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羅睺問道 > 第九十六章軒轅陣營呈現敗局
    袁洪不是傻子,他雖然修為低下,遠遠不如太上魔祖強大,可是他能夠猜出,太上魔祖心中的算計。

    想要借助蚩尤與軒轅的爭奪,來鎮壓須彌山其他的圣人,這只要是明眼人都能夠看的出來。

    或許,小輩的弟子,不敢這么大膽的猜測,可是袁洪不同,他可是蒼天魔祖的弟子,是須彌山一脈的一代弟子。

    即便是最小的弟子,但也是一代弟子。

    身份地位在須彌山之中,遠遠比修為重要的多。

    多寶魔君聽聞袁洪的話,心中有了低,只要是袁洪有著與太上魔祖周旋的意思,那么他就不用擔心完不成師尊交代下來的任務。

    多寶魔君等人來到了他們的營帳之中,皆是落出了笑意,袁洪所說與他們心中所想一致。

    “大師兄,有著袁洪師叔幫助軒轅,想來刑天師兄不敢太過。”龜靈圣母說道。

    刑天的實力,在整個洪荒都是有目共睹的,巫族之中最頂尖的大巫,沒有之一。

    洪荒之上,絕對的準圣,所有的準圣大能之中,刑天絕對可以排進前十。

    所以對于刑天,多寶等人還是忌憚不已,可現在有袁洪在這里,刑天即便是幫助蚩尤,也不敢親自出手。

    對袁洪出手,這是大不敬,即便是太上魔祖也要受到牽連。

    “話雖如此,可若是袁洪師叔被刑天師兄派人牽制住,到時候,我們就處于被動了。”多寶魔君無奈的說道。

    歸根結底,他們還是修為低,不然的話,沒有必要如此的擔憂。

    現如今,軒轅陣營贏得首勝,大大提升了士氣,還有軒轅陣營的氣運,這對于最終的決戰,有著很大的幫助。

    陳都之中,羅睺,太玄,孔宣聚在一起,羅睺的臉色平淡,太玄有些緊張,孔宣則是過度緊張,來回走動。

    不為別的,只因為羅睺用大神通描繪出了未來的一幕,讓他們兩個都有些坐不住。

    魔道與玄門中落,佛道崛起,這是未來的一幕。

    “師尊,這有些不可能吧。

    阿彌陀佛雖然叛出我魔道,可卻還是您的弟子,再則他的修為遠遠不如您,怎么可能會讓佛道大興,甚至超過魔道?”

    太玄不相信那一幕未來之象,畢竟眼前的這一切,魔道昌盛,佛道不過在魔道與玄門之中求生。

    孔宣就更加不敢相信了,因為他看到了在未來,他竟然投靠了佛道,竟然還做了佛道的一個佛母,這怎么可能!

    “師祖,這...這....”孔宣有些說不出話來,這太過駭人聽聞了,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

    他堂堂的魔道二代首席,去佛道做一個佛母,這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未來一切皆有可能,或許連吾都有可能成為佛祖呢?”羅睺笑著說道。

    這是太玄與孔宣第一次觀看未來之象,不然的話,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就不可能看到未來。

    即便是推算,也只能推算洪荒大勢,卻不能推算出未來的景象。

    羅睺這很直接,直接呈現出了未來的畫面,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實,就算是心中不信,可卻有一種事實如此的感覺。

    “師尊,那一個大日如來是誰?”太玄問道。

    方才未來的那一幕之中,有一個氣勢渾厚的佛祖,雖然地位不如阿彌陀佛以及燃燈佛祖,可是其身上的威壓,卻超過了兩人。

    要知道阿彌陀佛與燃燈佛祖可是圣人,混元大羅金仙!

    超過他們兩個,必定也是圣人,或者混元大羅金仙,如今這洪荒之上,還沒有隱匿的大能啊!

    至少,太玄不知道有如此的大能隱匿在洪荒之上。

    “不可說,談其人,便可被對方知曉。”羅睺鄭重的說道。

    “難道連師祖都無法躲過對方的感知嗎?”孔宣震驚的說道。

    在孔宣的心中,羅睺就是無所不能的存在,就是萬物的尊者,一切的掌控者。

    羅睺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太玄與孔宣都是震驚了,他們這一日之中知曉了如此大的秘辛,著實的難以接受。

    “孔宣,你前往一趟東海,讓敖正前來相助軒轅。”羅睺淡淡的吩咐一聲。

    孔宣驚訝,敖正可是圣人之下第一人,讓他前來,用不著吧!

