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69章、憶苦思甜
    一堂課下來,丁修能聽懂的知識極其有限,不過他全程都很專注,并認真的記了許多筆記,只等課后去找胡教授或陳佳凝補習。
    “下課了,丁修,中午一起吃飯嗎?”安然收起自己的書本和電腦,向丁修發出邀請。
    “中午嗎?我有約了。”丁修略帶歉意地笑了笑。
    “那下次。”安然神色如常,臉上仍帶著很有親和力的笑容。
    兩人在教室門口別過,丁修徑直去了圖書館,他要在那等陳佳凝。
    安然望著丁修離去的背影,目光微沉。
    “有約?是孟芷溪嗎?”她在心中想道。
    昨天安然也在籃球場旁,她本來是準備尋機接近孟懷瑜的,不過丁修的亮眼表現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安然來自有著花都美譽的岳秀城,她的家族雖然在當地非常有勢力,但放眼全國,卻是不高不低的那一檔。
    安然是家族這一代當中唯一有資格入學輝煌學院的人,這不僅是因為她足夠優秀,還因為她足夠有野心。
    全岳秀城也只有安然一個人拿到了這個資格,于是她成了家族的驕傲。
    安然天生麗質,又聰慧過人,身邊追求者眾多,其中不乏一些社會名流以及青年俊杰。
    這些一個都入不了安然的眼,安然對他們都很好,而且很親近,但又不會太親近。
    因為安然跟男人們打交道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團結他們并利用他們。
    這是她為自己家族提升階層所能想到的最好辦法,所以女孩要的是整片森林而不是某一棵樹,她只會周旋在所有人之間,和他們成為“朋友”、“知己”,讓大家心甘情愿地為自己家族貢獻資源和能力。
    安然在找機會接近孟懷瑜,事實上自孟懷瑜剛來學院的那天起,女孩就注意到了他。
    北地槍王梁義的孫子梁炅就是安然追求者之一,不過梁炅即將畢業,自然不會再把太多經歷放在他的身上。
    新入學數月的孟懷瑜顯然是更好的目標。
    只要想到南北兩槍王的嫡孫都可能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安然的心里就會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和期待。
    她和其她的女生不一樣,為了不至于很唐突的靠近孟懷瑜,她非常有耐心,并且堅定地等待一個合適的契機。
    就在安然尋機接近孟懷瑜的時候,女孩在場邊又看到了丁修。
    丁修的球技很遜,甚至看上去的確如同別人所說的像個菜鳥,但安然從他的表現當中看出了這個年輕人非常的不一般。
    菜鳥能輕易斷掉喬偉的球?菜鳥敢去防守比自己高出三十多公分的對手?菜鳥能絕殺?
    答案既是肯定的又是否定的,丁修讓安然在認知中出現了盲區,所以安然便對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今日的物理課便是女孩精心設計的一場偶遇,她果然如愿以償地和丁修認識了,雖然沒能一起吃成午飯,但來日方長,安然的耐心非常充沛。
    圖書館位于學院中心的位置,離四個分院的距離幾乎一致,它依河而建,門口還有一個很大的廣場。
    圖書館是由數棟高矮不一的樓房組成的建筑群,其中最高的一棟樓頂還嵌著一塊巨大的鐘表,鐘表的下方,是極具科技感的外墻。
    這里的硬件設施可謂無以倫比,學院在這方面投入巨資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學子們能夠安心地在里面學習。
    丁修來到圖書館內,進門后里面的位置是前臺。
    他找前臺的工作人員打聽了下自己和陳佳凝約定等待的位置,便徑直過去了。
    圖書館很大,它分為五層,里面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塊路牌,地下還有停車場。
    按照前臺工作人員的指引和路牌的提示,丁修繞過圖書館中的一個宏大的球體建筑,這里是圖書館的中心,頂上還有一個巨大的天窗,樣子相當壯觀。
    “好……厲害!”丁修被里面的情景看呆了眼,他“好”了半天也沒想出能表達自己想法的詞來,最后只能說出“厲害”二字。
    球體建筑的周圍,也就是天窗底下,四面都是階梯結構,上面每一層既是書架,又是座椅。
    這種設計風格給了丁修非常巨大的震撼感,讓他仿若置身于“書山”中一樣。
    放眼望去,他只覺得這里面的書可能有數千萬本,并且還有一種這里面就是世界上書籍最多的地方的感覺。
    丁修的感覺沒錯,輝煌學院中的藏書的確冠絕全球。
    他懷著既震撼又敬畏的心情走上擺滿了書籍的臺階,在西側一處靠窗的角落里坐了下來。
    進入里面的人都被要求提前換上了干凈的鞋套,所以臺階也好,地面也好,幾乎都是一塵不染。
    沒來過這里的人是無法想象出置身其中是種什么感覺,丁修此刻就坐在臺階上,腦袋里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周圍已經有不少的人影正安靜地坐著看書,大家都很專注,誰也沒有注意到附近多了一個人還是少了一個人。
    丁修呆了半晌才回過神來,陳佳凝還沒到,他只好先從屁股下既是臺階又是書架的夾層中取出一本書來翻閱。
    “嗨,什么時候到的?”沒過多久,丁修的身旁突然響起了一個輕柔的聲音。
    “佳凝,你來了,我沒到多久。”丁修抬起頭來,看到扎著馬尾的姑娘眼睛一亮。
    陳佳凝今天穿的是學院的校服,一身襯衫加上短裙將她的身材襯托得玲瓏有致,而且又給人一種知性美。
    “噓,我們小點聲音說話,別影響到其他人。”陳佳凝將食指放在唇邊,輕輕地說道。
    “好。”丁修剛剛看到陳佳凝的時候有些激動,說話的聲音不自覺地就大了起來,他經女孩提醒,立刻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為有些不妥,趕緊壓低了聲音。
    陳佳凝在丁修身旁坐下,將包包放了下來。
    “今天的課感覺怎么樣?”
