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21章、破局
    樹林中,一名男子輕輕地撥開樹葉,他朝外面張望著,似乎是在確認周圍有沒有危險。
    海葵的槍口已經瞄準了他,不過就在準備扣下扳機的時候,槍把被丁修握住了。
    丁修朝海葵比了個“等一等”的手勢,兩人繼續摒住呼吸,伏在暗處。
    剛剛探出頭來的男子從樹叢里爬了出來,他小心翼翼地前行著,神情有些狼狽。
    從衣服上的血跡可以看出,這名男子剛剛經歷過一場惡斗,他是那個活下來的幸運兒。
    海葵不明白丁修為什么不讓自己開槍,剛剛瞄準時的機會其實非常好,他有超過8成的把握將目標一擊斃命。
    就在他有些疑惑的時候,林中另一個方向傳來了槍聲。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海葵心里一驚,握槍的手不自覺的抖了一下,他轉過頭望向丁修,見這名同伴似乎早有預見一般,絲毫不為槍聲所動,目光冷靜得可怕。
    “好險!剛才若是開了槍的話,自己就成了捕蟬的螳螂。”海葵在心里想著,頓時一陣后怕。
    海葵槍口下的那個目標本能地撲倒在地上,槍響過后,那人又爬了起來,一瘸一拐地朝前方奔逃著。
    他的一條腿中彈了。
    海葵順著丁修的目光,看到遠處樹后走出來一名臉上涂滿了迷彩的中年男人,那個男人頭戴一頂漁夫帽,留著一臉粗獷的胡須。他腳上的山地靴踩過地上腐爛的落葉,一步一步地朝目標逼近。
    “現在我們是黃雀了。”海葵朝丁修露出會心地笑容,將槍口轉向了剛剛出現的中年男人。
    被子彈擊中腿部的男子剛剛跑出幾步就摔倒在地上,他爬起來時因為腿部吃痛重心不穩,身子又朝前撲去,這一下摔得比剛才更重。
    中年男人沖了過去,一腳踩在他的后背上。
    腿部中彈的男子終于爬不起來了,他趴在腐葉上大口地喘著氣,泥土和碎葉沫被吸進嘴里,忍不住又劇烈的咳嗽起來。
    “跟你組隊的那個人呢?”中年男人朝他問道。
    被踩在腳下的人艱難地扭過頭來,狠狠地瞪了中年男人一眼。
    “看來他已經出局了。”中年男人輕蔑地一笑,繼續說道:“那么下一個就該輪到你了。”
    “哼,即便我被你干掉了,你也走不到最后。”躺在地上的男子因為自己是被偷襲的緣故,所以心里很是不平。
    “是嗎?我真想看看你到時候失望的眼神,想必一定非常有趣。”中年男人說著舉起槍來,將槍口抵在了對方的后腦勺上。
    “真希望此刻能有顆子彈穿過你的腦袋。”受傷的男子自知回天乏術,只得飲恨地詛咒道。
    “這可能嗎?哈哈哈哈……”中年男人哈哈大笑起來,他笑著笑著,突然笑聲又戛然而止。
    因為這個時候槍聲響了。
    一些碎末一樣的東西濺到了受傷男子的臉上,他睜開眼,驚愕地望著倒在身旁的尸體。
    他剛才的詛咒似乎應驗了,剛才有顆子彈正好貫穿了中年男人的太陽穴,并削掉了小半塊頭骨。
    受傷的男子從地上撐起身子,一把將中年男人掉在地上的槍抓到手里,目光驚恐地打量著四周。
    除了身旁的尸體,他在附近沒有看到任何的人影。
    又是一聲槍響,受傷男子手里的槍飛了起來,并在空中發生解體變成幾塊碎零件。
    受傷男子的手被震得發麻,槍脫手后,他終于發現了子彈飛來的方向。
    他直愣愣地盯著那里,直到丁修和海葵出現在自己的視線當中。
    “謝謝你們救了我。” 受傷的男子說道。
    “誰說我們是來救你的?”海葵攤了攤手:“大家都是來參加比賽的,別給自己加戲。”
    受傷的男子神色有些愕然,他看到面前那名身材削瘦的年輕女人正緩緩地舉起了槍。
    “再見。”丁修說道。
    火光閃過,那是受傷男子在出局之前看到的最后一個畫面。
    “Ghost,你剛才是怎么知道附近還有別人的?”海葵將受傷男子的尸體搜了一遍,兩人離開時,他好奇地朝丁修問道。
    “我并不確定附近還有別人。只不過根據那個家伙的動作以及神態,我猜測他剛剛或許經歷過什么,那么他所警惕的,必然也值得我們警惕。”
    丁修和海葵已經是組隊的搭檔了,雖然兩人暫時互不知曉對方的真實身份,但作為隊友,丁修并不吝嗇去分享自己的心得。
    “你真厲害,Ghost。”海葵望向丁修的目光里多了一些欽佩和崇拜的味道:“你真的就跟你的名字一樣,像極了一個幽靈。”
    他見丁修笑了笑,又說道:“現在虛擬戰場中除我們之外,應該最多還剩四個人。”
    “走吧。”丁修點了點頭。
