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04章、此間花開
    顧北陌的花店重新開了起來,生活似乎又回歸到大家希望的模樣。
    之前開張的時候,因為店里事忙,所以花店的招牌一直沒有掛出去,這次借著重新開張的機會,大家便把準備好的招牌掛了出來。
    “‘此間花開’,惜君取的名字真是越看越有意境。”望著掛在門口正上方的牌子,顧北陌稱贊連連。
    沈悠幫著兩名店員將花卉一一擺上架子,正忙碌著,突然身旁的潘麗看到了門口出現了一團黃色的影子。
    “喲,有只貓,好肥。”潘麗指著那喊道。
    那是只橘貓,它大大咧咧來到花店門口,將鼻子湊到花朵上左嗅嗅右聞聞。
    聽到潘麗的聲音,橘貓轉過頭瞟了她一眼,又繼續擠進枝葉當中,在里面拱出個空隙出來,旁若無人的躺了下去。
    “誒,別把我們的花給壓壞了,不然就不好賣了。”潘麗和邱妍心里一急,就朝門口趕過去,準備把那位“不速之客”給轟走。
    “等等。”沈悠突然喊住她們道:“都說貓來財狗來富,這只橘貓在咱們店重新開張的時候就登門,這是個好兆頭啊。”
    沈悠是個小財迷,所以平日里對這種玄學的說法特別在意。
    小老板發話了,兩名店員自然不敢對那橘貓動粗,她倆停下來,望了望沈悠,又將目光投向顧北陌和宋惜君,等著另外兩位老板拿個主意。
    “你覺得是個好兆頭的話,那就養著唄,不過前提得是這只貓沒有其他的主人。”顧北陌說道。
    “我看看。”沈悠點了點頭,朝橘貓走了過去。
    她喚了喚那只橘貓,橘貓躺在花卉中也“喵”了一聲作為回應。
    沈悠的手指悄悄地摩挲了片刻,那只橘貓突然眨了眨眼,從花卉中鉆出來,繞到她的腳邊不停地蹭來蹭去。
    “它很喜歡你嘛。”顧北陌笑道。
    “這只貓很親人,感覺不像野貓,說不定是有人養著的。”宋惜君湊了過來,對橘貓表現出來的親近嘖嘖稱奇。
    “這只貓現在沒有人養。”沈悠用信息素和橘貓交流了一下,大致知曉了一些它的情況。
    “我現在宣布,你是我的了。”女孩笑著摸了摸橘貓的腦袋,又撓了會它的下巴,“接下來我養你,但是你也不能光閑著,得給我看家哦。”
    橘貓一臉享受的模樣,連眼睛都閉了起來,它翻個身躺倒在地上,朝沈悠露出自己毛茸茸的肚皮。
    “這么乖的貓,真少見啊。”潘麗和邱妍嘖嘖稱奇。
    “它暫時可是只對我一個人乖哦。”沈悠神秘地笑了笑,“你們還得跟它混一段時間才能熟絡起來。”
    大家正說笑間,花店便迎來了重新開張后的第一位客人。
    那是一個比較靦腆的年輕人,他在門口駐足張望,將擺在架子上的花看了又看。
    “你好,請問你需要什么花?”宋惜君正好站在門旁邊,于是趕緊迎了上去。
    “嗯……我想買玫瑰。”年輕人說話的聲音不大,神色似乎還有些害羞。
    “送女朋友吧?那玫瑰正好。”宋惜君微笑著說著,接著將客人引到旁邊的架子上,將那里包裝好的玫瑰一一向他介紹。
    “一朵表示我的心中只有你,兩朵表示這世界只有我倆,三朵代表我愛你,四朵……”
    宋惜君對花朵數量所代表的含義早已經提前做過功課,所以介紹起來頭頭是道。
    “你說我送什么顏色的玫瑰比較合適,其實……其實我還在追求她。”客人靦腆地說道。
    “那你就送粉色吧,粉色有初戀或初遇地意思。”
    “那就粉色。”客人端起宋惜君指給她看的花束,神色既興奮又忐忑。
    他看了幾遍之后,突然又問道:“你也覺得粉色漂亮對吧?”
    宋惜君點了點頭,她很理解這位客人的心情,知道對方在感情經歷上比較缺乏經驗,所以才會問自己這么多問題。
    “這一束多少錢?”年輕人從宋惜君那得到了肯定的答復之后,喜不自禁,便定下來準備付錢。
    宋惜君報出價格,年輕人掏出錢包,在里面翻找了一會,面露難色道:“糟了,錢不太夠。”
    他將錢包里的錢都掏出來,算了又算,跟宋惜君報出的價格還差了不少。
    “不好意思,我剛工作沒多久,錢都用在房租和吃飯上,現在……錢不夠。”年輕人臉色有些發紅,想了想又說道:“這捧花束我很想送給她,這樣吧,你能不能幫我減少一些花的數量,我只有這些錢,湊到這個數額就行了。”
    他錢包里的金額確實有些寒磣,宋惜君都忍不住有些心生同情。
    “你剛才說,40朵代表誓死不渝的愛情,這個寓意我非常喜歡,但我的錢不夠,甚至不夠買它一半數量的花朵。請你再幫我推薦一個合適的數量,拜托了。”
    “那就11朵或12朵?11朵代表最愛你一人,12朵表示對你的愛與日俱增。”
    “好,12朵。” 年輕人定下的花朵數量幾乎花光了他錢包里的錢,可想而知接下來他得節衣縮食一段時間了。
    年輕人沒有猶豫,爽快地付掉了玫瑰的錢,他收起幾乎空掉的錢包,一臉期盼地等待著花店店員給自己包好花束。
    先前的花束需要拆開并重新包裝,這種事情宋惜君沒有親自動手,而是交給潘麗和邱妍去做。
    “這些花你是自己送給她,還是我們幫你代送?”
