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29章、復盤(加更2)
    今日第三章,繼續加更!
    ——————————————————
    “行吧。”錢建青思考良久,終于同意了女孩的觀點。
    他對陳佳凝的實力非常佩服,也很重視她的看法:“希望這次我們能夠出奇制勝,蟬聯冠軍。”
    “我們會盡力的。”陳佳凝和丁修一齊點了點頭。
    “繼續看比賽的影像回放,這一局當中亮點很多,有不少值得推敲的地方。”錢建青示意大家將注意力轉回到屏幕上。
    系統預測的勝率隨著比賽的進行開始變得忽高忽低,最低的時候,高玉君和秋蕙的勝率值甚至不到10%。
    這一數值出現在丁修跟陳佳凝結束完第一次對線之后,他倆返回營地升級了裝備,重回前線將壓制力進一步擴大。
    看到影像中的自己似乎對高玉君說了一句什么話,秋蕙想了想,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起來。
    “這一局可能要沒了。”
    這是她在比賽進行到這一刻時的原話,在那個時候,對手帶來的壓制力確實非同一般,己方這邊頹勢盡顯,幾無翻盤的可能。
    等到兩人熬過第二階段的對線期后,勝率值稍稍有所回升,但回升的幅度不大,畢竟裝備上的劣勢擺在那里。
    轉機就出現在陳佳凝回營的那一刻,丁修仍舊留在前線上,系統在這個時候給秋蕙一方的勝率評估是71%。
    “究竟發生了什么?”陳佳凝全神貫注地盯著側屏上的畫面,心里的疑問即將被揭曉。
    “這是咱們離勝利最接近的時刻。”高玉君轉過頭朝秋蕙笑了笑。
    “71%呢……”秋蕙點了點頭。
    丁修關注的問題和其他三人并不一樣,他看到影像中高玉君和秋蕙殺了個回馬槍。
    “如果我是高玉君,或者是秋蕙的話,我該怎么做,才能將這71%變成絕對的勝利呢?”丁修在心里這樣想著,一邊聽錢建青復盤,一邊假想另一種可能。
    “他們只有A計劃,沒有B計劃。”想到這一點,丁修的嘴角突然微微上揚,思路一下子豁然開朗起來。
    高玉君和秋蕙的回馬槍的確非常出人意料,但他們在偷襲的過程中,手段太過單一。
    丁修在能量盾的幫助下躲開了極具威脅的一波攻擊,對方便立刻技窮了。
    節奏這個東西就是如此奇妙,它本來因為高玉君和秋蕙的回馬槍而在他倆的掌握之中,只不過兩人沒有準備好后招,所以一擊不中之后,好不容易找到的節奏就沒了。
    丁修第一時間做出了最佳的反應,他躍出戰壕,利用地形將節奏抓回到自己手里。
    這樣一來,高玉君和秋蕙迫于陳佳凝即將趕回前線的壓力,不得不找丁修求戰,也就落入了丁修的節奏當中,為接下來被丁修反算計埋下伏筆。
    不復盤是看不到這么多細節的。大家是這場比賽的參與者,都親身經歷過里面的每一個瞬間,在復盤的過程中,感受卻大不一樣。
    因為復盤的時候,可以通過對手的視角去看事物,所以能體會到更多的東西。
    “唉,我明明就想到你可能會在壕溝的拐角處陰我,可我還是跑過去被你陰到了。”高玉君看到自己中招的一幕,神色很是惋惜。
    “這就是陽謀啊。”錢建青說道:“在硬實力的差距面前,你即便知道也無能為力。”
    “沒錯。”高玉君點了點頭,很是認同這位助教的話,“佳凝正趕回前線的路上,如果我們不能盡快解決丁修,結果還是必輸無疑。”
    “你們的這個機會抓得很好。”陳佳凝終于知道自己在回營之后那一刻發生的事情,“丁修有些大意了哦。”
    “不能怪他,他只是吃了經驗的虧。”錢建青笑了笑。
    “當時確實貪了一點。”丁修大方地承認了自己失誤的地方:“因為我算了下升級武器的金額,發現還缺一些輝煌點數。那個時候正好擊殺前線上剩余的敵方戰士可以提供這部分輝煌點,所以我就留了下來,準備趁著對手回營的機會把這些輝煌點數拿到手,再回去升級好武器,回前線定勝負。”
    “咱們雙方的思路都沒錯,只不過丁修是‘以正合’,而玉君跟秋蕙則打算‘以奇勝’。”陳佳凝站出來分析道:“丁修沒有和我同步回營是因為低估了對手的想法,而我回營的時候沒有喊上他,這是我的失誤,畢竟前期節奏太過順利,我們一直壓制著對手,所以忽視了他們‘放手一搏’的可能。”
    復盤就是總結經驗教訓的工作,以檢查對戰當中雙方戰術等方面的優劣以及得失。
    大家一邊看著回放的影像,一邊暢所欲言,不知不覺中對于戰斗的理解又有了新的認知。
    這就是復盤的好處,它把當時戰斗的表面過程重復一遍,讓大家可以對雙方的行為以及心理活動有一個比較全面的了解。
    丁修先前曾做過一個假設,那就是讓他自己處于高玉君或秋蕙的位置,怎么做才能確保這場比賽的勝利。
    通過復盤,丁修的心里已經有了結果。
    “勝負點不在那記‘回馬槍’,而在壕溝里。”
    丁修腦海里的畫面又回到自己和高玉君在壕溝中戰斗的那一幕,他撲倒了高玉君,兩人扭打起來。
    秋蕙站在附近,她舉著槍,但猶豫不決,因為害怕誤傷到隊友。
    誠然那種情況下開槍會有極大的可能會誤傷,但整局比賽的勝負點卻只出現在那一刻。
    “如果我是秋蕙,那么只有在那個時候果斷開槍,才有贏的機會。子彈或許會打死高玉君,但也有可能會打死我,誰死,對方就贏。”
    秋蕙沒有選擇開槍,而是使用自己最為自信地柔術去纏住丁修。
    因為在女孩看來,柔術是自己的得意技,丁修被高玉君拖住,她正好有施展的空間。當纏繞住丁修的身體之后,就是高玉君完成一擊必殺的時刻。
    秋蕙的選擇是在她自己視角下贏面最大的方法,可惜結果卻并未以她的想法為導向。
    丁修藏了一手,不是藏的火箭腰帶,而是火箭腰帶那匪夷所思的使用手段。
3分赛车计划精准 金控配资 海立通配资 分分彩 东京热兹力连接 福建31选7 体彩20选5 股票涨跌原理知识分享 茅台股票行情今天 什么股票配资 股票融资的条件 股票融资平台·杨方配资开户 贵州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