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洪荒之羅睺問道 > 第二十二章 龍魂解封,紂王暴怒(求訂閱)
    看到鴻鈞三人的表情,羅睺笑了,他自然知道那被雷公打掉的一半法力難以恢復。

    因為羅睺的一半法力也被打掉了。

    想要在瞬間恢復根本就沒有可能,就算是有著先天寶物的幫助,恐怕也需要一兩年的時間,才能夠恢復。

    羅睺這么說,就是為了給鴻鈞三人施加壓力,讓他們三個知道,他們的法力損失了過半。

    而羅睺則是全盛時期,一旦大戰,那么他們三個必定討不了好。

    很有可能會被羅睺全部帶走。

    “羅睺,你如此的招惹盤古,難道你不怕死嗎?”

    命運老祖突然說道。

    本來,在鴻鈞道祖與陸壓道君的面前,命運老祖不想過多言及盤古。

    可是,命運老祖真的看不爽羅睺這幅模樣。

    羅睺耍陰招,讓他們都損失了一半的法力,現在有言語逼他們,命運老祖實在忍不住。

    “招惹盤古?呵呵,道友可真會說,他不是死了嗎?”羅睺淡笑了一聲。

    方才的雷云氣息可以騙得了鴻鈞與陸壓,但是絕對騙不了命運老祖。

    因為命運老祖曾經直面過盤古。

    羅睺之所以這么說,就是想要看看命運老祖會不會將自己知道的,與鴻鈞道祖和陸壓道君共享。

    答案,很顯然。

    命運老祖沒有那么大方,他選擇了閉嘴。

    不在言及任何有關盤古的事情。

    羅睺看了一眼鴻鈞道祖,淡淡的說道:“道友,其實,你很適合魔道,魔祖的位置,吾會一直給你留著。”

    隨后,羅睺又看向了陸壓。

    “至于你,只是依仗著十大世界修為,并沒有什么過人之處,若是論資質,你連伏羲女媧都不如,魔道不會收你。”

    赤裸裸的貶低。

    陸壓道君臉色漲紅,從來還沒有人這么說過他,即便是在十大世界的那些大人物,也都是夸贊他天資縱橫。

    可是羅睺卻如此的羞辱他。

    但,陸壓道君也知道,他若是放在洪荒,沒有以前的修為,卻是不算什么,頂天了也就是普通的混元大羅金仙。

    洪荒的天驕太多了,隨便一個放到十大世界,都是蓋壓一個時代的天驕。

    “至于你,當初你與吾同為混沌魔神,吾也給你一個機會,只要是你能夠殺了陸壓,那么將來吾饒你不死。”

    羅睺現在的語氣,仿佛已經得到了勝利,已經站在了天道之上,已經可以隨意的拿捏他們的生死。

    或許是羅睺太認真。

    也或許是鴻鈞他們太配合。

    整個場面,完全被羅睺給忽悠了。

    就連羅睺自己都被自己給忽悠了,他感覺自己真的可以要了他們的命。

    不行了,不能在這里久待了,不然的話,一旦大戰,就露餡了。

    羅睺悄聲無息的消失了,毫無征兆。

    陸壓氣的滿臉通紅,看向命運老祖與鴻鈞道祖一眼。

    他很憤怒,這兩個人竟然不敢對羅睺動手!

    要知道他們可是三個人!

    羅睺不過一個罷了。

    命運與鴻鈞也都是看了一眼陸壓道君,眼中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你怎么不動手。

    都沒有在混沌逗留,他們要想辦法趕緊恢復法力,還有就是領悟體內的雷光。

    雖然雷光打掉了他們一半的法力,可是對他們來說,也是一場機緣。

    這是一種無視法則防御的能量,若是他們可以領悟,那么實力可以再上一個臺階。

    羅睺回到了洪荒,并沒有前往須彌山,既然得到了造化之液,那么就要感覺用。

    拿出一滴造化之液,打入了天庭之內,落在了太上魔祖的手中。

    傳音太上魔祖如何使用,隨后羅睺便前往了朝歌。

    人族的商朝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朝代,羅睺又豈能錯過。

    而且他也想見識一下,前世殘暴的紂王。

    剛入朝歌,羅睺就看到一大隊的馬車,還有上千士兵,緩緩的進了朝歌城。

    魔眼一觀,馬車之內坐著一個極為美麗的女子。

    不過不是人,而是一只狐貍精。

    這應該就是妲己了,看來女媧已經動手了。

    不過女媧好像搞錯了,他們魔道要幫的是紂王,而不是打壓紂王。

    不過也無所謂,如此,才會讓西岐那邊造反,玄門的那些人才會去幫助西岐。

    人神魔大戰,很不錯。

    只不過,這對于人族有些不公平,紂王顯然已經被迷惑了。

    還是仙道的那些人。

    東王公看來是有大動作的。

    “看來要完全釋放烈山氏的龍魂了,人族就該有人族的樣,身為共主,地位堪比天帝,不能處處受人制約。”

    羅睺一揮手,一道神光打入了虛空,原本禁錮的氣運金龍龍魂,全部解開封印。

    人族氣運再一次恢復巔峰,而且十萬丈金龍盤旋在朝歌城之上,龍目緩緩的睜開了。

    而在龍目的眼中,有著一個虛影,正是紂王。

    顯然,龍魂已經認可了這一任的共主。

    王宮,大殿之上。

    紂王本來戾氣的雙眼變得清明了起來。

    看著下面的一女子,又看了看大殿之上的文武百官。

    而那些文武百官似乎很害怕他一樣,這不應該啊!

    與這些文武百官的君臣關系一直都很好。

    突然!

    紂王身軀顫抖了起來,腦海之中多出了一些記憶,正是他渾渾噩噩時候的記憶。

    陡然,紂王的臉色布滿寒霜。

    “哼,竟敢算計孤!”

    一聲大喝,大殿之上的文武百官都是跪了下來,渾身顫抖。

    “老丞相商容呢?”紂王看了看大殿之上,卻是沒有看到老丞相商容。

    不問還好,這話問出之后。

    紂王怔住了,因為他的記憶之中出現了一幕。

    緊接著,紂王連忙走了下來,來到了大殿之上的一根柱子前。

    雙目通紅。

    他記憶中,是自己逼死了老丞相商容,并且就是這根柱子....

    老丞相商容一頭撞死在了這根柱子之上。

    “啊!!!”

    紂王暴怒。

    一拳轟在了六丈高的柱子上。

    轟隆隆!!!

    這金柱被紂王一拳轟破了一個洞。

    “將這根柱子給孤砍了。”

    “傳孤旨意,善待老丞相商容一家,明日,孤前往老丞相府祭拜。”

    
3分赛车计划精准 竞彩篮球比分直播新浪 大唐棋牌游戏软件开 辽宁快乐12开奖走势图结果 双色球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形态走势图 东方6+1一等奖多少钱 刮刮乐 江西11选五多乐彩 复式连肖连码图 至尊棋牌太假了 北京快三开奖结果形态 青海11选5的开奖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