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回替商裕遮好衣服,這才轉身朝尹千章道,“你們以后不要總是晚上來此,商裕需要好好休息,現在他的傷口還沒有徹底恢復,要是你們繼續讓他勞累下去,我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好。”

    尹千章聽出燕回話中的幾分不滿,也許更多的則是對月傾城,不過現在燕回是醫者,尹千章等人自然也讓著燕回幾分,月傾城不知其中緣由,當即便道,“皇上受傷了?”

    “沒事。”商裕起身接過燕回端來的藥,知道燕回是因為程嬌娥的緣故所以對月傾城不甚客氣,而月傾城也不知曉這段日子自己的經歷,所以才會好奇。

    喝干凈藥,燕回沒有多說什么而是轉身退下了,商裕則是坐在座位上看向尹千章和月傾城,“深夜來此想來是對付月傾華有進展。”

    商裕避開了月傾城想要探究自己身體的念頭,畢竟需要解釋的事情有點多,商裕沒有那多余的心思解釋,月傾城見商裕不愿多說此事便沒有勉強,這幾次前來月傾城也發現了商裕的臉色很難看,但一直不知道商裕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我已經把月傾華身邊的人全部清除干凈,可惜在準備對月傾華動手的時候朱雀輪的人突然出現把月傾華帶走了。”月傾城緩慢的說道,并未有什么停頓。

    “逃走了。”商裕看不出什么表情,“你遇見了朱雀輪的人,那可有遇見程嬌娥?”

    “自然,她也在其中,只是看起來和以前大不相同,其實我很好奇,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會讓程嬌娥性情大變。”月傾城雖然沒有把所有的事情說出口,但對于程嬌娥的疑問卻始終沒有停止,她想要幫助程嬌娥卻不知從何下手,畢竟連程嬌娥發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朕也說不清楚,不過一切還是拜公主所賜,若非當初公主逼迫,北狄王吳衣也不至于帶著手下狼狽離開天奕,程嬌娥也不必一心想要離開前往西江,這些都是你的計策成功的結果。”商裕的話十分平淡,此時他坐在座位上一身黑色繡金袍,看起來十分的瘦削,不過盡管如此商裕的眼神依舊凌厲,就像月傾城第一次見到商裕的時候她便覺得這位年輕的帝王絕非池中之物,盡管進來似乎有所打擊,但本質依舊沒有變。

    月傾城難得的有些沉默,“相信皇上也是覺得月傾城留下還有更大的用處所以才會留下我的。”

    商裕點頭,“傾城公主能夠記得這點便好,你可是故意放過月傾華一命的?”

    “并非如此。”月傾城頓了頓,“若是與朱雀輪沖突恐怕是一場很大的斗爭,而且我不知曉朱雀輪的真正實力不敢貿然動手,況且按照我手下的說法月傾華和他們也只是合作關系,恐怕營救他也另有目的,我認為不如坐山觀虎斗,若有結果也會很快明了。”

    商裕壓下心中的一點疑惑他總覺得月傾城還是有事情瞞著自己,但到底是什么事情商裕只隱隱覺得此事和程嬌娥有關系,程嬌娥之前和月傾城私交甚好,雖然因為之后京城的命案而徹底斷絕往來,可是這次程嬌娥也是為了月傾城的安危所以才冒險傳遞出消息,雖然不知程嬌娥背后的目的,但程嬌娥到底對月傾城沒有絕情,否則大可以借助別人的手替自己的母親報仇。

    “失敗了你希望朕再給你下一次機會么?”商裕挑眉,他知曉月傾城是個人才,可月傾城之前做的事情也的確難以輕易說放下便放下,“但西江王如今已經不知去處,傾城公主認為我們下一步應該做什么呢?”

    月傾城道,“雖然我不該置喙皇上的處事方式,但西江進來應當不會有大動作,西江內部亦是有我的人手,如果有異常發生我會第一時間提醒皇上的,現在皇上應當做的便是滌清朝堂內部。”

    這亦是尹千章所希望的,自從月傾城幫助商裕做事之后尹千章多次提出此事,月傾城雖然不知商裕到底發生了什么,但身處朝局多年也知道商裕現在是被猛虎環伺,急需要改變而不是繼續處在這樣的危險之中。

    “朝堂之事豈是一朝一夕能夠解決的。”商裕心中另有思慮,月傾城隱隱覺得商裕還是擔憂程嬌娥的處境,“若皇上是擔心程嬌娥的話也許大可暫時放下心來,尹盛玉對程嬌娥十分在意,應該不會讓她有危險,而皇上要面對外敵必然要讓內部沒有后顧之憂才是。”

    “臣也認為公主殿下說的對,這些日子安平侯愈發的放肆起來,臣前一段時間收集了許多安平侯的罪證,只要一段時間大可讓安平侯徹底下位,絕對不會給他留下任何機會的。”尹千章并未把所有話說全,但商裕卻是絕對能夠聽懂的,一邊的月傾城看了尹千章一眼沒有多說什么,商裕點點頭。

    “既然如此那這件事便交給你們二人去辦,安平侯的心思難測,雖然近來的確十分放肆,可想要扳倒他還是需要時機的,朕希望你們的動作可以稍微收斂一些。”

    月傾城立刻道,“尹大人在明,我在暗絕對不會給安平侯更多的機會的,況且之前程嬌娥安排的那個人如今也是可以利用的時候了。”

    月傾城是知曉成三的存在的,奈何這件事因為程嬌娥的離開所以擱置了,最開始程嬌娥便是準備利用成三來處置安平侯,可惜一切都未曾來得及,商裕的神色有些冷淡,月傾城沒有多說什么,“那我便暫時退下了,若是皇上有什么需要月傾城必然全力支持。”

    見月傾城轉身離開商裕才看向尹千章道,“尹盛玉為何會攔下月傾華,難道真的是為了月傾華手中的五方玉。”

    “臣認為非常有可能。”尹千章道,“上次臣見識到了朱雀輪內殺手的本事,傾城公主的確沒有說謊,若當真沖突在一處的確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配资通 羽毛球即时比分球网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大赢家比分足球比分 德州麻将单机游戏 排球比赛比分直播 wnba比分直播视频 云南时时彩 青海十一选五 球探网篮球即时比分 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 内蒙古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