    虛擬戰場的地圖在逐漸縮小,先前周邊的區域此時已經燃起了烈焰,若是這會還有人待在那些地方,系統會直接判定為出局。
    海葵跟著丁修不停地在林間穿梭,兩人一邊躲避區域周邊的烈焰,一邊繼續搜尋其他的參賽選手。
    “要是其他人都死光了該多好。”在轉移的過程中,海葵突然有了這樣的憧憬,兩人有一段時間沒有遇見其他人了,他在想會不會現在就是這個結果。
    “應該最少還有一個人存活。”丁修說道:“如果十二個人里面只剩我們兩個的話,那比賽也就結束了。”
    “說得也是哦。”海葵點了點頭,知道自己剛才的想法有些急功近利了。
    “小心了,能活到現在的人,都不簡單。”丁修再次叮囑他道,接著又抬起頭望了望被烈焰覆蓋的方向。
    此時大半個林區都湮沒在烈焰當中,林間可供迂回的面積越來越小,丁修在選擇轉移方向的時候不得不謹慎再謹慎。
    周圍鴉雀無聲,先前時而響起的槍聲也不見了,丁修將步子放慢下來,目光更多的是掃向那些比較隱蔽的地方。
    “有人可能在埋伏我們。”
    丁修突然停下了腳步,伸手將海葵攔住,兩人迅速繞至樹后蹲了下來。
    “你看見什么了嗎?”海葵問道。
    “沒有,但直覺是這么告訴我的。咱們不能再走了,就隱蔽在這里,等火燒過來。”
    丁修說的火就是燃燒在戰場周邊的烈焰,這是系統驅趕選手的一種方式,用以逼迫那些躲在暗處陰人的選手站到陽光下來。
    剛才丁修和海葵一路找來,連個鬼影都沒看到,所以他斷定其他的幸存者一定是打的埋伏的主意。
    繼續前進只會將自己和同伴送進對手的伏擊圈,不如索性就地隱蔽,大家比一比誰的耐性最好。
    戰場的范圍越縮越小,丁修已經看到烈焰出現在不遠處。
    海葵有些著急起來,但丁修卻不為所動。
    “Ghost……”
    “噓!”
    丁修比了個手勢,目光盯著某個地方,又用手指了指一處土丘。
    海葵順勢望過去,發現土丘上的雜草叢中有一抹顏色似乎不太協調。
    “迷彩鋼盔?!”他心里驚道。
    剛才若不是丁修提醒,海葵絕對不可能發現那一處的異樣。
    丁修指了指自己的腦袋,又比了個帽子的手勢。海葵點了點頭,知道他的意思是說,那個鋼盔下面可能會有一個腦袋,也可能什么都沒有。
    能存活到現在的人都不簡單,對方不太可能露出這么一個破綻。但機會難得,丁修略做考慮之后,決定賭上一把。
    他悄悄地將改良版M4A1卡賓槍架起來,瞄準遠處草叢中的鋼盔扣下了扳機。鋼盔在槍聲中彈飛了起來,落地的時候發出“哐當”一聲。
    “假的。”丁修的反應很快,看到子彈命中鋼盔的一瞬間就知道了真相,他身子連忙下蹲,并且伸手將海葵也按倒在地上。
    “呯呯呯!”兩人藏身的位置處,連串的子彈從那里掃過,將樹木的枝葉打得七零八落。
    “他們好陰險!”海葵趴在地上心有余悸。
    “還擊。”對方槍聲一停,丁修抓住機會立刻開始開槍。海葵得了他的提醒,也跟著一起朝方才子彈飛來的方向射擊。
    “對方也是一個二人小組。”丁修小聲地說道。
    “你怎么知道?”海葵有些不解:“也是直覺告訴你的嗎?”
    “不,你聽剛才的槍聲啊。”丁修打完一梭子子彈后,立刻抽身躲了回來。
    雙方都躲在隱蔽的位置,你來我往輪番射擊,子彈打了不少,但收獲寥寥。
    局勢一下子僵持住了,丁修打完槍里的子彈,又取出一個彈夾裝上。接著他望了海葵一眼,問道:“你還有多少子彈?”
    海葵將自己身上的彈夾都掏出來擺在地上,“就這些。”
    “拿著。”丁修說著便把自己的槍遞給他,“你雙手各拿一把槍,保持剛才的射擊頻率。”
    “你呢?”海葵問道。
    “我從側翼繞過去。”丁修用手勢向他比劃了一下路線,“火已經快要燒過來了,我不能去賭他們的子彈比咱們少,所以我得破局。”
    “這太危險了!”海葵拉住他的胳膊,“你不帶武器過去,跟送死有什么區別?”
    “我有這個。”丁修亮出腰間的手槍和匕首,“另外,你也是我的武器。你得幫我在這里吸引住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一直以為這里仍是兩個人在開槍,明白嗎?”
    海葵點了點頭,下一刻,丁修的身影已經離開了他的視線當中。
3分赛车计划精准 保利配资 老11选5 竞彩足球比分即时比分直播 好看的日本黄色片 佐佐木明希四年回归 趣操盘 51配资 公牛配资 长牛策略 什么是股票指数 什么是股票指数 五粮液近期股票行情 通程控股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