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八百五十二章 桃李天下
    同知署的簽押房外的院子里。

    天方熱,酒也不需溫,林延潮直接端起來就飲。

    酒水入口甚軟,易咽潤喉,順入五臟六腑,渾身通透。

    一碗青紅美酒入肚,清冽的酒水已是濺濕了青衫,這并非讀書人飲酒儀態。

    但此舉也可看出,林延潮心中是多么的百感交集。

     

    林延潮口中提及葉向高,林材,但心底卻又想起郭正域,因為這話卻又不能道出口。

    當初將‘天下為公疏’交給郭正域時,林延潮是存了私心的,最后累及對方受杖。若非因為腿傷拖累之故,郭正域或許能有更高名次的吧。

    所幸最后郭正域得償所愿,金榜提名,沒有被林延潮之事拖累。但林延潮口里若提出來了,如同在說沒有因受杖之事,郭正域也能中進士,此非君子之德。

    林延潮口中不說,只能心底為他高興。

    “就以此酒,遙祝各位好友吧!”林延潮說完將碗一擱,這青紅酒入肚不覺,后勁甚足。

    幾人也是陪林延潮同飲,陳濟川,展明都是江湖漢子,飲酒后膽氣甚豪,至于陳行貴,張豪遠多年行商也毫不遜色。

    說話間,下人已是在院內擺下桌案凳子,院里幾顆杉松正好遮蔭。

    這時院外丫鬟等捧著食盒,林淺淺穿著淺紫色的比甲,湖綠色的衫子行至簽押房的院子來。

    陳行貴,張豪遠當下拱手作禮道:“嫂子!”

    林淺淺見林延潮喝酒上臉,不由眉頭一皺,若非好友下屬,說不定就要數落林延潮了。

    林延潮見林淺淺問道:“你怎么來了?”

    林淺淺笑著走至林延潮身邊道:“方才你們命廚房備下酒菜,我想相公平日都不喝酒,怎么今日破例?問過才知是幾位同窗高中。我想你們今日高興,親自下廚做幾盤菜來。”

    “難得,難得嫂子下廚,這定要嘗一嘗的。”

    張豪遠道:“當年在司馬家里時,嫂子的荔枝肉可是好吃了,那味道真是人間一絕。我每次多夾幾口,嫂子都要拿眼瞪我,生怕司馬少吃了。”

    陳行貴,張豪遠都是笑,林淺淺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嚇得張豪遠連連賠罪。

     說話間,大家都是回想起當年在林延潮家里讀書的場景。

    要么夏日炎炎,抱書于綠蔭之下,身外竹林搖曳如濤。

    要么夜色浸染,窗外小雨濛濛,持卷于如豆青燈下。

    那等日子過得雖苦,但與現在在名利場中奔波而言,別是一種詩意的懷念。

    林延潮想得出神,林淺淺與丫鬟從食盒里端出吃食來,有醬鴨,有紅燒肘子,有紅糟魚。林淺淺道:“這是從老家帶的紅糟,糟魚與青紅酒最配。”

    聞言三人都是笑,陳行貴不由贊道:“嫂夫人的心真細。”

    丫鬟在桌上擺下酒菜,林延潮與他們于席間閑聊,林淺淺擔心林延潮喝醉,又沏了了一壺武夷巖茶,并示意他不可多喝。

    林延潮聽了林淺淺的話,將酒杯擱在一旁,飲茶解酒。

    一杯茶下肚,眾人都是想笑而不敢笑,林延潮知他們笑什么,于是道:“方才想起一會還有賀客登門,故而不能一醉方休。”

    “嗯?賀客?”林淺淺問道。

    林延潮點點頭道:“夫人的話,自要言聽計從,不過停酒也并非全因夫人之故。”

     說話間府門外鞭炮齊鳴。

    外頭一名下人手持大紅喜貼入院笑著道:“老爺大喜,大喜!”

    眾人都是訝異,陳濟川問道:“何喜啊?”

    下人道:“本府夏邑縣彭家彭健吾今年春闈高中三甲第兩百名,彭員外持賀禮在外謝老爺桃李之恩啊!”

    此言一出,院內眾人都是大喜,林延潮更甚。

    郭正域,彭健吾都是他的門生,林學弟子,而今都是金榜提名,如何能不歡喜。

    這是桃李天下!

    林延潮笑著道:“彭員外真是客氣了,隨我去見他吧。”

    林延潮走至府外,但見同知署外,聚了有好幾百人。

    彭員外見了林延潮即一揖倒地道:“犬子能有今日,多謝司馬老爺桃李之恩。”

    林延潮忙將彭員外扶起道:“彭兄這就不必了,我只不過看過令郎幾篇文章,平日公務繁忙,也談不上如何指點。”

    彭員外道:“司馬老爺何必過謙?犬子曾說,師道有三,蒙師、業師、人師。蒙師,業師易求,而是人師可遇而不得求。而先生你正是他之人師!”

    彭員外說完,外頭的人紛紛稱是。

     林延潮辭道:“古人云,經師易得,人師難求,林某為經師尚可,人師就過譽了。”

    林延潮另一弟子侯恂爭道:“先生乃心志高潔之士,胸懷天下而無爭,人師二字當之無愧。”

    林延潮聞言笑了笑,仍是推辭。

     彭員外道:“若非司馬,犬子焉有今日,彭某沒什么說得,明日在舍下擺下三百桌謝師宴,共同答謝師恩,還請司馬賞光。”

    林延潮笑著道:“彭員外此情……林某去便是。”

    彭員外道:“另外還有一點薄禮奉上。”

    彭員外當下二話不說向林延潮奉上‘薄禮’。

    彭家仆人手捧著紅案,一封封的白銀用紅綢包著陳在同知署門前。一封乃是一百兩,足足有二十個紅案,那就是兩千兩白銀。

    這一幕令旁人無不稱羨,大家都是嘖嘖稱奇。彭家乃歸德府數一數二的土豪,林延潮的農商錢莊也有他的股份,這些銀子對他而言不算什么。

    彭員外懇請再三,林延潮見推辭不過,只能收下道:“彭員外之禮,本官卻之不恭,即是如此暫且收下。”

    當下陳濟川,展明上前收下銀子。

    頓了頓林延潮又道:“本官記得彭員外令郎乃府學子弟,飲水當思源,富貴當報恩。城里府學似年久失修,廩膳生虧欠廩米六月不發,即使如此,本官將這些白銀如數皆贈給府學修繕校舍,資助寒家出身的博士子弟,也算為令郎酬當年之恩。”

    林延潮此言一出,府外百姓無不拍手叫好。

    “司馬無私念。”

    “一心為公,真不愧為林青天!”

    “為官清廉,為師重道!”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买彩票的方式赚钱 长春百脑汇4楼赚钱吗 雅虎靠什么赚钱 天蝎男很会赚钱吗 鸡饲料业务员赚钱吗 劳务派遣是通过什么赚钱 在家手工赚钱的项目 用美团不赚钱 红颜app怎么赚钱 足球公司如何赚钱 相互保赚钱 2018哪个网游搬砖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