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網游小說 > 怪物聊天群 > 第797章 秘修會
    蘇墨坐在海邊的一截破敗城墻上,等待著克爾加德的回來,但是等了很久都沒等到,這貨估計還是怕蘇墨找他要報酬,直接撕開空間開個通道跑掉了。

    這樣破敗的城墻墩子有很多,屬于舊長城留下來的遺跡。

    上面血跡斑斑,呈現出一種暗紅色的顏色,系統并沒有在這里遵循十分鐘一刷新的規律。

    實際上,很多地方都不再是十分鐘一刷新了。

    據說,下一個版本可能會取消這個很“游戲”的設定,玩家清理身上的污垢需要自己洗,或者找牧師使用清潔術。

    還有一些其他很“游戲”的設定也會取消。

    就在蘇墨意識到克爾加德已經跑路,打算回去的時候,他看到了海面上出現了一些帆尖,從小到大從少到多,很快就形成了一支龐大的艦隊。

    海盜!

    蘇墨精神緊張了一下下,然后就放松下來,因為他意識到了海盜似乎和他是一伙的。

    來的是海盜之王的艦隊。

    斯坦大公最終站在了蘇墨的面前,他的氣色比上一次還要好一些,很明顯過得非常滋潤。

    “以后海盜們還會搶東西殺人嗎?”蘇墨迎著陽光,雖然是夕陽,可依舊有點睜不開眼。

    “要不然怎么叫海盜呢。”斯坦大公忍不住笑。

    “也是。”蘇墨點點頭。

    就像人要吃豬肉,狼要吃兔子,這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除非杜絕海盜的存在。

    “這海港真是一天一個樣,鐵馬伯爵真是治世能臣啊。”斯坦大公依舊對蘇墨很欣賞,如果他能夠主導聯邦的大權,一定會給蘇墨一個重要的位子。

    “盡心,然后少一點私心,僅此而已。”蘇墨嘆道。

    說得簡單,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甚至可以說大部分人都做不到,不管是游戲還是現實,人們的內心充滿了思域,甚至為之犧牲掉了最基本的做人原則和職業修養。

    “我這次來順路充當了一下信使,這個東西是你應得的。”斯坦大公拋過來一個東西。

    蘇墨抬手接在手里,發現是一枚類似金幣的東西。

    展開手掌一看,卻不是任何一種游戲里常見的貨幣,而是一枚類似徽章的東西。

    可是這徽章居然一點屬性都沒有。

    顯得非常奇怪。

    名字似曾相識,蘇墨皺著眉頭想了想,然后突然間睜大了眼睛。

    當初他在牛魔港故弄玄虛,被那頭老牛腦補成了秘修會的人,于是順坡下驢默認了秘修會使者的身份,沒想到時隔多日,再一次見到了這個名字,居然是從一塊秘修會徽章上。

    “啥意思?”蘇墨有點心虛。

    “從今天起,你就是秘修會的一員了,如果你不反對加入的話。”斯坦大公說道。

    “呃,秘修會是干嘛的,里面都有誰?”蘇墨松了口氣,不是來找麻煩的就行。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冒充它做什么。”斯坦大公笑。

    果然是知道了,這個組織在東大陸堪稱絕對牛叉,和那頭老牛認為的差不多。

    “我從來沒說自己是,都是別人認為的。”蘇墨聳聳肩。

    斯坦大公無奈的搖搖頭,手掌一翻,手心里同樣躺著一枚秘修會徽章,他解釋說道:“我這一枚是我答應為秘修會效力的時候拿到的,他們說可以讓我不用死,還可以給我無上的權勢,傻子才不要呢。”

    那時候的斯坦大公,被追殺的幾乎沒有了活路。

    他的反人類行徑遭到了幾乎所有勢力的仇視,而且這種事情解釋也沒用,不管你用的是死囚還是尸體,都觸碰到了大家的底線。

    在絕望之中,他碰到了一個人。

    這人問他愿不愿意為他們的組織辦事,一切的罪責什么都可以給他兜著。

    這里的辦事不是雇傭,而是一種更嚴苛的契約。

    活下去,權勢,地位,斯坦大公低下了驕傲的頭顱,因為他不知道死亡的另一端有什么在等著自己。

    他有點嫉妒蘇墨。

    別看他現在在秘修會中地位還不錯,更是被捧到了新海盜之王的高度,可他根本就沒有自我。

    他的一切都是秘修會給的,相應的秘修會也能隨時隨地的收走。

    就像一條狗一樣。

    尾巴搖得好了,就給點好的吃,一旦惹得主人不愉快,可能直接就送狗肉館去了。

    人生就是這樣,曾經以為自己是主角,結果發現并不是。

    蘇墨就不同了。

    他是秘修會中大佬們看重的人才,是正式邀請吸納的成員。

    “你到底愿不愿意?”斯坦大公問。

    “你都說了,傻子才不要呢,我也不是傻子,不要白不要。”蘇墨哈哈一笑。

    他知道加入這樣的組織,有好處,但也一定有責任和義務。

    然而天底下沒有不要錢的午餐,想要利益又不愿意承擔風險的永遠也做不成大事,蘇墨需要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太貪心而已。

    斯坦大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起身離開。

    “現在秘修會的首領是誰?”蘇墨問。

    “我哪知道,”斯坦大公頭也不回的繼續離開:“我還挺好奇呢,你以后要是弄明白了,記得告訴我。”

    “到哪里可以找到你。”蘇墨問。

    “海上,通過任何一個海盜都可以找到我,我會和他們打好招呼的。”斯坦大公踩著顫巍巍的舢板,回到了自己的坐船。

    他徑直的走進了船艙,并沒有站在船頭上讓蘇墨送別。

    蘇墨在海邊的矮墻上坐著,看著桅桿慢慢地低沉下去,最終徹底消失不見。

    屬于夜晚的水汽開始肆虐的蔓延,很快就讓他整個人都濕漉漉的。

    燥熱的一天馬上就要過去。

    在海浪喧囂的擁抱中,這個世界迎來了一天的終結。

    蘇墨很快就得到了聯邦正式的任命,他成為鐵馬伯爵,領地又一次的進行了擴張。

    戰爭中敗亡了太多的貴族,有的是地盤可以分封。

    新的領地占地很廣闊,盡管都不太富庶,但是鐵馬伯爵在戰爭中證明了自己,連可怕的深淵都無法撼動他的領地,所以開始有源源不斷的原住民遷徙到哈金斯,他們種植牧草,也種植粟米。

    蘇墨和別的領主一樣會向他們收稅,只是收來的錢基本上都投入到了領地的建設上。

    修建道路,疏通河流,給牧師發薪水等等。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重庆时时彩 8大胜娱乐网站 即时赔率加强版 贵州11选5前三 178彩票网怎么进不去 淘宝上的组装电脑商家怎么赚钱 秒升怎么赚钱 北京麻将app能作弊吗 陕西快乐十分 五码倍投 宝宝计划软件准吗 米阅阅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