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27章、奇怪的洞穴
    變異河口鱷只是在河面悄悄露出了小半個腦袋,遠遠地注視著岸上的人。
    “我們離開這里。”丁修朝同伴們示意道。
    河流是變異河口鱷的主場,附近區域的地形都對它十分有利,繼續待在附近十分危險,因為誰也不知道這只怪物還會不會沖上來繼續發動進攻。
    四人回到車上,將車子駛離河岸。
    汽車在行駛中沒有先前那么平穩,速度也時快時慢,等來到遠離河流的區域,丁修和顧北陌下車開始進行檢查。
    “制動器好像有些問題。”顧北陌說道,“還好車上有修理工具和更換的配件。”
    “先扎營吧,咱們把車子修好,打壞的拖拽裝置也需要更換掉,免得后面遇到危險的時候,這些麻煩會拖我們后腿。”丁修和同伴們商量了一下,大家開始分工,各就各位忙碌了起來。
    宋惜君在一旁幫忙負責警戒工作,沈悠開始釋放信息素,準備吸引昆蟲過來。
    丁修和顧北陌分別拿著工具修理汽車,兩人不僅開車是一把好手,修車的本事也不賴。
    當太陽不知不覺來到了眾人的頭頂,空地上灑滿了樹蔭,沈悠的身旁多出了一些飛舞的小蟲,她伸出手指,讓它們在指尖駐足。
    “唉,可惜你們的戰斗力比迪蜂差遠了。”被馴服的小蟲雖然可以成為助力,但沈悠還是十分想念被留在南港的迪蜂。那些迪蜂是她在旅途中遇到的最得力的昆蟲幫手,所以此前一直被女孩帶在身邊。
    “不能戰斗也沒關系,它們最大的作用其實是偵查和警戒。”顧北陌從車子底下探出腦袋來,提醒她道。
    “車修好了嗎?”沈悠朝他望去。
    “快了。”顧北陌說著又鉆回車下,“把你的蟲子放出去,幫惜君分擔下警戒的工作吧。”
    “好咧!”沈悠點了點頭,將手輕輕揚起,把蟲子放了出去。
    這兩輛越野皮卡的故障不算太嚴重,沒過多久,丁修和顧北陌就修好了車子。
    大家吃了些食物充饑,接著稍作休息之后便重新上路。
    四人趕在天黑之前找到了一處山洞,丁修和顧北陌停下車來,準備在這里扎營過夜。
    盆地里的夜晚非常危險,有個山洞落腳總比露宿荒野要強不少,大家發現這個洞穴時,丁修便提著野營燈,準備進洞里查看一番。 
    “你們在洞口等我。”他朝同伴們示意道。 
    “丁修,讓它們先進去看看。”沈悠將丁修拉住,她把馴好的蟲子放了出來,通過信息素指揮它們朝洞內飛去。
    “有偵查兵就是不一樣啊。”丁修點了點頭,知道沈悠的安排更為穩妥。
    自從天闕城建好之后,這處盆地就漸漸地朝著人跡罕見的方向發展。當人類的痕跡褪去,其它生物便開始以主人自居。
    在這種環境下,山洞中必然會有野獸存在。
    四人在洞外等著,過了好半天,剛才放出去的蟲子一只都沒有回來。
    沈悠皺了皺眉,開始用信息素和它們重新建立聯系。
    “怎么回事?”顧北陌問道。
    “我不知道。”沈悠搖了搖頭,“蟲子們都沒有回應。”
    “里面有情況?”丁修有些意外,他相信里面會有野獸,但按照常理來講,住在山洞中的野獸一般不會對昆蟲構成威脅。
    沈悠繼續嘗試著和自己的昆蟲伙伴建立聯系,但仍舊無果。
    天色漸漸按了下來,丁修拿著炎龍之手和軍刺,朝同伴們說道:“我還是進去看看吧,大家在這里等我。”
    “你一個人進去怎么行。”顧北陌也從車里拿出了槍,準備和他一起進去。
    “咱們不能留兩個女孩在外面。”丁修攔住他道:“老顧,你留下保護小悠和惜君。”
    “老顧留下,我和你進去。”宋惜君站出來,提了個折中的建議。
    “行吧。”丁修來不及猶豫,只得點了點頭,“你跟在我身后,要小心。”
    兩人帶上野營燈朝洞口走去,這個洞口的位置在一面石壁的下方,里面幽暗靜謐,一眼看不到底。
    進到洞里,丁修吸了吸鼻子,他在空氣中嗅到了一些反常的氣息。
    “奇怪了,你聞到什么了嗎?”丁修朝宋惜君問道。
    “好像有股甜甜的香氣。”宋惜君將自己察覺到的情況說了出來。
    “沒錯。”丁修點了點頭,“就是這股氣味。”
    “怎么了?”宋惜君愣了一下。
    “一般在野獸居住的洞穴里,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難聞的氣息。”丁修小聲地說道:“野獸喜歡將吃剩的獵物帶回居住的地方存放,并且還會在附近進行排泄。”
    “我沒聞到你說的這些氣味。”宋惜君又深呼吸了幾下,搖了搖頭。
    “這就是我覺得奇怪的地方。”丁修舉起野營燈,照了照腳下,“你看,這地上竟然長了一些青苔,洞里如果有野獸出沒的話,這些青苔應該早就被踩沒了。”
    “那就是說這洞里沒有野獸?”宋惜君問道。
