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28章、食人爬藤
    “老顧,好奇怪呢,這附近一只蟲子都沒有。”沈悠之前馴服的那一批蟲子自從進洞之后就沒了消息,她剛才想重新再吸引些昆蟲過來,但嘗試了幾次都沒有結果。
    “不光是沒有蟲子,小動物也沒看見一只。”顧北陌在周圍轉悠了一圈,也發現了一些問題。
    天已經黑了下來,他從一堆植物旁走過,腳尖不小心掛到了個東西。
    “這啥玩意?”顧北陌用燈照了照,從地上撿起一塊牌子。
    “許紹營地?”
    他將牌子正面的幾個大字念了出來,又翻過去看側面。
    側面也有文字,不過上面覆滿了泥土和污跡,有些看不真切。
    顧北陌用手擦了擦,將野營燈湊到近前。
    “如果你正好看到了這些文字,說明你是個幸運地家伙。我是許紹,勇氣探險隊的隊長。”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到附近的那個洞穴,如果看到了,請千萬不要進去,因為里面有我遇難的隊友,或許還有我的尸體。”
    “這個洞穴非常危險,它被一種可怕的植物——食人爬藤占據著。這種植物以動物和昆蟲為食,它們可以釋放一種作為誘餌的香氣吸引獵物。這種香氣不僅是誘餌,還能讓獵物產生幻覺,反應神經也會被麻痹。”
    “人在這種氣味的影響下,內心中的情緒會被逐漸地無限放大,當頭腦被情緒全部占據時,將會失去對身體各個組織的控制,這樣很快就會變成活在自己幻覺里的行尸走肉,最后成為食人爬藤的食物。”
    “當我弄明白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和我的小隊已經付出了巨大的代價,現在我將進入洞中,去嘗試帶回我隊友的尸體。”
    “祝我好運吧。”
    牌子上的文字到這里就結束了,顧北陌只覺得后背一股涼氣躥上了頭頂。
    “糟了!”他將牌子一丟,人已經朝洞穴的入口處沖了過去。
    “老顧?”沈悠見顧北陌有些反常,一臉驚愕的朝他喊道。
    “他們兩個有危險!”顧北陌顧不得回頭,人已經沖進了洞里。
    他按住對講機的通話按鈕,朝里面急聲吼道:“丁修!惜君!聽到請回答。”
    身后沈悠也跟了進來,顧北陌回頭把她趕了出去,接著身影就消失在了洞里。
    丁修沉浸在和陳佳凝獨處的溫馨浪漫當中,他隱隱聽到有一個聲音在呼喚自己。
    丁修在腦海里想了想,這個聲音他很熟悉,卻又一時想不起來是誰,腦海里只是多了一些記憶的殘影。
    沙漠,汽車,中年男人和女孩……
    大口徑的霰彈槍,在空中碎成黑霧的巨蟻……
    “老顧!”丁修的眼睛睜了開來,眼前的一幕讓他驚愕不已。
    懷中的宋惜君像似正安詳地熟睡著,但她的身上卻幾乎覆滿了藤蔓,那些綠色的枝葉和深紅色的莖脈似乎正準備往人的口鼻中探去。
    丁修一把扯下爬到女孩臉上的植物,又幫她把身上的藤蔓清除干凈。
    他的手剛剛松開片刻,宋惜君的身體一軟,人已經朝旁邊倒去。
    丁修扶住宋惜君的身體,見她似乎昏迷過去了,于是趕緊將她抱住,又撿起掉在地上的武器和燈,拔腿就朝外面跑去。
    腿腳似乎有些乏力,但好在影響不大,丁修抱著宋惜君在快要來到洞口處的時候遇到了顧北陌。
    “丁修,惜君怎么樣了?”
