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23章、林中尋路
    大家在山頂的彎道處選了一個背風的位置準備扎營,丁修從越野皮卡的后車廂中拿出帳篷和睡袋,將它們在地上撐開并鋪好。
    大家簡單的吃了些帶的干糧之后,丁修又和顧北陌去附近布置野營燈和示警鈴。
    野營燈為這個臨時的營地提供夜間的視野,示警鈴則被掛在周圍的鐵絲上。
    那些鐵絲被丁修按照不同的高度在營地周圍各繞了一圈,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防止夜間有生物悄悄靠近而無人知曉。
    做好了這些,大家在帳篷前又生起了一堆篝火取暖。他們現在在海拔一千多米的高度,這里的溫度比山腳下要低6到10度左右,而且此刻已經到了夜間,晝夜溫差非常明顯。
    “你們怎么樣,冷不冷?”丁修見兩個女孩都朝篝火前湊了湊,關切地問道。
    “還行。”沈悠吸了吸鼻子。
    “好像一下子冷了很多。”宋惜君說道。
    “這里和沙漠一樣,晝夜溫差很大。”丁修點了點頭。
    “不光是晝夜溫差地緣故,還有海拔。”顧北陌指了指天幕下地山腳,極目眺望,還能看得到天闕城中的點點燈火。
    坐了一會,宋惜君感覺到脖子后面微涼,她微微抬了抬頭,突然瞥見頭頂的夜空,女孩一瞬間便看呆了眼睛。
    “那是……銀河?!”她抬起手指著天上,另一只手捂在嘴邊驚呼起來。
    只見夜里寧靜的山頂,銀河如燈幕般悄然一傾而下,流向遠處的天邊。星河璀璨無比,入眼之間格外地清晰。呆住的人不僅僅只有宋惜君,丁修他們一時也看得入了神。
    “好美!”宋惜君呢喃著,似要沉醉其中。
    沙漠中其實也可以看得到美麗的銀河,但丁修從未留意過,因為那里的夜和危險是劃了等號的。
    之前的十九年中,丁修在營地外過夜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每一次都幾乎和死神擦肩而過。
    他再回想起這些過去,不禁覺得自己當初錯過了許多東西。
    夜深了。
    丁修等大家回了帳篷,他起身又往篝火中添了些木柴,接著便拿上武器,準備到周圍巡視一圈。
    走出背風的彎道,夜里的涼風瞬間就將他包裹起來。
    丁修背著炎龍之手,爬上旁邊的一塊大石,視野一下子空曠了許多。
    明天翻過這座山,他們的車子就要正式進入盆地,遠處山腳下是綿延至遠方的密林,密林間似有河流隱沒其中。
    天幕下的樹林是墨色的,就像在南港的時候,夜晚窗外的那片海一樣。
    丁修在巨石上佇立良久,最后在涼風中和那些已經逝去的人道了聲晚安,便準備回帳篷里休息。
    他剛剛轉過頭,突然聽到風中隱隱有一聲長嘯。
    丁修回過頭順著那道聲音的方向望去,聲音傳出的地方很遠很遠,它從山腳下的林海中來,又消散在山頂的星光下。
    “是什么生物?”他心下有些好奇,同時也提高了警惕。
    長嘯聲消失得很快,之后便再無動靜,就仿佛未曾出現過一樣。
    丁修搖了搖頭,回到自己的帳篷里躺了下來,準備明天再把這個情況和大家說一聲。
    清晨山頂的水汽很重,太陽還未出來時,營地四周隱隱有些霧氣。
    丁修拉開帳篷,看到外面的空地上站著一個熟悉的人影。
    “惜君?”
    “丁修,早啊。”宋惜君正在練習丁修教過她的拔槍術,她聽到身后的聲音,回過頭朝丁修微微一笑。
    女孩手里拿著的兩把武器是昨天在天闕城中買下的小型號沙鷹,她溫熱的掌心已經讓槍身上的冰涼褪去。
    “早。”丁修也朝她笑了笑,又夸贊道:“姿勢比以前要標準多了,而且動作也敏捷了不少。”
    “是嗎?”宋惜君臉色微紅,目光中滿是欣喜。
    太陽從山頂露出頭來,丁修已經陪著宋惜君練了一會。
    沈悠鉆出帳篷,揉了揉眼睛,看到外面的兩人,微微愣了愣神。
    “你們倆好早啊。”小姑娘撇了撇嘴,心里微微有些醋意。
    “這里的空氣真好。”宋惜君笑著說道,“早起可以呼吸下清晨的新鮮空氣。”
    “是嗎?”沈悠吸了吸鼻子,“好像沒感覺到有什么不同啊。”
    “你們怎么都起得這么早?”顧北陌爬出帳篷,抬頭望了望剛剛升上山頂的太陽。
    “大家都醒了。”丁修說道:“跟你們說件事。”
    “什么事?”三名同伴都朝他望去。
    “昨晚我在周圍巡視了一圈,就在那塊大石頭上,我聽到從盆地中傳來一些不同尋常的聲音。”
    “什么聲音?”顧北陌愣了一下。
    “某種動物的呼嘯聲。”丁修說道。
