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羅睺問道 > 第一百三十六章人族五帝,陸壓的怒火
    人族進入了沒有仙神的時期。

    不管是洪荒修士,還是人族的修士,這個時候都已經閉關了。

    起源谷,玄清宮,通告所有的人族修士,閉關修煉。

    沒有神跡,沒有仙神,短短兩百年的時間,讓人族都誤以為這洪荒不存在什么仙神,更沒有什么神通之類的!

    兩百年,對于修士不算什么,不過是眨眼的功夫,可是對于人族,兩百年可以活三世了!

    從五帝之首顓頊開始,接下來的每一個共主,都有一個愛好,那就是尋求仙神,然后得到仙丹長生不老!

    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成仙,人族的共主,已經逐漸的變質,不在全心全意的為人族文明努力!

    而是將人族當做自己手中的指南針,用大量的人力物力,來尋找仙緣!

    顓頊之后的兩個共主注定是悲哀的,他們的結局與顓頊一樣,都是以失敗而告終!

    陸壓道君雖然是帝師,可是陸壓道君卻非常的疑惑,為什么他傳授的道法,這些人族的共主無法修煉!

    仿佛冥冥之中是什么詛咒一般!

    人族共主只能是凡人,不能夠成仙成神!

    陸壓道君可是擁有著與魔祖、道祖一眼的實力,他想要人族共主成仙,很容易!

    可是這冥冥之中注定的事情,陸壓道君不想去更改!

    或者說,陸壓道君擔心更改之后,引出羅睺與鴻鈞,到那個時候,他的五帝功德就沒有了!

    為了五帝功德,他也要隱忍,落戶洪荒,然后逐漸的吞噬洪荒,變成自己的世界!

    這可以讓他回到是大世界之后,徹底的登臨大能之列!

    傷勢還沒有恢復,不然的話,陸壓道君根本什么都不懼,他什么修為?羅睺與鴻鈞才什么修為!

    掐指一算,第三任共主,還有這二十年的壽命,陸壓道君只能繼續的登上朝堂,做他的帝師!

    第三任共主,名叫堯,雖然有善心,可對于尋仙問道,也是癡迷不已!

    逐漸老邁的堯已經開始了他的暴君時代!

    派出了一隊又一隊的人族大軍,前往各處神山尋仙問藥!

    甚至在這個還沒有航海經驗的堯,讓十萬人族大軍乘坐木筏下海,尋找仙島!

    因為,人族文字中有記載,上古時期,有著很多的仙神,就連數百年前的人族共主都成為了仙神!

    這讓堯很是惱怒,同為共主,為何軒轅能夠成為仙神,而他之能做凡人,享受一世的權貴!

    堯自問自己的功績不遜色軒轅,因為軒轅只是掃清了內亂!

    可是他堯卻是統一了人族政治。

    堯執政初期,還沒有基本的國家制度,國家只是部落聯合體,非常松散,不利于國家的統一管理,所以在堯積累了一定的施政經驗后,開始建立國家政治制度,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按各種政務任命官員。

    可以說堯為奴隸制國家的產生奠定了基礎。

    還有,堯發明了釀酒之術,還完善了歷法!

    這種種的功績,讓堯認為他已經功蓋上古三皇!

    為何不能成為仙神!

    朝堂之上,堯已經七十多歲,年邁的堯脾氣變得暴躁,沒有了年輕時期的英明果斷。

    “帝師,你說寡人一生為人族,為何到頭來還是不能成為仙神?”

    堯看著殿下的陸壓道君,言語之中充滿無奈。

    “共主一定可以成為仙神,只是那些兵將辦事不利,還沒有為共主尋到仙丹妙藥而已。”陸壓道君淡淡的說道。

    聽聞這話,堯感覺很有道理,他功蓋三皇,理當成為仙神!

    當即,堯怒道:“寡人一生功績無數,可卻培養了這等兵將,真是氣煞寡人,來人,去將那東海回來的十萬兵丁獻祭老天!”

    堯之怒,朝堂震動!

    不過陸壓道君卻無所謂,那些都是人族,都是螻蟻,你隨便殺!

    隨著年紀的增加,堯的脾氣越來越暴躁!

    可能是上天對堯的懲罰,人族那條貫穿起源谷的黃河轟然決堤!

    一半的人族都身處在水患之中。

    堯無奈之下,暫停了尋仙問藥,先治理水患!

