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179章、盛名之下的壓力
    蔡吉是輝煌學院政教處的主任,作為國家安全部部長蔡文越的女兒,她還有著多重身份。
    她見證了國家崛起當中許多不為大眾所知的事情,也深知輝煌的背后總會有陰影為伴。
    大浪淘沙,沉浮中剩下來的都是英雄。丁修和死神打過太多次交道,他在和死亡角逐中鍛煉出來的韌性不是陳佳凝能比的。
    有過比較才知道高低,陳佳凝今日終于明白了當初蔡吉那句話的深意,她也坦然接受了失敗的事實。
    “其實剛才的戰斗中,你曾有過幾次獲勝的機會。”丁修又說道。
    “嗯?”陳佳凝抬起頭,有些好奇。
    “只不過你選擇的應對方式并非搏命之技,俗話說‘狹路相逢勇者勝’,可能你想得比我更多一點,所以有時候顧慮也比我多。只是戰斗中如果總在考慮攻守兼備的話,這樣穩妥是穩妥,但對于生死搏殺的環境卻并不一定有利。”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丁修。”陳佳凝點了點頭,“你休息一會,我把剛才的戰斗數據統計一下。”
    “我能觀看嗎?”丁修問道:“我對這種裝甲很感興趣,我想多了解一下它。”
    “可以,不過要記得保密哦。”
    丁修是第一次見識到這種裝甲,而且還親身體驗了一番,他雖然還沒有完全適應裝甲帶來的新的戰斗方式,但內心當中卻極為震撼。
    “這種裝甲竟然能讓普通人擁有不普通的能力……”這是丁修心里最驚訝的地方,半年前被他救下的女孩明明手無縛雞之力,但身著裝甲之后就仿佛換了個人似的,自己在激活戰紋的情況下才險勝一招。
    丁修希望外骨骼單兵裝甲能普及到軍隊里,那樣士兵們的戰斗力將大大增強,并且傷亡率也會隨之降低。
    特別是自己所在的邊防軍,當初丁修的那只小隊里,只剩他一個幸存者,前線上的殘酷環境由此可見一斑。
    陳佳凝專注地記錄著儀器統計到的數據,時而蹙眉,時而又神色舒展開來。丁修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只見一堆堆數字和字母在芊芊細指的敲擊下飛速地從屏幕中閃過。
    過了一會,陳佳凝將剛才在虛擬環境中戰斗的所有數據都導入電腦里,用特定的軟件搭建出一個完整地戰斗模型出來。
    她又來到虛擬測試場一側的墻壁旁,在那里拉出一個小型的工作臺,接著開始操作上面的設備。
    屋子里突然暗了下來,只有場地中先前兩人穿戴設備的臺子仍亮著燈,接著一束光線從天花板投射到臺子上,上面霎那間便出現了一副全息圖像。
    那是一片沙漠,黃沙漫天的環境中,兩個人影相視而立。
    那是身著裝甲的丁修和陳佳凝。
    “你準備好了嗎,丁修?”陳佳凝朝他問道。
    “好了。”
    “別忘了,背后的多管機槍也可以使用。”陳佳凝提醒他道,話音剛落,便身形一動,朝他沖了過去。
    ……
    “這是!!!”丁修望著臺子上的全息圖像,目瞪口呆。
    “我已經通過采集到的數據,將之前的戰斗場景全部還原了。”陳佳凝說道,她拉著丁修來到臺子邊,近距離觀看那些圖像,“這是第一次在沙漠環境中的戰斗。”
    全息圖像中,陳佳凝的刀鋒已經來到丁修的面前。
    刀鋒從丁修的眼前劃過,刃尖差那么一點點就貼著了他的鼻子。
    陳佳凝按了下手里的遙控器,全息圖像立刻如同靜止般停了下來。
    三維的圖像中,合金刀的刃尖上一點寒芒先至,隨后刀出如龍。
    畫面就靜止在這一刻,陳佳凝朝圖像中伸出手去,指了指里面的人,說道:“你看,刀鋒都到了面前,你卻走神了。”
    “那個時候我的確猶豫了一下。”丁修點了點頭,他記得當時自己還在想是否要激活戰紋。
    “我在這個地方暫停并不是要指責你在戰斗中走神的問題,我只是好奇,那個時候,你在走神的狀態下還能避得開那一刀。”陳佳凝說著又在旁邊的屏幕上調出一組數據,“當時采集到的數據也很……不科學吧。”
    陳佳凝本來想說“詭異”,但話到嘴邊又換了個詞來形容。
    “那就人在生死之間的極限反應吧。”丁修想了想,心里關于“戰紋”的秘密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他終究還是按捺住了,沒將這個事情說出來,而是找了一個比較符合常理的理由。
    丁修并不是不信任陳佳凝,只是當初在天闕城的時候,陳婷對他的告誡十分鄭重,所以他權衡過,也怕給陳佳凝惹來麻煩,就只得繼續守口如瓶。
