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歷史小說 > 大明文魁 > 八百六十四章 民得其惠
    商丘河堤上。

    府衙吏員,縣衙吏員都是站在河邊勘探。

    丘明山與同知署的署吏,手持魚鱗冊,持筆書寫。

     林延潮與孫承宗,及一干門生來至堤下的淤地里,沒有幾日這里將會變成老百姓的淤田。

    與吏員不同,遙堤上站著數百名百姓,他們都是新買這一段淤田的百姓。

    他們被嚴令不許下堤,但仍是耐不住興奮,走至堤根的地方,手里捏起一把淤土,用手搓著與自家的親戚聊著,大體上的對話都是。

    這田真肥,就如家里的白面似的,若是種下糧去,就算靠天吃飯,一年也能收一石糧。

    那可不是,若賣把氣力,勤糞勤澆,兩石糧都成。不要兩三年就能回本了,再過五六年就能討上老婆。

    眾百姓們說著,轟然大笑,充滿了歡快的氣氛。

    林延潮聽得百姓對話心底有數。

    俗話說北方糧田論斗,南方糧田論石。

    在南方畝產二三石,甚至四五石都不算稀奇。

    但在北方糧田畝產只能按斗來算。一石十斗,北方的田畝,一畝只能收個二三斗,若收六七斗,可稱豐年,那就是一年下來風調雨順了。

    這唯獨淤田不同,三四石也是平常。

    “以往如此的好地,都給大戶人家占去了,哪里論得到咱們。”

    “這還是要多謝了林青天啊!”

    贊揚之語陸續傳來。

    眾門生們都是顏面有光,對林延潮則更是敬仰。

    林延潮來至丘明山與眾吏員前,他們正在將測繪的田畝畫圖,然后登在魚鱗冊上。

    田地登造的冊子稱為魚鱗冊。

    魚鱗冊起始于宋,完備于明。明朝就是以魚鱗冊為經,定田畝稅賦,以黃冊為緯,定百姓勞役。

    魚鱗冊里有一縣的山川全圖,其中于老百姓的田畝,一塊一塊的于圖上參照比例畫出,一片一片猶如魚鱗,所以名為魚鱗冊。

     魚鱗冊外,還有一套冊子叫推收冊,用于記載該地田畝買賣。

    魚鱗冊與推收冊要比對在一起看,那么本地田畝分布,產權歸屬一目了然。

    當時魚鱗冊并非是一年一造,以往林延潮就算立即開辟河邊灘田,也只能在府縣里登記在冊,而在戶部卻無法立即變更。

    但是眼下是什么時候,張居正之變法,還未結束。

    萬歷九年行一條鞭法,天下各州縣皆清丈田畝,重造魚鱗冊。

    到了萬歷十一年,雖說清丈田畝,已是被朝廷叫停,但余法尚在,地方州縣重造魚鱗冊后,必須一年一呈至戶部,戶部必須立即備案。

    如此的目的是防備地方州縣,朝令夕改,這邊應付清丈田畝之策,說清丈了多少多少畝田地,到了第二年,官員交替或者是什么緣故,官員受壓力在魚鱗冊上替豪強隱匿田畝,那么戶部在備檔上,發覺田畝無緣無故比去年少了,那么可以立即追究州縣官員的責任。

    魚鱗冊一在戶部登記,有人想要大面積變更,那就很難了。

    萬一查出少了六七萬畝的淤田,朝廷也是震動,必然不會視若無睹。林延潮登錄好魚鱗冊后,立即上報戶部。

    冊我也造了,錢我也收了,這生米早已是煮成大熟飯了,別人就不能惦記了。

    現在吏員們沿著河堤,一段一段的測田。

    測田之事,最容易偷雞。

    這時一名學生向林延潮道:“先生,學生有聞這魚鱗冊所制,需先出四至,為何只測東西而不測南北?”

    眾人看去確實是如此,東至多少多少步是誰的田,西至多少多少步是誰的田。

    東南西北都要標出,這稱為四至,而河堤上只沿著東西測算,這其中是否有什么貓膩?

    數名學生頻繁以目示意,這學生卻梗在那,一副要刨根到底的樣子。

    林延潮看去此人正是袁可立。林延潮點點頭當下對丘明山道:“此事,你解釋一二。”

    丘明山稱是后笑著道:“諸位有所不知,這重造魚鱗冊,是依造河邊灘地所造。”

    “河灘地?”眾學生們不解。

    丘明山耐心道:“所謂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不是瞎講的。河灘地,因為常受河流擺動,漲溢,而使得魚鱗冊上田畝有所變化。”

    “而縷堤也是如此,經常受河水侵蝕,雖是夾河而建,但若被大水沖塌,可能不得不重新在新址修堤。”

    眾學生們都是恍然,袁可立不由憂心地問道:“那如此有何對策?”

    丘明山笑著道:“流經歸德府的黃河大體上乃自西向東,那么河水只能沿著南北擺動。所以魚鱗冊上只記東西尺寸,不計南北。”

    “所以灘地的魚鱗冊造冊法,就是依著大堤從西向東一段一段的丈量,然后從每段劃出五畝地來。”

    “若是河水侵蝕怎么辦?”

    丘明山道:“不錯,因思及河水侵蝕,司馬早吩咐每段多預留給老百姓一些面積。”

    “所以在魚鱗冊上雖是五畝淤田,但老百姓可耕之田遠超過五畝。甚至若是老百姓田地真的短了一塊,還能去問官府按照堤壓,河占的部分賠錢。”

    眾學生們聞言皆是嘆服,這使用面積超過產權面積,放在后世絕對是良心開發商。

    丘明山笑著道:“不僅如此,司馬還吩咐,在造冊之上,兩塊毗鄰的地上,先劃出道路來,道路算作官地,不侵占百姓田畝,并以此劃分田畛。”

    “每塊民田皆作長條形,即可平均土地,又能劃分地界,此一舉兩得之法。”

    袁可立聞言頓時佩服得五體投地,向丘明山抱拳道:“袁某見識淺薄,以致冒犯,還請邱先生海涵。”

    “學生讀書一輩子,也想不出此等之法。這法真造福百姓,利民千秋,官民兩便。”

    丘明山笑著道:“這有什么,此都是司馬之英明!”

    林延潮聞言卻沒有說話。

    其實這堤壓河占田之補償,以及道路歸公,都是付知遠提出的。

    雖說如此之下六百三十頃淤田,又要縮水不少,但是民得其惠。

    正說話間,堤上傳來陣陣笑聲,原來官吏們將一百姓所購的淤田圖冊標出,然后一式兩份,明日即可讓他來至縣里,依照淤田圖冊領取田契。

    老百姓拿到圖冊的一刻,笑得是嘴都合不攏,直呼實惠。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囹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永利棋牌可以提现吗 虚拟币赚钱教程 搞快递站怎么赚钱 零点棋牌被判刑 z赚钱的职业 ewin棋牌官网 券商眼红客戶赚钱 新浪体育棋牌围棋 海南环岛赛开奖 埃瓦尔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