    八成的人族動作了起來,歷經十年的時間,將水患解決,鞏固了大堤!

    可是好景不長,每過多長時間,大堤再次決口,這一次比上一次更加的兇猛!

    決堤之水,猶如洪荒猛獸,向人族吞噬。

    百億人族喪生在了水患之中!

    堯知道自己已經無心力在治理人族,也沒有辦法治理水患,只能退位,讓給了舜。

    舜上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堯公開斬首!

    他認為人族這一切的災難都是源自于堯,所以,他認為斬殺的堯,水患便會退去!

    可惜事情并不是舜想的那么簡單,水患還存在,他只能親自帶領人族治水。

    經過十一年的圍堵,終于將水患治理完成。

    讓人族又恢復了最初的狀態,但是在這水患之中死亡的人太多了。

    已經傷到了人族的元氣。

    而舜為了尋求功績,開始在人族上面興改革,尤其是土地上,舜可謂是改革了人族土地使用權。

    讓人族向奴隸制再一次邁了一大步!

    文明的黑暗,在舜在位的三十年內,徹底的爆發出來。

    做了不少功績的舜開始變得向前幾個共主一樣,迷上了尋仙問藥!

    這仿佛就是一個詛咒,根本就無法逃脫!

    當權力達到了一定的高度,并且人開始老邁,就開始幻想若是能夠成為仙神,那該有多好!

    舜比前幾個共主更為的狂暴,百萬大軍下海尋仙問藥,這已經讓人族哀聲怨道!

    最讓人族接受不了的便是,那些大軍返回之后,若是沒有尋到仙藥,下場便是被舜處死!

    又過了十年!

    黃河再一次決堤,人族又一次陷入了水患之中,這個時候的舜已經老邁,無法在治水。

    所以,舜就讓大臣鯀前往治水,而鯀治水也是按照以前的那些辦法,圍堵!

    用了六年的時間,解決了水患!

    可是鯀卻感覺這并非長久之際,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內,鯀開始研究如何才能夠徹底的消除水患!

    第八年,水患再一次降臨人族,這一次最為眼中,整個人族都被淹沒了!

    舜大怒!

    他擔心人族抱怨是他觸怒天神再一次引發水災,畢竟水患治理之后,他就開始了尋仙問藥!

    為了開脫自己,舜將鯀處死,宣稱是鯀治水不利,導致了人族面臨滅亡之災!

    可是年近九十的舜,又怎么能夠親自治理水患呢?

    所以他在朝堂之上,詢問誰愿意代他統御人族,治理水患!

    朝堂之上,無人應答!

    都擔心落一個鯀的下場!

    可是有一人找到了舜,說他要去治水,也有治水之策!

    此人正是鯀之子,大禹!

    他從小便跟隨父親治水,后面更是更父親一起研究如何徹底消除水患!

    如今父親因為替舜頂罪,被舜斬殺!

    大禹心生恨意,不過大禹卻看不得人族的百姓身處水患之中,所以他站了出來,他要治水,將水患徹底的消除!

    舜看到大禹前來請命,又知道其父是鯀,當即大喜,因為鯀可是成功的治理過一次水患,那么大禹從小跟隨父親治水,自然有些本領!

    舜便讓大禹代他統御人族,前往治水!

    可是在治水的第二年,舜便老死在陳都!

    大禹只能會陳都,接替了共主之位,隨后便繼續前往人族各處治理水患!

    雖然治水,可是大禹更是心懷百姓。

    大禹關心百姓的疾苦。有一次,看見一個人窮得把孩子賣了,禹就把孩子贖了回來。見有的百姓沒有吃的,他就讓后稷把僅有的糧食分給百姓。

    禹穿著破爛的衣服,吃粗劣的食物,住簡陋的席篷,每天親自手持耒鍤,帶頭干最苦最臟的活。

    幾年下來,他的腿上和胳膊上的汗毛都脫光了,手掌和腳掌結了厚厚的老繭,軀體干枯,臉龐黧黑。

    經過十三年的努力,他們開辟了無數的山,疏浚了無數的河,修筑了無數的堤壩,使天下的河川都流向大海,終于治水成功。

    根治了水患。剛退去洪水的土地過于潮濕,禹讓益發給民眾種籽,教他們種水稻。

    在這十三年之中,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被人族奉為佳話。

    徹底消滅水患之后,大禹將妻子接到了陳都,共享天倫之樂。

    但是在大禹在位二十三年的時候,人族有人叛亂,大禹前往征討。

    雖然勝利,可是卻讓人族元氣再度大傷!