    可是看到羅睺的神色,孔宣感覺有必要走這一趟,沒有猶豫,駕云便是前往了東海。

    在孔宣離開之后,太玄小聲問道:“師尊,您給弟子透個底,您是什么修為?”

    “跟你一樣。”羅睺說道。

    “師尊,跟弟子您就不要瞎掰了。”太玄撇了撇嘴,顯然不相信。

    羅睺無語,他說的可是實話,他就是混元大羅金仙啊!

    這一點都沒有錯,不過羅睺是混元大羅金仙巔峰,而太玄卻是混元大羅金仙初期。

    若是說差距,這就是差距!

    可終歸還是在一個境界之中。

    “沒規矩。”羅睺敲了太玄一下。

    太玄笑呵呵干笑,他知道,羅睺并沒有生氣,因為他知道,在羅睺的心中,只要是不觸犯須彌山一脈的規矩,開個玩笑,羅睺還是很愿意看到的。

    天庭。

    太上魔祖臉色深沉,他沒有想到袁洪竟然出現在了逐鹿,并且知曉刑天所為,乃是受了他的命令,可還是插手了!

    這是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袁洪?哼!如今師叔不在洪荒,你認為本座不敢動你嗎!”太上魔祖臉色深沉似水。

    這個時候,一旁的兩個童子,眼神之中有些猶豫之色,仿佛有什么話想要說出,但又不敢說出的意思。

    太上魔祖何等的修為,自然能夠發覺,當即說道:“你們想要說什么?”

    “老爺,弟子莽撞,有一事不得不說,還請老爺恕罪。”童子恭聲說道。

    “說。”太上魔祖心中疑惑,一個小小的童子能說什么?

    “老爺想要動袁洪老爺,卻要想好須彌山的規矩,這可是魔祖親自定下來的。”童子說完便是跪了下來。

    童子算不得弟子,甚至連徒孫的地位都不如,所以有些事情即便是知曉了,也不能夠說出,這是大不敬!

    “起來吧。”太上魔祖淡淡的說道。

    眼中閃現出了一絲情感,這在無情太上的身上,算是一個異象了。

    因為,太上自從入了無情劫,眼中就沒有再出現過情感,可是這一次,因為一個童子之言,眼中再一次出現了情感!

    這若是被羅睺看到,定然能夠從其中發現什么,可是注定羅睺無法看到,他畢竟不可能時時刻刻的關注著太上魔祖。

    眼中情感一閃而過,又恢復了無情之色。

    “這種話,以后莫要再說,不然天罰之下灰飛煙滅。”太上魔祖的聲音冰冷至極。

    兩個童子聞言身軀顫抖,皆是跪拜下來。

    太上魔祖站起身來,看向人族逐鹿的方向,蚩尤與軒轅哪一方取得首勝,跟他都沒有半分錢的關系。

    他要的是自己的那些師弟師妹的膽寒!

    袁洪的出現,讓太上有些措手不及,因為刑天不敢對袁洪出手!

    若是平輩的,倒是可以用切磋來說,可與袁洪交戰,這就是忤逆。

    要想要個辦法牽制住袁洪,或者說將袁洪引開。

    闡教!

    這是太上魔祖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若是巫族出面的話,這顯然是一個局,只要是袁洪不傻,就不可能上鉤。

    可闡教的弟子就不一樣了。

    想到這里,太上魔祖心中一動,一道光芒沒入了虛空之中。

    逐鹿的刑天腦海之中突然響起了太上魔祖的聲音,頓時知曉了下一步該如何做。

    又過了幾日,闡教的十二金仙趕來蚩尤率領八十一位天巫相迎。

    至于刑天還是沒有出現,隱匿在暗處。

    他不可能出面與玄門的人合作。

    刑天只需要將計劃交給蚩尤,那么一切就算是搞定了。

    蚩尤城府極深,遠勝刑天。

    在十二金仙到來的時候,蚩尤行跪拜大禮,面見十二金仙,行跪拜大禮,這位是說將尊師重道表現的淋漓盡致!

    因為蚩尤前世乃是祖巫!

    要知道祖巫不尊天道,不拜鴻鈞,只尊盤古,如今竟然對他們十二個下拜了。

    這是何等的榮耀?

    黃龍真人神態傲然,看向這些師兄弟,身上頓時涌出了一股自傲。

    這可是祖巫啊!

    只拜盤古,不尊鴻鈞,連道祖都不下跪,而今日卻因為我黃龍真人,今日跪拜了你們十一個太乙金仙。

    這一切可都是因為我黃龍真人,你們才能夠享受如此的榮耀。

    玉鼎真人等人的臉色皆是大喜,都是連忙上前,將蚩尤扶起,這就是榮耀,一點都不假!