    “好難懂。”丁修直言不諱道。
    “沒事,這很正常。”陳佳凝點了點頭,從包里拿出一張紙條,“這是我列出的一些課外讀物,相信對你選的課程應該有所助益。”
    《奇跡邊緣的相變和臨界現象》
    《見微知著:量子力學之旅》
    《胡君昆物理學講義》
    ……
    “等等,胡君昆?是胡君昆教授?”丁修看到單子上的這個書名時,有些驚訝。
    “是的,這本書是胡君昆教授寫的。”陳佳凝笑道。
    “哇,胡教授很厲害啊。”丁修很是佩服。
    “所以我才建議你選他的課啊。”陳佳凝繼續說道:“胡教授做學問的能力好,教學能力也是一流的,學院中很多人都喜歡他的課。而且胡教授不論是教基礎的物理學還是做深度的研究,都非常在行。”
    “他今天在課堂上點我的名了,呵呵。”丁修笑了笑。
    “怎么?”
    “他說他非常敬重軍人。”丁修說道。
    “是嗎?其實我們很多人都非常敬重軍人,只要經歷過災難,經歷過戰爭,就會知道,誰是最可愛的人。”
    “誰是最可愛的人?”陳佳凝的話在丁修的心中回蕩,他知道這個“可愛”并不是令人喜愛的意思,而是令人敬佩。
    “讓我看看你做的筆記吧,這樣就可以知道你哪些知識點掌握了,哪些沒有掌握。”陳佳凝朝他說道。
    丁修點了點頭,將自己課堂上的筆記本拿了出來。
    兩人在圖書館中的角落里小聲地探討著,時間不知不覺就來到了中午。
    “肚子有點餓了,咱們先去吃飯吧,下午帶你去看點新鮮的東西。”陳佳凝將手里的書本合上,朝丁修望去。
    “好啊。”丁修摸了摸肚子,心道是不是剛才里面發出的“咕嚕”聲被陳佳凝聽到了。
    “讓我想想去哪吃呢?”陳佳凝眨了眨眼,嘴里小聲地嘀咕道:“一粟堂的面食、三清園的炒菜、五味軒的料理、七品居的西餐,還有九華廳的糕點……”
    陳佳凝有些選擇困難了,她望了望丁修,問道:“你喜歡吃什么?”
    “你剛說的這些是……”丁修對陳佳凝提到的“一什么三什么五什么”的有些不太明白。
    “一粟堂、 三清園、五味軒、七品居還有九華廳嗎?這些是學院的五大餐廳,它們經營的美食各有特點,而且口味都別具一格。”陳佳凝向他介紹了一番,又說道:“昨天沒和你一起吃飯,我以為你已經去過其中某家餐廳呢。”
    “昨天我和老顧他們在學院外面吃的,他們盤下了一個門店,準備開個花店。”丁修說著便將昨天的事情講給陳佳凝聽。
    兩人出了圖書館,丁修還是拿不定主意吃什么,陳佳凝就定在七品居吃牛排。
    “牛排你應該吃得慣吧。”女孩問道。
    “吃得慣,我什么都吃,沒什么忌口的。”丁修笑道:“以前在沙漠里巡邏,肚子餓了就吃軍營里發的干糧,要是運氣好可以抓到小蜥蜴或別的動物,我們還會就地烤了,那種時候,大家都稱作開葷。”
    “可惜這五大餐廳都沒有仙人掌汁哦。”陳佳凝捂著嘴笑了笑,她這是說的兩人在沙漠里遇險之后,一起吃桶狀仙人掌果肉的事。
    當時他倆既沒有干糧也沒有水,愣是靠著丁修找來的桶狀仙人掌果肉才艱難地存活了下來。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黑龙江p62 好狼色 日本高清视频在线 pc蛋蛋 喜乐彩 联环药业股票 贵州11选5 北单 房地产股票指数 股票融资率多少算危险 北单比分直播最新 日本av片电影下载 即时比分足球雷速体育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