    “是什么動物?”沈悠一臉好奇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丁修搖了搖頭,“聲音是從山腳下的密林中傳來的,所以等會我們下山之后,要多加小心。”
    “好嚇人……”沈悠搓了搓手,清晨的冷空氣讓體溫流失得比較快。
    “如果是變異生物的話,哼哼,老子就收了它們的晶核。”顧北陌摩拳擦掌道。
    “你這么一說,我好像又不怕了。”沈悠想了想,在心里已經把變異生物跟晶核劃上了等號。
    “我們先吃點東西,等會就出發。”丁修朝同伴們招呼了一聲,開始收拾帳篷和睡袋等野營工具。他將這些東西都整理好搬到越野皮卡的后車廂里,之后的路上還會繼續用得到。
    篝火堆里,還有些火星未滅,顧北陌加了些柴火和燃料進去,為大家溫了幾杯熱飲。
    “小悠,趕緊招點蟲子給我們當偵察兵啊。”他將食物遞給沈悠,朝小姑娘說道:“是時候該你這個偵察大隊長出馬了。”
    “山頂上又沒蟲子,等會下山了我試試。”沈悠點了點頭,輪到需要出力的時候,她從來都不會退縮,“得會飛的才行。”
    夜間山腳下的墨海到了清晨又恢復成了綠色,樹木在風中搖曳,四人將臨時營地收拾了一番,帶上所有的東西回到了車上。
    篝火被用水澆滅,丁修離開前又在上面覆了一層灰。
    兩輛皮卡沿著彎道徐徐而下,當走到逆風道的盡頭時,盆地的入口便出現在了前方。
    那是一道比較陡峭的斜坡,好在丁修和顧北陌的越野皮卡性能很好,輪胎抓地力也強,所以下坡時問題不大。
    山腳下的視野沒有山頂那么開闊了,前方就是昨晚他們在山頂看到的那片密林。輪胎從碎石路面上壓過,石子之間發出一些輕微的摩擦聲。
    幾只長了白羽的鳥被車輛的引擎聲驚起,它們從樹枝上振翅而起,身影很快就印入藍天白云當中。
    “它們不理我……”沈悠趴在車窗邊,有些沮喪。她剛才試圖跟那幾只鳥建立聯系,但它們明顯害怕女孩乘坐的鋼鐵“怪物”。
    “信息素對昆蟲的作用比動物大,你就多找蟲子試試。”顧北陌安慰她道。
    “我就想試試看,鳥類能不能像昆蟲那么聽話。”沈悠說著又繼續將手指摩挲起來。
    車輪下的碎石路一直延伸進密林里,有些路段的路面已經布滿了雜草,失去了最初的痕跡。
    這條路是當初建設天闕城時,軍民齊力鋪建出來的,當天闕城建好之后,周邊又多了不少城鎮,它才逐漸失去了作用。
    林間的植物在近幾年里不停地侵占著路面,它們除了抹掉路面當年存在的痕跡之外,也讓進入盆地的人容易迷失方向。
    丁修拿出指南針校對方向,這個指南針還是當初在沙漠中遇險時陳佳凝送的,他看著指南針微微有些入神,腦海里不禁又浮現出那個女孩的模樣。
    “丁修。”車上的對講機里傳來了顧北陌的聲音。
    這種通訊設備來自天闕城,是大家出城之前在商店里采購的。
    如今的世界里,通信基站的覆蓋率非常小,手機只能在部分大城市中使用。距離如果再遠一些,就得借助衛星電話的線路,但普通人根本沒有這個權限。
    丁修他們沒有選擇手機,而是用上了這種短距離通訊時非常方便的對講機。
    “怎么了老顧?”丁修按住對講機的通話按鈕,朝里面問道。
    “路好像沒了。”對講機里傳來的聲音有些無奈。
    兩輛車子停了下來,丁修和顧北陌下到車外,朝周圍去尋找道路的痕跡。
    “方向是東北面沒錯,只是路不見了。”顧北陌說道。
    “只要方向對了就行,路不是最重要的。”丁修示意顧北陌不必擔憂,因為在沙漠里他就沒見過路,所以有沒有路對他來說根本就影響不大。
    “你們在車上等我們。”見沈悠和宋惜君都從車窗那探出頭來,丁修朝她們又叮囑了一句,“我和老顧去周圍看看。”
    “那你們要小心啊。”宋惜君朝他倆喊道。
    丁修點了點頭,回車里拿上武器,跟顧北陌沿著碎石路消失的方向找了過去。
    兩人朝前走出沒多遠的距離就聽到水流聲,丁修用槍刃劈開擋在身前的樹枝,循著水聲來到河邊。
    這里的河面不寬,但水似乎很深,丁修站在河邊看不到河底,他又四處張望了下,準備轉身離開。
    顧北陌蹲了下來,雙手從河里掬起一些水來覆在臉上。
    “好爽!”他搓了搓臉,早上在山頂可沒有洗臉的條件。
    就在顧北陌陶醉于河水清爽宜人的感覺中時,他剛才掬水的河面上突然泛起幾個氣泡。
    丁修注意到河水中的異樣,目光突然一凜。
3分赛车计划精准 av女优色图 萬赢在线配资 银行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 日本女优仓井空裸图写真 上海快3 精高策略配资 胜宇配资 av女优长得好看 黑龙江11选5 北单比分直播旧版 湖南快乐10分 股票行情大盘走势,今日大盘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