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41章、變更路線
    丁修順著過來時的路線返回越野皮卡那里,到了附近的位置,銀背大猩猩突然不走了。
    它停下腳步,轉身朝另一側的密林中走去。
    “你不去見見你的孩子嗎?”丁修朝它問道,又比劃了幾個手勢。
    銀背大猩猩沒有回應丁修,只是在身影即將隱入林中的時候回頭望了他一眼。
    丁修從銀背大猩猩的目光中讀懂了它的想法,點了點頭道:“我們會照顧好銀幣的,你放心,也多保重!”
    他和銀背大猩猩別過,接著朝裂隙附近的林中而去,找同伴們匯合。
    沈悠她們給銀幣上過藥,并且幫它包扎好了傷口。這只小銀背猩猩安靜地坐在車旁,目光怔怔地望著樹林深處。
    枝椏摩擦的“沙沙”聲傳了過來,銀幣瞪著眼睛朝那望去,見從樹后走出來的人是丁修,它臉上的神色既欣喜又帶著幾分失落。
    “丁修!”同伴們朝他迎了上去,見他安然無恙,都松了口氣。
    “銀幣的母親呢?”沈悠見回來的只有丁修一人,心里隱隱有些不好預感。
    “銀幣的母親沒事,不過它出于某些原因所以沒和我一起回來。”丁修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放寬心。
    “那就好。”沈悠點著頭,將丁修的話用手勢和信息素的方式轉述給銀幣。
    “嗚~”銀幣的嘴里發出一陣嗚咽聲,看得出它有些難過。
    “變異食猿雕干掉了嗎?”顧北陌問道。
    “那只畜生死了,不過殺死它的不是我們,你們猜是誰?”丁修故意賣個關子。
    “誰?”眾人都猜不出來。
    “變異河口鱷。”丁修說道。
    “啥?!變異河口鱷!不會是咱們之前遇到的那只吧?”顧北陌很是驚訝。
    “就是那只。”丁修點了點頭。
    “這……這也太巧了吧。”宋惜君咋舌道。
    “可不是嘛。”丁修在河邊見到變異河口鱷時也是這個想法,“上一次遇到它,我們之后都是繞開河流區域去規劃路線,這次追那只變異食猿雕,碰巧追到河邊,誰知道它又出現了,感覺整條河流都是它的活動區域一樣。”
    “它有沒有可能一直跟著我們?”顧北陌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
    “這種情況我也想過,但可能性不大。”丁修說道:“首先我們已經避開了河流區域,其次它也沒辦法對我們進行定位,跟蹤我們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說得也是。”顧北陌經丁修這么一說,也覺得自己多慮了。
    “咱們還要多久才能穿過這片盆地?”丁修又問道。
    “差不多兩天的路程吧。”顧北陌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如果路上順利的話。”
    丁修點了點頭,心里已經有數了。他招呼大家一起先把吊在裂隙里的另一輛越野皮卡拉上來,接著開始檢查車輛情況以及清點上面的物資。
    “損失不大,萬幸!”結果還算叫人滿意,孟捷送的越野皮卡非常扎實,掉落到裂隙深處的物資也不是很多,并且重要程度一般。
    大家重新上路,沒了變異食猿雕的干擾,一行人順利地穿過了裂隙。
    “呼~終于過來了!”宋惜君回望了一眼身后的裂隙,輕撫著胸口,松了口氣。
    “你是擔心裂隙里可能還有一只變異食猿雕?”丁修笑著問道。
    “是啊。”宋惜君點了點頭。
    “要是真的還有一只變異食猿雕,那咱們已經完了。”丁修說到這也心有余悸,大家應付一只變異食猿雕尚且夠嗆,兩只的話是不可能有任何勝算的。
    “不知道盆地里面還有多少怪物……”宋惜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臉上又浮起憂色。
    “別擔心,老顧說了,咱們還有兩天的路程就可以離開這里。”丁修寬慰她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況且麻煩這東西,你越怕它,它就越來找你。”
    “說得也是。”丁修說的道理很淺顯,宋惜君一點就透,她又點了點頭,心里的擔憂一下子消散了不少。
    兩天之后,大家終于有驚無險地抵達了撫丘盆地東側的出口。
    從盆地出來,兩輛車子行駛在群山當中的小路上,這里仍處于扶風山脈之中,周圍人跡罕見,倒是鳥叫蟲鳴聲不絕。
    氣候和環境有了些許變化,溫度也比在盆地當中的時候低了一些,到了夜間,大家選了相對安全的位置宿營。
