之說,從一月至四月,宮人多吃白煮豬肉。至于包兒飯,是以各樣精肥肉,姜、蒜銼如豆大,拿來拌飯,以萵苣大葉裹上。

    包兒飯就白煮豬肉,確令林延潮胃口很好。

    一旁宮人與王家屏見了林延潮狼吞虎咽,不由都是笑。林延潮也是笑了笑,伶俐的內監立即奉上濕帕來給他試手。

    見林延潮吃了差不多,王家屏吩咐宮人盡數退下。

    林延潮知王家屏有話與自己說,果真王家屏道:“宗海,這一次元輔指定潘,余兩位大臣入閣,又向陛下薦舉支持新政大臣,充居要位,乃有人走政不息,遙控朝局之意,此實為不智。”

    “既是宗海勸元輔退位,何不連此事也一并勸了,如此可得全功?”

    林延潮道:“忠伯兄,新政之事,寄托元輔一生心血。在其府上,他曾與我講過‘為政不難,不罪巨室’,但新政所為就是打擊巨室,他這一走,滿朝多少權貴必是脅迫皇上,立即罷去新政。

    “故而他并非不肯放權,而是想有這些人撐著朝局,如此就可維持新政的局面。我非不愿勸元輔放權,以保全身,但實已是盡力,勸不動元輔。”

    王家屏嘆著道:“我也明白能勸至這一步,宗海已是盡力,元輔于陛下固然是扶上馬再送一程的心思。但說句難聽的,死后怎可知身后事?吾以為既是退,就退得干干凈凈,否則徒惹得人不快。”

    “你別看陛下眼下是答允了,那是念在元輔十年輔政之情上,但心底絕有一根刺在,將來恐生禍事。”

    林延潮聽王家屏分析,不由佩服地道:“論見事之明,真無人可及忠伯兄。”

    王家屏笑著道:“哪里,我不如宗海才是,若非你這一次勸得元輔辭相,我可能就要叩闕上書,勸元輔放權,是你救了我一條命啊。”

    林延潮忙謙虛道:“忠伯兄哪里話,是元輔自己早有辭相之意,此事我也不過是沾了水到渠成的光而已。”

    王家屏見林延潮絲毫不居功,更是欣賞低聲道:“元輔辭相后,閣中只有兩位閣老了,張蒲州處事圓滑,你恩師為人中庸,都不是弄權,操持朝政之人。到時權柄自是回到圣上手中,無論以后朝局如何變化,但你我身為陛下的帷幄近臣,將來得到大用是少不了的。”

    王家屏要力諫張居正,林延潮私諫張居正,二人此舉既有公心,也有私心。

    王家屏的公心,乃是為了保皇,這與林延潮不同,不過在私心上,二人卻是一致。

    林延潮亦低聲道:“論及資歷,忠伯兄遠在我之上,此番擁立之功,至少翰苑學士是跑不了的,以后小弟要靠忠伯兄提攜了。”

    王家屏聞言大笑道:“宗海放心。”

    就在這時,外間傳來了推門之聲。

    林延潮,王家屏也是挑簾出去。

    張四維,申時行兩位閣老都是向天子告辭,林延潮見小皇帝神色舒展,張四維,申時行在他的面前都是作唯唯諾諾,誠惶誠恐的樣子。

    申時行還好說,待人一貫處下,但張四維如此,令林延潮有些吃不住。

    在內閣歷事時,張四維為人倨傲,林延潮幾時見過他如此,更何況張居正一退位,張四維就已是位極人臣。在明朝七品文官尚敢罵君王的士風下,張四維身為堂堂內閣首輔,如此也實在令人太看不下去吧。

    見這一幕,王家屏對林延潮調侃道:“咱們這位將來的輔臺,可真有兩張臉啊!”

    林延潮會意一笑。

    林延潮但見小皇帝此刻已是春風得意,方才那點因張居正退位,而掛在臉上的憂容早不知哪里去了。

    小皇帝見林延潮,王家屏候在一旁,笑著道:“兩位卿家,陪朕去慈寧宮見太后!”

    王家屏稱是一聲,林延潮卻面露為難之色。

    小皇帝哈哈一笑道:“林卿家是否因違背了太后的懿旨故而擔心?”

    林延潮躬身道:“陛下明見萬里,講臣確有此慮,不知如何見太后。”

    小皇帝安慰道:“正是因此事,要為你分說。你放心,你是朕的心腹大臣,又是一心為朕辦差,太后最多訓斥你幾句,不會為難你的。”

    于是二人跟著天子的御駕來至慈寧宮。

    小皇帝先入殿說話。

    李太后讀了張居正的乞骸歸里疏,以及密揭問道:“為何張先生不托旁人,而托林延潮送這乞骸歸里疏,及密揭給你。”

    小皇帝道:“張先生說是這林延潮是朕的親信,其他大臣的話朕不信,此人就在外面,母后不如問問他?”

    “不用了,”李太后手底剝著念珠,半響道:“看來張先生,是真鐵了心要走了。你母后終盼著張先生,能再替咱們娘倆再守著大明江山一些日子。”

    李太后說完滲出點眼淚來,小皇帝也是眼眶濕潤。

    小皇帝道:“張先生遲早是要走的,但母后你看張先生推薦的潘,余兩位大臣,是否可為閣臣人選?他在密揭里叮囑兒,說再實行新政十年,可保江山社稷百年,你覺得妥當嗎?”

    李太后沉吟道:“我對外朝大臣也沒知道幾位,不過次輔是娘的同鄉,武清伯多次在娘面前贊過此人。娘也覺得此人也甚是恭敬,新政,用人的事,你可多與他商量商量,但總比不上張先生了,你自己也多多拿主意。”

    小皇帝想起張四維方才的恭敬,心底甚至滿意于是點點頭道:“朕明白了。”

    頓了頓小皇帝拿起張居正的乞骸歸里疏問道:“那張先生這折子,朕就允了?”

    李太后剝著念珠一陣無聲,已是默許。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山东群英会走势图0613 双色球复式投注 中国联通股票行情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图感觉 读书读好可以赚钱么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查询 四川金7乐下载苹果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今天 开花生加工厂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开奖统计图 北京pk10牛牛 13号云南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