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迷失蔚藍 > 第231章、未雨綢繆
    “誰?”丁修好奇地望著她。
    “懷瑜表哥和芷溪表姐。”陳佳凝笑了笑,繼續說道:“他倆也以新生的身份入選了自己分院的戰隊。不過情況和你不太一樣,他們屬于特招,比較特殊,所以關注度要比其他人高得多。”
    “特招是什么意思?”丁修有些不太明白。
    “學院每年都會放出極少數的名額用來從全國其他院校引進天賦異稟的精英人才,懷瑜表哥和芷溪表姐本來是在天闕城的天闕學院就讀,他倆因為優異的表現被選上了,所以就獲得了特招進入輝煌學院的資格。”
    “原來如此。”丁修點了點頭,感慨道:“看來我還真是幸運。”
    “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嘛。”
    “說的也是。”丁修對陳佳凝的話很是認同,他腦海里又浮現出自己從邊疆一路來到國家心臟城市的過程,這一路上,運氣的確幫了他很大的忙。
    “對了,我記得懷瑜和芷溪都在勇氣分院,他們分院戰隊的特點是什么?”
    “恩,我正要說這個。”陳佳凝伸出手來,比了個“3”的手勢:“如果說咱們科技分院是單核隊伍的話,那勇氣分院就得被稱為三核了。”
    “單核和三核是指對內核心隊員的數量嗎?”丁修問道。
    “對。”陳佳凝點了點頭,“錢助教之前也說過,我們科技分院是圍繞下路來開展戰術的隊伍,所以下路就是我們戰隊的核心。勇氣分院的上、中、下路都是他們的核心,就像在比賽中同時有三把槍可以開火一樣,哪怕其中一把槍、甚至是兩把槍被對手針對導致啞火,但總會有一把槍能站出來幫助隊伍取得勝利。”
    “他們這么強嗎?”丁修心里有些驚訝。
    “不僅強,而且很穩。”
    陳佳凝對勇氣分院的評價甚高,不僅是她,整個學院里其他隊伍的看法也大抵如此。
    “那去年的大賽,咱們分院是怎么戰勝他們的?”勇氣分院的實力給丁修的壓力最大,所以他比較好奇上一屆大賽陳佳凝他們奪冠的經過。
    “去年的時候,勇氣分院還沒有懷瑜表哥和芷溪表姐。當時雖然也是三核的陣容,不過那個時候的三核沒有今年這么強勁和穩健。”陳佳凝繼續說道:“當然我們自己的發揮也很不錯。而且在關鍵局的比賽中,同伴們頻頻將節奏穩住,并順利幫我將動力裝甲強化至最終形態,從而可以在最后關頭接管比賽。”
    丁修雖然沒有經歷過那些比賽,但卻從陳佳凝的寥寥數語中也能感受得到當初的波瀾壯闊。
    他心里升騰起熱切的期待,問道:“咱們今年還能這么打嗎?”
    “雖然大家都比較樂觀,但是我覺得絕招一旦用出來之后,就不會再具備絕招的威力了,其他戰隊一定會對此進行針對的。”
    “有道理。”丁修的眉頭擰到了一起,不自覺地摸了摸下巴:“這些對手沒一個是省油的燈啊。”
    “那是當然。”陳佳凝說道:“輝煌學院的學生個個都是國家未來的精英,能入選分院戰隊的人更是精英中的佼佼者。”
    “我也是嗎?”丁修指了指自己,心里突然有些忐忑。
    “你和我一樣,你說呢?”陳佳凝將手反在身后,朝他調皮地笑了笑。
    女孩的反問讓丁修心中頓生豪氣,一時間與有榮焉。
    ……
    在此間花開的店里,一名年輕人坐在二樓的椅子上,面前的一疊材料正讓他的身體止不住地發抖。
    “我不信!我不信!晴柔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年輕人是這家花店重新開張后的第一位顧客——田鐸舸,顧北陌正坐在對面望著他,靜靜地等他平靜下來。
    田鐸舸的雙手不自覺地叉進頭發當中,原本梳得整整齊齊的頭發此刻已經被抓扯得有些凌亂,他兩眼通紅,神色時而悲傷,時而又變得猙獰。
    “她說她愛我,她以后還要給我生一個漂亮乖巧的寶寶……”田鐸舸抬起頭來,嘴里呢喃地念叨著,望向前方的眼神中空洞無物。
    “那是她毀容之后說的吧?”顧北陌問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十分篤定。
    田鐸舸呆愣了一下,腦袋又頹然地低垂下去。
    “看開點,這何嘗不是一種解脫呢。”顧北陌有些同情地看著面前的這個男人,他自己雖然沒有過這種深刻的感情經歷,但卻知道田鐸舸對那個拜金女的愛十分卑微。
    “不行,我要去問問她。”田鐸舸突然站了起來,將拳頭緊緊地捏住,“她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愛過我!”
    “老弟,算了吧。”顧北陌勸道。
    田鐸舸沒有回應他的話,而是轉身沖下樓梯,朝花店外奔去。
    “他受什么刺激了?”沈悠正抱著招財在門口曬太陽,她望著田鐸舸跑出花店的背影,又轉過頭朝走下樓梯的顧北陌問道。
    “估計他是想讓自己死心吧。”顧北陌嘆了口氣,無奈地搖了搖頭。
    “老顧,你真是笨死了。”沈悠見他那副模樣,不禁吐槽起來:“你說你,放著好好賺錢的事情不做,去免費幫人家調查,結果忙活了好幾天,別個連聲謝都沒對你說……”
    “呵呵,我缺這一聲謝嗎?”顧北陌對沈悠的話不以為意,“萬事開頭難啊。咱們雖是開了個花店,但一間花店以后能幫丁修什么忙?”
    “丁修需要我們幫忙嗎?他碰到什么麻煩了?”沈悠誤解了顧北陌話里的意思,不由得心里一緊。
    “他現在沒什么麻煩,但誰說得準以后呢。”顧北陌望了沈悠一眼,坐下來耐心地把自己的打算告訴她:“輝煌學院里藏龍臥虎,丁修能進去是托了陳家的福。學院里其他人的家世背景都是一等一的好,就他底子最薄。所以我琢磨著,咱們得趁現在還早,提前幫他打些基礎。”
    “咱們不是還有陳家老爺爺作為依仗嗎?”
    “陳老爺子推薦丁修進入輝煌學院就是抬舉咱們了,話說咱們還好意思靠他老人家一輩子?”顧北陌瞥了沈悠一眼,正色道:“人老爺子是陳佳凝的爺爺,可不是丁修的爺爺。”
    “那你說該怎么打基礎?” 顧北陌的話讓女孩豁然開朗,她仔細想了想,確實是這么回事:“你說得對,的確不能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別人身上。”
    “情報,在任何時代都具備絕對重要的地位。我比較擅長這一塊,所以打算先從這一塊著手,在幫丁修賺錢的同時,看能否替他打造一支相關的隊伍。”
3分赛车计划精准 3d开机号 大色欧美Av 巨牛盈 pc蛋蛋 场外配资 日本av片 温泉 辽宁十一选五 赌博公司即时赔率 福建22选5 做股票分析挣钱吗 顺发配资 牛达人配资