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19章、廢墟之城
    “我有主意了。”丁修剛才已經想好了離開的路線,“跟我來。”
    橋面的夾層距離橋底下的深坑有三十多米高,底下還有幾只昨晚掉下去的喪尸。丁修選擇的路線在橋身另一側,那邊因為樓房坍塌的緣故,地上壘起了很高的廢墟。
    丁修的計劃是跳到那片廢墟上,然后繞過橋下的深坑,離開這里。
    “這個高度應該沒什么問題。”丁修來到橋面夾層的側邊,對陳佳凝說道:“我先跳下去,然后你再跳。別怕,我在下面接住你。”
    “我不怕。”陳佳凝搖了搖頭。
    她嘴上這樣說著,但臨到真要跳的時候,心里卻不免有些怯意。
    三五米的高度,對丁修來說不算什么事,更何況下面還是沙地。但陳佳凝不一樣,她從沒有在這樣高的地方跳下去過。
    “來吧,我能接住你。”見陳佳凝有些猶豫,丁修站在底下給她鼓勁。
    “一定要接住我哦。”女孩心里想著,眼睛一閉,縱身跳了下去。
    她被丁修接住了,但跳下來的沖力卻把丁修帶倒在地。
    陳佳凝以一個很曖昧的姿勢騎在他的身上,兩人緩過神來,臉唰的一下都紅了起來。
    “咳……咳”丁修的神情有些尷尬,陳佳凝從地上站起來后低著頭不敢看他。
    “我們走吧。”丁修小聲地說道。
    “嗯。”陳佳凝回應的聲音也細若蚊蠅。
    附近都是倒塌的房屋和一些基建設施,兩人在殘垣斷壁間行走,有些地方還需要攀爬。
    喪尸在坑底游蕩,丁修和陳佳凝在坑外的廢墟里前行。丁修走在陳佳凝的前面,幫她開路。
    殘垣斷壁間沒有道路,丁修專找方便攀爬行進的地方走,為的就是方便陳佳凝。碰到不好走的地方,他還會提前提醒陳佳凝,讓她注意那些裸漏的鋼筋以及腳下松動的石塊。
    攀爬需要消耗的體力并不比奔逃時少,不一會丁修就發現陳佳凝已經氣喘吁吁。
    “我們休息一下。”他主動提了出來。
    “好吧。”陳佳凝點了點頭,但神色有些焦慮。
    “丁修。”她遲疑了片刻,突然喊道。
    “嗯?”丁修抬起頭,目光對上女孩的眼睛。
    “我擔心自己會拖累你,讓你走不出這片沙漠。”
    陳佳凝的話讓丁修愣了一下,他沒有回應,只是笑了笑。
    “你看,為了照顧我的體力,你不得不走走停停,以前我雖然沒來過沙漠,但書本上的知識告訴我,這是在沙漠里生存的大忌。”
    “書上有沒有告訴過你,保持良好的體力是在危險環境下生存的關鍵?”
    陳佳凝搖了搖頭。
    “比起書本知識,我更相信經驗。”丁修說道。
    他收起笑容,又鄭重地對陳佳凝承諾了一句,“不管前路如何,我不會放棄你的。”
    丁修的本意是,自己一定會拼盡全力將女孩帶去安全的地方。但這話聽在陳佳凝的耳朵里,讓她想到了更深層的意義。
    “我會自己努力,盡量少拖累你。”女孩心里暖暖的。她很優秀,也很好強,雖然丁修的承諾讓她歡喜,但她的自尊心不會允許自己成為一個累贅。
    “這有什么拖累不拖累的呢。小的時候,我還是榮叔的拖油瓶呢。”
    “榮叔是你的親人嗎?丁修,可不可以講講你小時候的故事?”兩人坐在這休息,陳佳凝聽丁修提起他小時候的事,心里突然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我是個孤兒,榮叔撿到我的時候,我才這么點大吧。”丁修用手比劃了一下,“是榮叔把我養大的,后來我跟著他在營地里當兵。”
    “榮叔一定是個好人。”陳佳凝說道。
    “是啊,可惜好人……都不長命。”丁修說到這,突然低下頭來,神色有些落寞。
    “對不起。”陳佳凝看著丁修的樣子莫名地有些心疼,她開始后悔自己剛才的提議。
    如果小時候的故事會讓丁修難過的話,那她寧愿不聽。
    “沒什么。”丁修搖了搖頭,將失落地情緒趕走,“在沙漠里巡邏,生死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像我那個小隊,現在就只剩我一個人。”
    “如果沒有遇見你,我真的不知道邊防軍這么艱苦。”陳佳凝的心情突然有些沉重,她的父親和爺爺都是軍方的高層,她也去過首都附近的軍營,但丁修所描述的境況卻和她對軍隊的認知有著天壤之別。
    丁修感覺到氛圍有些沉重,便挑了幾件有趣的事講了起來,直到把女孩逗笑,他的心才開始變得踏實。
    “有機會的話,你愿意去更好的地方嗎?”陳佳凝靜靜地聽著丁修講述營地里的事情,在捧腹之余,心里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以前不想,不過現在我希望出去看看。”丁修想去見識下外面世界的原因是因為他的異能,陳建森開導過他之后,他自己也想了很多。
