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正文 第24章、‘普泰勒’
    陳佳凝不敢開第二槍,她低垂著頭,身子抖個不停。
    觀眾們的熱情持續高漲,卻遲遲等不來第二槍的聲音,他們興奮且焦躁著,有人開始朝桌旁的兩人拋擲東西。
    波普朝陳佳凝走了過去。
    “再來,我沒事。”丁修鼓勵著陳佳凝,他可不希望讓波普去握住陳佳凝的手開槍。
    “呯!”槍口的火光一閃而逝,丁修左側的肩膀上瞬間綻開了一朵血花。
    丁修悶哼一聲,死死地咬住牙關,脖子上的青筋都凸了起來。
    女孩閉著眼睛痛苦地哭著,她拼命地想要掙脫椅子對自己的束縛,好讓自己快點死去。
    她害怕繼續去面對自己對丁修的傷害。
    “混蛋,你輸了,付錢。”第二槍的結果影響著賭注的勝負,有人的臉上是贏錢后的狂喜,有人則板著個臉悶不做聲。
    被催促付錢的男子心情十分郁悶,他剛壓了所有的身家在丁修身上,雖然贏的概率很小,但報酬卻非常豐厚。
    可惜天不遂人愿,陳佳凝第二次扣動扳機時,子彈正在槍膛中。
    那名男子坐著沒動,催他給錢的人又拍了他腦袋一巴掌。
    “付錢啊,婊子養的,快點。”
    “你他娘喊誰婊子養的?”那人突然暴起,揪住剛才催債的家伙衣領就是一拳。
    兩人推搡之間就干起架來,這種情況在沙民當中是很常見的,這里崇尚暴力,能用拳頭解決的事情就不會去動嘴。
    丁修低著頭,對發生在身邊的斗毆視而不見,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被捆住的那只手上。
    周圍的人連同波普一起都被兩名斗毆者吸引了注意力,丁修抓住機會,手臂猛然發力,竟硬生生地將椅子的一條腿扯斷了。
    解放了自己右手的同時,也讓身體脫離了椅子的束縛。丁修“噌”的站了起來,從旁邊一名男子的腰后拔出手槍,接著“呯”的一槍,將波普擊倒在地。
    場面一片混亂,波普倒在血泊里,他的后背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
    丁修趁著混亂脫身出來,又幫陳佳凝去掉了手上的繩索。
    “走!”他兩只手里都拿著槍,將陳佳凝護在身旁,槍口指著左右兩側想要靠近的沙民。
    突然的變故加上小頭目波普的死亡,讓那些沙民大多都沒反應過來。
    “這是游戲下半部分的劇本嗎?”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不過波普應該是涼了。”
    “我得先拿回我的錢。”
    ……
    撲向波普尸體的人比圍住丁修和陳佳凝的多,兩人趁著這個機會朝外跑去。
    有人擋在前面,丁修的槍沒給他機會。身后的房間里有人追了上來,但陳佳凝的槍也響了。
    混亂只持續了幾秒,大家將搶到的錢塞進口袋之后,就統一了思路——追!
    丁修和陳佳凝已經來到外面的大廳,但丁修沒有朝門口的方向跑,而是帶著陳佳凝奔著吳莫的方向而去。
    “丁修,剛聽到槍聲我還以為你死了呢。”吳莫有些驚訝,但嘴巴仍像以前那么惡毒。
    丁修沒理會他,而是徑直拔掉泡著活物的容器上的管子,接著將那個容器抱在懷里。
    “放下‘普泰勒’,我讓你們走。”門口出現的老者聲音帶著寒意。
    丁修的槍已經不再指著其他的沙民,而是將槍口對準容器里面的那個活物。
    “讓開!”他的語氣不容置疑,大有玉石俱焚的決絕。
    “桑干首領,他殺了波普。”有人來到老者的身旁,將剛才得情況告訴他。
    老者的臉上仍舊古井無波,目光只是死死地盯著丁修懷里的容器。
    “讓開,我不喜歡重復自己的話。”丁修吼道,眼睛里布滿了血絲,因為激動,肩上的傷口處又有血崩了出來。
    老者退到屋外,其他人也紛紛讓出一定距離。
    “你逃不掉的。”老者的眼睛不再去看容器里的‘普泰勒’,轉而打量著丁修和陳佳凝。
    兩人朝屋外走去,身后突然傳來吳莫的聲音。
    “丁修,帶我一起走,兄弟,我們都是邊防軍……”
    吳莫見識過那名老者的手段,他原以為丁修即便能逃出來也必死無疑,沒想到那老者投鼠忌器,竟答應放掉丁修。
    在求生欲的支配下,吳莫突然非常渴望丁修能夠顧念袍澤之誼,搭救自己一把。
    他哀求著,說盡了肚子里的一切好話,換來的只是丁修吐在地上的一口唾沫。
    望著兩人一起消失在門口的身影,吳莫死灰色的臉和心一起沉了下去。
    門外就停著車輛,丁修和陳佳凝跑向離得最近的車子。