    “她好像昏迷過去了,這洞里有些奇怪。”
    “我們出去說。”顧北陌幫丁修接過武器和燈,護著他一起往外跑。
    三人終于逃出了洞穴,丁修將宋惜君放下來,讓她躺在一塊鋪了干草的地方。
    “小悠,幫忙拿些水來。”丁修朝沈悠喊道。
    “你的臉……還有你的身上……”沈悠望著他,眼神有些驚愕。
    丁修用手摸了摸臉,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身上也和宋惜君剛才那樣,爬滿了藤蔓。
    他方才只顧著給宋惜君清理,卻忘了自己。
    等丁修清理完身上的藤蔓,顧北陌將之前那塊牌子找來遞到他手里。
    “這是什么?”丁修問道,伸手接過牌子。
    “你看了就知道了,和那個洞穴有關。”顧北陌說著又去幫沈悠照顧宋惜君。
    “食人爬藤?!”看著牌子上的文字,丁修心里驚道,和顧北陌一樣,他的后背也有一股涼意爬了起來。
    “惜君怎么樣了?”丁修將牌子放在一旁,走到宋惜君身邊。
    沈悠將清水沾在毛巾上,慢慢地擦拭著她的臉頰,過了片刻,見她的眉毛微微抖動了幾下。
    “惜君姐!”沈悠輕聲喊道。
    宋惜君睜開了眼睛,臉色有種大病初愈般的疲憊,不過當她看到丁修的時候,臉上又飛起了紅霞。
    在洞里亦真亦幻的經歷讓宋惜君有些不敢直視丁修,不過丁修充滿關切地目光又讓她不舍得轉過頭去。
    “我沒事,剛剛在洞里突然覺得頭暈。”宋惜君說道。
    “洞里的那些植物是食人爬藤,你記得我們聞到過的那種香氣嗎?那些就是誘餌,它讓我們產生幻覺,并麻痹我們的反應神經。”丁修將許紹留在牌子上的情況告訴她,“我們差一點就成了那些蔓藤的食物。”
    “那些都是幻覺嗎?”宋惜君的眼中露出一絲悵然若失的神色。
    “除了蔓藤,其他都是幻覺。”丁修點了點頭。
    他剛才看到牌子上的文字時,就已經想明白了,在洞中和陳佳凝的相擁以及親熱,都是腦海中的幻覺。
    “原來是這樣。”宋惜君的心里有些失落,但這些情緒并沒有表現在臉上。
    “晚上我們只能在洞外露營了。”顧北陌說道。
    “食人爬藤會爬出來嘛?”沈悠有些擔心。
    “不會。”丁修從皮卡的后車廂中提出一桶汽油,朝洞口的方向走去。
    片刻之后,洞內燃起了熊熊大火。
    夜深了,顧北陌的帳篷里傳來了鼾聲,沈悠也呼呼睡去。
    宋惜君躺在睡袋里輾轉反側,安靜下來之后,她腦袋里滿是在洞中和丁修擁吻的一幕。
    “那是真的?還是幻覺?”女孩的腦袋里因為這個問題一直糾結著。
    “那是真的?還是幻覺?”同一時間,睡在旁邊帳篷里的丁修也在思考著同樣的問題,不過他思考的對象是陳佳凝,“不管是不是真的,嗯……和佳凝親吻的感覺真好。”
    第二天一早,丁修醒了過來,他鉆出帳篷,發現之前每天堅持早起練槍的宋惜君不在外面。
    “惜君呢?”他朝顧北陌問道。
    宋惜君其實很早地時候就已經醒了,不過她只睜開眼睛片刻,便又沉沉睡去。
    女孩夢到了丁修,所以不愿醒來。
    得知宋惜君還在睡,丁修笑了笑,拿上武器朝洞口走去。
    “你去干嘛?”顧北陌見他進到洞穴里面,神色有些意外。
    “我去撿個東西回來。”丁修擺了擺手,將對講機舉到身前,“保持聯絡,我一會就出來。”
    他話音剛落,身影便消失在洞中。
    顧北陌無奈地搖了搖頭,按下對講機的通話按鈕說道:“我真是服了你了。”
    丁修很快就回來了,顧北陌看到他手里多了個東西。
    “這是啥?”
    “昨天惜君從一名遇難者身上摘下的吊墜,她忘在了地上,我給撿了回來。”丁修說著又指了指許紹留下的那塊牌子,“那個許紹不是說他要進去帶出同伴的遺體嗎?我覺得……他很可能失敗了。”
    “吊墜是許紹的?”顧北陌又問道。
    “不知道,有可能是,也有可能不是。”丁修想了想,找了個理由:“我只是覺得,這個吊墜應該是許紹他們探險隊中某個人的遺物。我帶不走他們的骸骨,就把這個東西帶著,當某一天走遍這些山川大河時,或許能幫他們魂歸故里。”
    “真是個浪漫的家伙。”顧北陌笑了笑,心里又感慨了一句:“年輕真好。”
    丁修將吊墜收了起來,心里又浮現出在洞穴里曾看到過的陳佳凝的幻象,當時陳佳凝正準備佩戴這只吊墜,并且還甜潤地問他美不美。
    到了日上三竿的時候,宋惜君終于從帳篷里鉆了出來,她看到同伴們都在外面忙碌,做著出發前的準備,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惜君姐,你終于醒了,太陽都曬到了屁股吧。”沈悠笑嘻嘻地打趣她。
    “沒想懂竟睡了這么久。”她帶著歉意朝大家說道,目光望到丁修的時候,臉色有些微紅。
    “沒事,睡足了才有精神趕路嘛。”顧北陌正在往車廂中裝東西,聽到宋惜君的聲音,轉過頭回以一個微笑。
    “今天你感覺怎么樣?”丁修走過來問道。
    “感覺?”宋惜君沒明白他的意思。
    “那些食人爬藤釋放出的香氣,能夠麻痹神經,昨天你昏過去了,我怕對你會留下什么后遺癥。”丁修將自己的擔憂說了出來。
    “我沒事,感覺很好。”感覺到丁修對自己的關心,宋惜君甜甜一笑,她明明比丁修還大幾歲,但這一刻給人的感覺就像是正在戀愛的小女生一樣。
    “沒事就好。”丁修點了點頭,放下心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浙江11选5 青海11选5 润旺配资 内蒙古快3 美林配资 高清成年美女黄网站色大全 刮刮乐 交易秀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上海时时彩 股股赢配资 中国的日本女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