    不過丁修沒有將自己掌握了一項異能的事告訴陳佳凝,這不是因為信不過,而是因為沒必要。
    “我知道了。”陳佳凝點了點頭,將這件事記在心里,等有機會的時候再去落實。
    “我們繼續趕路吧。”休息得差不多了,陳佳凝說道。
    “走。”丁修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
    陳佳凝的手撐住旁邊的巨石,剛要站起來時,突然身子一歪。她的身體和那塊巨石一起朝外倒去,要不是丁修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拉住,這會她已經和巨石一起翻滾著落入底下的深坑當中。
    原來這塊巨石是懸在外側,丁修和陳佳凝誰也沒注意到它其實并不牢固。當一股外力施加在它上面,原有的平衡便被打破。
    石頭“轟隆隆”翻滾而下,一路上又帶落更多的磚土石塊。坑底一時間“稀里嘩啦”地響個不停,先前在底下的喪尸紛紛側目,有的頓時就發現了坑外的兩人。
    “糟了!”這樣的情況讓丁修始料未及,他只得拉著陳佳凝繼續往廢墟中逃跑。
    剛才落下的巨石不僅僅驚起了坑底的喪尸,只見立交橋上,昨晚留在研究所外的喪尸也紛紛朝這邊趕來。
    它們從橋上跳下,有的摔在沙地上,有的跌落坑底。它們沒有疼痛的感覺,只要沒摔斷手腳,就會立刻爬起來繼續奔向目標。“手給我。”丁修在前面帶頭攀爬,高度落差較大的地方他會伸手拉陳佳凝一把。兩人沒命地往廢墟深處躲去,身后的怪物們像潮水一般漫了過來。
    在平地上奔跑,人和這種喪尸的速度大致旗鼓相當,甚至還能略勝一籌。但在廢墟當中,環境對人的影響要遠遠超過它們。
    丁修和陳佳凝躲避著沿途裸漏的鋼筋以及磚石上的棱角,而且在攀爬中,陳佳凝也拖慢了速度。
    喪尸們很快就追了上來,丁修將陳佳凝讓到前面,自己在身后掩護她。
    追至身前的一名喪尸被丁修從石縫里拔出的一根鋼筋抽翻在地,它的臉陷了進去,眼珠子差點蹦了出來。
    可是它毫不在意,倒地之后又掙扎著朝丁修爬過去。
    丁修舉著鋼筋準備繼續攻擊,不料看到它的身后又出現了一名同伴。
    接著是兩只、三只、四只……
    黑壓壓的人影漫上廢墟,丁修放棄了殺死那只喪尸的打算,轉身繼續朝廢墟深處跑去。
    “嗬!嗬!”嘶吼聲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給奔逃中的兩人帶來了巨大的壓力,危險如影隨行,但生路卻不知在何方。
    陳佳凝驚叫一聲,身影在前方突然陷進了地下,她剛落腳的地方底下是空的,一腳踩上去的時候,風化了的脆石板瞬間裂成了幾塊。
    坑有一米多深,丁修跟著也躍了進去。
    “你沒事吧?”他將倒在地上的女孩扶起來。
    女孩的衣服上都是擦碰的痕跡,好在并沒有傷筋動骨。她落下來的瞬間大腦一片空白,直到丁修將她扶起,她才回過神來。
    “我沒事,我們快走。”陳佳凝搖了搖頭,目光看到丁修身后的洞口處已經出現了喪尸的身影。
    她撿起掉在地上的手電筒,和丁修一起往洞里跑去。
    洞里是某座樓房的內部空間,樓房坍塌的時候,底下被掩埋起來,陳佳凝踩空掉了進去。兩人現在沒辦法回到外面,因為身后的洞口處已經塞滿了要擠進來的喪尸。
    洞內空間不大,但是卻很深。里面像似一條走廊,不過左右墻壁的間距比一般的走廊要寬。地上滿是廢棄的垃圾,燈光掃過的時候,墻上還有垂下來的電線。
    身后的腳步聲又迫近了,手電筒的燈光在通道里晃個不停,丁修拉著陳佳凝加快了奔跑的速度,朝著未知的深處跑去。
    奔跑中燈光突然照到一堵墻上。
    “沒路了!”
    兩人跑到了通道的盡頭。
    面對這個結果,丁修和陳佳凝面面相覷,陳佳凝將手電筒朝身后照去,燈光中人頭攢動。
    “丁修,我們會死嗎?”陳佳凝的聲音帶著哭腔,之前陷入絕境的時候她都不曾這么害怕過,但這一刻,她的心里突然充滿了恐懼。
    原本都做好了赴死的準備,丁修卻將她從研究所里救了出來。現在剛剛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又要再次面臨絕境。
    陳佳凝的心變脆弱了,已經沒有了剛開始面對死亡時的那種決絕。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黑龙江6+1 河南11选5 祝媛照片 陕西快乐10分 金元配资 东京热百人斩什么意思 体彩20选5 浙江快乐彩 喜乐彩 航宇汇金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app 长荣慧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