    “我來開車,你受傷了。”陳佳凝拉開車門,自己坐到駕駛座上。
    “你行嗎?”丁修沒見過陳佳凝開車,心里有些擔心,因為眼下不是在游山玩水,而是逃命。
    “當然。”陳佳凝自信地點了點頭,“可別小看我。”
    女孩沒告訴丁修的是,她自己還是一名操控動力機甲的高手,駕駛區區汽車根本不在話下。
    發動、起步,一氣呵成。女孩的手法很嫻熟,丁修看在眼里,心中微微有些驚訝。
    車輪卷動黃沙,將那些追至門口的沙民們甩在身后。丁修從反光鏡里看到那些沙民紛紛跑向他們自己的車子,先前那名老者也上了一輛漆著狼頭圖案的車。
    “追,不能讓他們帶走‘普泰勒’。”老者的聲音嘶啞且冰冷。容器里的生物對他們很重要,因為那是這些沙民在沙漠里安身立命的關鍵。
    沙民們比丁修和陳佳凝搖熟悉這種廢墟之城,他們只留下一部分車子跟在后面,其他人則分頭從兩側的小路包抄過去。
    “他們在前面!”陳佳凝突然看到前方出現的車影,心里一驚。
    “不要減速,沖過去。”丁修喊道。對方已經繞到前面,肯定非常熟悉這里的地形,如今只能拼著對方不敢魚死網破的忌憚,才有可能逃出一條生路。
    陳佳凝對丁修的信任趨近于盲目,她在形勢的判斷上沒有丁修那么經驗老道,但丁修做出的決定,她不會有任何質疑。
    前方的車子橫在路上,將丁修和陳佳凝的去路擋住。陳佳凝沒有減速,而是徑直沖了過去。
    果然如丁修所料,擋路的車子在他們即將撞上時又讓開了。
    “呼~呼~”陳佳凝喘著氣,心臟噗通直跳。
    “他們怕傷害到這個東西,所以沒將我們的路攔死。”丁修拍了拍懷里的容器,里面那個拳頭大小的活物像似受到驚嚇一樣,在紅色液體里動來動去。
    “這是什么?”陳佳凝問道,她也沒見過這種生物。
    “生物識別器對它沒反應。”丁修摸了摸耳朵上的設備,確認它仍處于工作狀態,“那些沙民稱它為‘普泰勒’。”
    “你怎么知道這個嗯……‘普泰勒’對他們很重要?”
    “大廳里被鐵鏈鎖住的那個人叫吳莫,是我們邊防軍的人,而我們邊防軍是沙民的死敵。”丁修說道:“吳莫落在他們手上,原本早該死了,那些沙民養著他,還用他的血來喂這個生物。”
    “原來如此。”陳佳凝點了點頭若有所悟。
    “我沒救吳莫,因為他是我們邊防軍里的敗類。”丁修繼續說道:“他配不起那身軍服。”
    “你的傷要包扎一下。”陳佳凝有些擔心丁修的傷。
    “我沒事。”丁修不想讓她分心,自己側過身在車里尋找可以用得上的東西。
    后座上有個袋子,丁修將它拿到身前。袋子里除了一些瓶蓋和幾張花花綠綠的鈔票外,還有一個小瓶子。
    “這是藥嗎?”丁修將瓶子遞給陳佳凝看。
    “瓦倫藥劑,不是治傷的,別喝。”陳佳凝說道。
    “它有什么用?”丁修有些失望,準備將這瓶藥劑放回到袋子里。
    “這是一種狂化藥劑,副作用非常大,以前軍隊里淘汰下來的產品。”陳佳凝在學校學到過這種藥劑的知識,丁修問起來她正好可以科普一下:“當士兵們在戰場上身受重傷或陷入絕境時,他們會選擇服用這種藥劑。藥劑能讓他們在即使重傷的情況下也可以發揮出充分的戰斗力,而且不受疼痛等因素干擾。只是喝下藥劑的人會失去理智變得瘋狂,甚至敵友不分。
    丁修點了點頭,默默地將藥劑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你……”陳佳凝見丁修還是把藥劑收在身上,有些不解:“喝過這藥的人,都死了。或者說那些人都是在快死的時候才會選擇喝他。瓦倫藥劑還會損傷飲用者的身體……丁修,你是怎么想的?”
    “先帶身上吧,反正它也不咬人。”丁修笑了笑,如果是別的藥劑,他可能無所謂,但是狂化類藥劑,那對他來說就是寶貝。
    因為他的異能是專注,而專注的核心作用就是免疫狂化類異能或藥劑的副作用。
    見勸不動丁修,陳佳凝的心里隱隱有些擔憂。
    沙民們的車子在身后緊追不舍,因為見識到丁修他們不要命的沖撞方式,這些家伙便不再分流人員出去進行包抄。
    首領桑干擔心丁修破罐子破摔,所以不敢逼得太緊,他知道靠著那輛車里剩下的油,兩個年輕人跑不了多遠。
    等汽車跑不動了的時候,他就有機會拿回‘普泰勒’。
    再殺死丁修和陳佳凝。
3分赛车计划精准 3d开机号 力创配资 华煦期货股票配资 北川景子 陕西11选5 万赢财经配资 求几部日本三级片 陕西快乐十分 帮帮策略 李娜网球比分直播 甘肃十一选五 深圳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