    可是廣成子的臉色不好看,因為這本該是他的弟子,現在卻成為黃龍真人這個廢物的弟子。

    廣成子怎么可能會高興呢?

    想到這里,廣成子有些埋怨原始天尊了,若不是原始天尊突然改讓黃龍真人出山,那么蚩尤的師尊,就該是他廣成子的!

    而且從目前來看,蚩尤成為共主的幾率很大,畢竟連魔道的太上魔祖都在幫助蚩尤!

    這就表明了魔道并非是一心,可是他們玄門卻是上下一心,定然會讓蚩尤來做這共主!

    “蚩尤,你對現在的形勢,有何看法?”黃龍真人說道。

    蚩尤面色恭敬,說道:“還請師尊指點。”

    蚩尤表現的越恭敬,廣成子對黃龍真人的恨意就強大,因為這本該屬于他的。

    想到這里,廣成子說道:“黃龍師弟久居深山修道,哪里知曉人族爭霸之策,蚩尤你為九黎首領,又擔任人族開疆拓土之責,必定身經百戰,一切還需要你來主掌戰事。”

    黃龍真人的臉色不好看,蚩尤這是在恭敬他,廣成子這是什么意思,這是再說他一無是處!

    不過,廣成子乃是大師兄,又是原始天尊最喜愛的弟子,不能得罪。

    “大師兄說的對,蚩尤,這一戰,你來安排即可,為師與你眾師伯師叔,都聽你安排。”黃龍真人說道。

    這話一出,其他的闡教金仙都是臉色不好看,畢竟這是要吩咐他們做事啊!

    這是要聽命于蚩尤,他們哪里能夠愿意。

    可是這個時候,蚩尤卻是立即說道:“那就聽從大師伯的安排,這一戰由弟子來主掌,但還請大師伯能夠監軍。”

    這一句話,可謂是將廣成子捧到了天上。

    廣成子大喜,當即便是說道:“各位師弟,蚩尤乃是我闡教弟子,這一次勢必要讓蚩尤成為共主,所以所以這一戰,都要聽從蚩尤安排。”

    廣成子的話,比黃龍真人要管用的多。

    黃龍真人是天生黃龍之軀,是披麟帶甲之輩,不被原始天尊所喜。

    所以,沒有那個金仙將黃龍真人放在眼中,可是廣成子就不一樣了,不僅是大弟子,更是原始天尊最喜愛的弟子。

    九黎陣營大軍的執掌權,真正的落在了蚩尤的手中,要知道這可是包括以后前來的所有修士,都要聽從蚩尤的。

    十二金仙的到來,讓蚩尤再一次發動大戰,派出了十萬強軍,由廣成子坐鎮,與軒轅陣營一戰。

    此戰勝。

    緊接著,蚩尤又派出十萬強軍,由文殊廣發天尊率領。

    此戰又勝。

    沒有停歇,一年之內接連三戰,全是蚩尤陣營勝。

    軒轅大軍三百萬,已經損傷了二十余萬。

    雖然不動筋骨,但也讓軒轅陣營的士氣低落了下來。

    首戰大勝的士氣,完全消失了。

    三年過去,蚩尤陣營與軒轅陣營交戰不下十次,可是十次之中,軒轅陣營只是取勝了一次!

    整個洪荒都看好蚩尤,認為蚩尤是下一任的人族共主,畢竟十戰九勝,這已經表明了一切。

    又過三年,不多不少,還是十戰,這十戰之中,軒轅陣營一次都沒有勝利。

    可以說,敗局已定,軒轅陣營三百萬大軍,如今只剩下了不足兩百萬。

    而蚩尤陣營的八十萬強軍,如今還有這六十萬大軍!

    可以說這六年之中,軒轅陣營的大軍一直在消耗,而蚩尤陣營則是消耗甚微。

    一次次的大戰敗北,這讓軒轅陣營的將士,都是死氣沉沉,提不起來一點的精神。

    就連那些修士也都是低迷。

    “黃帝,若一直這樣的話,恐怕我方大軍要被蚩尤叛逆消耗殆盡!”人族一位大賢說道。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福建快3开奖结果查询现场开奖 熊猫牌手机 辽宁11选5怎么攻克 互联网创业项目 九游互娱免费透视 时时彩任二组选奖金 三分pk10官方网站 北京十一选五奖号 内蒙古11选5怎么玩 财神捕鱼技巧打法视频教程 天棋棋牌? 开元棋牌官网正版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