    “如果這就是極限的話,那太不可思議了。”陳佳凝驚嘆連連,“我還從沒見過有人能做出這種極限的閃避動作。”
    “剛才你不是見到了嗎?”丁修笑了笑,想岔開這個話題。
    “那是,跟你戰斗的時候,你好多閃避的動作都出人意料,甚至超出了我對常理的認知。”
    “邊軍中能和我一樣做到這種情況的人應該不在少數,這也是為什么我們能在環境惡劣的前線上存活下來的原因。”丁修見陳佳凝已經察覺到他在戰斗中的異樣,趕緊將原因往女孩不太熟悉的邊防軍上面扯。
    “不可能。”陳佳凝搖了搖頭,“即使是當初我在沙漠里遇到的那個你,就實力而論在軍隊里也是鳳毛麟角,更何況如今的你。”
    “可能我經歷的生死關頭較多,所以身體已經習慣了這種‘極限’的動作吧。”丁修想了想說道,他將手伸進全息圖像中,去觸碰陳佳凝手里的刀刃,但指尖伸到那里時,卻感覺空無一物。
    “那是投影,就和上課時,投射到幕布上的畫面一樣,唯一的區別只是一個是平面的,一個是3D的。”
    “3D?那是什么?”丁修沒聽說過這個詞。
    “就是三維立體。”陳佳凝解釋道:“也就是三個維度、三個坐標,即有長、寬、高,是立體的。”
    “我在學院中能夠學到這些知識嗎?”丁修又問道。
    “不一定,因為這些都是非常基礎的知識,不過我可以幫你補習一下。”
    陳佳凝說著又按下遙控器,讓全息圖像繼續動了起來。
    畫面中,丁修為了躲避貼臉的刀刃,在那電光火石的一瞬間,竟然還能急退兩步,險險地避開了那一抹寒光。
    下一刻兩人刀盾相接,盾面在和刀刃碰撞中擦出了火花,陳佳凝的速度很快,這讓激活了戰紋的丁修有些始料未及。
    因為他印象中的這個女孩只是一個柔弱的聰慧少女,誰能想得到身著裝甲之后竟會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陳佳凝背后突然出現的兩挺多管機槍抓住了一個非常好的偷襲機會,子彈穿過盾牌的縫隙,讓丁修眼前的畫面變成了血紅一片。
    “我對這套裝甲的武器系統還是不夠熟悉。”丁修說道。
    “我知道。”陳佳凝點了點頭,“所以你第二次的表現比第一次就好了很多,而且也取得了勝利。”
    “你的學習能力非常強,而且特別能抓住過程當中的微小細節。”女孩又補充了一句。
    丁修尷尬地笑了笑,激活戰紋和陳佳凝對戰,讓他有一種作弊的感覺,但不激活戰紋,他必輸無疑。
    陳佳凝不知道丁修善于捕捉細節的能力除了和他的性格有關之外,還有戰紋的功勞。她從數據中看不透這一點,只能暫時將其歸結于天分。
    “這套設備真好,竟然能做到全方位去觀察自己的戰斗過程。”有了陳佳凝的分析,丁修的注意力又回到場邊的儀器上面,望著那栩栩如生的全息圖像,他忍不住夸贊起這臺儀器。
    “當然好了,這臺儀器可是花錢也買不到的。”陳佳凝聽到丁修稱贊這里的設備,她心里非常高興,而且微微有點得意,“這臺儀器出自我的兩位師傅之手,他們一個是宗師級電腦專家、一個是宗師級發明家。”
    “宗師級,一定很厲害。”丁修光聽這個稱號就知道絕對很牛逼。
    “咱們整個格瑞爾斯只有八位宗師,你懂吧。”兩位師傅是陳佳凝心目中的偶像,也是她最崇拜的人,每次聽到他們,女孩的心里都無比驕傲,“而且他們都是國家科學院的高級院士,所有人見了都要敬上三分。”
    “名師出高徒,你也很強。”丁修的這句話可不是恭維,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慨。
    他知道陳佳凝的背景深厚,但沒想到會這么深厚,家中父祖都在軍中擔任高層職務,兩位師傅也是名聲顯赫。
    當然陳佳凝無論是才華還是美貌,都對得起她自己的背景,所以丁修才會發出這樣的感慨。
    “我知道我比許多人都幸運。”這一次陳佳凝沒有正面回應丁修的夸贊,而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我出生在一個幾近完美地家庭,從小到大接觸的都是最好的東西,而且名師、嚴父、慈母樣樣都不缺。在這樣的條件下,我如果平庸,大家只會笑話我的家人、我的師傅還有我的朋友。所以我從小就要求自己在任何方面都比別人做得更好,去付出更多,去收獲更多。”
3分赛车计划精准 步步盈配资 乐牛配资 福建31选7 众鑫盈配资 沪深300股票指数 女排联赛比分直播 男性生殖器sm捆绑方法的图片 河南11选5 河南十一选五 球探比分即时棒球比分直播 亚洲2019生活片 皇冠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