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七百四十五章 報社被封
    燕京時報的報社里,七八名士子踏上樓梯,走到屋里。

    但見屋里光線昏暗,各樣的稿件堆疊著,郭正域合衣伏在案上,他已是有三日兩夜沒有睡了。

    但見郭正域聽到腳步聲,卻從案上抬頭,見了來人立即就問道:“如何報紙都發出去了嗎?”

    幾名士子一并答道:“郭主編,這最后三百份報紙已是送出去了。”

    郭正域松了口氣道:“終于都送出去了,郭某也算完成林先生交代之事,總算沒有辜負他這番冒死上諫的苦心了。”

    來人也都是林延潮的門生,他們忐忑地問道:“郭主編,那么先生會因此事而被陛下降罪嗎?”

    郭正域正色道:“怎么可能,當今天子雖是年少,但卻是英明圣睿之君,眼下些許過錯,只是因顧念孝悌而為。先生這一上書,天子必能幡然醒悟,不會降罪于先生的,百官也不會視若無睹的。”

    郭正域雖是這么說,但胸中卻沒有絲毫底氣心想,先生讓我不可因此事,再牽連他人,眼下我可不能將他們都拉進此事。

    見幾名士子都垂下頭來,郭正域道:“今日之事已了,你們都先回到家里去,三日后若沒有聽到什么風聲,再回到報社里。此間無論報社出了任何事,你們都不要回來。”

    幾名士子都急道:“主編,這怎么可以了?”

     郭正域正色道:“就是如此,你們本就與此事無關,立即給我走,否則休怪我與你們絕交!”

    郭正域聲色嚴厲,眾士子們不敢再說,只能道:“郭主編我們造辦就是,請你千萬保重。”

    幾名士子都是一步三回頭地走了,臨別時,幾個心腸軟一些的士子舉袖試淚。

    郭正域長出了一口氣,將報社里所有人的都驅出。甚至連廚役,打掃之人,也是趕走。

    原先熱鬧的報社中,只余下郭正域一人。

    郭正域上下巡視了一遍,再三檢查,將報社每一間屋子的門都鎖好。郭正域心想這或許是自己在報社最后一日了,想著無數付出的心血,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在這里為天下之事聲張而奮筆疾書,這樣的日子,真是令人銘記一輩子。

    這時聽得報社外,傳來馬嘶喧鬧之聲。

    “封順天府尹之命,抓拿朝廷欽犯,但凡報社之內所有人一律緝拿!”

    不久報社的大門即被撞開,手持鐵尺,鐵牌,捆鎖的官差,沖進了報社。

    但見報社之中,空無一人,不,還有郭正域一人坐在大堂正中的木椅上。

    一堆如狼似虎的官差闖入報社后,正待拿人,卻見郭正域容色平靜,絲毫沒有慌亂之色。

    唯首的捕頭喝道:“先給我拿下此人,其余人搜!”

    眾官差一并轟然領命,幾名官差拿著鐵尺,捆鎖上前,正要將郭正域拿下。

    卻見郭正域起身喝道:“誰敢!”

    官差們都是嚇了一跳,捕頭冷笑道:“死到臨頭還敢猖狂!”

    郭正域道:“吾乃堂堂孝廉,誰敢動刑。”

    眾官差們都是微一遲疑。

     捕頭卻道,孝廉亦如何,拿下!

    當下郭正域被五花大綁捆起,官差們搜索全屋上下,卻發現空無一人。

    捕頭向郭正域問道:“其他人呢?”

    郭正域仰天哈哈大笑,卻是不答。

    捕頭知道碰上了硬骨頭,當下道:“一會大刑之下,有你開口的,帶走!”

    說完官差將郭正域推出了大門。

    此刻報社大門左右,早有不少讀書人與百姓聚集。

    報社與學功堂間隔不遠,順天府官差來報社拿人,早就驚動了不少林學弟子。

    學功堂里一百多名林學弟子,見郭正域被抓,紛紛涌上前去大呼道:“你們放開郭兄,他犯了何錯?”

     “爾等怎可無故抓人。”

    官差人手不夠,攔不住這些讀書人,眼見對方沖來解救郭正域。捕頭忍不住了上前道:“郭正域與燕京時報,造謠生事,非議朝政,誹謗太后與天子,眼下陛下命我們順天府拿人,爾等不可放肆,否則一律以同犯論處。”

    眾林學弟子們都是年輕讀書人,不少人正是一腔熱血之時,紛紛道:“若是郭兄有罪,那么我們與他同罪就是。”

    京城里的讀書人背景多不簡單,不是生員就是監生,要么就是家里有人。

    捕頭不敢來亂,心底也是吐糟,這抓拿讀書人的事,交給錦衣衛,東廠都行,怎么偏偏輪到了他們順天府。

    順天府在京城里,真是誰也惹不起啊。

    不過話說回來,錦衣衛,東廠多只抓拿朝廷大臣,至于抓拿報社的事,他們看不上。但誰會料到這個報社的主編,竟是一名舉人。

    是舉人不說,還有這么多讀書人支持。

    正待捕頭為難時,郭正域卻焦急地道:“諸位同學不必如此。”

    林學眾弟子們聽郭正域這么說,都是停下手來。

    郭正域生怕他們也牽連進來,于是大聲道:“諸位同學,林先生他為國家社稷,為天下百姓請命,向天子死諫,我郭某附于其后而已。”

    “天日昭昭,國法如山,天子豈會容顛倒是非黑白,必將還天下一個公道,若是你們生事,則是將光明正大之事,變得名不正,言不順,此無疑將我與林先生皆陷于不義之地。”

    “若是你們不饒,郭某唯有以死明志。”

     聽郭正域這么說,眾弟子們都是退開,皆道:“郭兄,我們聽你的就是。”

     郭正域見眾人退開,對四面作揖道:“各位同學,千秋功過自有人來評述,今日之事,逃不開史家手中一尺之筆。若今日郭某正因此而有所不測,那么亦是死得其所,不必為我不平。郭某向諸位同學告別。”

    眾弟子們,以及圍觀的百姓聞郭正域之言,無不動容。

    郭正域點了點頭,向捕頭道:“好了,請將我押至順天府衙吧。”

    捕頭知今日算是抱了一塊燙手山芋在手,于是硬著頭皮將郭正域送至順天府。并令官差將燕京時報的報社查封,門上貼上封條。

    但林學眾弟子們卻是不肯散去,郭正域一路走,他們一路送。不少弟子們待送至順天府,見郭正域被押入官衙后,忍不住放聲大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3d官方yuce 北京快乐8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前三中奖 2076期精规律参考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体彩四川金7乐18102220 北京户口可以赚钱吗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后三双胆倍投公式 女孩赚钱的工作有哪些 辽宁十一选五任选3预测 在网上发表视频是不可以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