    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勢,大禹開創了國度,完善政權,立下了人族有史以來第一個朝代....夏朝!

    大禹更名為夏禹!

    自封為王!

    更是說出了。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人族徹底的進入了奴隸制時代,夏禹為了體現自己的威嚴,大興土木,在陳都建造宮殿。

    為了集中政權,大禹將天下劃分九州,九州之外皆為蠻夷,不為正統人族!

    這一次,大禹直接將九黎部落劃分了出去,不被承認為正統人族!

    每一個共主到最后,都逃不掉那一個詛咒!

    每一個共主都有一個不詳的晚年。

    夏禹掌握天下權柄,可是卻掌握不了時間,他也會老去。

    在夏禹七十歲的時候,便開始了尋仙問藥,這一次的動作絲毫不必舜差!

    天下九州,全部派出大量士兵上山,下海尋找仙藥!

    夏禹要長生不老,他想要做永遠的王!

    這一尋便是三十幾載!

    夏禹知道他時日無多,若是在尋不到仙藥,他恐怕與之前那些共主的命運一樣,老死!

    所以夏禹集天下之銅,煉制九鼎,以鼎鎮九州,企圖逆天改命!

    當然,這個辦法是陸壓道君交給大禹的,他可是每一個共主的帝師!

    九鼎煉成之日,天將不祥!

    大雨連下了九日,夏禹死在了這大雨之中。

    不過九鼎卻分別鎮壓在了九州。

    若是有仙神出關,一定可以看到,在九州之上有著一層光幕,似乎在守護著九州!

    夏禹死后,他的王位由他的兒子繼承!

    人族從禪位制進入了嫡傳制!

    天空之上,陸壓道君大喜!

    五帝時期終于過去了,他在人族蟄伏了三百年!

    終于可以得到那五帝功德,他要落戶洪荒!

    他要吞噬洪荒!

    他要以洪荒為跳板,撬動十大世界!

    看著天空,陸壓道君靜等九天之上的功德降下!

    這一等便是一年,可是九天之上卻還沒有降下功德!

    陸壓大怒,為何他扶持了五帝,卻沒有降下功德!

    之前的人族可是出現了一千畝功德慶云啊!

    陸壓不要求多,一百畝就可以,他不是要成圣,也不是為了成為混元!

    他只是想要一百畝功德慶云,然后落戶洪荒!

    可就是這么個要求,天道根本就沒有降下功德,自然也不會滿足他!

    陸壓道君怒了,恐怖至極的氣勢,讓億萬兆空間崩潰!

    他在人族低聲下氣的給那些共主出主意了三百年!

    結果天道卻沒有降下功德!

    陸壓盛怒之下,一拳轟破虛空,他要進入虛空海尋找天道!

    他雖然重傷了,實力下降許多,可以說現在的實力不如巔峰時期的萬分之一!

    可他的傲氣,不容天道如此的侮辱!

    可是陸壓道君又怎么會知道,現在的天道還在恢復,整個洪荒都進入了沒有因果的時期!

    還想要功德?

    你連天機都無法推算了!

    混沌之中!

    媧皇天,女媧猛然睜開雙目,掐指一算,三百年的時間到了。

    羅睺然她做的事情,也應該去辦了。

    女媧露出了笑意,按照羅睺說的,現在的鴻鈞道祖恐怕在虛空海與天道對峙!

    鴻鈞道祖要煉化天道,將整個洪荒占為己有!

    而天道至公,自然不會讓洪荒成為私人的!

    所以現在必定僵持!

    “師尊,沒想到您現在越來越陰險了。”

    女媧喃喃的自語道。

    這若是被羅睺聽到,恐怕一口老血要吐出來,這哪是弟子說的話!

    有見過這樣的弟子說師尊的嗎?

    不過羅睺注定是聽不到了,他現在可是進入了深層次閉關之中!

    洪荒大機緣,他也不想錯過,而且他這一次要突破修為!

    不知道多少年了,羅睺都沒有再感受突破修為那種快感!
3分赛车计划精准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 上海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贵州十一选五 六肖免费中特期期公开 大地棋牌个人登录中心 欢乐贵阳捉鸡麻将下 安徽快三下载到桌面 新疆11选5走势图表 体彩6十1怎么算中奖 比分直播500万彩票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现场足彩 广东36选7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