    “按照常理來說是這樣的,但小悠的蟲子一只都沒回來,所以我們不能相信常理。”丁修說著將槍刃舉在身前,開始小心地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看到丁修謹慎的模樣,宋惜君也提高了警惕,借著燈光,她發現洞內的石壁上布滿了藤蔓。
    藤蔓的枝葉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十分翠綠,女孩用手撥開它們的葉子,看到底下深紅色的莖脈。
    “惜君,你發現了什么嗎?”走在前頭的丁修回過頭望了一眼,他剛聽到宋惜君的腳步聲停了下來。
    “沒什么,只是看下墻壁上的植物。”宋惜君說道,趕緊跟了上去。
    那些藤蔓雖然顏色有些特別,但并沒有引起兩人的注意,因為在密林當中,這樣的植物隨處可見。它們要么纏繞著樹干,要么就附著在石頭上,見得多了,就不怎么起眼。
    丁修越往里走,洞內那股甜甜的香氣越濃。他的腳下踩到一些軟綿綿的東西,低頭一看,發現竟是厚厚的一層藤蔓枝葉。
    這個洞穴十分狹長,而且里面七拐八繞,并沒有適合當作營地落腳的空間。
    “有些可惜。”丁修嘆了口氣,轉身準備回去。
    “那是什么?”宋惜君手里的野營燈朝周圍照了一圈,突然發現某個位置的藤蔓下面有道亮光閃過。
    她走過去,用手指撥開藤蔓的枝葉,指尖觸到一個冰涼涼的東西,那是一個金屬吊墜。
    宋惜君將野營燈舉了起來,借著燈光,想將吊墜摘下來看看。
    “啊!!!”女孩突然驚叫起來,手里的燈掉在了地上,腳步在后退的過程中不知道被什么絆了一下,身體朝后方倒去。
    丁修一個箭步沖上前去將她扶住,宋惜君撲在他懷里,臉色有些發白。
    “怎么了?”丁修一邊問道,一邊舉起燈朝她剛才站立的墻邊照去。
    “我看到姚建攀了,他就藏在藤蔓底下。”宋惜君想到剛才親眼看見的那一幕,聲音不禁有些發抖。
    “姚建攀?!”她的話讓丁修有些迷惑。丁修走上前去,用手里的槍刃撥開那些藤蔓。
    底下只是一具被莖脈纏繞的骷髏,哪有姚建攀的影子。
    “你看錯了,不是姚建攀。”丁修回過頭安撫她道。
    “是嗎?”宋惜君緊張地情緒這才舒緩下來,她朝那具骷髏走去,伸手摘下骷髏脖子上的那只吊墜。
    “我美嗎,丁修?”女孩將吊墜舉至面前,準備戴到自己的脖子上。
    “你怎么了,惜君?”丁修察覺到她的樣子有些不對。
    “你覺得我美嗎,丁修?我喜歡你。”宋惜君的聲音突然變得甜潤且充滿誘惑,她臉色微紅,目光呆呆地望著眼前的同伴,連剛剛拿在手里的吊墜掉在了地上也沒注意到。
    “你……當然……很美,但……”丁修話還未說完,宋惜君就再一次抱住了他,并且用自己溫潤的紅唇吻了上去。
    丁修只覺得腦袋中“嗡”的一聲,瞬間就只剩下一片空白。等緩過神來,他本能地想要推開宋惜君,但眼前的女孩已經變了模樣。
    “佳凝!”
    丁修望著懷中正和自己深情擁吻的女子,心里一半是驚訝,一半是甜蜜。
    炎龍之手和野營燈都掉在了地上,他抱著宋惜君,宋惜君也抱著他,這一刻兩人似乎對周圍的一切都恍若未覺。
    丁修已經忘了和自己一同進來的人是宋惜君,他的眼前只有陳佳凝;而宋惜君也忘了許多事情,她的心里全是丁修。
    藤蔓像似長了腳一樣,它的莖脈和枝葉爬上了丁修掉在地上的武器和燈具,接著又爬上了兩人的腳背。
    洞穴中那股香甜的氣息更濃了。
    “沙沙”的聲音此起彼伏著,那是藤蔓的枝葉在互相摩擦,深紅色的莖脈已經纏繞在了兩人的小腿上,而且更多的枝葉還有繼續向上的勢頭。
    “佳凝,和你重逢的這一刻,我曾想過無數個日夜。”丁修已經閉上了眼睛,他緊緊地抱住懷里的女孩。
    “丁修,你也喜歡我的,對嗎?”宋惜君同樣也閉著眼睛,而且她和丁修一樣,都以為自己正注視著對方,“你把我抱得這么緊,我……我很開心。”
    如果此刻旁邊還有第三個人的話,那他一定會看到十分奇怪的一幕——
    這一男一女都仿佛石化了一般,兩人沒有睜眼,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緊緊抱在一起,仍由綠色的藤蔓在身上肆意攀爬。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黑龙江十一选五 微策略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推荐九梦财富 日本黄色片名 重庆快乐10分 顺发配资 日本女优快播在线观看 青海11选5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是什么 博股金来配资 长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