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66章、換防
    周勇橫在孟懷瑜身側,阻擋他繼續跟防自己的后衛。孟懷瑜被攔了下來,但是丁修又出現在那名后位的面前。
    周勇隊的后衛明顯沒料到丁修會跟出來,他稍稍愣了一下,手里的球就被丁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抄了過去。
    “糟了!”感覺到手上一空,那名后衛只覺得腦子里“嗡”的一聲,整個人都呆滯了片刻。
    “還愣著干什么?回防啊!”直到周勇的吼聲傳來,他才回過神,悻悻地跑回自己的后場。
    但為時已晚,因為丁修斷掉他的球之后立刻就傳給了孟懷瑜,接著孟懷瑜打出一套快攻,干凈利落地在對方籃下來了記猛扣。
    帥氣的顏值加上漂亮的扣籃,孟懷瑜人還未落地,場邊的女生們便尖叫成群,一時間眼中飛滿了愛心。
    “丁修,牛逼!”孟懷瑜朝斷球的功臣豎起了大拇指。
    “這種進球的方式很振奮士氣,多來幾次。”丁修朝他笑道。
    “這叫扣籃,有機會你也扣個看看,我覺得以你的能力,應該非常輕松。”孟懷瑜說道,又對丁修比了個扣籃的動作,“男兒當入樽!”。
    “好啊!”被孟懷瑜這么一說,丁修也有些意動。
    后衛的失誤引來周勇的怒目而視,反觀孟懷瑜一方,士氣依然高漲。
    “娘的,讓你們再得意個幾秒鐘,看看究竟誰能笑到最后。”周勇咬牙切齒,他朝帶球的后衛喊道:“等下直接把球吊給我,老子空中接力轟死他們。”
    周勇的這番話等于鎖死了自己隊伍的戰術,這是要強打五號位。
    孟懷瑜方已經沒有內線的高個隊員,周勇強打籃球的戰術也沒有錯,但他之前被丁修巧妙繞前斷了一次球,這會調整了一下戰術,讓隊友變直傳為吊傳。
    這樣一來,丁修因為身高臂展上的劣勢就很難再斷到球。
    周勇他們吃死了丁修作為新手的弱點,幾輪戰術都是針對他那個點來打。這要放在正規比賽的賽場上倒也無可厚非,但大家現在打的娛樂賽,丁修不過是上場頂替受傷的人,作為新手被對方這么針對,周勇他們的做法就有點叫人不齒。
    周勇是憋著一口氣了,他很想贏。
    周勇的這種求勝欲不僅僅是因為自己被孟懷瑜用球技戲耍的緣故,還因為他的一個好兄弟梁炅。
    梁炅和周勇都來自北方城市寧德,梁炅還是“北地槍王”梁義的孫子,自他來到輝煌學院入學智慧分院之后,很快就成了學院中非常耀眼的一顆明星。
    梁炅入學較早,那個時候正逢學院中的輝煌模擬戰比賽進行到第二屆,他作為智慧分院代表隊的新人選手,大膽地開創出了打野這個位置,并且發揮出色,所向披靡,幫助隊伍最終奪下了那一年比賽的冠軍。
    打野這個位置自那一次比賽中登場之后,它的重要性越來越被大家所重視,并且很多人都堅定地認為,這個位置決定了整個隊伍實力的上限。
    梁炅至此一時風頭無量,這種情況直到孟懷瑜和孟芷溪入學之后才迎來了轉變。
    孟家兄妹來自天闕城,作為“南域槍王”孟捷的后人,他倆從入學的第一天開始就被大家拿來跟梁炅做比較。
    當年第一屆全國槍王大賽,北地槍王梁義以微弱的劣勢輸給了南域槍王孟捷,錯失了問鼎“格瑞爾斯”槍王寶座的機會。
    此后十數載,兩人在大賽中多有交手,然而梁義輸多勝少,一直被孟捷穩壓一頭。
    后來因為戰爭的關系,槍王大賽停辦了一段時間,兩位槍王也迎來了自己的暮年。
    梁義心里是有遺憾的,他的這份遺憾被后人給繼承,所以梁家的后人無論是在軍中還是在學院,都仿佛較著勁一般要跟孟家的后人一比高下。
    作為梁炅的好兄弟,周勇在籃球場上正好遇到了孟懷瑜,他自然是要幫梁炅找回場子,給孟懷瑜一些顏色瞧瞧。
    一場平常的娛樂賽被打出了學院總決賽的火藥味,周勇頻頻發難,之前都被孟懷瑜給化解,而且還略吃小虧。等丁修上場,周勇已經將這個生面孔視作自己擊敗孟懷瑜的突破口。
    周勇隊的球權,后衛將球帶過半場,在三分線四十五度角的位置附近和孟懷瑜周旋。
    周勇在籃下已經找好了位置,故意把丁修讓至身前,放他繞前防守。
    只見周勇舉起手朝頭頂上空一指,他們隊的后衛心領神會,兩手朝空中一推,球便高高飛起,越過孟懷瑜的頭頂,直奔籃筐上方。
    它的高度高出籃筐將近一米,離地面幾乎整整四米。
    丁修見球不是沖著籃筐而去,便沒有起跳攔截。當然,他即便起跳,也很難夠到這個高度。
    但周勇就不同了。
    周勇故意放丁修到身前,就是為了給自己在身后留一段加速助跑的空間,他急邁兩步,接著身影騰空而起,雙臂展開朝空中飛來的球撲去。
