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羅睺問道 > 第一百零一章玄木,通天現機緣(求全訂)
    準提看到接引進入了山體內部,看向了燃燈道人,一對眼神,也都是進入了其中。

    接引堂堂一個準圣大能,不可能感應出錯,那么只有一個可能了,就是有寶物與接引有緣。

    不然的話,他們三個都在靈伽山之上,為什么之后接引察覺到了,準提與燃燈就沒有察覺到呢?

    山體之內,那堅硬的炎石根本就當不出接引的腳步,此時的接引就猶如一個虛體一樣,在山體之內行走。

    在進入這山體之中的那一瞬間,接引感受到了那股強烈的氣息。

    “這是玄木的氣息?”

    接引怔怔的說道。

    一旁的準提與燃燈則是一愣,這玄木可不是普通的木頭,此乃洪荒之中有名的靈根!

    乃是極品先天靈根,雖然不結果,但是卻有著一種特別的香氣,就算是準圣大能一個不小心也會中招。

    一旦被香氣入體,就會心生幻象,迷失在自我的意識之中。

    所以說,玄木又稱之為幻木。

    “這寶物竟然真的存在!”準提看著眼前的一步,一顆幼小的樹苗,大約有著三寸大小。

    “玄木又稱幻木,化為靈寶可為極品先天靈寶,擁有先天幻象神通,恭喜師兄喜得至寶!”燃燈對著接引恭賀道。

    接引的臉色露出了喜色,竟然能夠得到這種寶物,確實不錯!

    不過看這玄木還沒有成熟,十丈方可成熟化為靈寶,如今卻是還早。

    “此物想要取走,怕是還需要數個元會,先留在此地吧!”接引淡淡的說道。

    靈伽山是他們的道場,留在這里也是相當于留在自己的手中。

    極品先天靈寶雖然珍貴,但是還沒有達到讓他們產生欲望的地步。

    “不如師兄你先以血祭煉,這樣的話,就算是我等不在靈伽山,也不會被人奪取!”準提提醒道。

    這玄木在他們的眼中或許不足以反目,但是別外人得知,那么必定會盜取。

    如今的洪荒可是有不少都是借助先天靈寶斬尸的,他們都在爭奪先天靈寶,若是知曉靈伽山無人,并且有極品先天靈根,恐怕會第一時間前來。

    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要做好防范措施。

    接引點了點頭,眉心之上溢出了一滴血液,然后滴落在了玄木之上。

    瞬間,血液滲透,消失在了玄木之上,接引與玄木有了一絲若有若無的聯系。

    接引封閉了這玄木的氣息,至少不可能有人在感受到這玄木的氣息。

    離開了山體之內,接引看向了須彌山的方向,還有數萬年就是三次見到了,接引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聽圣人大道了。

    在這段時間里,接引斬出了第三道欲念,成為了準圣后期。

    現如今,達到準圣后期的大能并不多,也只有帝俊,太上與接引了。

    就連冥河老祖與敖正都還在準圣中期。

    太清與原始一直都是閉門造車,不出山游歷,修為卻是進展有些緩慢。

    昆侖山,玉虛宮。

    “大師兄,你是不是多慮了,太上兄長豈會對你動手,用得著因此與妖族交好嗎?”原始早就有些不滿太清的行為了。

    竟然為了自己的猜想,與妖族結盟了,就在前不久,妖師鯤鵬親自前來昆侖山談條件。

    太清欣然答應了,為的就是讓帝俊與東皇太一出手一次!

    可若是太上沒有殺他之心,這交易就白費了,

    這是原始心中的認為。

    “二師弟,你克制帝俊已經斬出了二尸,東皇太一更是手持混沌鐘?他們兩個的一次出手,可不是那么容易換到的,而且就算是太上對貧道沒有殺害之心,這交易也不會虧!”

    太清對著原始解釋道。

    “可是沒有必要與妖族走的那么近吧!”原始不滿的說道。

    原始的心中最討厭的就是妖族那些低下的生靈,若是讓這一群生靈建立了天庭,那么這洪荒還不是搞得烏煙瘴氣?

    即便是帝俊與東皇太一在原始的心中,也沒有什么好形象,不過是兩個扁毛畜生!

    “妖族立下天庭這是天道大勢,二師弟你忘記師尊的話了嗎?”太清聲音變得沉重起來。

    原始不以為然,鴻鈞道祖是說了妖族立下天庭,但是沒有強制他們師徒兩個幫助妖族。

    所以說,在原始的心中,并不打算幫助帝俊與東皇太一。

    原始不說什么,太清也沒有在說什么,只不過太清的心中卻是盤算著一件事情。

    他感覺到了一股氣息,這是從不周山方向傳來了的,似乎與他有緣。

    可是太清不敢在這個時候前往,他擔憂是太上設下了陷阱埋伏他!