    年輕人的內心似乎有些掙扎,猶豫了片刻之后說道:“請你們幫我代送吧。”
    “那請你填下這張卡片,把你想對她說的話寫在上面。”宋惜君拿出一張精美的卡片遞了過去,又將筆給到年輕人手里。
    年輕人接過宋惜君遞給他的筆,在上面刷刷地寫了起來。
    宋惜君站在一旁靜靜地等著,心里突然莫名地多了一種期盼。
    “要是丁修也能送我玫瑰該多好,哪怕只是一朵我也會很滿足……”
     “寫好了。”年輕人寫得很快。
    宋惜君將卡片遞給潘麗她們一起包裝進花束里,又讓客人留下了對方的地址和姓名,交易完成之后,她面帶微笑地目送那個年輕人離去。
    “這些小年輕可真浪漫啊。”等客人遠去,顧北陌湊到門口來說道:“兜里連吃飯的錢都不夠,卻還要送花。”
    “老顧,我可算是知道你為什么一直單身了。”沈悠逗弄了一會橘貓,也把話插了進來。
    “我單身還不是因為要照顧你,錢都給你買晶核了,那有錢去討老婆啊。”顧北陌攤了攤手,一臉無奈地表示道。
    “哼,就知道把鍋甩給我。”沈悠不服氣地瞪了他一眼,“以前你要這么說,我也就算了。但是自打離開行唐鎮之后,你敢說自己沒錢?”
    “可是有錢的時候又沒閑啊。”顧北陌撇了撇嘴,有些不以為然。
    “我覺得吧,你單身的原因還是因為……”
    “因為什么?”見小姑娘故意賣起了關子,顧北陌不由得好奇道。
    “因為你的身體里缺少浪漫細胞,你瞧瞧剛才的那個年輕人,即使貧窮,但人家仍對愛情心生向往。”
    “哼,我還是覺得人吶,得先吃飽飯再考慮別的事情。”顧北陌翻了個白眼,不打算繼續和這個沒有任何感情經歷的小丫頭糾結,于是轉頭朝宋惜君望去,“惜君,你說我的話對不對?”
    “這個需要看人吧。”宋惜君也沒有感情方面的經歷,所以不知道如何取舍,但她內心當中其實是偏向沈悠的“浪漫主義”。
    “你們女孩子啊,都太感性了。”顧北陌聽了她的回答之后笑了笑,不置可否。
    “花束包好了。”潘麗將花拿過來放到門口的臺子上。
    “我去送吧。”顧北陌帶上花束,掏出車鑰匙準備去開車。
    “老顧,還是我去吧。”宋惜君喊住他道:“最了解女人的永遠是女人,我去送花,順便看看能不能幫那個客人一把。”
    “也行,要注意安全。”顧北陌點了點頭,把車鑰匙給了宋惜君。
    等宋惜君坐進車里離開之后,沈悠用胳膊撐著臉,雙眼望著門外幽幽地嘆了口氣:“唉,什時候會有人給我送花呢?”
    “思春了?”顧北陌瞥了她一眼,打趣道。
    “呸,你才思春呢。”沈悠白了他一眼。
    “你這特殊體質,娶你得家里有礦。”顧北陌說著朝店門外望了一眼,“像先前那個年輕人那樣的,肯定養不活你。”
    宋惜君驅車來到客人留下的送花地址處,那是一棟商業樓,她到了樓下之后,先給那個叫郁晴柔的姑娘打了個電話。
    “您好,請問您是郁晴柔小姐嗎?”
    “對,你是哪位?”
    “有一位姓田的先生在我們花店定了一束花給您,請問您是在六樓602室嗎?我現在給您送上去吧。”
    “等等,不用了,我自己下來拿。”名叫郁晴柔的姑娘語氣突然變的不悅起來,她匆匆地結束了對話,并掛掉了電話。
    宋惜君等在商業樓前,過了一會,就看到樓里有位容貌姣好的年輕女性氣沖沖地走了出來。
    “晴柔小姐?”宋惜君迎上去問道。
    “對”。郁晴柔接過宋惜君手里花。
    “看得出田先生對您格外地用心,他在我們店里挑花的時候……”
    宋惜君話還未說完,郁晴柔已經轉身朝商業樓里走去,她剛才的語氣不僅冷淡,現在的行為也很不禮貌。
    宋惜君啞然失笑,露出一絲無奈地神色,她原本還想幫送花的那位田先生說上幾句好話,但沒想到被送花的對象卻一點面子都不給。
    沒得到好臉色,宋惜君只得無奈地轉過身,準備回到車里。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后突然傳來了“啪”的一聲,原來是郁晴柔將花束直接丟在了門口的垃圾桶上。
3分赛车计划精准 聚天下配资 中翔配资 黄色三级片在线看小说 湖北30选5 北京快乐8 股票融资融券操作方法 分分彩 pk10牛牛 陕西快乐10分 体彩p3 上海快三 14场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