    “丁修,你看接下來咱們走哪條路?”顧北陌拿著地圖,湊到丁修身邊找他商量。
    “怎么了?”大家之前就已經規劃過路線,丁修對顧北陌突然又打算調整路線的舉動有些詫異。
    “物資方面可能會有些緊缺。”顧北陌說著望了一眼銀幣,丁修頓時明白了原因。
    之前大家計劃的路線是沿儀江——秋平——池川——開陽這一帶前進,大家順著這個方向走偏僻的小路。如今隊伍里增加了一只變異銀背猩猩,雖然它還是幼年體,但食量卻抵得上丁修加顧北陌兩人。
    “確實是個問題。”丁修點了點頭,“中途需要增加補給點,是得調整下路線了。”
    “走儀江北側你覺得如何?”顧北陌指著地圖上的一個位置說道:“這個桑植鎮孤懸江北,地處古丈源丘陵區域腹地,交通雖然不太便利,但通緝令的事在那里或許對咱們影響不大。出桑植之后,再走石門、過安鄉,再經臨溪至崇陽,屆時離輝煌城的距離比開陽到那更近。”
    “不錯。”對比過路線,丁修確認了顧北陌這項新的建議更加穩妥,“就按你說的來。”
    “還有一件事。”顧北陌想了想說道:“銀幣的體型已經有些扎眼了,咱們走荒郊野外倒不用擔心,不過一旦去了有人居住的區域,太過于引人注目的話,絕非好事。”
    “要不將車子改裝一下?”丁修想出了一個辦法:“將越野皮卡的后車廂弄成封閉式,這樣只要有旁人在的時候,咱們就讓銀幣待在里面,別人也不會知道我們車廂里裝的是什么。”
    “好主意。”顧北陌眼睛一亮,“這個事也跟大家通個氣。”
    兩人跟宋惜君還有沈悠溝通了一番,女孩都沒有異議,沈悠也將改裝車廂的事情告訴了銀幣,并叮囑它以后只要待在車廂里就要保持安靜。
    這是離開盆地的第一個夜晚,大家不自覺地都將精神放松下來,之前一個多星期的時間里,每一個人的精神都是緊繃著的。
    誰讓撫丘盆地是個充滿危險和刺激的地方呢,夜幕下,眾人照例升起了一堆篝火,銀幣也不再畏懼火焰,它現在像只貓咪一樣喜歡靠在火堆旁邊。
    “呀,銀幣!你湊得太近了,身上的毛都被烤著了。”沈悠瞥見銀幣的身上燃起了一朵小火苗,趕緊幫它拍滅掉。
    “呼呼~”銀幣站起來蹦了蹦,片刻后又坐回到火堆旁。
    “過了今晚,它就不屬于這里了。”丁修望了望撫丘盆地的方向,心情有些復雜。
    “離開盆地不好嗎?”沈悠朝他問道。
    “當然好,只不過這種好是建立在某種無奈之上。”丁修想起了銀幣母親離開時的不舍和決絕。
    “那只銀背大猩猩……也就是銀幣的母親,它其實很掛念它的孩子。我們在盆地中前行的時候,它一直悄悄地跟著我們,但從不出來和銀幣見面。”丁修繼續說道:“直到銀幣遇險,它才終于忍不住出來拯救自己的孩子。當它救下銀幣之后,我們合力將變異食猿雕逼去了河邊,并讓那只巨鳥死在了變異河口鱷嘴里。我讓銀幣的母親去看看它的孩子,它拒絕了,并離開得很決絕,我知道這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意念。”
    “它是一位偉大的母親。”宋惜君從篝火旁站起來,目光望著丁修,心里感觸頗深。
    “如果不是到了絕境,誰會愿意跟自己的孩子分開呢。”顧北陌說道:“更何況這一別,幾乎就不會有再相見的機會。”
    “盆地中危機重重,這人類不經常活動的區域,很快就會被變異生物占領。銀幣沒了父親,它的母親在這種環境里獨木難支,已經不具備保證它平安長大的條件。托付給我們實屬情非得已,但我能理解,這的確是它能做的最好的選擇。”丁修將自己的看法說了出來,大家也很贊同。
    銀幣坐在火堆旁,它剛才一直望著盆地的方向,這會似乎感覺到丁修他們是在討論自己,于是一雙黑溜溜的眼睛在大家身上轉來轉去。
    “真羨慕你有一個好媽媽。”沈悠走過去摟了樓它的脖子,又笑了笑道:“不過我也不賴啊,我有老顧,還有大家!”
    眾人在篝火旁閑聊了一陣,等入夜時分,女孩們就都去睡了,丁修和顧北陌則在帳篷外值守。
    “老顧,這個桑植鎮的情況,你了解嗎?”丁修朝他問道。
    “不太了解,我以前沒去過那。”顧北陌搖了搖頭,“不過這名字聽上去像是一個農業小鎮。”
    “如果不清楚情況的話,咱們得小心一點,到時候讓惜君和銀幣都留在車上,盡量別拋頭露面……”
3分赛车计划精准 4场进球 即时nba比分在线 河南十一选五 黑龙江p62 刮刮乐 000046股票行情 爱上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融资融券标的股票 博牛宝沪深策略 融胜配资 美国职业棒球比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