    對于太上,太清可不敢有一點點的疏忽,他總感覺太上會對他下手。

    可是為什么原始就不相信呢?

    有的時候,太清真的很惱怒,為什么通天就會聽太上的話,而原始不聽他的話!

    一甩衣袖,太清站了起來,走出了玉虛宮,原始沒有阻攔,而是繼續修煉。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光芒射了過來,并且還帶有濃郁的魔氣。

    太清眼神一凝,他能夠感受到魔道氣息,并且這股氣息的主人,修為不弱!

    “兄長,你知曉貧道前來?”

    這一道光芒正是通天與多寶,看到太清在玉虛宮門口等候,卻是疑惑道。

    “呵呵,三弟,難怪今日莫名欣喜,原來是三弟回來了,快入殿。”太清說道。

    通天沒有推脫,帶著多寶便是走進了玉虛宮,想當初,通天也是在這里修行的,只不過后來,各自拜師,通天也就前往了須彌山!

    來到了大殿之上,原始看到了通天前來,當即便是走了下來。

    “三弟,你來了。”原始欣喜的說道。

    其實通天不打算來昆侖山,他的預算是回到須彌山,可是在半路,通天有一種感覺,似乎有自己有緣的寶物要出世了。

    這個感覺來自于東海,他想要將多寶先放在這里,等取了寶物在來帶走多寶!

    畢竟,要返回須彌山,一來一回還需要數百年,可能數百年之后,寶物都被別人拿走了。

    想到這里,通天才拐了個彎,來到了昆侖山!

    他來到昆侖山的目的,就是為了安置多寶,畢竟帶著多寶前往東海,有些危險,一旦遇到了情況,他怕傷害到多寶。

    “二兄,好久不見。”通天笑著說道。

    “是呀,可是有一段時間了,怎么突然想到來昆侖山了?”原始問道。

    “本來貧道在鳩魔山,可是有感東海出現有緣之物,想要去看一看,所以....呃,你看,我倒是忘了這事。”

    說著,通天便是一指太清說道:“多寶,這是你的大師伯太清,還不快拜見。”

    多寶連忙走到太清的面前施了一禮。

    隨后,通天又是一指原始:“這位是你的二師伯原始。”

    多寶也是恭敬的施禮。

    “兩位兄長,這是貧道的大弟子多寶,正是在鳩魔山收的。”通天笑道。

    “多寶師侄的本體是尋寶鼠吧!”原始淡淡的說道。

    原始不喜歡這等的生靈,不過當著通天的面,也不好意思說什么。

    “回稟二師伯,正是尋寶鼠。”多寶恭敬的說道。

    “嗯,跟腳不錯,好好修煉。”原始說道。

    通天看向太清與原始說道:“這一次來昆侖山,主要是為了多寶,還請兩位兄長照看一段時間,貧道要前往東海一趟。”

    “三弟放心,多寶在這里不會有事。”太清說道。

    原始也是點了點頭,即便是心中反感,但是通天的請求,原始還是會答應的。

    “多寶,在此處好好聽從兩位師伯的吩咐,不可造次!”通天威嚴的說道。

    多寶道人連忙說道:“師尊放心,弟子一定聽從兩位師伯的話。”

    通天點了點頭,然后看向太清與原始,笑道:“既然如此,通天就拜托兩位兄長了。”

    “三弟放心。”

    通天離開了昆侖山,他不知道太上等人就在不周山,不然的話,他會將多寶交予太上。

    畢竟多寶是魔道的弟子,托付給玄門總是有些不好!

    也幸虧通天沒有前往不周山,不然的話,還真就誤了大事,太上等人正在不周山布置大陣!

    太上,太玄,西王母,孫元在這里設陷阱準備斬殺太清,若是被通天知曉,豈不是給自己找事情?

    不周山之上,太上四人在這里布下了天羅煞陣,只要是不開啟大陣,便不會發現這里的異常。

    為了隱蔽大陣,他們消耗了數萬年才布置下來,可謂是為了太清,他們煞費苦心!

    一方面,他們還要躲避妖族的大能,畢竟他們在不周山的事情不能被知曉。

    如今,妖族又時常與巫族作戰,不久就會從三十三重天下來一次,這讓太上等人可是費了很大一番功夫!

    “大師兄,陣法已經布置好,我們是繼續留在這里,還是先回去?”太玄問道。

    “還有數萬年才會成熟,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處,你與本座,還有孫元師弟回須彌山,四師妹去一趟女媧的道場,多交流一番,她可能是未來的師妹。”太上淡淡的說道。

    西王母瞬間明悟了太上的意思,當即點了點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免费麻将下载 股票涨跌幅的原因 龙王捕鱼有没有技巧 四人打麻将免费 极速快3预测 江苏11选5基本走 贵州十一选五近50 辽宁11走势图基本走势 能够赚钱的网页游戏 棋牌游戏有哪些好玩 全民福州麻将有没有挂 北京pk1051jihua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