    丁修只覺得自己像似被陰影籠罩其中,接著頭頂上方“轟”的一震,籃球架子都搖了起來。
    “嘩!!!”場邊一片嘩然。
    球從網兜里落了下來,但周勇卻還吊在籃筐上。他雙手抓著筐沿,胳膊上的肌肉高高隆起,一雙眼睛正挑釁地望著籃下的丁修。
    “菜鳥,不要以為僥幸搶了我一個球就覺得自己很牛逼,你跟我之間的差距就和剛才一樣,我在天上,而你在地下。”
    落地的時候,周勇仍在對丁修口出狂言。
    “我以前沒打過球,所以不知道剛才你的同伴是在傳球,不過也好,不會有下次了。”丁修平靜地回應著周勇的挑釁,并不跟他做口舌之爭,因為誰都知道,球場就和戰場一樣,都是靠實力說話的地方。
    “不會有下次?哈哈哈哈。”周勇像似聽到了一個非常好笑的笑話,狂笑不止。“啥時候你的球技能趕上你吹牛的水平,你剛才的話或許還有那么一點點可能。”
    丁修從地上撿起球,見孟懷瑜朝自己走了過來。
    “丁修,別理他。”孟懷瑜拍了拍丁修的胳膊,“周勇確實實力強橫,跟他對位時,一定要注意,千萬別受傷了。”
    “我明白。”丁修點了點頭。
    “還有。”孟懷瑜繼續說道:“他們剛才用上了‘空中接力’的配合,我們沒有內線身高優勢,應對起來非常棘手……”
    “‘空中接力’指的就是這種高空傳球,接球的人直接在空中接住球將它打入框中嗎?”丁修問道。
    “對的。”
    見孟懷瑜點頭,丁修略一思索,突然計上心來。
    “我有辦法了。”他笑了笑,“對方的這個招數最少需要兩個人配合完成,籃下的周勇我們無法限制,那就限制那個給他傳球的人。”
    “這的確是個辦法,但想要限制傳球的人卻也不太容易。”孟懷瑜說道:“傳球的人根本不需要保證球能入筐,他只要將球傳出去就可以,而且可以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傳。”
    “交給我試試?”丁修一臉胸有成竹的模樣。
    “好,那我來干擾周勇。”孟懷瑜在籃球場上的經驗非常老道,但此刻他卻選擇采用一個菜鳥的主意。
    周勇已經在籃下就位,就等著隊友傳出高球,他見防守自己的人由丁修換成了孟懷瑜,不禁又嘲笑道:“怎么,那小子現在不敢來防我,慫了?”
    “他說防你沒挑戰性,所以換個對手。正好我累了,就換過來站你邊上休息休息。”孟懷瑜反唇相譏道。
    “死鴨子嘴硬。”周勇撇了撇嘴,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他對孟懷瑜可不敢像對丁修那么放肆,畢竟孟家地位非凡,而且孟懷瑜本人也在學院中名氣不小。
    周勇隊的后衛運球過中場,他見防守自己的人已經換成了丁修,頓時壓力驟減。
    先前他和周勇玩擋拆的時候,雖然就被丁修搶斷過一次球,但丁修在他的眼里仍和菜鳥劃著等號。
    “嘿,還能叫你搶斷就算我輸,之前不過是我大……”后衛的話還未說完,就見丁修逼近身前,他剛一個假動作接胯下運球想晃開丁修,卻發現丁修如影隨行,似乎將自己下一步的計劃完全看透了。
    丁修的反應力本就異于常人,加上戰紋的增幅,后衛的假動作哪還能騙得了他。
    周勇隊的后衛被丁修一通逼防,頓時感覺壓力比孟懷瑜防守自己的時候還要大。他騙不過丁修,幾次想要傳球又被丁修恰到好處地封死了角度。
    “這小子會讀心術嗎?!”后衛的額頭上冒出汗來,他只能側身運球,通過手臂來跟丁修拉開距離。
    丁修也不急著搶斷,因為當前也沒有太過合適的搶斷機會,畢竟周勇隊的后衛比他經驗要老道太多。
    丁修找不到搶斷的機會,后衛也傳不出球來,兩人僵持著,進攻方的二十四秒眨眼間就過去了一大半。
    “搞毛呢,傳球啊!”周勇見自己這邊的后衛居然讓丁修給防得死死地,不由得氣急,張口就罵道:“喬偉,你他娘的是拉稀了嗎?”
    喬偉是那后衛的名字,他被丁修逼得捉襟見肘,又突然聽到周勇暴跳如雷的聲音,心里一急,匆匆將球甩了出去。
    丁修伸手一檔,但喬偉傳球的瞬間用上了巧勁,球在丁修進行攔截并發生接觸的瞬間,出人意料地打了個旋,并朝一旁彈去。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财牛配资 黄金配资 股票融资是什么 陕西11选5 日本女优_开心五月天 4场进球 658配资 36策略配资 点点金配资 成熟妇女色惰片 深圳a股的股票指数 京海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